[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毕汝谐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毕汝谐文集]->[《太陽與蛇》第一章]
毕汝谐文集
·《美国联邦监狱探秘》(2) 毕汝谐
·《美国联邦监狱探秘》(3) 毕汝谐
·《美国联邦监狱探秘》(4) 毕汝谐
·周恩来评传 第五章 毕汝谐
·忆贺麟       毕汝谐(作家 纽约)
·周恩来评传 第六章 毕汝谐
·童年伙伴当了大官 毕汝谐(作家 纽约)
·周恩来评传 第七章 毕汝谐
·周恩来评传 第八章 毕汝谐
·《美国联邦监狱探秘》(5) 毕汝谐
·周恩来评传 第九章 毕汝谐
·周恩来评传 第十章 毕汝谐
·林希翎二十年前与我的一夜情以及最近诈骗我一千美元之经过 毕汝谐
·周恩来评传 第十一章 毕汝谐
·周恩来评传 第十二章 毕汝谐
·周恩来评传 第十三章 毕汝谐
·周恩来评传 第十四章 毕汝谐
·周恩来评传 周恩来生平表 毕汝谐
·白纸黑字,铁证如山——先知先觉的旷世奇书《太阳与蛇》!
· 毕汝谐曾于六四之前半年发出第一次"避免无谓的流血牺牲"的严重警告!
·毕汝谐曾于六四之前一个月发出"邓小平对人民大众占尽压倒优势"的第二次严重警告!
·毕汝谐曾于六四之前13天发出"军人政治家邓小平具黩武意识,首先想到的是武力镇压"的第三次严重警告!
·毕汝谐于六四前3天斩钉截铁地断言残酷镇压势在必行!
·毕汝谐于六四后预言“六四血案是中国人民只能忍痛吞下的一枚门齿”!
·章鱼保罗式的预言作家毕汝谐 池慧
·刘晓波获得诺贝尔和平奖的意义 毕汝谐
·平民化的世家子弟习近平 毕汝谐
·掌控汇率-----中国美国异曲同工 毕汝谐(纽约·作家)
·美国航空母舰亮相黄海,毕汝谐料事如神!
·两岸法治两重天 毕汝谐(纽约 作家)
·独幕历史话剧“孔子诛少正卯” 毕汝谐
·钓鱼岛是中国巨人脚踵里的一块碎骨 毕汝谐(纽约 作家)
·钓鱼岛是中国巨人脚踵里的一块碎骨 毕汝谐(纽约 作家)
·警惕中国走德日军国主义道路! 毕汝谐(纽约 作家)
·假如谷开来与我结为夫妻 毕汝谐(作家 纽约)
·大丈夫当如王立军也! 毕汝谐(纽约 作家)
·中国政坛上演莎士比亚悲剧“麦克白” 毕汝谐(纽约 作家)
·给(第二个)非婚生儿子的信毕汝谐(纽约 作家)
·转眼,我们排队走向火葬场......毕汝谐(纽约 作家)
·“家庭舞会”——新中国第一篇反战小说 毕汝谐(纽约 作家)
·我向李雙江老师喊话 毕汝谐(作家 紐約)
·美国的月亮就是比中国的月亮圆! 毕汝谐(纽约 作家)
·“抗美援朝”是中华民族的天大福祉 毕汝谐(纽约作家)
·我向侯佳进忠言
·习近平夜游狮虎山 (警世小说) 毕汝谐(纽约作家)
·请中共华丽地退出中南海 毕汝谐(纽约作家)
·薛蛮子嫖妓无伤金身 毕汝谐(作家 纽约 )
·薄熙来、李天一犯下相同错误 毕汝谐(纽约 作家)
·习彭肖像矗立雅加达乃​不祥之兆 毕汝谐(纽约 作家)
·今不如昔——人命并不​关天! 毕汝谐(纽约 作家)
·习近平暨习仲勋审判薄熙来暨薄一波(史无前例的话剧)毕汝谐(纽约 作家)
·习近平重蹈赫鲁晓夫覆辙 毕汝谐(纽约 作家)
·腐败的解放军能不能打​仗? 毕汝谐(纽约 作家)
·习近平的男儿性格毕现 毕汝谐(纽约 作家)
·习总亲民秀不妨缓行 毕汝谐(纽约 作家)
·习总接下来如何走棋? 毕汝谐(纽约 作家)
·周永康已成习近平的烫手山芋 毕汝谐(纽约 作家)
·习近平反腐师法毛泽东文革 毕汝谐(纽约 作家)
·习近平反腐师法毛泽东文革 毕汝谐(纽约 作家)
·当局宽猛失据是维人作乱的主因 毕汝谐(纽约 作家)
·胡耀邦并非成熟的大政治家 毕汝谐(纽约 作家)
·中国已被推上王座决斗​场 毕汝谐(纽约 作家)
·中国踏入越南魔沼 毕汝谐(纽约 作家)
·中俄靠拢 断难长久 毕汝谐(纽约 作家)
·简析薄熙来的“候补红卫兵情结 ” 毕汝谐(纽约 作家)
·陈光标是今日中国的一​面镜子 毕汝谐(作家 纽约)
·习近平应恶补中国历史 毕汝谐(纽约 作家)
·游民何处去 毕汝谐(纽约 作家)
·认清中日两国的宿命 毕汝谐(纽约 作家)
·习近平袭用延安整风手​段 毕汝谐(纽约 作家)
·党予党取,不足惊怪 毕汝谐(纽约 作家)
·习近平重开一言堂 毕汝谐(纽约 作家)
·谈红二代豁免贪腐调查 毕汝谐(纽约 作家)
·谁是人民的好总理? 毕汝谐(纽约 作家)
·习近平开罪退休军头凶多吉少! 毕汝谐(纽约 作家)
·我所知道的公安部长李震之死 毕汝谐(纽约 作家)
·薄熙来事件使中共错失一次转型机遇 毕汝谐(纽约 作
·中国不宜派兵伊拉克 毕汝谐(纽约 作家)
·文革研究|毕汝谐:关于《九级浪》的一段回忆
·两个周永康是习的两面镜子 毕汝谐(作家 纽约)
·APEC蓝天的警示 毕汝谐(作家 纽约)
·习近平是山寨版毛泽东 毕汝谐(作家 纽约)
·冷眼看蔡英文 毕汝谐(纽约 作家)
·毛泽东和习近平在2015(无场次警世话剧) 毕汝谐(作家 纽约)
·党大于法,如何改变? 毕汝谐(纽约 作家)
·习总大阅兵福祸未知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混战刚刚开始 毕汝谐(作家 纽约)
·习近平主席的两种结局 (无场次警世话剧​) 毕汝谐(作家 纽约)
·他与习近平有两段女人缘 毕汝谐(作家 纽约)
·仇恨入心要发芽 毕汝谐(纽约作家)
·仇恨入心要发芽 毕汝谐(纽约作家)
·仇恨入心要发芽 毕汝谐(纽约作家)
·仇恨入心要发芽 毕汝谐(纽约作家)
·仇恨入心要发芽 毕汝谐(纽约作家)
·仇恨入心要发芽 毕汝谐(纽约作家)
·仇恨入心要发芽 毕汝谐(纽约作家)
·仇恨入心要发芽 毕汝谐(纽约作家)
·仇恨入心要发芽 毕汝谐(纽约作家)
·仇恨入心要发芽 毕汝谐(纽约作家)
·世界无法同时容纳发达美国和发达中国
·从屠夫吴淦事件说开去 毕汝谐(纽约 作家)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太陽與蛇》第一章)接上页博讯www.peacehall.com

   博士甚至还上了一回电视,接受滨海市电视台美丽的女主持人乔彗的采访:“陆总,在工厂里,怎么能生产出鲍鱼这种海底珍品?”
   博士照本宣科地道:“这是真的。银星公司旗下的这家工厂设在夏威夷的一个小海湾——几栋依山面海的大楼房,就是鲍鱼工厂。几条粗大的水管直插入海,还有大大小小的管道在各楼层之间纵横相连,海水源源不断地抽上过滤塔,经过净化后再输送到各楼的鲍鱼养殖车间。每个大型车间被分隔成若干个20平方米的养殖池,水下养殖的便是海产珍品鲍鱼。鲍鱼过去靠人工捕捞,数量极少,劳动强度极大;而在这个工厂里,鲍鱼苗在养殖池里孵化出来,成熟以后,便被转移到一个个房间的养殖笼里——一共有十多层的养殖笼,每个养殖笼就是一个安静舒适的鲍鱼房,每间鲍鱼房铺满水草,是鲍鱼的饲养料;每间鲍鱼房可养40多只鲍鱼。经过五六个月饲养即可上市。每个养殖池年产量可达500公斤以上。而野生的鲍鱼从生长到上市要3年……”
   我别有深意地与宗华的电视讲演形成呼应。
   我与本地企业家来来往往,频繁地参加各种社交活动;为的是寻找机会,自然而然地与宗华打个照面。
   滨海市国家安全局的一间保密室。俊男和美女聚精会神地阅读一份《情况通报》,这是滨海市公安局送来的特件——他们在突击检查本市地下网吧的通风、防火情况时,意外地发现反常迹象:可能有人在“大罗马”网吧利用因特网,向境外机构发送密级文件。
   A113俊男用指关节击打着桌面:“7号,你怎么看这事?”
   美女深思道:“太抽象了——等于是一个荒信儿!不过,宁信其有,还是要向局头处头汇报。”
   我暗暗地注意着5号的一举一动——未曾公开对5号表示过爱慕,却又在心底尽收关于他的全部信息,刻骨铭心。
   俊男笑道:“我也同意往上捅。毕业才两年,你我都提拔到科级,有些老同志不高兴呢——今后方方面面的矛盾,恐怕少不了;只要能拿下个大案子,万事OK!……”
   我和7号眉来眼去已有时日,也算是半个恋人了。
   博士驱车拜望市委书记张红军;张红军卧床未醒, 博士嘱咐保姆不要惊动他,坐在客厅里,等了一个多小时。
   按照规矩,我应当在门厅换上主人家的拖鞋登堂入室;可是,我有些腻歪:谁能保证上一双腿不是香港脚? ……于是,便穿着袜子径直走进客厅。
   墙壁上有桢张老的遗照——一头白发如霜雪,脸膛肥胖似屠夫;供着一瓶精装的茅台酒。除了女人,张老生前最喜欢的就是茅台酒。
   还有张小星的大幅生活彩照——身边靠着个白人男孩,脸上压不住可笑的骄妄之气。
   张红军终于从卧室里出来了;不像是市委书记,像是科级股级的一般干部。他是军旅出身,粗线条,奔五十的人了,还喜欢简洁大方的衣装。
   张红军右眼角下,有一条很深很长的纹路,不仔细看,会以为是成熟男人的笑纹,可是认真分辨,这是伤痕——童年时代被利器重击留下的伤痕。这是张老率性所为——打孩子,张老当年在市里省里都是出了名的。
   看见博士,张红军说:“唔,你来了。我早就听说你衣锦还乡了,海龟嘛。”
   博士做作地叹了一声:“惭愧惭愧。拿了个非长春藤名校的PH.D(博士),仅此而已。”毕恭毕敬地伸出右手,却吃了张红军直直的一拳:“海龟,你我是穿开裆裤就在一起的老哥儿们,少来虚头巴脑这一套……”
   海龟这家伙是把好枪——小时候,我们这帮男孩排队冲着墙根比赛撒尿,他回回拿冠军!嘿,射出来的尿柱又远又准!
   博士顺势拱手做了个揖:“老兄,官运亨通呀——本市最高长官!”
   《左传》上有一篇著名文章“子产论尹和为邑”——子产说:“你若有一批美锦,不会让新手去剪栽;大官位、大封地,是身家之托庇,却让新手去干,那么,岂不是爱美锦胜过爱大官位、大封地吗”……这里面的道理,是很深刻的。
   张红军谦虚地道:“赶鸭子上架嘛,戴上了这顶乌纱帽,沐猴而冠。我的年纪快到杠杠了,再也上不去了。”
   博士自我调侃地道:“红军,你真行呀,牧民二百万;我呢,连老婆一个人都管不好……”
   “管不好老婆?活该!谁叫你当美国陈世美!”张红军望了望博士,暗忖:年纪不饶人呀。当年名动四城、人人争说的美男子,如今也很平凡了。
   博士做作地以掌遮面:“一见面就揭短,羞煞我也!”
   “海龟,回来见过宗华了?”
   “还没有呢。”
   “海龟,听说你在美国混阔了?”
    “一般化,一般化。在美国混了十几年,上层中产阶级该有的都有了:花园洋房,狼狗草坪。”
   博士的洋房相当不错:有美丽的花园、拱形窗户和教堂式的天花板。
   “海龟博士,你看起来变化不大嘛。美国那地方好混吗?”
   博士摇头晃脑,带着美国式的随便和不着边际:“红军,怎么说呢,美国需要全面发展的人,就是毛泽东在著名的‘五七指示’中说的‘以学为主,兼学别样,即不但要学文,还要学工、学农、学军……’的那种人;美国人通常都是多面手——修汽车呀、整花园呀、治房子乃至开枪御匪呀……样样在行。”
    “在美国,你靠什么养活自己呀?”
   博士道:“当作家呀。我在北美新闻报担任副刊主编,拿双薪;每个月还给亚美月刊写专栏,赚小钱。我嘛,是个写非畅销书的作家,一辈子也发不了财……”
    张红军惊讶地道:“当作家?海龟,这年头谁还写作?有病呀。”
    博士笑说:“我呀。我写作……从红色恐怖的文革年代,一直写到纸醉金迷的西方世界。”
   张红军犀利地嘲笑道:“你说你是作家?可笑!巴金、曹禺从来不自称为作家,只说自己是巴金、曹禺。”
    博士识时务地把头一低:“无名作家,惭愧、惭愧。”
   张红军继续嘲笑道:“海龟,还记得吧,小时候,你自命清高,开口闭口就是‘无聊’这个口头禅;于是,我们大家送给你一个外号:‘有聊先生’。哦,请喝茶。”
   博士咂了一口杭州新来的珠茶,觉得苦涩有余而香味不足,便放下了。
   “公务员,没啥好茶。”张红军连声致歉,“海龟,回国了,有何感想?”
   “亲切。红军,一出首都机场,我就觉得空气辣嗓子——这是故乡故土的空气,自然一定要辣嗓子!边检、海防取消了爱滋病检查,很好,中国人不应当轻贱中国人!还有,现如今的知识分子政策好啊,只要有副高职称,配偶的户口就能办进来。”
   张红军似乎是随随便便地问道:“麻老怎么样呀?”
   博士按照麻原彬的要求,说了一个谎话:“麻老在加州大学旧金山分校的老年病治疗中心住院呢,短期内不回纽约。麻老在病床上托我向你捎好。”
   张红军关切地问:“麻老的病危险吗?”
   “不危险,却还有得拖呢。麻老再三叮嘱我,回到滨海以后,要你多多关照……”
   张红军在个人感情上倾向于麻原彬的银星集团公司,又不便挑明,更不能公开优待;只有等银星集团公司的大规模的投资堂堂正正地进入本市后,方可暗中相助……
   “关照?好吧,告诉你一个秘密: 夕阳街马上就要拆迁了,造高架铁路;现在还在夕阳街买旧房的人,将来哭都哭不出长腔来!海龟,该吃饭了,就在我这儿吃饭吧?家里有现成的包子……”
   张红军请博士吃猪肉大葱包子。一个、两个、三个……蘸着著名的镇江香醋。
    我早有耳闻:市委书记张红军家天天吃包子——来访群众找上门,赶上饭口就吃包子,省事省钱。没人来,包子便是全家大小的主食。这年头,这样的清廉官员上哪儿找啊?“包子书记”美名扬!
   张红军的老婆胡菊贞絮叨地说:“陆博士,您哪,在外边可别提红军的名字,影响不好!本来能办的事儿,反倒办不了了!红军经常告诫手下的干部,不可倚势欺人……”
   博士推脱道:“嫂子,别人提过张书记,我没提过。”
   胡菊贞直不楞登地揭露道:“还说呢——上回,在国际俱乐部,你明明提过嘛,晚报上都登出来了嘛。”
   博士有些不悦了,笑嘻嘻地反击道:“嫂子,我和红军从小一块长大;用刘宝瑞的单口相声来说,我们俩是‘抹泥(莫逆)之交’……”
   胡菊贞依旧板着国营商店售货员的冷脸,说话带着教训人的味道:“陆博士,我是红军的老婆,我得护着他!红军脸皮薄,架不住三说两说,兴许就做出了不符合原则的事儿,有我在,就得替他把好关……”
   博士一言不发了。
   胡菊贞当着博士的面,指挥丈夫做这事做那事;张红军微笑着依照她的话去做,两口子表现得十分恩爱。
   临别时,张红军道:“明天,亚洲大酒店有联谊活动,我和宗华都去。”
   我自然早就知道了。先见书记,再见市长——这是麻老的吩咐呀。
   美女借故给俊男留言,俊男很快便回复电话,约她早上八点——上班前一小时——去滨海植物园。不巧,滨海植物园因故闭园,他们便走上附近一个草木稀疏的小山,有个牧羊老头挥着鞭子,把雪白的羊群赶到最高的山坡。
   俊男美女很自然地相依坐在树下,冬天的阳光从果树的枝丫间透过来,温暖,明亮;美女含情脉脉的眼波使俊男受到鼓舞,便顺势把她的小手按在自己胸口上——脉搏果然狂跳不止……于是,我奋力拥抱7号,渐而得到热烈回应——我们的拥抱和接吻自此伊始,便再也不容间断了。
   俊男毅然决然地搂住美女,美女则半推半就地仰身躺在的俊男怀中;俊男没话找话说:“7号,我去过劳威武局长办公室,是为了省计委的那个案子……”
   美女出言不逊地笑道:“老(劳)局长是聋子的耳朵——摆设。”
   俊男有意卖弄学问,道:“《资治通鉴》里面,是这样划分的:德才兼备是圣人。有德无才是君子,有才无德是小人。劳威武局长是君子,满头白发,一脸深皱,真应当离休回家了,养养花、钓钓鱼,力争多活几年。老局长原是搞普通刑侦的,不懂外语。他当个公安局长还凑凑合合。”
   美女莞尔一笑:议论本系统的上级领导,这原是同事之间的大忌,而在我们却是自然而然,随随便便……两人的心由此亲密无间了。
   亚洲大酒店的多功能大厅,大小相近于室内冰球场,挤满了各界嘉宾。
   博士夹在一群既富且贵的男人女人中间出现了——这些人都拥有常人无法企及的家世背景。
   众人进入多功能大厅后,就散开来交际,像鱼儿入水一样不见了。博士的目光一直盯着门口。
   稍迟,张红军书记、田宗华市长莅临会场。书记市长的出现引起路人围观。
   在我的心里,喧嚣的闹市,熙攘的行人,甚至还有张红军,似乎都成了我的前妻的衬景;而宗华则是当仁不让的第一主角。
   宗华穿着一件剪裁得体的黑色中袖上装(潜意识是向前夫宣示自己是严谨、保守的女人),领口的拉链设计独到,显得干练而又不失妩媚(潜意识是向前夫宣示自己是名副其实的女人);在眼光交会的那一瞬,博士和宗华礼节性地握手,无语——客气之中有鸿沟。
    博士强笑着打破僵局:“宗华,这些年你好吗?”

[上一页][目前是第2页][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