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毕汝谐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毕汝谐文集]->[《美国联邦监狱探秘》(4) 毕汝谐]
毕汝谐文集
·忆陈逸飞 毕汝谐(纽约 作家)
·《太陽與蛇》!
·毕汝諧告诉人们什么?(代自序)
·《太陽與蛇》第一章
·《太陽與蛇》第二章
·《太陽與蛇》 第三章
·《太陽與蛇》 第四章
·《太陽與蛇》 第五章
·《太陽與蛇》 第六章
·《太陽與蛇》 第七章
·《太陽與蛇》 第八章
·《太陽與蛇》 第九章
·《太陽與蛇》 第十章
·《太陽與蛇》 第十 一章
·《太陽與蛇》 第十 二章
·《太陽與蛇》 第十 三章
·《太陽與蛇》 第十 四章
·《太陽與蛇》 尾章
·“写作《太阳与蛇》使我免于自杀、发疯……”
·王炳章谈性、婚姻及冒险生涯 毕汝谐(纽约 作家)
·自由,你好!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温家宝的崛起            毕汝谐(纽约 作家) 
·艺术家在两种制度下的不同厄运――从林琳之死说开去 毕汝谐(纽约 作家)
·父与子 (电视文学剧本) 毕汝谐(纽约 作家)
·中国大陆应建红灯区 毕汝谐(纽约 作家)
·集权制度的辉煌胜利 毕汝谐(纽约 作家)
·天才即毒剂 毕汝谐 (纽约 作家)
·重新审视刘胡兰 毕汝谐(纽约 作家)
·台独和反台独都是双刃剑 毕汝谐(纽约 作家)
·赵紫阳并非成熟的大政治家 毕汝谐(纽约 作家)
·王光美——模范共产党员、畸形女人毕汝谐(作家 纽约)
·林彪、叶剑英两元帅谈中国之崛起 毕汝谐(作家 纽约)
·中国人缺乏足球运动禀赋 毕汝谐(作家 纽约)
·赵本山是今日中国转型社会的产物 毕汝谐(作家 纽约)
·中国不可能抛弃北韩 毕汝谐(作家 纽约)
·孤 寂(小说)
·反日情結 根深蒂固 畢汝諧( 紐約 作家)
·邓小平逝世感言 毕汝谐
·爱情哲思录 毕汝谐
·忙碌的情人节 (极短篇)
·双胞胎(极短篇)
·“财 神”(极短篇)
·笑 脸(小说) 毕汝谐
·乐透奖的悲剧 (小说)
·中国足球队败局已定
·我和王同学说相声
·擦皮鞋(极短篇) 毕汝谐
·打苍蝇
· 二十年前,一篇文章改变了我的人生道路 毕汝谐(作家 纽约)
·中锋在黎明前离去 (新时期反腐文学的开山之作) 毕汝谐
·忆臧克家 毕汝谐(纽约 作家)
·父亲节的思念 毕汝谐(纽约 作家)
·忆韦君宜 毕汝谐(作家 纽约)
·周恩来评传 序言 毕汝谐
·美国联邦监狱探秘(1)
·周恩来评传 第一章 毕汝谐
·周恩来评传 第二章 毕汝谐
·周恩来评传 第三章 毕汝谐
·方励之夫妇有悖人之常情 毕汝谐(作家 纽约)
·忆曹禺 毕汝谐(作家 纽约)
·周恩来评传 第四章 毕汝谐
·《美国联邦监狱探秘》(2) 毕汝谐
·《美国联邦监狱探秘》(3) 毕汝谐
·《美国联邦监狱探秘》(4) 毕汝谐
·周恩来评传 第五章 毕汝谐
·忆贺麟       毕汝谐(作家 纽约)
·周恩来评传 第六章 毕汝谐
·童年伙伴当了大官 毕汝谐(作家 纽约)
·周恩来评传 第七章 毕汝谐
·周恩来评传 第八章 毕汝谐
·《美国联邦监狱探秘》(5) 毕汝谐
·周恩来评传 第九章 毕汝谐
·周恩来评传 第十章 毕汝谐
·林希翎二十年前与我的一夜情以及最近诈骗我一千美元之经过 毕汝谐
·周恩来评传 第十一章 毕汝谐
·周恩来评传 第十二章 毕汝谐
·周恩来评传 第十三章 毕汝谐
·周恩来评传 第十四章 毕汝谐
·周恩来评传 周恩来生平表 毕汝谐
·白纸黑字,铁证如山——先知先觉的旷世奇书《太阳与蛇》!
· 毕汝谐曾于六四之前半年发出第一次"避免无谓的流血牺牲"的严重警告!
·毕汝谐曾于六四之前一个月发出"邓小平对人民大众占尽压倒优势"的第二次严重警告!
·毕汝谐曾于六四之前13天发出"军人政治家邓小平具黩武意识,首先想到的是武力镇压"的第三次严重警告!
·毕汝谐于六四前3天斩钉截铁地断言残酷镇压势在必行!
·毕汝谐于六四后预言“六四血案是中国人民只能忍痛吞下的一枚门齿”!
·章鱼保罗式的预言作家毕汝谐 池慧
·刘晓波获得诺贝尔和平奖的意义 毕汝谐
·平民化的世家子弟习近平 毕汝谐
·掌控汇率-----中国美国异曲同工 毕汝谐(纽约·作家)
·美国航空母舰亮相黄海,毕汝谐料事如神!
·两岸法治两重天 毕汝谐(纽约 作家)
·独幕历史话剧“孔子诛少正卯” 毕汝谐
·钓鱼岛是中国巨人脚踵里的一块碎骨 毕汝谐(纽约 作家)
·钓鱼岛是中国巨人脚踵里的一块碎骨 毕汝谐(纽约 作家)
·警惕中国走德日军国主义道路! 毕汝谐(纽约 作家)
·假如谷开来与我结为夫妻 毕汝谐(作家 纽约)
·大丈夫当如王立军也! 毕汝谐(纽约 作家)
·中国政坛上演莎士比亚悲剧“麦克白” 毕汝谐(纽约 作家)
·给(第二个)非婚生儿子的信毕汝谐(纽约 作家)
·转眼,我们排队走向火葬场......毕汝谐(纽约 作家)
·“家庭舞会”——新中国第一篇反战小说 毕汝谐(纽约 作家)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美国联邦监狱探秘》(4) 毕汝谐

十九、衣食住医
   
   “衣食住行”,这是人们经常挂在口头的四个字。在联邦监狱里,囚犯行动受到限制,自然无“行”可言,故以“医”代之。
   衣。囚犯们统一着装,夏衣冬衣齐备,每半年更发一次。全美各地气候条件不同,囚衣亦不尽相同。大体而言,囚衣足以遮体、御寒。然少数囚犯仍有怨言。他们抱怨当局不肯发放秋衣秋裤,只得从合作社自费购买,而价格又比外部社会高得多。这对于贫穷囚犯来说,是一种显而易见的不公平待遇……
   另外,值得一提的是:美联邦监狱发放的橡胶底懒汉鞋,全系中国大陆制造。早年间,囚犯用鞋都是台湾货。现如今这个市场已经易手了。

   食。据了解,各地联邦监狱的伙食标准虽然相同,内部却大有差别。上佳者如纽约上州的奥特斯维尔联邦监狱,牛排、鸡排、鱼排不断,甚至还有干贝。而下劣者如弗吉尔联邦监狱,囚犯甚至难求一饱。为公平起见,我们选择新泽西州一个中流水平的联邦监狱略作介绍。
   在这里,食谱张贴在饭厅门口,以昭公信。我们看到早餐有美式松饼、煮鸡蛋(或炒鸡蛋)、水果、牛奶等。中晚餐则有牛肉、鱼、鸡等主菜,猪肉极少。主菜每人一份,而副菜则可自由取食。可口可乐、柠檬汽水等龙头全天开放。对此,囚犯们持两极评判,有人觉得“这是狗食”,也有人认为“很不错”。
   这里的厨房里没有专业厨师,全赖囚犯滥竽充数。因此,烹饪水平不高。很多好材料并没有得到到妥当的处理。每个囚犯每天的伙食费为十七美元,而吃到嘴里的东西却明显地不值此数,因而,“官员们贪污伙食费”的流言在囚犯中间广有市场。然而,这种事情没有证据是不能算数的,囚犯们也只是过过嘴瘾而已。不过,官员们揩囚犯油水却是显而易见。囚犯饭厅内附设专供官员们用餐的小单间,材料皆来自囚犯餐厅,却从不见有官员为此付费……由此看来,真正的清廉是很难做到的。
   值得一提的是,联邦监狱的警戒等级(分为低、中、高三个级别)越高,则伙食越好。换言之,囚犯的人身自由与伙食恰成反比。
   除了当局提供的伙食,囚犯还可以从合作社自费购买各种食品作为补充。比较受欢迎的是鱼罐头、午餐肉罐头、方便面、巧克力、芒果等等。这些东西价格普遍高于外部社会。对于那些被收入小号的囚犯,则只供应面包、桔子水等等。
   美国联邦监狱严格禁止囚犯接受外来食品。既便是亲属探监,也只能在当局设置的食品机器投币购物。
   住。各个联邦监狱条件不尽相同,既有单人牢房,也有上百人同居一室的超级监舍。囚犯通常睡双层铁床。室内清洁工作轮流担任。经济条件较佳者,常雇佣经济条件较差者代为打扫。牢房一般都有空调设备。堪称冬暖夏凉。室内照明充足,空气流通。监舍附设沐浴室、洗衣房、游艺室(备有体育器械及台球桌)、电视间(分为英语、西班牙语、体育节目等)等。美国人重视绿化环境,联邦监狱大都草木茂盛,松鼠出没。
   联邦当局优待本国公民。那些无暴力倾向的短期囚犯,甚至可以住在禁区以外的民舍里。外国人则无此特权。
   医。美国联邦监狱医疗条件较差。僧多粥少,囚犯与医生完全不成比例。囚犯求医很难,挂号之后往往要空等数日才能与医生见面。某些急症往往因之加重。挂急诊号标准极高,非躺倒不起者不获批准。限于设备条件,符合急诊标准的患者往往转至社会上的正规医院。
   联邦医院的狱医除牙医外,都是从眼科到内科一把抓的万金油医生。他们的水平有限,却握有很大权力。举凡囚犯请病假、拄手杖乃至要求睡下床……莫不需要医生证明书。而医生开具证明书的尺度素来从严不从宽,这就在囚犯中引起了普遍的怨言。
   美国标榜人权,对囚犯的医疗待遇制订了条款繁复的规定——囚犯有权就医也有权拒绝就医,然而纸面上的权利当不得真,在美国联邦监狱中,囚犯只能自求多福。
   
   二十、复旦人言
   
   W先生年靠四旬,白面书生模样,戴一副角质眼镜。嘴巴微微嘟起,流露出一股冷傲之意。他道出姓名与案由后,我们依稀想起,多年前出过一宗公司案,报章曾广泛报道,轰动一时,想不到案主便是 W 先生。采访即由此入手。
   我们说:“记得贵案牵连颇广。有位香港富豪的庶出公子也卷了进去。后来罚款五十万美圆了事。您的刑期是……”
   W先生冷笑道:“十年。我输了官司。你们一定会问:为什么要打官司?为什么不认罪?……是的,如果当年我认罪,顶多判一两年,早就出去了。我不肯认罪,因为当时我坚信美国法律是公正的,真是大谬特谬!美国的联邦司法系统,真是黑暗!……”
   W先生自幼天赋很高,是读书的料子。考上复旦大学后,一直是前三名的好学生。来到美国留学,迅即拿到硕士学位,进入主流社会的大公司做事。很快便升为中国部主管经理,前途一片光明。这时,他动了邢念,唆使手下人伪造纺织品配额。他自认为事情办得到干净漂亮:成,则大有斩获;败,则自有手下人顶罪,没有任何证据指向他本人。
   W先生点燃一只万宝路,叹道:“我以为美国是个法治国家,重证据,不轻信口供。哪知联邦检察官就凭手下人的口供抓我、起诉我!在法庭上,联邦特工出庭作证,活象表演大师,技巧地引导陪审团,而手下人经过事前操练,也有一套天衣无缝的说词。然而,更多的证据在哪里?没有!就这样定了我有罪!……”
   于是,他开始了漫长的刑期。人的一生有几个十年呢?入狱时,他刚刚过了二十八岁生日,大好年华就此虚掷!九年来,他辗转去过好几所联邦监狱,其中包括臭名远扬的路易斯堡(宾州)。
   W先生沉思有顷,道:“我在路易斯堡呆了大半年。那里终身监禁的囚犯很多,而且具有暴力倾向。在那里,看守害怕囚犯!他们不敢进入囚室,甚至轻易不进入囚犯的生活区……只是隔着保险玻璃,远远地望一望。那里的囚犯们都有刀子,以相互伤害为乐事,对于判了不得假释的终身监禁的囚犯来说,刺伤一个人顶多附加几年,刺死一个人也只是加判一个终身监禁,无所谓。在那里,人命就象猪狗一样贱。如果哪个月没有死人,看守们和囚犯们都会觉得反常,就象一个指标没有完成似的……”
    我们笑问:“你是一介书生,怎样在那里生存呢?”
    他答道:“首先,我瞒住了自己的刑期。在那里,十年只是小儿科,遭人眼红就难免要挨刀子。其次,我发现每个囚犯都要依附于某个集团,譬如:白人集团、穆斯林集团、黑人集团等等。我则是顺理成章地加入以印支难民为主体的黄种人集团,以求得保护。总算全胳膊全腿地离开了那里。”
    他还在奥克拉荷马的联邦监狱呆过,因而认识了麦克维——一九九五年奥克拉荷马联邦大厦爆炸案的主凶。
   W先生的语气转为深沉,道:“我在北卡罗来纳联邦监狱与一位大律师同房五年,受教非浅。他是白人、上等人,与肯尼迪家族比邻而居。他们一些朋友都是国会议员、州长。他因为过分积极地为黑手党徒众辩护,被联邦检方视为眼中钉,终于寻了个机会将其打成黑手党同伙,判刑十二年。吃了几十年法律饭,他方明白联邦法律的虚伪性质——个人孤零零地面对联邦政府这一庞然大物,只能听任宰割。教科书上的法律经典,在司法实践上完全不起作用。他的案子里有许多无法落实的疑点,按照英美法系‘疑点利益归于被告’,然而联邦检方却一律囫囵入罪,这位大律师徒呼奈何!我们共同探讨,一致认为:联邦政府为保持其权威,人为地树敌——在国际上,苏联瓦解后则将中国妖魔化;在国内则夸大毒品问题的严重性,张显政府权威,限制公民权利……”我们正听在兴头上,W先生却突然关上话匣子,“算了,不说这些没意思的话题了。抽烟,抽烟。”
    我们——无论会与不会——只得以吸烟缄口。
   
   二十一、泰国人言
   
   C先生是泰国人,五官厚道,面孔黧黑。看上去是个老实巴交的中年汉子。他因贩毒罪被美国联邦法院判处七年徒刑。刑期将满,他有一肚子牢骚。
   C先生滔滔不绝地道:“美国的联邦法律是假的,骗人的。不经这一劫,不明白这个道理。我是清迈人,自家有荔枝园,还跑运输。碰上好机会,也做毒品生意。守着举世闻名的金三角,差不多的男人都插一手,除非你特别没本事。不做毒的男人,被女人看不起,找老婆不客易……”
   我们问:“您是怎么出事的?”
   他黯然道:“一个昔日的同党坏了事。年轻时候,我和他一起在昆沙的掸邦部队里当过兵。退伍以后,一起做生意——黑白都做。后来各成了家,就疏远了。这家伙——我就称他X吧,一直做毒,越干越大,把黑生意做到了美国去了……终于被美国的DEA(缉毒局)逮住了。美国联邦的习惯性做法是让同案咬同案,X一口气咬出我们十几个人。其实,我和他多年不往来,当年做过几担毒,早已时过境迁了无痕迹,没有半点证据。可美国佬就凭X的口供要抓我们!美国佬有钱有势,以世界警察自居,他们想抓的人,就一定要抓住,而且不计成本、不惜代价!泰国是个小国家,内政外交对美国的依赖度很大,美国佬一发话,泰国政府便照办。九四年的一个早晨,我刚刚起床,几名本地警察找上门来,说是我们运输车辆的牌照有点毛病,让我马上去警察局一趟……就这样,我被捕了。X咬出来的十几个人同日被捕。在九三年以前,美国佬想捕泰国人,总是想办法将泰国人诱出泰国,然后在那些与美国有引渡协定的国家与地区——例如新加坡、香港……——动手。九三年夏,美泰签订了引渡协定,我们这批人成了泰国社会注目的焦点,媒体大炒特炒……”他粗喘起来。
   为避免冷场,我们又插问道:“您怎么办呢?”
   C先生面无表情,但是眼神里充满不平:“打官司呗。我们花钱请了泰国第一流的大律师,打免予引渡的官司。按照美泰引渡协定,在美国犯罪者逃至泰国。可予引渡。我们根本没去过美国,也未曾犯过针对美国的罪行,不适用这一条约。可是,法律敌不过政治,特别是国际政治,我们在泰国法院缠讼四年,还是败讼了。我们被送到纽约东区联邦法院。到了这边,美国佬更是乱来,按照美国法律,被告有权与检方掌握的证据见面,可联邦检方一拖再拖,直到今天也没有拿出证据。美国律师告诉我们有两个选择:打官司,输了要判二十年以上;认罪,判五年至九年。我问美国律师:‘这个案子在法律上站不住脚,打官司能不能赢?’他答得很妙:‘跟联邦政府打官司,就象买乐透彩票,你当然有可能赢,但是你最后还是输了。’我们只好认罪,我被判了九年。在联邦监狱里呆了这么久,我深切感到,美国司法审判不明与狱政清明适成对照。司法审判常有逾越法规之举,而狱政管理却是严守条文。把话说白了,就是美国联邦法院有时不顾法律硬判你坐牢,然而这个牢却不难坐。”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