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毕汝谐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毕汝谐文集]->[《美国联邦监狱探秘》(3) 毕汝谐]
毕汝谐文集
·仇恨入心要发芽 毕汝谐(纽约作家)
·仇恨入心要发芽 毕汝谐(纽约作家)
·仇恨入心要发芽 毕汝谐(纽约作家)
·仇恨入心要发芽 毕汝谐(纽约作家)
·仇恨入心要发芽 毕汝谐(纽约作家)
·仇恨入心要发芽 毕汝谐(纽约作家)
·世界无法同时容纳发达美国和发达中国
·从屠夫吴淦事件说开去 毕汝谐(纽约 作家)
·香港人为何亲伦敦、疏北京? 毕汝谐(作家 纽约)
·习近平、毛泽东、令完成、高瑜的一台戏 (无场次警世话剧)
·要死于床榻,不要死于水泥地! 毕汝谐(纽约 作家)
·中国大陆应建红灯区 毕汝谐(纽约 作家)
·南海——中美谁来立规矩? 毕汝谐(纽约 作家)
·习近平有点嫩 毕汝谐(作家 纽约)
·中国勇于挑战美国的立国之本 毕汝谐(纽约 作家)
·"老祖宗的地方”之说,可以休矣! 毕汝谐(纽约 作家)
·岂有此理!我还活着! 毕汝谐(作家 纽约)
·高岗事件是文化革命的远因
·要雾霾,还是要李自成? 毕汝谐
·新加坡国小算计大
·剖析习近平的文化心结 毕汝谐(纽约 作家
·妈妈走了! 毕汝谐
·2016平壤与1964北京之异同
·畢汝諧:中共邏輯是“我的左腳要這麼做”
·畢汝諧:蔡英文賣台會比誰都痛快
·美国在南海文武双管齐下
·警惕台湾走向绿色恐怖
·梁案华人大集会 你们的诉求错了
·特朗普是希拉里的超级助选员!
·刺杀习近平 (无场次警世话剧) 毕汝谐(作家 纽约)
·在国人皆曰可杀之际需要冷静——我看台北女童斬首案
·台湾诈骗嫌犯将步张子强的后尘 毕汝谐
·斯德哥尔摩症候群的范例——晚年戚本禹
·雷洋事件何以鬧得如此之大?
·毕汝谐的自白
·原中国科学院物理所刘双一家都是性罪犯!
·世上再无钱家仨顺民
·文革是毛澤
·毕汝谐与刘双——孝子逆子,善恶有报! 毕汝谐(作家 纽约)
·致小平、小敏的一封信
·斯坦福游泳健將強奸案彰顯美國司法不公
·法国三次恐袭——殖民历史的报应! 毕汝谐(纽约 作家)
·辱骂有时即战斗! 毕汝谐(纽约 作家)
·造谣之雅趣 毕汝谐(纽约 作家)
·贿选胜于炮选 毕汝谐(纽约 作家)
·21世纪的"二桃杀三士" 悲剧 毕汝谐(纽约 作家)
·我的六四艳遇及善举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朝鲜终将倾靠美国 毕汝谐(纽约 作家)
·漫议香港的历史及未来 毕汝谐(作家 纽约)
·台湾正处于第三次排异反应 毕汝谐(作家 纽约)
·习近平破除先皇旧例 毕汝谐(纽约 作家)
·刘晓波之死将引发寒蝉效应 毕汝谐(纽约 作家)
·中共九大、十九大前夕的战争阴云 毕汝谐(纽约
·程序正义重于实质正义 毕汝谐(纽约 作
·习主席穿上迷彩服 毕汝谐(纽约 作家)
·习近平与莫迪是针尖对麦芒 毕汝谐(纽约 作家)
·中国对印战和两难 毕汝谐(纽约 作家)
·商人川普为强人习近平站台 毕汝谐(纽约
·十九大在即,王岐山留不留? 毕汝谐(作家 纽约)
·王岐山必将成为刺猬! 毕汝谐(纽约作家)
·杀人立威 习总何妨习之 毕汝谐(纽约作家)
·Х文北 毕汝谐(纽约作家)
·Х磐 毕汝谐(纽约作家)
·我与中共间谍金无忌的一段情 毕汝谐(纽约作家)
·人间事 (中国文学独一无二的关于1983年严打的​小说) 毕汝谐(作家 纽
·人间事 (中国文学独一无二的关于1983年严打的​小说) 毕汝谐(作家 纽
·人间事 (中国文学独一无二的关于1983年严打的小说) 毕汝谐(作家 纽约)
·Х磐 毕汝谐(纽约作家)
·童养媳“九级浪”终于风光出阁了! 毕汝谐(作家 纽约)
·纽约作家觅女知音
·降将之死 毕汝谐(纽约作家)
·九级浪 (电子版) 毕汝谐(作家 纽约)
·习近平是党内腐败的天字第一号受益者!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文革年间,我的一次绝无仅有的离奇艳遇 毕汝谐(纽
·习近平主席的两种结局 (无场次警世话剧​)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接过储安平的笔,新一代储安平在成长“! 毕汝谐(纽约 作
·毛泽东和习近平在2015(无场次警世话剧)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方励之、刘宾雁、王若望的悲剧结局 毕汝谐(纽约 作家)
·就“方励之、刘宾雁、王若望的悲剧结局”敬答诸君 毕汝谐(纽约
·习近平势必对川普让步 毕汝谐(纽约 作家)
·习近平打响南京保卫战 毕汝谐(纽约 作家)
·红朝帝王将相的心思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戏答西岸、香椿树二君 毕汝谐(作家 纽约)
·中国必将蹈30年前日本的覆辙 毕汝谐(纽约 作家)
·历史如此重复,中国的好运到头了 毕汝谐(纽约 作家)
·高粱大豆是一面镜子 毕汝谐(纽约 作家)
·刘鹤力挺中兴 有两点不智 毕汝谐(纽约 作家)
·自文革至今50年,单兵毕汝谐始终战斗在自己的岗位上 毕汝谐(作家
·习近平、金正恩拥有与生俱来的先天优势 毕汝谐(纽约 作家)
·民运江湖的性罪错 毕汝谐(纽约作家)
· 妈妈走了! 毕汝谐
·刘鹤赴美处于两难境地 毕汝谐(纽约 作家)
·我就是“豌豆上的公主 ” 毕汝谐(纽约 作家)
·中国无芯,中南海无心 毕汝谐(作家 纽约)
·川普踢馆,习近平应一展攘外长技 毕汝谐(纽约 作家
·骑手失误 狂鞭骏马也枉然 毕汝谐(纽
·情诗一束 毕汝谐(纽约 作家)
·厉害了,金氏政治经济学 毕汝谐(作家 纽约)
·父亲节的思念 毕汝谐(作家 纽约)
·世界警察是要有薪给的 毕汝谐(作家 纽约)
·川普挥双刃剑刺向中国经济的软肋 毕汝谐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美国联邦监狱探秘》(3) 毕汝谐


   十四、危国苦人
   在联邦监狱里,有一些鸡毛蒜皮的小人物,无足轻重的可怜虫。他们并无大恶,却被判处漫长的徒刑。
   这个危地马拉人即是一例。
   他现年四十六岁,细皮净肉,不笑不说话,一笑便露出残破的门齿。他原是危地马拉偏远地区的一名香蕉工人,为脱贫致富,于十五年前偷渡来美。不久即被移民局查获,关押一段时间递解回国。他不甘失败,第二次,第三次……偷渡美国。每次入狱的时间都成倍地加长--四个月、十个月、二十八个月;这一回是第四回

   ,他被判处五年监禁。按照美国法律,这是相当重的惩罚,许多杀人犯、大毒枭也不过如此。
   他没有文化,见识不多。我们对他的采访不得不依靠一名西班牙语译员。我们提起蜚声世界、曾荣获诺贝尔文学奖的著名危地马拉长篇小说《总统先生》,他根本不曾听说。
   他笑吟吟地道:“我生在一个没有名气的小地方,地图上根本找不到。我在香蕉园干活儿,太太在家里操持,我们有四个孩子、一只公鸡、一头公猪、一头母猪和一些猪仔。我们家乡很穷,没有电视、电话、抽水马桶。大家世世代代都过穷日子。愚昧、无教育。有一年来了个日本观光客,巫师说他要偷走小孩子的心肝,村民们便一拥而上,把他活活打死了……”
   在如此闭塞,落后的穷乡僻野,收音机是传播外部信息的唯一工具。他经常收听“美国之音”,着迷了,上瘾了,横下一条心,抛妻弃子,成为偷渡大军的一员。
   他不通英语,身上又没有钱,只能下死气力换饭吃。好在美国南方很多农场短缺季节工,找点儿零活干并不困难。可惜生活刚刚步入正轨,他便在移民局的不定期的突击搜查中落网了。
   他说:“第一次坏就坏在这块刺青上!”他撩起衣襟,让我们看那一排排西班牙语纹身,翻译解释说,这是他四个孩子的名字。移民局探员一见这个马上把他抓了起来。
   他被关进移民局拘留所,又转进联邦监狱,四个月后由执法官员押进机场,递解回国。机票他是见不到的,人家直接交给了机长。初次失利并未使他气馁,他在老婆身边呆了半个月,便卷土重来了。
   他把汗水换成美元,全数寄给太太。妻儿欣喜若狂扑克不必说,邻人们亦奔走相告……一日之间,他成为家乡最享盛名的传奇人物。父老乡亲争说他在美国发了横财,具体数目在众口中节节上升,这位偷渡的苦工竟至成为富可敌国的大亨……
   恰在这时,他第二次就擒。刺青是刮去了,但这次是眼神露了马脚——探员与他目光相交,他心虚胆怯,不敢正视,马上被隔离起来。
   十个月后,他回到家乡。家里焕然一新,各色电器应有尽有。他稍事休息,便又重返征途。却被墨西哥蛇头暗中举报,下狱两年后打道回府。这一套司法程序:逮捕、上庭、坐监、递解……他已经非常熟悉了,成为不折不扣的偷渡油子。深知如何保护自己,躲避各种可能的灾祸。
   第四次潜来美国,居然平安滞留达八年之久。他在建筑工地上干劳动强度大、危险性高的活计,日薪二百美元。以危地马拉的生活标准衡量,这几乎算得上是天文数字了。他一不怕苦、二不怕死,颇得工头赏识。第四次被捕纯属偶然:他开着大货车途经一个多事的地区,警察拦阻过往车辆,进行例行检查,而他根本没有驾驶证件……
   他很满意美国联邦监狱的各项条件,认为一切OK。特别是黄豆可以随便吃,这在家乡是做不到的。只是对儿女的惦念,使他倍受熬煎。
   “放你回去,你还偷渡吗?”我们提问。
   他坚定地道:“还来。在这里干一个月,老婆孩子就能舒舒服服地过一年,为什么不来?”
   那么,第五次被捕后,等待他的将是多少年呢?
   十五、古巴毒枭
   他是一个有魅力的男人——五官鲜明、体格健美、行坐有姿、声若洪钟。久闻古巴多美男美女,果然名不虚传。
   他以类似中国北方男子的爽直道:“我进来七个月了。前半年不服用心理医生发放的镇静剂根本睡不着觉。最近才好一些。我进来之前,每天赌马、赛车、炒股、潜水、乘热汽球、打高尔夫球、饮红酒……当然还有泡妞儿。真是天堂的日子!……”为了加重语气,他使用了“eiel(天堂)”这个法文单词,体现了自身的修养。
   他是哈瓦那人。在大学里修的专业是德语。二十一岁那年,于海滩邂逅一位西德女游客,双双坠入情网。他们在柏林生活了三年,友好地分手了。他很快又娶了一名美国女游客,遂移民美国……我们望着他那英俊的脸庞,心中暗忖:他走到哪儿都会受到女士们的拥戴。
   凡事过犹不及。他很快就厌倦了温柔乡里的好日子,千方百计求刺激。他发现人世间唯有吸毒最为刺激。飘飘然、熏熏然,给个总统也不换!物别是一种名为“Mathanphetamine”的毒品,问世已久却鲜为人知,堪称极品。它类似可卡因却又胜之百倍,吸上一口,亢奋异常,三天三夜不想合眼!
   毒品虽好,价格实在不菲。一盎司高达一千八百美元!到哪儿去弄这许多钱呢?他涎着脸皮向卖主——一个秘鲁胖子——杀价钱,结果讨了个没趣。秘鲁胖子铁面无情,分毫不让,却建议他走以毒养毒的路数,自己分销毒品。他急于吸毒,一口答应了。
   此后,他定期从秘鲁胖子处领取毒品。胖子打开房门,隔着防盗铁闸交货。允许他赊账十天八天。他尝到甜头,越做越大,自创一套供销体系,不把秘鲁胖子放在眼里了。他还将最好的朋友拉下了水。那是个富家子弟,父亲靠出版折扣券专册发了大财,堪称白手起家的典范。却不料独养儿子悄悄干着贩毒勾当。
   快乐日子如同流水,一下子过去八年。有一天,秘鲁胖子忽然找上门,说是要介绍一名重要客户。这是个四十岁的中年白人,自称是新入门的上游客户(俗称大盘),满嘴黑社会切口。他却觉得不对劲,凭直觉判断这人是联邦特工,不象江湖人士。
   他把疑虑讲给好友,却引来一阵嘲笑:“嘻,你八成是吸毒把脑子吸坏了,竟然把阔佬错当成特工!”
   他哑口无言,心中却结了个疙瘩。按照这一行的惯例,他先卖了两盎司样品给中年白人,然后再干大的。
   这时候,他已经将数百万美金投入各种正当生意。每天上午,他去公司里转转,与女秘书调笑一番,然后打道回府。全然不知巨大的祸事已渐渐临近了。
   后来,他收了中年白人四千元定金,偕好友飞加州买来半磅Mathanphetamine,买价一万一千美元,中年白人答应以二万二千的价格收进。待他们飞返巴尔的摩飞机场时,中年白人笑吟吟地迎上来:“我等你们很久了。”
   他听出话里的锋机,转身欲逃,迟了!六名化装成旅客的大汉从不同角度扑了上来,高叫:“不许动!我们是DEA(联邦缉毒局)的特工!……”
   押解途中,好友低语:“都怪我,把特工错当成阔佬!”
   他苦涩地微笑道:“说这话已经太迟了。”
   中年白人建议他转为线民,诱捕加州的上线,就象那个秘鲁胖子那样,换得轻判。他一度动心,却又考虑到上线势力庞大,这样做很可能性命不保,于是拒绝了。不久,他听说以墨西哥产毒地纳亚里特州发迹的上线最终还是落网了,不禁深为懊悔……他被判处十年徒刑,好友是七年。
   此刻,他面对我们微笑道:“说这话已经太迟了。”
   他入狱后一度觅死觅活,目前总算适应了新环境。一天二十四小时,吃饭、睡觉、做工、看书、给女朋友打电话……空闲的时间很少。他过分坦诚地告诉我们:女朋友掌握了他在外面的财富。我们亦过分热心地劝诫他:这样不行。早早晚晚,你将再次老调重弹——“说这话已经太迟了。”
   十六、伪钞专家
   他是保加利亚人,三十有许,生得一副好相貌,疑是屠格涅夫所著小说《前夜》的主人公英沙罗夫。金色长发松松地梳开来,自成一派风流。
   他的父亲是日夫科夫政府里的高官。官运亨通,青云直上。父亲是男儿的人生第一位教师。父亲的形象,深刻地影响着他的性格、心理机制、性倾向、人际关系……他自懂事起,便决心成为父亲那样的强者。
   然而人算不如天算。八九年苏东波过后,日夫科夫政府倒台了,他的父亲沦为一介凡夫。他只得自己出来闯世界。他跑到美国淘金,渴望成为富豪。
   他坦诚地道:“……我热爱美元。甚至看到一元美钞,眼睛也会发亮。而得到美元的最佳方式,就是自行印制美元。”
   他纠合几个朋党,齐心齐力为恶。他们都是灵俏人,又都有黑手起家的冲天干劲,分头行动,一举印制成功。
   我们提问:“怎样印制伪钞?”
   他潇洒地甩了甩金色长发:“首先,我们选中索菲亚的一间印刷厂,利诱工人于夜间加班印制伪钞。我们中间有位技师,在现场指导操作,诸如在纸张中加水印和金属线,在颜料中混合荧光粉等等。伪钞印成后,则通过保加利亚航空公司的空中小姐们,偷运到美国……”
   我们继问:“你们的伪钞什么价格?”
   他答:“票面的百分之四十。自然,这个价格不便宜,但是我们的伪钞质量实在好,仿真度达九成。我们的印刷技术不逊于美国国家印钞厂,只是苦于找不到真钞的那种纸张——联邦当局严格控制,市面上根本见不到。若要买一所造纸厂,那成本就太高了……”
   他们以疯狂的速度印制的伪钞,然后在全美各地大肆购物,他们最喜欢购买各种名牌数码照相机、电脑、电子器材、玩高尔夫球机器等等。还在五花八门的高消费场所挥金如土……
   他们个个都是表演家。饰演的角色均系精心设计,语言及肢体语言一律到位;每一个细节都不马虎,处处小心,以免露馅。他们个个都有随机应变的急智,口才极佳,随时随地可以大扯其谎;偶然引起怀疑,人家问一句,他们便口若悬河地答上一百句,令对方惭愧不已……几年下来,岁月不败。
   他们个个都是贪得无厌的野心狼。聚首商议之后,将犯罪活动升级。他们令空中小姐在各大银行开设户口,然后将大宗伪钞存入。之所以使用那些空中小姐,是因为他们深信面目姣好的美貌女子具有迷惑性,男性雇员往往不疑有诈。
   起初,他们的娘子军屡屡得手——她们利用银行即将关门、客户拥挤的当口,将伪钞混在真钞中出手;窗口的男性雇员(仅限于男性!)被美丽的笑脸耀花了眼目,哪里还有心细辨那一迭迭钞票?只有一两次,男性雇员觉得纸张有异,她们便老练地撒娇道:“一不小心,把钱包误放进洗衣机里了。忙中有错嘛。”男人们也就不再言语了。
   夜路走多了,不可能不遇鬼。这些同一出处的伪钞引起FBI的密切注意。侦察范围逐渐缩小。某日,娘子军重施故技,却被男性雇员使用“拖”字诀缠住了,直到特工们赶抵银行……
   为求自保,娘子军迅速反水,一五一十地供出后台老板。这个伪钞集团就此覆灭了。这位保加利亚公子哥儿于赌城拉斯维加斯落入法网。其时,他的双手已被铐住了,两眼却依然不离赌桌,面不改色地道:“赌完这一局就跟你们走,行吗?”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