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毕汝谐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毕汝谐文集]->[周恩来评传 第三章 毕汝谐]
毕汝谐文集
·《美国联邦监狱探秘》(3) 毕汝谐
·《美国联邦监狱探秘》(4) 毕汝谐
·周恩来评传 第五章 毕汝谐
·忆贺麟       毕汝谐(作家 纽约)
·周恩来评传 第六章 毕汝谐
·童年伙伴当了大官 毕汝谐(作家 纽约)
·周恩来评传 第七章 毕汝谐
·周恩来评传 第八章 毕汝谐
·《美国联邦监狱探秘》(5) 毕汝谐
·周恩来评传 第九章 毕汝谐
·周恩来评传 第十章 毕汝谐
·林希翎二十年前与我的一夜情以及最近诈骗我一千美元之经过 毕汝谐
·周恩来评传 第十一章 毕汝谐
·周恩来评传 第十二章 毕汝谐
·周恩来评传 第十三章 毕汝谐
·周恩来评传 第十四章 毕汝谐
·周恩来评传 周恩来生平表 毕汝谐
·白纸黑字,铁证如山——先知先觉的旷世奇书《太阳与蛇》!
· 毕汝谐曾于六四之前半年发出第一次"避免无谓的流血牺牲"的严重警告!
·毕汝谐曾于六四之前一个月发出"邓小平对人民大众占尽压倒优势"的第二次严重警告!
·毕汝谐曾于六四之前13天发出"军人政治家邓小平具黩武意识,首先想到的是武力镇压"的第三次严重警告!
·毕汝谐于六四前3天斩钉截铁地断言残酷镇压势在必行!
·毕汝谐于六四后预言“六四血案是中国人民只能忍痛吞下的一枚门齿”!
·章鱼保罗式的预言作家毕汝谐 池慧
·刘晓波获得诺贝尔和平奖的意义 毕汝谐
·平民化的世家子弟习近平 毕汝谐
·掌控汇率-----中国美国异曲同工 毕汝谐(纽约·作家)
·美国航空母舰亮相黄海,毕汝谐料事如神!
·两岸法治两重天 毕汝谐(纽约 作家)
·独幕历史话剧“孔子诛少正卯” 毕汝谐
·钓鱼岛是中国巨人脚踵里的一块碎骨 毕汝谐(纽约 作家)
·钓鱼岛是中国巨人脚踵里的一块碎骨 毕汝谐(纽约 作家)
·警惕中国走德日军国主义道路! 毕汝谐(纽约 作家)
·假如谷开来与我结为夫妻 毕汝谐(作家 纽约)
·大丈夫当如王立军也! 毕汝谐(纽约 作家)
·中国政坛上演莎士比亚悲剧“麦克白” 毕汝谐(纽约 作家)
·给(第二个)非婚生儿子的信毕汝谐(纽约 作家)
·转眼,我们排队走向火葬场......毕汝谐(纽约 作家)
·“家庭舞会”——新中国第一篇反战小说 毕汝谐(纽约 作家)
·我向李雙江老师喊话 毕汝谐(作家 紐約)
·美国的月亮就是比中国的月亮圆! 毕汝谐(纽约 作家)
·“抗美援朝”是中华民族的天大福祉 毕汝谐(纽约作家)
·我向侯佳进忠言
·习近平夜游狮虎山 (警世小说) 毕汝谐(纽约作家)
·请中共华丽地退出中南海 毕汝谐(纽约作家)
·薛蛮子嫖妓无伤金身 毕汝谐(作家 纽约 )
·薄熙来、李天一犯下相同错误 毕汝谐(纽约 作家)
·习彭肖像矗立雅加达乃​不祥之兆 毕汝谐(纽约 作家)
·今不如昔——人命并不​关天! 毕汝谐(纽约 作家)
·习近平暨习仲勋审判薄熙来暨薄一波(史无前例的话剧)毕汝谐(纽约 作家)
·习近平重蹈赫鲁晓夫覆辙 毕汝谐(纽约 作家)
·腐败的解放军能不能打​仗? 毕汝谐(纽约 作家)
·习近平的男儿性格毕现 毕汝谐(纽约 作家)
·习总亲民秀不妨缓行 毕汝谐(纽约 作家)
·习总接下来如何走棋? 毕汝谐(纽约 作家)
·周永康已成习近平的烫手山芋 毕汝谐(纽约 作家)
·习近平反腐师法毛泽东文革 毕汝谐(纽约 作家)
·习近平反腐师法毛泽东文革 毕汝谐(纽约 作家)
·当局宽猛失据是维人作乱的主因 毕汝谐(纽约 作家)
·胡耀邦并非成熟的大政治家 毕汝谐(纽约 作家)
·中国已被推上王座决斗​场 毕汝谐(纽约 作家)
·中国踏入越南魔沼 毕汝谐(纽约 作家)
·中俄靠拢 断难长久 毕汝谐(纽约 作家)
·简析薄熙来的“候补红卫兵情结 ” 毕汝谐(纽约 作家)
·陈光标是今日中国的一​面镜子 毕汝谐(作家 纽约)
·习近平应恶补中国历史 毕汝谐(纽约 作家)
·游民何处去 毕汝谐(纽约 作家)
·认清中日两国的宿命 毕汝谐(纽约 作家)
·习近平袭用延安整风手​段 毕汝谐(纽约 作家)
·党予党取,不足惊怪 毕汝谐(纽约 作家)
·习近平重开一言堂 毕汝谐(纽约 作家)
·谈红二代豁免贪腐调查 毕汝谐(纽约 作家)
·谁是人民的好总理? 毕汝谐(纽约 作家)
·习近平开罪退休军头凶多吉少! 毕汝谐(纽约 作家)
·我所知道的公安部长李震之死 毕汝谐(纽约 作家)
·薄熙来事件使中共错失一次转型机遇 毕汝谐(纽约 作
·中国不宜派兵伊拉克 毕汝谐(纽约 作家)
·文革研究|毕汝谐:关于《九级浪》的一段回忆
·两个周永康是习的两面镜子 毕汝谐(作家 纽约)
·APEC蓝天的警示 毕汝谐(作家 纽约)
·习近平是山寨版毛泽东 毕汝谐(作家 纽约)
·冷眼看蔡英文 毕汝谐(纽约 作家)
·毛泽东和习近平在2015(无场次警世话剧) 毕汝谐(作家 纽约)
·党大于法,如何改变? 毕汝谐(纽约 作家)
·习总大阅兵福祸未知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混战刚刚开始 毕汝谐(作家 纽约)
·习近平主席的两种结局 (无场次警世话剧​) 毕汝谐(作家 纽约)
·他与习近平有两段女人缘 毕汝谐(作家 纽约)
·仇恨入心要发芽 毕汝谐(纽约作家)
·仇恨入心要发芽 毕汝谐(纽约作家)
·仇恨入心要发芽 毕汝谐(纽约作家)
·仇恨入心要发芽 毕汝谐(纽约作家)
·仇恨入心要发芽 毕汝谐(纽约作家)
·仇恨入心要发芽 毕汝谐(纽约作家)
·仇恨入心要发芽 毕汝谐(纽约作家)
·仇恨入心要发芽 毕汝谐(纽约作家)
·仇恨入心要发芽 毕汝谐(纽约作家)
·仇恨入心要发芽 毕汝谐(纽约作家)
·世界无法同时容纳发达美国和发达中国
·从屠夫吴淦事件说开去 毕汝谐(纽约 作家)
·香港人为何亲伦敦、疏北京? 毕汝谐(作家 纽约)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周恩来评传 第三章 毕汝谐

按:1988年, 毕汝谐利用暑期完成了<<周恩来评传>>(笔名方里,台湾水牛出版社,精装本,列文史丛书第76 种),这是世上已知的第一部从双重人格角度剖析周恩来生平的著作,比高文谦先生的“晚年周恩来”早了十几年!
   兹命助理汪先生全文打字,以供网众参考. 全文较长,分多次推出.
   第三章、北伐前后
   中共成立之初,由于党员人数很少,影响力不大,所以中共必得寻求中国政治上或军事上的实力派,作为暂时的同盟者,再徐图发展.
   根据共产党人的理论教条 ,马克思主义者在一定条件之下和一定时期内,可以参加非共产政党或所谓联合政府,与阶级敌人暂时合作.

   国际共产主义运动史不乏这样的事例.马克思本人及其同志在一八四八年德国革命中,就曾参加过莱茵省所谓资产阶级民主同盟会.一九一二年,列宁说过: “要想战胜更强大敌人,最精细地、最留心地、最谨慎地、最巧妙地……利用各种机会(哪怕是极小的机会)以获得人数众多的同盟者,尽管是暂时的、动摇的、不稳定的、靠不住的、有条件的同盟者.”(见”共产主义运动及其左派幼稚病”)
   一九二零年七月,列宁在共产国际二次大会上又说:“共产国际在落后的国家中,有时必须与资产阶级民主派暂时妥协或合作,但绝不能与他们混合,而要保持无产阶级运动之独立性;虽然这种无产阶级运动尚在萌芽的形式.”
   因此,在共产党人看来,暂时的妥协乃是斗争的另一种形式.
   第一次国共合作,基于三个主要因素:第一、共产国际的影响力;第二、国民党党魁孙中山对中共的包容;第三、中共初期活动需要较强大的、可资利用的盟友.
   一九二二年五月五日,少年共产国际代表来到广州,参加中国社会主义青年团第一次全国代表大会.
   会后,大会代表访问孙中山,提出国共“联合阵线”之议. “联合”意味着国共地位平等,遭孙中山拒绝;孙中山对共产党是取“容”而不“联”的态度.
   因此,国共党史对这一段历史的提法不同.国民党称为“容共”,而共产党则称为“第一次国共合作”.
   此后,中共召开杭州会议,共产国际代表马林根据共产国际的新指示,作出共产党员以个人资格参加国民党的决议.
   在中共看来, 国民党内部派系林立,矛盾重重,不难加以利用,以达到瓦解国民党之目的.
   因而,所谓国共合作,是中共对于孙中山个人的利用,重于对国民党的合作.
   几十年来,在中国的政治天空中,国共两党犹如正负电极,多次迸发出惊天动地的闪电雷霆;然而,其间也有数度相对平静的时期,第一次国共合作(“容共”)时期便是最早的平静时期.
   一九二四年九月,周恩来经香港回到广州.他担任了中共两广区委委员长、常委兼军事部长的职务,是年二十六岁.
   其时,广州是中国政治旋涡的中心.
   一九二四年一月间,国民党联共容共与建立党军同时进行;筹备名留青史的黄埔军官学校,即为建立党军的具体步骤之一.
   国共双方对黄埔军校都很重视.
   国民党元老邹鲁说: “(国民党)改组期间,有一重大之创设,即黄埔军官学校.”中共官方编写的党史认为:黄埔军校的创立,出自共产国际代表马林的建议.
   一九二四年一月二十四日,青年佼佼蒋介石被孙中山任命为黄埔军校校长.五月五日,该校开始招生,得学生四百余人.这些学生中的许多人,日后成为国共两党的军事精英.五月九日,孙中山加派廖仲恺为党代表.六月十六日,黄埔军校正式开学,其正式名称具有浓厚的党派色彩----“中国国民党陆军军官学校”.
   一九二四年十一月,共产党人周恩来出任黄埔军校政治部主任兼军法处长.
   从此,周恩来开始了与蒋介石的漫长交道.国共两党的恩恩怨怨,在很大程度上是由他们体现出来的.
   黄埔军校的政治教官里,有一些共产党人.而军事教官则由苏俄人士担任.苏俄还向该校赠送七大批军械.黄埔军校成立后,当地顽劣势力极为不安.广州商团曾以自卫为理由购械练兵,其所运枪械被蒋介石派兵扣留,双方发生冲突.孙中山命令蒋介石集中兵力,以黄埔学生为主力,镇压商团.根据孙中山的命令,这支部队以“蒋介石为指挥,以廖仲恺为监察、谭平山(中共)副之”;结果广州商团被一举缴械,自此黄埔军校声威大振,美名远扬.
   周恩来在黄埔军校期间,仿效苏俄红军的建军原则,创建军队政治工作制度.他认为政治工作在军队建设中具有特殊的重要意义.
   在周恩来领导下, 黄埔军校政治部制定了“政治教育大纲草案”,不仅规定军校政治课程与军事课程并重,还规定进行有关“政治学概论”、“经济学概论”等内容的考试.
   一九二五年二月,军阀陈炯明进攻广州,阴谋推翻广东国民政府.广东政府决定讨伐陈炯明.在打击陈炯明叛乱的东征中,周恩来任东征指挥部政治部主任.
   东征军的先头部队,是一九二四年周恩来从黄埔军校毕业生中抽调人员建立的“铁甲车队”,由共产党人担任正副队长.
   这次东征,是周恩来发扬政治工作的威力,努力使国民革命军为中共所用的一次重要实践.
   二月二十七日,东征军攻占海丰城.三月下旬,陈炯明残部被赶出广东,第一次东征以胜利告终.
   一九二五年九月,周恩来和邓颖超在广州结婚.
   邓颖超祖籍河南,生于广西.父亲早逝,母亲是位中医.虽然她貌不惊人,却是坚毅、勇敢、乐观、有抱负,与周恩来志同道合,志趣相投.
   这对夫妇的美中不足之处,在于没有子女(“断子绝孙”是中国人最恶毒的诅咒).一九二七年 ,邓颖超因难产失去了即将出世的孩子.此后,邓颖超再也没有生育.
   周氏夫妇都很喜欢孩子.对于那些和他们失去了的婴儿同年出生的孩子,更是别有感情.他们收养了一些中共烈士的后代,当今大陆总理李鹏即是其一.
   -----在公开场合,周恩来对于没有后代持达观态度.六十年代的一个夏天,周恩来去鸳鸯蝴蝶派小说家周瘦鹃家作客,周瘦鹃道: “总理,您没有孩子,我的小女儿就送给您吧.”周恩来哈哈大笑道: “谁说我没有孩子?全国儿童都是我的孩子.”
   一九二五年秋,军阀陈炯明卷土重来,占领东江一带.为了统一广东,国民革命政府决定进行第二次东征,周恩来被任命为东征军政治部主任兼第一军党代表.十月四日,东征军攻克陈炯明王牌部队据守的惠州城.
   第一次国共合作时期,群众运动的高潮是发生于一九二五年五月三十日的上海“五卅运动”(导因为上海日本纱厂枪杀工人顾正红);军事运动的高潮则是蒋介石领导的北伐.
   孙中山于一九二五年三月病逝于北京;其后国民党左派领袖廖仲恺遇刺身亡.广东的政治空气极为紧张,国共关系出现裂痕.
   廖案以后,中共采取了“拥蒋”政策.不惑之年的蒋介石,意气风发,手握精兵,兼得中共政治上的支持.在他的指挥下,东征军连战连捷,击退了陈炯明的反扑,从而声望日隆.
   正在这个时候, “李之龙事件”发生了.
   一九二六年三月十八日,共产党人李之龙以海军局代理局长的地位,利用中山舰,做出对蒋介石不利的举动.史称“广州事变” 、“李之龙事件”或“中山舰事件”.此次事变的原因与经过,国共双方的说法完全不同.李之龙被捕后又获释,黄埔军校及国民革命军第一军中的共产党人曾被扣押.事变经过,颇为曲折.周恩来曾当面向蒋介石提出抗议.
   “李之龙事件”后,中共在共产国际的压力下,对国民党做出让步.蒋介石的领导威望大为提高,国民革命军北伐的条件也成熟了.
   一九二六年七月一日,国民革命政府发表北伐宣言.七月九日,蒋介石在广州誓师北伐,并担任国民革命军总司令.
   北伐时,国民革命军约有十万人,北方军阀合约四十万人(吴佩孚、孙传芳、张作霖三家).力量对比是一比四.
   蒋介石明智地采取各个击破的策略,对付北方军阀.
   北伐的先锋部队是著名的叶挺(共产党人)独立团.
   北伐军势如破竹,勇不可当.一九二六年秋冬之际,浩浩荡荡的北伐军已经攻克武汉和南昌.
   中共之初,完全照搬城市暴动的十月革命经验.周恩来肩负中共中央军事委员会书记兼中共江浙区委书记的重要职务,秘密潜入上海.其时,中共策动的上海工人反对北洋军阀孙传芳的第一次武装起义业已失败,周恩来受命制定新的武装起义计划.
   一九二七年二月十四日,因寡不敌众,上海工人第二次武装起义又告失败.周恩来及时地做了策略上的退却,保存了中共组织.
   三月下旬,北伐军抵达上海. 北伐军在上海附近多次换防,最后换上的是二十六军.这个军是蒋介石收编的军阀孙传芳残部周凤岐的部队.
   周恩来认为举行第三次武装起义的时机到了,遂以一百五十支破旧枪枝、三枚炸弹,率众取得第三次武装起义的成功.
   而后,周恩来一直留在闸北起义总指挥部整编工人武装.他组织了一个有六万八千的工人纠察队,用缴获的五千支枪武装起来.上海很快便恢复了正常秩序.
   实干家周恩来在总指挥部专门设立了训育部,加强对纠察队员的军事训练.他还亲自教工人练习射击.
   苏俄独裁者斯大林曾说过: “在中国,是武装的革命反对武装的反革命.”姑且不谈所谓革命与所谓反革命的专指对象是否恰当,他至少指出了这样一个事实:在中国,决定一切政治纷争的权威力量是武装.
   毛泽东也曾说过: “枪杆子里出政权.”此言虽然与正宗马克思主义不合(马克思本人多次谈及由资本主义社会和平过渡到社会主义社会的可能性),却是毛泽东自斩蛇造反到入主紫禁城的半生经历的最好总结.
   上海工人第三次武装起义胜利的当天,北伐军白崇禧部队不费一枪一弹开进上海,受到民众强烈欢迎.
   一九二七年四月十二日,是国共两党决裂的黑色日子.对此,国共双方各执一词,说法完全对立.
   笔者认为,由于国共本非同路人,其决裂乃是必然之事.一九二七年春,由于北伐军节节挺进,两党皆抓紧时机扩充本党势力,以便在打倒北洋军阀以后的中国政治舞台上,占据更有利的地位.因此,国共两党的分家已不可避免.由于共产党的力量远逊于国民党,故首先以武力启衅者似应是后者.至于导火线,则是无关紧要的细节.
   上海这个国际都市理所当然是国共两党必争之地. “四一二”事件发生于上海,并非偶然.
   三月底,以白崇禧、周凤岐为正副司令的“淞沪戒严司令部”成立,命令禁止工人集合、罢工、游行,限制工人纠察队的活动.
   工人纠察队总指挥为顾顺章;他是一名老粗出身的神枪手、业余魔术师;曾充当苏俄顾问鲍罗廷的私人卫士.
   ---国共决裂后,顾顺章被捕,背叛了中共向国民党投降,并出卖了中共首脑机关及地下工作人员.结果他的家属多人被周恩来指派的中共特别武装组织所杀.一人有罪,全家问斩,这种报复未免过于残忍.许多人对周恩来大加指责.其实,此事正是周恩来的铁血党性的正常体现.在他的心目中, “(中国共产)党高于一切”,当党组织及忠贞党员遭遇危险时,只能将人情和人道主义弃置一傍.
   在周恩来身上, “党性”和“人性”是两个轮流坐庄的主宰者. “党性”为正、“人性”副之;两者之间于不同时期、不同环境的此消彼长的斗争,贯穿了周氏的一生.
   周恩来对于严峻的政治形势有着清醒的认识.周恩来派人联络周凤岐,争取该部与中共的工人纠察队合作.但是周凤岐爱钱如命,开口便索要五十万军饷,双方自然谈不拢.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