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毕汝谐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毕汝谐文集]->[美国联邦监狱探秘(1)]
毕汝谐文集
·平民化的世家子弟习近平 毕汝谐
·掌控汇率-----中国美国异曲同工 毕汝谐(纽约·作家)
·美国航空母舰亮相黄海,毕汝谐料事如神!
·两岸法治两重天 毕汝谐(纽约 作家)
·独幕历史话剧“孔子诛少正卯” 毕汝谐
·钓鱼岛是中国巨人脚踵里的一块碎骨 毕汝谐(纽约 作家)
·钓鱼岛是中国巨人脚踵里的一块碎骨 毕汝谐(纽约 作家)
·警惕中国走德日军国主义道路! 毕汝谐(纽约 作家)
·假如谷开来与我结为夫妻 毕汝谐(作家 纽约)
·大丈夫当如王立军也! 毕汝谐(纽约 作家)
·中国政坛上演莎士比亚悲剧“麦克白” 毕汝谐(纽约 作家)
·给(第二个)非婚生儿子的信毕汝谐(纽约 作家)
·转眼,我们排队走向火葬场......毕汝谐(纽约 作家)
·“家庭舞会”——新中国第一篇反战小说 毕汝谐(纽约 作家)
·我向李雙江老师喊话 毕汝谐(作家 紐約)
·美国的月亮就是比中国的月亮圆! 毕汝谐(纽约 作家)
·“抗美援朝”是中华民族的天大福祉 毕汝谐(纽约作家)
·我向侯佳进忠言
·习近平夜游狮虎山 (警世小说) 毕汝谐(纽约作家)
·请中共华丽地退出中南海 毕汝谐(纽约作家)
·薛蛮子嫖妓无伤金身 毕汝谐(作家 纽约 )
·薄熙来、李天一犯下相同错误 毕汝谐(纽约 作家)
·习彭肖像矗立雅加达乃​不祥之兆 毕汝谐(纽约 作家)
·今不如昔——人命并不​关天! 毕汝谐(纽约 作家)
·习近平暨习仲勋审判薄熙来暨薄一波(史无前例的话剧)毕汝谐(纽约 作家)
·习近平重蹈赫鲁晓夫覆辙 毕汝谐(纽约 作家)
·腐败的解放军能不能打​仗? 毕汝谐(纽约 作家)
·习近平的男儿性格毕现 毕汝谐(纽约 作家)
·习总亲民秀不妨缓行 毕汝谐(纽约 作家)
·习总接下来如何走棋? 毕汝谐(纽约 作家)
·周永康已成习近平的烫手山芋 毕汝谐(纽约 作家)
·习近平反腐师法毛泽东文革 毕汝谐(纽约 作家)
·习近平反腐师法毛泽东文革 毕汝谐(纽约 作家)
·当局宽猛失据是维人作乱的主因 毕汝谐(纽约 作家)
·胡耀邦并非成熟的大政治家 毕汝谐(纽约 作家)
·中国已被推上王座决斗​场 毕汝谐(纽约 作家)
·中国踏入越南魔沼 毕汝谐(纽约 作家)
·中俄靠拢 断难长久 毕汝谐(纽约 作家)
·简析薄熙来的“候补红卫兵情结 ” 毕汝谐(纽约 作家)
·陈光标是今日中国的一​面镜子 毕汝谐(作家 纽约)
·习近平应恶补中国历史 毕汝谐(纽约 作家)
·游民何处去 毕汝谐(纽约 作家)
·认清中日两国的宿命 毕汝谐(纽约 作家)
·习近平袭用延安整风手​段 毕汝谐(纽约 作家)
·党予党取,不足惊怪 毕汝谐(纽约 作家)
·习近平重开一言堂 毕汝谐(纽约 作家)
·谈红二代豁免贪腐调查 毕汝谐(纽约 作家)
·谁是人民的好总理? 毕汝谐(纽约 作家)
·习近平开罪退休军头凶多吉少! 毕汝谐(纽约 作家)
·我所知道的公安部长李震之死 毕汝谐(纽约 作家)
·薄熙来事件使中共错失一次转型机遇 毕汝谐(纽约 作
·中国不宜派兵伊拉克 毕汝谐(纽约 作家)
·文革研究|毕汝谐:关于《九级浪》的一段回忆
·两个周永康是习的两面镜子 毕汝谐(作家 纽约)
·APEC蓝天的警示 毕汝谐(作家 纽约)
·习近平是山寨版毛泽东 毕汝谐(作家 纽约)
·冷眼看蔡英文 毕汝谐(纽约 作家)
·毛泽东和习近平在2015(无场次警世话剧) 毕汝谐(作家 纽约)
·党大于法,如何改变? 毕汝谐(纽约 作家)
·习总大阅兵福祸未知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混战刚刚开始 毕汝谐(作家 纽约)
·习近平主席的两种结局 (无场次警世话剧​) 毕汝谐(作家 纽约)
·他与习近平有两段女人缘 毕汝谐(作家 纽约)
·仇恨入心要发芽 毕汝谐(纽约作家)
·仇恨入心要发芽 毕汝谐(纽约作家)
·仇恨入心要发芽 毕汝谐(纽约作家)
·仇恨入心要发芽 毕汝谐(纽约作家)
·仇恨入心要发芽 毕汝谐(纽约作家)
·仇恨入心要发芽 毕汝谐(纽约作家)
·仇恨入心要发芽 毕汝谐(纽约作家)
·仇恨入心要发芽 毕汝谐(纽约作家)
·仇恨入心要发芽 毕汝谐(纽约作家)
·仇恨入心要发芽 毕汝谐(纽约作家)
·世界无法同时容纳发达美国和发达中国
·从屠夫吴淦事件说开去 毕汝谐(纽约 作家)
·香港人为何亲伦敦、疏北京? 毕汝谐(作家 纽约)
·习近平、毛泽东、令完成、高瑜的一台戏 (无场次警世话剧)
·要死于床榻,不要死于水泥地! 毕汝谐(纽约 作家)
·中国大陆应建红灯区 毕汝谐(纽约 作家)
·南海——中美谁来立规矩? 毕汝谐(纽约 作家)
·习近平有点嫩 毕汝谐(作家 纽约)
·中国勇于挑战美国的立国之本 毕汝谐(纽约 作家)
·"老祖宗的地方”之说,可以休矣! 毕汝谐(纽约 作家)
·岂有此理!我还活着! 毕汝谐(作家 纽约)
·高岗事件是文化革命的远因
·要雾霾,还是要李自成? 毕汝谐
·新加坡国小算计大
·剖析习近平的文化心结 毕汝谐(纽约 作家
·妈妈走了! 毕汝谐
·2016平壤与1964北京之异同
·畢汝諧:中共邏輯是“我的左腳要這麼做”
·畢汝諧:蔡英文賣台會比誰都痛快
·美国在南海文武双管齐下
·警惕台湾走向绿色恐怖
·梁案华人大集会 你们的诉求错了
·特朗普是希拉里的超级助选员!
·刺杀习近平 (无场次警世话剧) 毕汝谐(作家 纽约)
·在国人皆曰可杀之际需要冷静——我看台北女童斬首案
·台湾诈骗嫌犯将步张子强的后尘 毕汝谐
·斯德哥尔摩症候群的范例——晚年戚本禹
·雷洋事件何以鬧得如此之大?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美国联邦监狱探秘(1)


   一、 一拳事件
   在我们的采访计划中,原本没有这一事件,因为这是一次突发事件。
   那天,拉丁裔囚犯胡安,自纽约大都会拘留所转至新泽西监所。一队人十几个,个个无事,偏偏胡安惹出了麻烦。出监时,依例背铐双手,这是铁定的监规,无话可说。这胡安却不满意:“铐得太紧了,请松一松。”

   当班的是个须发皆白的老狱卒,叫道:“别忘了你是在监狱!”这胡安若是不做声,也就没事了,偏偏他不甘示弱:“我在监狱是短期的,你是在监狱呆了一辈子!” 这话如同戳了老狱卒的肺管子,他以不逊于小青年的箭步扑上来,给了胡安当胸一拳,肆声叫骂……
    胡安自然傻眼了,旁人也敛声屏息,不敢言语。
   及至转至另外监房,胡安忽然大喊大叫:“我无故遭打,我要委请律师向法院控告!”这时,老狱卒已不见人影,几名青年狱卒凑上前来打圆场:“好了,好了,给他一次机会吧……”
   胡安得理不让人:“给他机会?这混蛋政府何曾给过我机会?!不行……他竞象追贼似地打我,我是不想反抗,否则,”他高抬膝盖,“用这个撞击老杂种的鸟玩意儿,啊啊,可好看了!”
   他的叫喊引来了一位中层主管。两人走到一旁,低声密语。主管暗示道:“你还有两年刑期?或许我们可以做个交易?……”
   胡安只顾摇头。事后,他向狱友表示:“我懂法律。我背铐着,没有威胁他,凭什么打人?那间房子里有闭路录影,现在几点种了?(看看外面的太阳)哦,十一点半,这录影就是铁的证据!”
    有人问:“你想发财么?”他狡黠地挤挤眼睛。
   狱友们七嘴八舌地议论这“一拳事件”。旋即分为两派。有趣的是,认为胡安有利可图的,都是狱龄轻短者;认为胡安将白白挨打的,都是狱龄较长者。
   一位有着十八年狱龄的意大利黑手党徒说:“我从未见过,囚犯控告狱卒有成功的先例。”
    胡安似被当头浇了一盆凉水,热情为之稍减,却依然强硬地道:“我懂法律。”
   “法律?”前黑手党徒冷笑一声,“我告诉你一件事情:有一回转监,一个黑家伙绷不住劲,在囚车上手淫,弄脏了车垫;押车员大怒,打断了他的肋骨……黑家伙跟你一样,也要委请律师上告法院。结果到了新监房,马上关进小号,不准打电话,只准接受指定医师的治疗。三个月后才放出来,进入普通监房。时过境迁,你能证明挨打受伤?”
    胡安嗫嚅道:“你们大家都看见了,都是我的证人。”
   前黑手党徒冷笑连声:“哼哼,谁会为你作证?这里的人哪个不想早日回家?只要当局给个甜头,人人都会反对你!不错,你挨打了,你却无法证明这一点!”
    胡安不响了。
    限于技术性原因,我们无法做进一步的追踪采访,录此存照。
   二、 特别监舍
   所谓特别监所,即英语中的“Special House(特别监舍)”或者“Jail in Jail(监狱中的监狱)”。是专门用来对付违规囚犯的地方。
   联邦监狱中的特监大同小异。通常是设于监狱之一隅,以高墙或铁网护之,自成特区。特别监所较普通监所更为坚固,窗户奇小而铁栏尤粗。
   人犯进入特监,当局视若重敌,往往三步设一岗,五步列一哨。特监囚犯得更换新囚服:红衣红裤红帽红履。五尺男儿一身赤,这不仅在心理上受到挫折,更重要的是,若有人敢于逃狱,则必定成为视觉醒目的枪靶。
   我们采访了身居特监达四月之久的黑人枪击要犯S。此人来自宾州,二十六岁,刑期为十九年半。据说,他在宾州大大有名,一度为头版头条的新闻人物。
   S很谦和地微笑着,由于坐困愁城,百无聊赖,他很乐于与我们交谈。有问必答,甚至不待发问便言辞滔滔。
   特监的囚室长约五米,宽约三米。铁床(双层,甚窄)、铁桌、铁椅、铁制马桶(附有冷热及饮水三管孔)皆经久耐用。
   特监视囚犯如猛兽。出入囚室,必先令其将双手自门上之方孔探出来,紧紧铐住。如若两人一室,开门之前,必先将另一人如法铐住,手续严格,一丝不苟。
   特监犯人每三天洗澡一次(这在天天沐浴的美国人看来是匪夷所思的惩罚),而且,淋浴室亦有铁门重锁,不得造次。
   特监容不得一切可能的、潜在的危险物品。牙刷必须折断使用,铅笔只能用寸把长的笔头,整块香皂亦在禁止之列,而代之以一管液体香波……
   平日每天有一小时放风。在严密监视下,被驱入一巨型铁笼,任其跳跃喊叫。周末则不放风(节假日同此),二十四小时不见天日。如此严规,在美国监狱亦属少见(黑手党头子高帝所在的监狱,每日必放风一小时)。
   S抱怨两人一室太不自在。如若一人出恭,另一人只得面对墙壁,一动不动,待接到暗示后,方可转身。
   每日三餐由看守自方孔以食盒送入,虽不可口,却是真材实料,营养丰富。用毕,自原路递出食盒。
   身居特监囚室,犹如闷在罐头盒里。当局深恐囚犯致疯,想出种种疏导手段:每日,看守推着堆满消闲书籍、杂志的小车,逐室推荐;有时,甚至应囚犯之要求,从社会上搜罗有关读物。每隔一日,看守还发放信封、信纸、邮票等,鼓励囚犯在纸面上肆情宣泄……
   S坦承他懒得给任何人写信,每日必涂画裸女自娱。
   提及案情,S的牢骚如河水泛滥,一泻千里。他无钱雇请私人律师,只得听凭公诉律师的摆布。吃了许多暗亏。同样的事情落到白人身上,刑期便不可能如此漫长。如果他交得出十万美元的罚款,可以减刑十年。但是他没有钱。他请求放弃美国国籍远走他乡,被告诉不许。我们问S是否上诉,他耸耸肩膀:“一直在上诉。但是,宾州辖区的第三巡回上诉法院里,十一名法官有八名是检查官出身,能有什么好结果?上诉被驳,还可以运用‘2255’条例再上诉,若再被驳回,则运用’2241’条例再上诉……”希望渺茫,却不失为一种精神寄托。
   我们问S进入特监是否有特殊感受,他叹了口气道:“我只觉得一天比一天
   weak(虚弱)。”
   我们相顾点头——这正是当局设置特监之用意。
   囚犯进入特监,既难亦易。说难,指进入特监要经过一定的法律手续。通常是举行一次听证会,当局与囚犯各自陈述道理,由一名独立官员进行裁决。说易,任何一种小小不然的违规,譬如说家属探视未留在监舍等候,都会判入特监三五日(自然是家属离去之后)。更有甚者,新来囚犯由于文件欠全(这是法院的过失),也会被送进去吃苦头!
   三、 百元伪钞
   一张一百美元的伪钞断送了他的一生。
   他是印度人,姓耐吉尔。他主动要求披露大名,这种情形并不多见。他急于让更多的人知道自己的遭遇。
   耐吉尔现年五十一岁,二十岁那年持学生签证来美,专业是作曲。毕业后娶妻生子,过上中产阶级的小日子。一九八七年秋天的一个平常日子,厄运悄然而至。那天,内兄一家来了,决定开车远游。于是来到附近的加油站。交费时,内兄递过一张百元美钞,耐吉尔接在手里交给了加油工,人家找还他九十块钱。彼此是近邻,还开了几句玩笑。
   三天后,FBI的特工上门了,铐走了耐吉尔。原来,这是一张绝版多年的伪钞,系法国黑帮精工制作的。当局打算顺藤摸瓜,抓出幕后黑手。如果他供出内兄,也就没事了。但是,耐吉尔拘于郎舅至亲之情,作出了另一种选择。(内兄携稚子幼女跪在他面前,苦苦哀求:“不能供出我呀,如果他们把我递解回印度,我的孩子怎么活?”耐吉尔心一软,竟然应了下来。内兄喜出望外,承诺包下他的律师费、工作损失费、子女教育费……天花乱坠。)于是,他在特工面前扯谎,在陪审团面前扯谎,在法官面前扯谎。谎话越扯破绽越多。他被陪审团定为有罪,法官于激怒之下判了他最高刑期:八年。
   “说起来都是命运捉弄人。”他回忆道:“判决下来后第五天,联邦法律就伪钞罪的刑期作了重大修改:最高刑期为一年半。而我命中缺少这五天,八年!”
   耐吉尔从温暖的小康之家被抛进了冷酷无情的监房,犹如自云端落入泥淖。最初几个月,他一直在想要不要寻死以及如何寻死。这时候,他才打算检举内兄以自赎,却是于事无补了。
   耐吉尔只得认命,从此以牢为家。老婆因娘家哥哥闯下泼天大祸却得以脱身,深感有负于耐吉尔,遂苦撑局面,拉扯儿女。八十年代,联邦刑期只消坐满百分之六十五(目前已上升为百分之八十五),熬过五年多,耐吉尔获假释出狱。
   这时的耐吉尔,已不复是当初那个敢于替他人顶罪的热血汉子了。他心灰意冷,精神恍惚。当他得知内兄的承诺一项也未兑现,而且远遁密苏里州时,甚至连愤怒的激情也难以扬起了。仅报以一串冷笑。
   为了平复心灵创伤,耐吉尔开始酗酒。这毛病对于普通人尚可宽恕,对于假释犯人则是致命的。终于,他酒后高速驾车,撞死一名妇人,重新回到监狱。假释被取消自不待言,新帐加旧帐,合并执行十三年刑期。换言之,耐吉尔要到二千年秋季方得重获自由。
   按照联邦监狱的惯例,每八至十个月便须转监。至今,耐吉尔已呆过十几处联邦监狱,称之为监狱油子亦不为过。他认为新泽西州的联邦监狱较好,而华盛顿的联邦监狱极糟。真正是灯下黑!华盛顿的联邦监狱与州监狱甚至郡监狱混合使用,形形色色的囚犯杂处。肮脏、不卫生、伙食极差。监规难以执行,囚犯们经常为争看电视频道、抢用洗衣机和微波炉打架。只要不闹出人命,看守通常视而不见。
   耐吉尔叹息道:“入狱容易出狱难。我昧于亲情,玩忽法律,落到这步田地!入狱三十八,出狱五十一!这十三年正是成熟男人的黄金岁月!万幸的是恶有恶报,我的内兄现在到了肺癌晚期,活不了几天了……”
   他还取出家庭影集给我们看。耐吉尔太太十三年如一日,信守爱情誓言,挑起家庭重担。有时,她必须一人兼三份工作,方能维持收支平衡。有趣的是,耐吉尔每日必去监狱图书馆,从各种报纸的招工栏目里搜罗信息,电告妻子前往应征。
   “我有一个好妻子。”耐吉尔满足而骄傲地道。“我的儿子现在是工程师,女儿是教师。我还有了一个两岁的小孙女。”
   耐吉尔每日消磨时光的主要方式是给妻儿写信。情意绵绵,连篇累牍。家人很忙,只能还以只言片语。他每日进食极少,索性躺在床上写信 。他说自己生怕再若什么麻烦,延误出狱时间,而终日躺在床上是不会惹麻烦的。躺得久了,难免异想天开——他问我们:“你们能把我的故事拍成电影吗?”
   四、 蛇头小林
    他的案子、刑期皆平淡无奇。而引起我们注意的原因是:他是唯一抱怨狱中
   时光流逝太快、不敷使用的囚犯。
   他现年二十八岁,白面长身,眉眼通顺。十年前偷渡来美,落身于大都市纽约
   ,终为恶势力所俘,不能自拔。从外表看,与普通善良青年无异,只是两目时时游移,显得别有一番历练。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