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毕汝谐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毕汝谐文集]->[父亲节的思念 毕汝谐(纽约 作家)]
毕汝谐文集
·忙碌的情人节 (极短篇)
·双胞胎(极短篇)
·“财 神”(极短篇)
·笑 脸(小说) 毕汝谐
·乐透奖的悲剧 (小说)
·中国足球队败局已定
·我和王同学说相声
·擦皮鞋(极短篇) 毕汝谐
·打苍蝇
· 二十年前,一篇文章改变了我的人生道路 毕汝谐(作家 纽约)
·中锋在黎明前离去 (新时期反腐文学的开山之作) 毕汝谐
·忆臧克家 毕汝谐(纽约 作家)
·父亲节的思念 毕汝谐(纽约 作家)
·忆韦君宜 毕汝谐(作家 纽约)
·周恩来评传 序言 毕汝谐
·美国联邦监狱探秘(1)
·周恩来评传 第一章 毕汝谐
·周恩来评传 第二章 毕汝谐
·周恩来评传 第三章 毕汝谐
·方励之夫妇有悖人之常情 毕汝谐(作家 纽约)
·忆曹禺 毕汝谐(作家 纽约)
·周恩来评传 第四章 毕汝谐
·《美国联邦监狱探秘》(2) 毕汝谐
·《美国联邦监狱探秘》(3) 毕汝谐
·《美国联邦监狱探秘》(4) 毕汝谐
·周恩来评传 第五章 毕汝谐
·忆贺麟       毕汝谐(作家 纽约)
·周恩来评传 第六章 毕汝谐
·童年伙伴当了大官 毕汝谐(作家 纽约)
·周恩来评传 第七章 毕汝谐
·周恩来评传 第八章 毕汝谐
·《美国联邦监狱探秘》(5) 毕汝谐
·周恩来评传 第九章 毕汝谐
·周恩来评传 第十章 毕汝谐
·林希翎二十年前与我的一夜情以及最近诈骗我一千美元之经过 毕汝谐
·周恩来评传 第十一章 毕汝谐
·周恩来评传 第十二章 毕汝谐
·周恩来评传 第十三章 毕汝谐
·周恩来评传 第十四章 毕汝谐
·周恩来评传 周恩来生平表 毕汝谐
·白纸黑字,铁证如山——先知先觉的旷世奇书《太阳与蛇》!
· 毕汝谐曾于六四之前半年发出第一次"避免无谓的流血牺牲"的严重警告!
·毕汝谐曾于六四之前一个月发出"邓小平对人民大众占尽压倒优势"的第二次严重警告!
·毕汝谐曾于六四之前13天发出"军人政治家邓小平具黩武意识,首先想到的是武力镇压"的第三次严重警告!
·毕汝谐于六四前3天斩钉截铁地断言残酷镇压势在必行!
·毕汝谐于六四后预言“六四血案是中国人民只能忍痛吞下的一枚门齿”!
·章鱼保罗式的预言作家毕汝谐 池慧
·刘晓波获得诺贝尔和平奖的意义 毕汝谐
·平民化的世家子弟习近平 毕汝谐
·掌控汇率-----中国美国异曲同工 毕汝谐(纽约·作家)
·美国航空母舰亮相黄海,毕汝谐料事如神!
·两岸法治两重天 毕汝谐(纽约 作家)
·独幕历史话剧“孔子诛少正卯” 毕汝谐
·钓鱼岛是中国巨人脚踵里的一块碎骨 毕汝谐(纽约 作家)
·钓鱼岛是中国巨人脚踵里的一块碎骨 毕汝谐(纽约 作家)
·警惕中国走德日军国主义道路! 毕汝谐(纽约 作家)
·假如谷开来与我结为夫妻 毕汝谐(作家 纽约)
·大丈夫当如王立军也! 毕汝谐(纽约 作家)
·中国政坛上演莎士比亚悲剧“麦克白” 毕汝谐(纽约 作家)
·给(第二个)非婚生儿子的信毕汝谐(纽约 作家)
·转眼,我们排队走向火葬场......毕汝谐(纽约 作家)
·“家庭舞会”——新中国第一篇反战小说 毕汝谐(纽约 作家)
·我向李雙江老师喊话 毕汝谐(作家 紐約)
·美国的月亮就是比中国的月亮圆! 毕汝谐(纽约 作家)
·“抗美援朝”是中华民族的天大福祉 毕汝谐(纽约作家)
·我向侯佳进忠言
·习近平夜游狮虎山 (警世小说) 毕汝谐(纽约作家)
·请中共华丽地退出中南海 毕汝谐(纽约作家)
·薛蛮子嫖妓无伤金身 毕汝谐(作家 纽约 )
·薄熙来、李天一犯下相同错误 毕汝谐(纽约 作家)
·习彭肖像矗立雅加达乃​不祥之兆 毕汝谐(纽约 作家)
·今不如昔——人命并不​关天! 毕汝谐(纽约 作家)
·习近平暨习仲勋审判薄熙来暨薄一波(史无前例的话剧)毕汝谐(纽约 作家)
·习近平重蹈赫鲁晓夫覆辙 毕汝谐(纽约 作家)
·腐败的解放军能不能打​仗? 毕汝谐(纽约 作家)
·习近平的男儿性格毕现 毕汝谐(纽约 作家)
·习总亲民秀不妨缓行 毕汝谐(纽约 作家)
·习总接下来如何走棋? 毕汝谐(纽约 作家)
·周永康已成习近平的烫手山芋 毕汝谐(纽约 作家)
·习近平反腐师法毛泽东文革 毕汝谐(纽约 作家)
·习近平反腐师法毛泽东文革 毕汝谐(纽约 作家)
·当局宽猛失据是维人作乱的主因 毕汝谐(纽约 作家)
·胡耀邦并非成熟的大政治家 毕汝谐(纽约 作家)
·中国已被推上王座决斗​场 毕汝谐(纽约 作家)
·中国踏入越南魔沼 毕汝谐(纽约 作家)
·中俄靠拢 断难长久 毕汝谐(纽约 作家)
·简析薄熙来的“候补红卫兵情结 ” 毕汝谐(纽约 作家)
·陈光标是今日中国的一​面镜子 毕汝谐(作家 纽约)
·习近平应恶补中国历史 毕汝谐(纽约 作家)
·游民何处去 毕汝谐(纽约 作家)
·认清中日两国的宿命 毕汝谐(纽约 作家)
·习近平袭用延安整风手​段 毕汝谐(纽约 作家)
·党予党取,不足惊怪 毕汝谐(纽约 作家)
·习近平重开一言堂 毕汝谐(纽约 作家)
·谈红二代豁免贪腐调查 毕汝谐(纽约 作家)
·谁是人民的好总理? 毕汝谐(纽约 作家)
·习近平开罪退休军头凶多吉少! 毕汝谐(纽约 作家)
·我所知道的公安部长李震之死 毕汝谐(纽约 作家)
·薄熙来事件使中共错失一次转型机遇 毕汝谐(纽约 作
·中国不宜派兵伊拉克 毕汝谐(纽约 作家)
·文革研究|毕汝谐:关于《九级浪》的一段回忆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父亲节的思念 毕汝谐(纽约 作家)

   按:九旬老父,沉屙在身;不孝之子,忧心如焚.
    我特找出一九八五年同时发表于”世界日报”和台湾”海外学人”杂志的旧作"父亲节的思念"(笔名山山);命助理汪先生全文打字,藉以为父亲祈福.
   父亲节的思念
   父亲节前,各家报纸纷纷推出父亲节礼物的广告,琳琅满目,令人叹为观止.我初来美国,阮囊羞涩,愿以这篇短文――化为文字元号的深深思念、绵绵亲情――充作菲薄的礼品,献给远在中国大陆的父亲.
   自我呱呱坠地,父亲便是我的可以掩身的大树、可以依靠的高山.我从来也不敢想象,如果不是躲藏在父亲身后,这个步步陷阱的世界是何等的凶险……

   我幼时不喜欢走路,偏好坐在父亲的肩头,困惑地眺望这个陌生的世界.父亲毫无怨言地扛着我,代我迈出了最初的步子.于是,这竟然成了我个人生命史的一个象征――在中国大陆那样一种政治环境里,我自己得荏弱的翅膀,根本不足以抗拒空前强烈的风暴的袭击,是父亲甘心忍垢负辱,挺身将我保护下来……
   我是坐在父亲的肩头渡过许多难关的.
   我大约是生有反骨的人.自我懂事以后,便与整个社会环境格格不入;及至进入青春期,恰逢“史无前例的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更是确立了与专制极权制度势不两立的坚定信念.在文革如火如荼的高潮中,我对父亲说出一个成熟了的信念:“科学共产主义理论是伪科学.”父亲大惊失色,像是看着麻风病人似地望着我,用细若游丝的声音说:“你要是在外面这样说,就永远看不见爸爸妈妈了.”
   从此,我成了父亲的枷锁,他因我而心惊胆战,满面愁容;我成了父亲的累赘,他因我而进退失据,无法扬眉……我那时候多么幼稚,竟然凭着血性方刚之勇,做了许多蠢事.至少有两度,我被卷进了反革命集团,落入了万劫不复的深渊……
   然而,我竟然没有粉身碎骨,竟然奇迹般地全身而退!哦,原来我是落在双亲多年来精心编织的人事关系网之中(2007年7月28日注) ……
   父母给了我第二次生命……
   父母给了我第三次生命……
   就这样,我牵着父亲的衣裾,绕过急流,渡过冰河,走着艰难的人生道路.我们父子感情之深,简直到了无与伦比的地步.每天晚间,父亲就寝前都要来看我,双方例行下面的对话—-
   “还有什么事情?”
   “没有了.爸爸,你快休息去……”
   “好,你插门吧.再见……”
   于是,我们就像即将久别似地紧紧拥抱,脸贴着脸,酣畅淋漓地发挥一下其深似海的父子之情.我们一致认为,这种父子情远远胜过文学家朱自清在其散文“背影”中描写的那种父子情.
   我若是留在中国大陆,时时都有被社会吞噬的危险,其方式不外有三:自杀、发疯、入狱.因此,父亲和家人都认为我应当移居海外,而且越早越好.为了攀登这一坡坎,父亲抖擞精神,提携我挣脱了种种羁绊,达至新的起点.他谆谆提醒我要忍耐,不可以造次---“你到底想去哪里――澳洲、美国,还是新疆、青海?”后两处新设了许多劳改营,言之令人变色.
   半年前,我办妥了全部出国手续.当父亲验明签证无误之后,好像禁不住这巨大的幸福似地慢慢蹲下身来,把额头贴在我的膝头,用梦幻般的声音道:“你可以走了……”
   是的,今后的路,父亲再难事事关照,再难援以任劳任怨之肩头,我必须独自走下去……
   此后几天,父亲一下子又变得非常暴躁.几番去王府井购物以及办理杂事,他都是动辄发怒,颇令我手足无措.当然,我明白这是父亲的挚爱在长别(抑或是“永别”也未可知)之前的另一种形式的表现.
   父亲是一位细心如发的人.他提醒我:“首都机场便衣公安很多,你千万不能哭哭啼啼.”在首都机场送我登机时,父亲没有任何特别的感情表示,像看着陌生人似地看着我,只是那满头鲜见黑色的花发,在斜照进来的阳光中,微微抖动……
   (行文至此,我不禁泪如雨下!)
   从此以后,亲生父子,连心骨肉,便只能神交而无法团聚了!
   父亲的爱,深广而无边际;父亲待我,有百是而无一非;我对父亲,何以报之?!
   原谅我,好爸爸,原谅我吧!
   苍天在上, 祈求假父亲以高年,祈请赐我以机缘,尽管恢弘无边的父爱时时佑护着我,但我还是渴盼看一看我的父亲,哪怕只看一眼……
   仅仅一眼……
   写于一九八五年父亲节前夕
   2007年7月28日注:一九七四年,北京市公安局铁腕打击地下文化沙龙;徐晓(女作家、现任光明日报出版社副主编)因传抄拙作手抄本小说《九级浪》等地下文学作品而坐牢两年,我作为《九级浪》的作者却始终平安无事。所有圈内人都觉得不可思议,遇罗克弟弟遇罗文的未婚妻张富英甚至断定我是官府的线人.当面啐骂我是“警犬”!
   父亲悄悄地告诉我:“XX(政法部门的一位高官;其子女与我家子女以兄弟姐妹互称)伯伯对你的问题有个批示:我们不要把注意力放在毕汝谐这样的毛孩子身上,而是要查一查他后面有没有长胡子的主使者;既然没有查出主使者,对毕汝谐和《九级浪》就不要立案了.”停了停,又说,“你的罪恶也很大,这一回是掩盖过去了。”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