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毕汝谐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毕汝谐文集]->[中锋在黎明前离去 (新时期反腐文学的开山之作) 毕汝谐]
毕汝谐文集
·忆陈逸飞 毕汝谐(纽约 作家)
·《太陽與蛇》!
·毕汝諧告诉人们什么?(代自序)
·《太陽與蛇》第一章
·《太陽與蛇》第二章
·《太陽與蛇》 第三章
·《太陽與蛇》 第四章
·《太陽與蛇》 第五章
·《太陽與蛇》 第六章
·《太陽與蛇》 第七章
·《太陽與蛇》 第八章
·《太陽與蛇》 第九章
·《太陽與蛇》 第十章
·《太陽與蛇》 第十 一章
·《太陽與蛇》 第十 二章
·《太陽與蛇》 第十 三章
·《太陽與蛇》 第十 四章
·《太陽與蛇》 尾章
·“写作《太阳与蛇》使我免于自杀、发疯……”
·王炳章谈性、婚姻及冒险生涯 毕汝谐(纽约 作家)
·自由,你好!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温家宝的崛起            毕汝谐(纽约 作家) 
·艺术家在两种制度下的不同厄运――从林琳之死说开去 毕汝谐(纽约 作家)
·父与子 (电视文学剧本) 毕汝谐(纽约 作家)
·中国大陆应建红灯区 毕汝谐(纽约 作家)
·集权制度的辉煌胜利 毕汝谐(纽约 作家)
·天才即毒剂 毕汝谐 (纽约 作家)
·重新审视刘胡兰 毕汝谐(纽约 作家)
·台独和反台独都是双刃剑 毕汝谐(纽约 作家)
·赵紫阳并非成熟的大政治家 毕汝谐(纽约 作家)
·王光美——模范共产党员、畸形女人毕汝谐(作家 纽约)
·林彪、叶剑英两元帅谈中国之崛起 毕汝谐(作家 纽约)
·中国人缺乏足球运动禀赋 毕汝谐(作家 纽约)
·赵本山是今日中国转型社会的产物 毕汝谐(作家 纽约)
·中国不可能抛弃北韩 毕汝谐(作家 纽约)
·孤 寂(小说)
·反日情結 根深蒂固 畢汝諧( 紐約 作家)
·邓小平逝世感言 毕汝谐
·爱情哲思录 毕汝谐
·忙碌的情人节 (极短篇)
·双胞胎(极短篇)
·“财 神”(极短篇)
·笑 脸(小说) 毕汝谐
·乐透奖的悲剧 (小说)
·中国足球队败局已定
·我和王同学说相声
·擦皮鞋(极短篇) 毕汝谐
·打苍蝇
· 二十年前,一篇文章改变了我的人生道路 毕汝谐(作家 纽约)
·中锋在黎明前离去 (新时期反腐文学的开山之作) 毕汝谐
·忆臧克家 毕汝谐(纽约 作家)
·父亲节的思念 毕汝谐(纽约 作家)
·忆韦君宜 毕汝谐(作家 纽约)
·周恩来评传 序言 毕汝谐
·美国联邦监狱探秘(1)
·周恩来评传 第一章 毕汝谐
·周恩来评传 第二章 毕汝谐
·周恩来评传 第三章 毕汝谐
·方励之夫妇有悖人之常情 毕汝谐(作家 纽约)
·忆曹禺 毕汝谐(作家 纽约)
·周恩来评传 第四章 毕汝谐
·《美国联邦监狱探秘》(2) 毕汝谐
·《美国联邦监狱探秘》(3) 毕汝谐
·《美国联邦监狱探秘》(4) 毕汝谐
·周恩来评传 第五章 毕汝谐
·忆贺麟       毕汝谐(作家 纽约)
·周恩来评传 第六章 毕汝谐
·童年伙伴当了大官 毕汝谐(作家 纽约)
·周恩来评传 第七章 毕汝谐
·周恩来评传 第八章 毕汝谐
·《美国联邦监狱探秘》(5) 毕汝谐
·周恩来评传 第九章 毕汝谐
·周恩来评传 第十章 毕汝谐
·林希翎二十年前与我的一夜情以及最近诈骗我一千美元之经过 毕汝谐
·周恩来评传 第十一章 毕汝谐
·周恩来评传 第十二章 毕汝谐
·周恩来评传 第十三章 毕汝谐
·周恩来评传 第十四章 毕汝谐
·周恩来评传 周恩来生平表 毕汝谐
·白纸黑字,铁证如山——先知先觉的旷世奇书《太阳与蛇》!
· 毕汝谐曾于六四之前半年发出第一次"避免无谓的流血牺牲"的严重警告!
·毕汝谐曾于六四之前一个月发出"邓小平对人民大众占尽压倒优势"的第二次严重警告!
·毕汝谐曾于六四之前13天发出"军人政治家邓小平具黩武意识,首先想到的是武力镇压"的第三次严重警告!
·毕汝谐于六四前3天斩钉截铁地断言残酷镇压势在必行!
·毕汝谐于六四后预言“六四血案是中国人民只能忍痛吞下的一枚门齿”!
·章鱼保罗式的预言作家毕汝谐 池慧
·刘晓波获得诺贝尔和平奖的意义 毕汝谐
·平民化的世家子弟习近平 毕汝谐
·掌控汇率-----中国美国异曲同工 毕汝谐(纽约·作家)
·美国航空母舰亮相黄海,毕汝谐料事如神!
·两岸法治两重天 毕汝谐(纽约 作家)
·独幕历史话剧“孔子诛少正卯” 毕汝谐
·钓鱼岛是中国巨人脚踵里的一块碎骨 毕汝谐(纽约 作家)
·钓鱼岛是中国巨人脚踵里的一块碎骨 毕汝谐(纽约 作家)
·警惕中国走德日军国主义道路! 毕汝谐(纽约 作家)
·假如谷开来与我结为夫妻 毕汝谐(作家 纽约)
·大丈夫当如王立军也! 毕汝谐(纽约 作家)
·中国政坛上演莎士比亚悲剧“麦克白” 毕汝谐(纽约 作家)
·给(第二个)非婚生儿子的信毕汝谐(纽约 作家)
·转眼,我们排队走向火葬场......毕汝谐(纽约 作家)
·“家庭舞会”——新中国第一篇反战小说 毕汝谐(纽约 作家)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中锋在黎明前离去 (新时期反腐文学的开山之作) 毕汝谐

按:偶然翻检故纸堆,看见发表于1986年5月"中国之春"杂志、而后收入短篇小说集“自由,你好!”(台湾书泉版,笔名李浮)的旧作"中锋在黎明前离去"(笔名韩秋霞);不禁莞尔一笑---反腐,是当今最时髦的政治口号和影视题材,却原来新时期反腐文学的开山之作在这里!
   一般认为, 陆天明 (文革后期, 陆天明与我同时被中央广播电视剧团录取为编剧; 陆天明去了,而我因政审没去成)于1996年发表的小说<<苍天在上>> ,是新时期反腐文学的开山之作;错!错!错! 毕汝谐于1986年发表的<<中锋在黎明前离去>>是新时期反腐文学的开山之作!
   奇文共欣赏,请看小说”中锋在黎明前离去”的华采部分----
   ……黑衣黑裤的主裁判,将足球放在距离球门十二码的罚球点上.操刀者张方仁立于球后;自开场后宛如一锅沸水的足球场,立时变得鸦雀无声!张方仁和足球,成为八万观众注目的两个焦点!
   方仁怒目瞪视着足球---这个圆滚滚、气鼓鼓的冤家对头!高度兴奋的大脑却走神进入另外的思维轨道:幼雪在被窝里透露的丑闻,使得他把足球认作那个刚刚死去的海军高级将领的脑袋!......

   (哦,那位躲得过渔霸、却躲不过“大军”的珊妹!......)
   方仁怒火中烧,一股来路不明的醋劲儿乘机作祟!此时此地,敌对双方势均力等---
   足球中锋对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优势在后者!
   当代青年对老淫棍……优势在前者!
   场上比分:一比一!
   全看这关键的一脚球!
   主裁判吹起了银笛!
   方仁在龙行虎步地趟了几下,拔脚怒射!......奇迹出现了:皮球如同出膛的炮弹似地射向球门的左上角---守门员称之为死角的特定部位---球应声入网而又破网而出!
   毕汝谐毕竟是毕汝谐,写出来的东西就是与众不同,狗肉馅的包子----独一份!
   如此精彩、奇兀、大胆的神来之笔,亏得毕汝谐写得出来!
   <<中锋在黎明前离去>>揭露了官民矛盾和性特权, 早在毛泽东时代,这便是我密切关注的两个焦点问题.彼时,高级首长两袖清风,却享有无节制的性特权,适成对照.
   1971年夏天,我在大街上认识了何长工的女儿何光瑞(乳名小妹),我问她叫什么,她微笑道:“我是地质部的,我姓何.”我笑道:“知道了,你是何长工的女儿!1927年,毛主席和朱总司令在井冈山会师时,你爸爸是司仪. 毛主席说过,我们要两条腿走路,不能像何长工那样用一条半腿走路! ”
   后来,我去何家听她弹钢琴---一架样式古怪的老旧钢琴. 何光瑞说:“这是从日本军队缴获的.我家买不起钢琴.”我惊奇地道:“战利品怎么可以拿回家?” 何光瑞连忙解释说:“这是组织上同意的.不是我爸爸私拿的.”
   <<中锋在黎明前离去>>的创作背景是这样的:
   出国之前,我因患严重的失眠症,医嘱减少用脑,增加体育锻炼;经荣高棠特准,我以体验生活的名义在国家足球队鬼混,近距离地观察国脚们的日常生活,我的水平无法与国脚们同场操兵,便被纳入近旁的崇文区业余体校少年足球队,和孩子们一起踢球.其间,我还与年维泗教练合写了一组探讨现代足球战术技术的文章,联名发表于广州足球报.
   我有几位朋友(文艺、体育名人)是高级首长的赘婿,他们向我透露了那种表面荣耀、内里屈辱的生活的种种内幕,不一而足.
   而今,老百姓生活水平提高了,官民矛盾更加尖锐,而性特权却有所缓解---当年,性是非高级干部或者流氓阿飞不得涉足的禁区,而今,性已经普及为全民的娱乐活动.你若是某主席,可以拥有某歌星;你若是打工仔,可以拥有洗头妹,各就各位,尊卑有序.
   毕汝谐永远超前于时代---这是命里注定的孤独.
   1970年,毕汝谐创作文革地下文学著名小说<<九级浪>>——
   甲,文化大革命不好!在举国上下“紧跟毛主席的伟大战略部署,将文化大革命进行到底!”的疯狂叫嚣中,毕汝谐挺身而出,石破天惊地发出“文化大革命不好”的勇敢呼声!犹如“皇帝的新衣”里的小孩子!联系到彼时险恶的社会环境(1970年春天,遇罗克因写作《出身论》惨遭处决!),其意义尤为可贵!人们对文革产生怀疑,泰半开始于1971年9月13日林彪事件;而毕汝谐的觉醒较世人早了整整一年——太平岁月,一年时光无所谓;文革年代,一年等于二十年!
   乙,毕汝谐正确地指出中国未来的政治走向——毕汝谐借小说主人公之口道:“我们争论否定之否定定律是否正确,据此,某些历史现象会不会一再出现”;这是一个政治预言:文革否定了十七年,未来中国否定文革而形成否定之否定;未来中国具备十七年的主要特征,却是十七年的更高级的阶段!今日中国的政局,证明毕汝谐的判断有如先知!
   丙,毕汝谐以存在哲学为旗帜(领先于文革之后面向西方的思想解放潮流至少十年!),大力鼓吹性自由(领先于“以身体写作”的美女作家整整四分之一世纪!),坚决反对披着革命外衣的中世纪禁欲主义!
   时间业已证实毕汝谐的以上预见。
   1986年,改革开放形势大好,万民(包括作家)齐唱颂歌, 毕汝谐却发表<<中锋在黎明前离去>>,首创“现代嫔妃制度”这一名词,将矛头指向“细密的、制度化的罪恶之网! ” <<中锋在黎明前离去>> 比陆天明的小说<<苍天在上>> 早了整整十年!
   1988年, 毕汝谐利用暑期完成了<<周恩来评传>>(笔名方里,台湾水牛出版社,精装本,列文史丛书第76 种),这是世上已知的第一部从双重人格角度剖析周恩来生平的著作,比高文谦先生的“晚年周恩来”早了十几年!
   2006年,毕汝谐完成海内外第一部以中美间谍战为背景的性虐待长篇小说《太阳与蛇》——海内外第一部以中美间谍战为背景的性虐待长篇小说!古今中外,前所未见!
   目前, 毕汝谐正在写作长篇小说《胡锦涛与故毛泽东于2007》 (人间的胡主席与天国的故毛主席大斗法的故事;故周恩来、故刘少奇、故邓小平、故林彪都是小说中的人物,煞是热闹.)这将是中国文学的第一部魔幻现实主义长篇小说。
   我对我的“发小(自小一起长大的朋友)” 、北京作家甘铁生道:“怎么样, 《胡锦涛与故毛泽东于2007》这个题材盖了帽了吧? 我的朋友们听了,都倒吸冷气,没一人敢搭话茬儿!”老甘吃惊地道:“你发疯了吧?”我笑道:“我若不写出来,才真要憋得发疯呢.当年, 曹禺女儿万方问我为什么出国,我冷笑道:为了写<<毕汝谐回忆录>>.我珍惜创作自由,宁死不当海龟!”
   前不久, 我笑对我的老朋友、著名右派林希翎大姐道:“你我都是超前于时代的先知先觉, 你我都为此付出了沉重的代价:你被北京中级人民法院判处15年有期徒刑,而我则是被命运法院判处无期徒刑. 你我都不为同代人所理解.“草本有本性,何求美人折?(张九龄)我认(先知先觉的)命了!反正书不会烂掉,让后世人去评说大才子兼大浪子(我的女性化的笔名,都是我的情人的名字)毕汝谐吧!”
   兹命助理汪先生全文打字,以供网众参考.
    中锋在黎明前离去(新时期反腐文学的开山之作) 毕汝谐
   一、
   走出中央军委舍宿大楼,来到马路上,徐徐拂面的晨风和洋洋盈耳的城市之声,使得张方仁萎靡不振的精神为之一爽.他深深地吸入一口长气,又重重地呼了出来---呼吸之间似乎释化了内心的郁闷,然而,妻子牛幼雪的狮吼依然在耳---
   “方仁,今晚你别回来了,在外边借一宿……”一觉醒来,幼雪吩咐道;她生得粗眉大眼,身材又高又壮,毫无女性的妩媚,却有男子的胆气.
   “又要闹什么鬼?......”方仁不满地道,翻了个身.
   “别噜嗦.那批五百号五羊牌水泥的合同就要草签了,我整天往长城饭店跑不方便……今晚我把香港古经理请到家里来谈谈,你回避一下……”幼雪赏面子说完这番话,又闭上了眼睛.她一向事事不甘人后.自经商热潮兴起,她在父兄的支持下,独创“大中华国际贸易公司”(与名牌香烟同名,图个吉利)连连得手.眼下,这笔大宗水泥交易又成功在即……
   “什么话!我是你爱人!我连自己的家都不能回了?!......”方仁大为不悦.
   幼雪烦了:“这是中央军委宿舍……”是的,这个四室一厅、有着七十多平米实用面积和两套卫生设施的大单元,是她父亲牛卓----中央军委某机要部门的一位主任----一手操办的.而方仁只不过是沾妻子的光住进来的聱婿,哪有资格说三道四?她索性将丈夫推下床去……
   方仁无奈地苦笑了一下---他在家里经常遭到这般不敬……然后匆匆地着衣、洗漱、出门.此时, 伫立街头,凉风徐徐,车水马龙,举目所见都是那样清新、美好;而方仁心中,却像是吞下一只苍蝇似的,一阵阵作呕!
   他不是傻子---幼雪一旦把姓古的那个香港小白脸招进家门,这顶绿帽子就算是稳稳地戴上了!婚后几年,幼雪一直行为不检,方仁屡屡察觉若干蛛丝马迹.然而,这样明目张胆地引狼入室,尚属首次.奇耻大辱呵……他自幼生活在北京的大杂院,那些尖刻的小市民发明了多少有关两性问题的下流话呀!“躲窝”(本夫自动让位给奸夫),就是其中最厉害的一句!
   方仁的目光散漫地投向前方---一堵颓墙的后面,影影绰绰闪过一个人影儿……尽管是虚虚的一瞥,方仁已辨认出那是他的母亲.于是, 方仁迂回着绕过去---正是上班时间,他不想让那些既富且贵的左邻右舍看见自己和母亲在一起……
   那边,母亲显然也看见他了,想迎过来,然而,毕竟是上了年纪,被脚下的砖头瓦块绊了一下,便晃晃悠悠地坐倒在地……
   “嘿呕!给老太婆儿一大哄呕……”一个淘气的孩子尖叫起来.
   “啊哄啊哄……”几个从旁边经过的小学生随之起哄.
   母亲双手撑地,努力地挣了几次,但终于没能站起来,孩子们哄笑得更起劲了……
   方仁满肚子的火气像是找到了发泄孔,急步跑过去……
   这时,却见母亲身后出现一个农村小姑娘,挥着一只竹编菜篮赶开那帮小猢狲:“你们咋的欺负老人,臭德行!......”然后小心翼翼地弯腰将母亲扶起来,及至方仁赶到,母亲已然稳稳地站定了.这个扎着羊角辫、眸如春水的小姑娘大约十六、七岁,模样清秀,身材挺拔,看上去很讨人喜欢.她的脸孔是红扑扑的,随着不时浮现出自来熟的笑容,露出一口不甚整齐、但是天然洁白的牙齿.她穿着在京城里久已淘汰、而在郊区农村刚刚流行的深紫色的灯心绒衣服,像所有常干粗活儿的人那样罩着两只套袖.
   “同志,谢谢你……”方仁母子迭声道谢.
   “谢啥,谁家还没个老人?谁没有老的时候?......”小姑娘得意地一甩辫子,姗姗而去……
   “妈,您有事找我?......”
   方仁的母亲是个黄病脸、满头白发的老年妇女,眉眼酷似方仁,只是脸上永远堆着委委屈屈的表情.她没有答话,而是一瞬不瞬地端详着三十岁出头的儿子----五官端正,长躯凛凛.方仁原是国家青年足球队的主力中锋,享有钢腿美号.如今是将门贵婿,专跟有头有脸的人物来往……她快意地上下打量了一阵,感到极大的满足.“方仁,妈在这儿戳(1)了半天---咱家的后窗户被砸烂了……嘿,两拨野孩子打群架,咣当咣当地大砖头乱飞,连玻璃并木头框子一块玩完……”
   “您?......”方仁焦急地问.
   “赶巧呗,我蹲在茅厕里解大手,没砸着……小六子帮着弄上铁框,又配上了玻璃.交情归交情,总得给人家钱不是?......”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