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毕汝谐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毕汝谐文集]->[我和王同学说相声]
毕汝谐文集
·美国航空母舰亮相黄海,毕汝谐料事如神!
·两岸法治两重天 毕汝谐(纽约 作家)
·独幕历史话剧“孔子诛少正卯” 毕汝谐
·钓鱼岛是中国巨人脚踵里的一块碎骨 毕汝谐(纽约 作家)
·钓鱼岛是中国巨人脚踵里的一块碎骨 毕汝谐(纽约 作家)
·警惕中国走德日军国主义道路! 毕汝谐(纽约 作家)
·假如谷开来与我结为夫妻 毕汝谐(作家 纽约)
·大丈夫当如王立军也! 毕汝谐(纽约 作家)
·中国政坛上演莎士比亚悲剧“麦克白” 毕汝谐(纽约 作家)
·给(第二个)非婚生儿子的信毕汝谐(纽约 作家)
·转眼,我们排队走向火葬场......毕汝谐(纽约 作家)
·“家庭舞会”——新中国第一篇反战小说 毕汝谐(纽约 作家)
·我向李雙江老师喊话 毕汝谐(作家 紐約)
·美国的月亮就是比中国的月亮圆! 毕汝谐(纽约 作家)
·“抗美援朝”是中华民族的天大福祉 毕汝谐(纽约作家)
·我向侯佳进忠言
·习近平夜游狮虎山 (警世小说) 毕汝谐(纽约作家)
·请中共华丽地退出中南海 毕汝谐(纽约作家)
·薛蛮子嫖妓无伤金身 毕汝谐(作家 纽约 )
·薄熙来、李天一犯下相同错误 毕汝谐(纽约 作家)
·习彭肖像矗立雅加达乃​不祥之兆 毕汝谐(纽约 作家)
·今不如昔——人命并不​关天! 毕汝谐(纽约 作家)
·习近平暨习仲勋审判薄熙来暨薄一波(史无前例的话剧)毕汝谐(纽约 作家)
·习近平重蹈赫鲁晓夫覆辙 毕汝谐(纽约 作家)
·腐败的解放军能不能打​仗? 毕汝谐(纽约 作家)
·习近平的男儿性格毕现 毕汝谐(纽约 作家)
·习总亲民秀不妨缓行 毕汝谐(纽约 作家)
·习总接下来如何走棋? 毕汝谐(纽约 作家)
·周永康已成习近平的烫手山芋 毕汝谐(纽约 作家)
·习近平反腐师法毛泽东文革 毕汝谐(纽约 作家)
·习近平反腐师法毛泽东文革 毕汝谐(纽约 作家)
·当局宽猛失据是维人作乱的主因 毕汝谐(纽约 作家)
·胡耀邦并非成熟的大政治家 毕汝谐(纽约 作家)
·中国已被推上王座决斗​场 毕汝谐(纽约 作家)
·中国踏入越南魔沼 毕汝谐(纽约 作家)
·中俄靠拢 断难长久 毕汝谐(纽约 作家)
·简析薄熙来的“候补红卫兵情结 ” 毕汝谐(纽约 作家)
·陈光标是今日中国的一​面镜子 毕汝谐(作家 纽约)
·习近平应恶补中国历史 毕汝谐(纽约 作家)
·游民何处去 毕汝谐(纽约 作家)
·认清中日两国的宿命 毕汝谐(纽约 作家)
·习近平袭用延安整风手​段 毕汝谐(纽约 作家)
·党予党取,不足惊怪 毕汝谐(纽约 作家)
·习近平重开一言堂 毕汝谐(纽约 作家)
·谈红二代豁免贪腐调查 毕汝谐(纽约 作家)
·谁是人民的好总理? 毕汝谐(纽约 作家)
·习近平开罪退休军头凶多吉少! 毕汝谐(纽约 作家)
·我所知道的公安部长李震之死 毕汝谐(纽约 作家)
·薄熙来事件使中共错失一次转型机遇 毕汝谐(纽约 作
·中国不宜派兵伊拉克 毕汝谐(纽约 作家)
·文革研究|毕汝谐:关于《九级浪》的一段回忆
·两个周永康是习的两面镜子 毕汝谐(作家 纽约)
·APEC蓝天的警示 毕汝谐(作家 纽约)
·习近平是山寨版毛泽东 毕汝谐(作家 纽约)
·冷眼看蔡英文 毕汝谐(纽约 作家)
·毛泽东和习近平在2015(无场次警世话剧) 毕汝谐(作家 纽约)
·党大于法,如何改变? 毕汝谐(纽约 作家)
·习总大阅兵福祸未知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混战刚刚开始 毕汝谐(作家 纽约)
·习近平主席的两种结局 (无场次警世话剧​) 毕汝谐(作家 纽约)
·他与习近平有两段女人缘 毕汝谐(作家 纽约)
·仇恨入心要发芽 毕汝谐(纽约作家)
·仇恨入心要发芽 毕汝谐(纽约作家)
·仇恨入心要发芽 毕汝谐(纽约作家)
·仇恨入心要发芽 毕汝谐(纽约作家)
·仇恨入心要发芽 毕汝谐(纽约作家)
·仇恨入心要发芽 毕汝谐(纽约作家)
·仇恨入心要发芽 毕汝谐(纽约作家)
·仇恨入心要发芽 毕汝谐(纽约作家)
·仇恨入心要发芽 毕汝谐(纽约作家)
·仇恨入心要发芽 毕汝谐(纽约作家)
·世界无法同时容纳发达美国和发达中国
·从屠夫吴淦事件说开去 毕汝谐(纽约 作家)
·香港人为何亲伦敦、疏北京? 毕汝谐(作家 纽约)
·习近平、毛泽东、令完成、高瑜的一台戏 (无场次警世话剧)
·要死于床榻,不要死于水泥地! 毕汝谐(纽约 作家)
·中国大陆应建红灯区 毕汝谐(纽约 作家)
·南海——中美谁来立规矩? 毕汝谐(纽约 作家)
·习近平有点嫩 毕汝谐(作家 纽约)
·中国勇于挑战美国的立国之本 毕汝谐(纽约 作家)
·"老祖宗的地方”之说,可以休矣! 毕汝谐(纽约 作家)
·岂有此理!我还活着! 毕汝谐(作家 纽约)
·高岗事件是文化革命的远因
·要雾霾,还是要李自成? 毕汝谐
·新加坡国小算计大
·剖析习近平的文化心结 毕汝谐(纽约 作家
·妈妈走了! 毕汝谐
·2016平壤与1964北京之异同
·畢汝諧:中共邏輯是“我的左腳要這麼做”
·畢汝諧:蔡英文賣台會比誰都痛快
·美国在南海文武双管齐下
·警惕台湾走向绿色恐怖
·梁案华人大集会 你们的诉求错了
·特朗普是希拉里的超级助选员!
·刺杀习近平 (无场次警世话剧) 毕汝谐(作家 纽约)
·在国人皆曰可杀之际需要冷静——我看台北女童斬首案
·台湾诈骗嫌犯将步张子强的后尘 毕汝谐
·斯德哥尔摩症候群的范例——晚年戚本禹
·雷洋事件何以鬧得如此之大?
·毕汝谐的自白
·原中国科学院物理所刘双一家都是性罪犯!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我和王同学说相声

   
   在景山学校上小学时,我很爱听相声。那时正是三年困难的时候,高层有一种开明意见:“现在物资供应紧张,让大家精神上放松一下吧!”于是,不仅许多消失经年的传统相声又重返舞台,且有“笑的晚会”、化妆相声(“资本家与洋车夫”哄动一时)等等新贡献,令人喜不自胜。
   平时,我收看收听电视机收音机里的相声节目,寒暑假则去剧场现场欣赏。我最喜欢去东安市场内的一个游艺场,那里条件简陋,观众可以随时入场或者退场,按每十分钟三分钱计费。每逢星期天,北海公园里也有相声大会,只消五分钱便可以大饱眼福。
   我最熟悉的作品有单口相声“珍珠翡翠白玉汤”、“解学士”、“假行家”等;对口相声“夜行记”、“买猴”、“关公战秦琼”、“昨天”、“戏剧与方言”等等。最推崇的演员为侯宝林、刘宝瑞、郭启儒、马三立等。
   相声听得多了,自不免跃跃欲试,也想上台露一露脸。在东安市场,我亲眼见到女人说相声:一个剪短发、病黄脸的中年女人,穿着灰不溜秋的大褂,操着烟酒嗓,像男人一样说学逗唱……因此,我对舞台全无神秘感——既然女人能说相声,我为何不能?

   上台!
   班上有位王姓同学,也是狂热的相声迷。他家有许多相声唱片,每天跟着学说,百听不厌。我与他一拍即合。
   有了相声搭档,还要有相声段子。我和王同学分头寻找,发现适合少年儿童的相声真是少而又少!许多著名段子充满“我爱人”、“我孩子”之类的情节,不宜小孩子表演。上海“少年文艺”杂志上倒是经常发表相声,却又多是国际政治题材,八成以上为抨击美帝,例如将美国总统艾森豪威尔说成是“海参炒木耳”、“爱伸耗子脚儿”;肯尼迪则是“啃你爹”。其它的则是歌颂苏联和社会主义阵营大团结的段子,立意固然崇高,可惜笑料不多,不像相声,颇似对口词。我们都不喜欢。
   为了寻找相声段子,我和王同学真是把腿都跑细了。历年的“曲艺”杂志都翻了个遍,一无所获。我们不禁遗憾地暗想:每年六一儿童节,叔叔阿姨都说要给孩子们最好的精神食粮,怎么就没有人想到替小演员写些精彩的相声段子呢。马季倒是写了一个“英雄小八路”,说的是炮击金门期间,前线少年积极助战的英雄事迹,可惜实在太长了,我等如何背得下来?
   皇天不负苦心人,我和王同学总算在一个外省出版的晚会节目集锦中,找到一个长短适中、包含许多绕口令的相声段子。我们每日演练,卓有进步,自是信心十足。在迎接1962年的班级新年联欢会上,我一人出了两个节目,一是独唱“我骑着马儿过草原”及“莫斯科郊外的晚上”(当时中苏尚未正式决裂,所以这支歌尚可演唱),一是相声表演。两个节目均大受欢迎,特别是后者,笑声、喝彩声不绝,极大地鼓舞了我和王同学。散会后,我们已是众口夸赞的相声新秀了。
   
   此后,我和王同学说相声的热情更加高涨。一边演练新段子(成人题材在所不辞),一边拜师求艺(频频求教于专业及半专业的相声演员)。我们屈指盘算着:春节、五一劳动节、六一儿童节……,不愁没有上台的机会。
   正在此时,出了个岔子:北京青年曲艺团打算招收一批小学员,其中包括说相声的。王同学闻讯大喜,非要拉着我同去报名。这一下,我反倒犹豫了:在我对未来职业的种种憧憬之中,从未将相声演员考虑在内。即令我没有充足的社会生活经验,也知道这一行在三百六十行里并非高居前列。然而,我怎么能向头脑发热的王同学泼冷水呢?于是,勉勉强强地道:“你一定要报名,我就跟你去吧。”心想:先去看看再说,反正报了名人家也不一定录取我们。王同学大喜:“吃过午饭来我家找我,一同去。”
   谁知,我按时去王家,没有见到王同学,迎接我的是一脸秋霜的王叔叔,他劈面便道:“毕汝谐,你想当相声演员就自己去报名,不要招惹 某某(即王同学),他要升中学、考大学,将来争取留学苏联呢。”
   我有口空嗫嚅,明明是受了委屈,却无言以自辩,只得讪讪退去。
   从此,我再也不和王同学说话了。相声搭档就此拆伙,我自然也就说不成相声了。久而久之,我很少听相声了。
    2001年初秋写于法国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