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毕汝谐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毕汝谐文集]->[回忆与李银河的一面之缘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文集
·周恩来评传 第九章 毕汝谐
·周恩来评传 第十章 毕汝谐
·林希翎二十年前与我的一夜情以及最近诈骗我一千美元之经过 毕汝谐
·周恩来评传 第十一章 毕汝谐
·周恩来评传 第十二章 毕汝谐
·周恩来评传 第十三章 毕汝谐
·周恩来评传 第十四章 毕汝谐
·周恩来评传 周恩来生平表 毕汝谐
·白纸黑字,铁证如山——先知先觉的旷世奇书《太阳与蛇》!
· 毕汝谐曾于六四之前半年发出第一次"避免无谓的流血牺牲"的严重警告!
·毕汝谐曾于六四之前一个月发出"邓小平对人民大众占尽压倒优势"的第二次严重警告!
·毕汝谐曾于六四之前13天发出"军人政治家邓小平具黩武意识,首先想到的是武力镇压"的第三次严重警告!
·毕汝谐于六四前3天斩钉截铁地断言残酷镇压势在必行!
·毕汝谐于六四后预言“六四血案是中国人民只能忍痛吞下的一枚门齿”!
·章鱼保罗式的预言作家毕汝谐 池慧
·刘晓波获得诺贝尔和平奖的意义 毕汝谐
·平民化的世家子弟习近平 毕汝谐
·掌控汇率-----中国美国异曲同工 毕汝谐(纽约·作家)
·美国航空母舰亮相黄海,毕汝谐料事如神!
·两岸法治两重天 毕汝谐(纽约 作家)
·独幕历史话剧“孔子诛少正卯” 毕汝谐
·钓鱼岛是中国巨人脚踵里的一块碎骨 毕汝谐(纽约 作家)
·钓鱼岛是中国巨人脚踵里的一块碎骨 毕汝谐(纽约 作家)
·警惕中国走德日军国主义道路! 毕汝谐(纽约 作家)
·假如谷开来与我结为夫妻 毕汝谐(作家 纽约)
·大丈夫当如王立军也! 毕汝谐(纽约 作家)
·中国政坛上演莎士比亚悲剧“麦克白” 毕汝谐(纽约 作家)
·给(第二个)非婚生儿子的信毕汝谐(纽约 作家)
·转眼,我们排队走向火葬场......毕汝谐(纽约 作家)
·“家庭舞会”——新中国第一篇反战小说 毕汝谐(纽约 作家)
·我向李雙江老师喊话 毕汝谐(作家 紐約)
·美国的月亮就是比中国的月亮圆! 毕汝谐(纽约 作家)
·“抗美援朝”是中华民族的天大福祉 毕汝谐(纽约作家)
·我向侯佳进忠言
·习近平夜游狮虎山 (警世小说) 毕汝谐(纽约作家)
·请中共华丽地退出中南海 毕汝谐(纽约作家)
·薛蛮子嫖妓无伤金身 毕汝谐(作家 纽约 )
·薄熙来、李天一犯下相同错误 毕汝谐(纽约 作家)
·习彭肖像矗立雅加达乃​不祥之兆 毕汝谐(纽约 作家)
·今不如昔——人命并不​关天! 毕汝谐(纽约 作家)
·习近平暨习仲勋审判薄熙来暨薄一波(史无前例的话剧)毕汝谐(纽约 作家)
·习近平重蹈赫鲁晓夫覆辙 毕汝谐(纽约 作家)
·腐败的解放军能不能打​仗? 毕汝谐(纽约 作家)
·习近平的男儿性格毕现 毕汝谐(纽约 作家)
·习总亲民秀不妨缓行 毕汝谐(纽约 作家)
·习总接下来如何走棋? 毕汝谐(纽约 作家)
·周永康已成习近平的烫手山芋 毕汝谐(纽约 作家)
·习近平反腐师法毛泽东文革 毕汝谐(纽约 作家)
·习近平反腐师法毛泽东文革 毕汝谐(纽约 作家)
·当局宽猛失据是维人作乱的主因 毕汝谐(纽约 作家)
·胡耀邦并非成熟的大政治家 毕汝谐(纽约 作家)
·中国已被推上王座决斗​场 毕汝谐(纽约 作家)
·中国踏入越南魔沼 毕汝谐(纽约 作家)
·中俄靠拢 断难长久 毕汝谐(纽约 作家)
·简析薄熙来的“候补红卫兵情结 ” 毕汝谐(纽约 作家)
·陈光标是今日中国的一​面镜子 毕汝谐(作家 纽约)
·习近平应恶补中国历史 毕汝谐(纽约 作家)
·游民何处去 毕汝谐(纽约 作家)
·认清中日两国的宿命 毕汝谐(纽约 作家)
·习近平袭用延安整风手​段 毕汝谐(纽约 作家)
·党予党取,不足惊怪 毕汝谐(纽约 作家)
·习近平重开一言堂 毕汝谐(纽约 作家)
·谈红二代豁免贪腐调查 毕汝谐(纽约 作家)
·谁是人民的好总理? 毕汝谐(纽约 作家)
·习近平开罪退休军头凶多吉少! 毕汝谐(纽约 作家)
·我所知道的公安部长李震之死 毕汝谐(纽约 作家)
·薄熙来事件使中共错失一次转型机遇 毕汝谐(纽约 作
·中国不宜派兵伊拉克 毕汝谐(纽约 作家)
·文革研究|毕汝谐:关于《九级浪》的一段回忆
·两个周永康是习的两面镜子 毕汝谐(作家 纽约)
·APEC蓝天的警示 毕汝谐(作家 纽约)
·习近平是山寨版毛泽东 毕汝谐(作家 纽约)
·冷眼看蔡英文 毕汝谐(纽约 作家)
·毛泽东和习近平在2015(无场次警世话剧) 毕汝谐(作家 纽约)
·党大于法,如何改变? 毕汝谐(纽约 作家)
·习总大阅兵福祸未知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混战刚刚开始 毕汝谐(作家 纽约)
·习近平主席的两种结局 (无场次警世话剧​) 毕汝谐(作家 纽约)
·他与习近平有两段女人缘 毕汝谐(作家 纽约)
·仇恨入心要发芽 毕汝谐(纽约作家)
·仇恨入心要发芽 毕汝谐(纽约作家)
·仇恨入心要发芽 毕汝谐(纽约作家)
·仇恨入心要发芽 毕汝谐(纽约作家)
·仇恨入心要发芽 毕汝谐(纽约作家)
·仇恨入心要发芽 毕汝谐(纽约作家)
·仇恨入心要发芽 毕汝谐(纽约作家)
·仇恨入心要发芽 毕汝谐(纽约作家)
·仇恨入心要发芽 毕汝谐(纽约作家)
·仇恨入心要发芽 毕汝谐(纽约作家)
·世界无法同时容纳发达美国和发达中国
·从屠夫吴淦事件说开去 毕汝谐(纽约 作家)
·香港人为何亲伦敦、疏北京? 毕汝谐(作家 纽约)
·习近平、毛泽东、令完成、高瑜的一台戏 (无场次警世话剧)
·要死于床榻,不要死于水泥地! 毕汝谐(纽约 作家)
·中国大陆应建红灯区 毕汝谐(纽约 作家)
·南海——中美谁来立规矩? 毕汝谐(纽约 作家)
·习近平有点嫩 毕汝谐(作家 纽约)
·中国勇于挑战美国的立国之本 毕汝谐(纽约 作家)
·"老祖宗的地方”之说,可以休矣! 毕汝谐(纽约 作家)
·岂有此理!我还活着! 毕汝谐(作家 纽约)
·高岗事件是文化革命的远因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回忆与李银河的一面之缘 毕汝谐(作家 纽约)

   著名女性学家李银河以其超前观点不断地引起中国社会的关注;我由是想起当年与李银河的一面之缘。
   上世纪七十年代尾,我按照父母的吩咐,送书给李昌伯伯。事毕,被李伯母冯兰瑞阿姨唤住了:“小毕,你有没有对象呀?”
   我兴奋地竖起耳朵:“还没有(正式的)呢。”
   (其时,在那个特定圈子里,我是小有名气的单身汉;傅崇碧夫人黎虹阿姨甚至开玩笑说: “我们这些老太太应当专门成立一个委员会, 为小毕找对象……”)
   冯阿姨笑道:“我给你介绍一个才女,好不好?”

   我笑道:“太好了,我就喜欢女高才生、女书呆子,彼此有共同语言呀。”暗忖:有枣一竿子,没枣一棍子;多认识一个高素质的女子,没有什么不好。
   冯阿姨是个热心人,很快便打来电话,谓已经与李银河商定,某日某时在车道沟北京市委党校见面。
   我按时前往。北京市委党校是出了名的穷单位,破破烂烂。我和李银河找了间暖气失灵的空房间,相对而坐。
   李银河李银河李银河
   一见之下,我便知道这只能是一次走过场的相亲—— 李银河的相貌太过普通了,称为一般已是客气;较之我每日习见的花枝招展的女演员,对比更为悬殊。
   即来之,则安之。我熟练地以天气为开场白,然后夸奖她的文笔不错,先前,我曾经在人民日报上读过她和林春合写的文章,里面引用了马克思的一段话,大意是人民的权利不容受到侵犯,犹如妇女的贞操不容受到侵犯。我说建国后,从来无人引用了马克思的这段话;李银河笑说这是因为中国人耻于谈论性话题,对于革命导师的语录也不例外。
   于是,我们一见如故,开始了彼此都性话题。拘于当时的社会环境,李银河使用“有人说”,而我则假称是表弟如何如何
   奇特的婚礼——一半男宾与新娘睡过觉,一半女宾则与新郎睡过觉
   “我表弟一上大街,眼睛就不老实,东张西望,说什么我要掐一朵(花),他把全北京的大街都当成后花园了!
   谈及某几位盛名之下、其实难负的学术界重量级人物,李银河轻蔑地摇摇头:“可怜。”
   中国家庭低质量、高稳定
   我是早早地越雷池 饱饱地吃禁果;而李银河显然是循规蹈矩李银河李银河李银河李银河李银河李银河李银河李银河李银河李银河李银河李银河李银河李银河李银河李银河
   我年轻时是北京著名的四大风流人物(另外三位是周立、周瑞、藏津津)
   当时,北京上层社会已经有了无其名而有其实的性俱乐部——家庭舞会。比较出色的是平安里贺故上将家、东四最高法院谭副院长家、报房胡同何姓副外长家(何氏三公子无一好鸟);干色()
   谈话时,常常有好奇的青年男女敲门,探头探脑地打量我,
   她和王小波都是貌不压众而才华横溢 绝配! 荷而蒙的作用不得了!还是不要孩子的丁克族
   与李谈话,使我感到棋逢对手的愉快,却没有两性吸引的喜悦;
   李的性知识显然来自于书本及不懈的思考,而非身体力行的性实践,有些想法太过抽象,而又缺乏动人的细节。
   她问:“你怎么懂得这么多呢?”
   我信口开河:“多亏我有一位神通广大的好表弟呀。他交际广阔,而又讨女孩子喜欢,是个拍婆子(在大街上结识的女孩子)的能手!”谈话果然愉快接下来的事情颇为辣手;我必须对冯阿姨和李有一个体面的交代。恰在这时,文化组织一批文字音乐创作人员下基层体验生活,这便成为中上这次“找对象”的最佳借口。我动电话给李她不无遗憾地道:“你这一去就不回头了?”我故作豁达地道:“是。不过,山与山不会相见,人与人却有机会重逢。”
   几十年过去了,我再也没见过李。从冯阿姨那里不断唱来她的消息;我来美国后,听说她和丈夫王小波同在匹兹堡。那年头唱有一些中国留学生的签名活动,常见两人的大名,看了王小波的书,更感到两人是天造地设的绝配:貌不在众而才华横溢,性幻想丰富(王小波的性描写在性行家看来还比较稚拙)而性阅历单薄,乃是理论的巨人和行动的矮子。大千世界,王小波和李的配偶无第二人选,夫得其妇,妇得其夫,真羡慕我等婚姻不幸福者。
   李不仅是理想主义者,同时也是现实主义者,她缄口了,中国失去了一个独一无二的声音。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