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毕汝谐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毕汝谐文集]->[《太陽與蛇》 第十 一章 ]
毕汝谐文集
·《太陽與蛇》 第十 四章
·《太陽與蛇》 尾章
·“写作《太阳与蛇》使我免于自杀、发疯……”
·王炳章谈性、婚姻及冒险生涯 毕汝谐(纽约 作家)
·自由,你好!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温家宝的崛起            毕汝谐(纽约 作家) 
·艺术家在两种制度下的不同厄运――从林琳之死说开去 毕汝谐(纽约 作家)
·父与子 (电视文学剧本) 毕汝谐(纽约 作家)
·中国大陆应建红灯区 毕汝谐(纽约 作家)
·集权制度的辉煌胜利 毕汝谐(纽约 作家)
·天才即毒剂 毕汝谐 (纽约 作家)
·重新审视刘胡兰 毕汝谐(纽约 作家)
·台独和反台独都是双刃剑 毕汝谐(纽约 作家)
·赵紫阳并非成熟的大政治家 毕汝谐(纽约 作家)
·王光美——模范共产党员、畸形女人毕汝谐(作家 纽约)
·林彪、叶剑英两元帅谈中国之崛起 毕汝谐(作家 纽约)
·中国人缺乏足球运动禀赋 毕汝谐(作家 纽约)
·赵本山是今日中国转型社会的产物 毕汝谐(作家 纽约)
·中国不可能抛弃北韩 毕汝谐(作家 纽约)
·孤 寂(小说)
·反日情結 根深蒂固 畢汝諧( 紐約 作家)
·邓小平逝世感言 毕汝谐
·爱情哲思录 毕汝谐
·忙碌的情人节 (极短篇)
·双胞胎(极短篇)
·“财 神”(极短篇)
·笑 脸(小说) 毕汝谐
·乐透奖的悲剧 (小说)
·中国足球队败局已定
·我和王同学说相声
·擦皮鞋(极短篇) 毕汝谐
·打苍蝇
· 二十年前,一篇文章改变了我的人生道路 毕汝谐(作家 纽约)
·中锋在黎明前离去 (新时期反腐文学的开山之作) 毕汝谐
·忆臧克家 毕汝谐(纽约 作家)
·父亲节的思念 毕汝谐(纽约 作家)
·忆韦君宜 毕汝谐(作家 纽约)
·周恩来评传 序言 毕汝谐
·美国联邦监狱探秘(1)
·周恩来评传 第一章 毕汝谐
·周恩来评传 第二章 毕汝谐
·周恩来评传 第三章 毕汝谐
·方励之夫妇有悖人之常情 毕汝谐(作家 纽约)
·忆曹禺 毕汝谐(作家 纽约)
·周恩来评传 第四章 毕汝谐
·《美国联邦监狱探秘》(2) 毕汝谐
·《美国联邦监狱探秘》(3) 毕汝谐
·《美国联邦监狱探秘》(4) 毕汝谐
·周恩来评传 第五章 毕汝谐
·忆贺麟       毕汝谐(作家 纽约)
·周恩来评传 第六章 毕汝谐
·童年伙伴当了大官 毕汝谐(作家 纽约)
·周恩来评传 第七章 毕汝谐
·周恩来评传 第八章 毕汝谐
·《美国联邦监狱探秘》(5) 毕汝谐
·周恩来评传 第九章 毕汝谐
·周恩来评传 第十章 毕汝谐
·林希翎二十年前与我的一夜情以及最近诈骗我一千美元之经过 毕汝谐
·周恩来评传 第十一章 毕汝谐
·周恩来评传 第十二章 毕汝谐
·周恩来评传 第十三章 毕汝谐
·周恩来评传 第十四章 毕汝谐
·周恩来评传 周恩来生平表 毕汝谐
·白纸黑字,铁证如山——先知先觉的旷世奇书《太阳与蛇》!
· 毕汝谐曾于六四之前半年发出第一次"避免无谓的流血牺牲"的严重警告!
·毕汝谐曾于六四之前一个月发出"邓小平对人民大众占尽压倒优势"的第二次严重警告!
·毕汝谐曾于六四之前13天发出"军人政治家邓小平具黩武意识,首先想到的是武力镇压"的第三次严重警告!
·毕汝谐于六四前3天斩钉截铁地断言残酷镇压势在必行!
·毕汝谐于六四后预言“六四血案是中国人民只能忍痛吞下的一枚门齿”!
·章鱼保罗式的预言作家毕汝谐 池慧
·刘晓波获得诺贝尔和平奖的意义 毕汝谐
·平民化的世家子弟习近平 毕汝谐
·掌控汇率-----中国美国异曲同工 毕汝谐(纽约·作家)
·美国航空母舰亮相黄海,毕汝谐料事如神!
·两岸法治两重天 毕汝谐(纽约 作家)
·独幕历史话剧“孔子诛少正卯” 毕汝谐
·钓鱼岛是中国巨人脚踵里的一块碎骨 毕汝谐(纽约 作家)
·钓鱼岛是中国巨人脚踵里的一块碎骨 毕汝谐(纽约 作家)
·警惕中国走德日军国主义道路! 毕汝谐(纽约 作家)
·假如谷开来与我结为夫妻 毕汝谐(作家 纽约)
·大丈夫当如王立军也! 毕汝谐(纽约 作家)
·中国政坛上演莎士比亚悲剧“麦克白” 毕汝谐(纽约 作家)
·给(第二个)非婚生儿子的信毕汝谐(纽约 作家)
·转眼,我们排队走向火葬场......毕汝谐(纽约 作家)
·“家庭舞会”——新中国第一篇反战小说 毕汝谐(纽约 作家)
·我向李雙江老师喊话 毕汝谐(作家 紐約)
·美国的月亮就是比中国的月亮圆! 毕汝谐(纽约 作家)
·“抗美援朝”是中华民族的天大福祉 毕汝谐(纽约作家)
·我向侯佳进忠言
·习近平夜游狮虎山 (警世小说) 毕汝谐(纽约作家)
·请中共华丽地退出中南海 毕汝谐(纽约作家)
·薛蛮子嫖妓无伤金身 毕汝谐(作家 纽约 )
·薄熙来、李天一犯下相同错误 毕汝谐(纽约 作家)
·习彭肖像矗立雅加达乃​不祥之兆 毕汝谐(纽约 作家)
·今不如昔——人命并不​关天! 毕汝谐(纽约 作家)
·习近平暨习仲勋审判薄熙来暨薄一波(史无前例的话剧)毕汝谐(纽约 作家)
·习近平重蹈赫鲁晓夫覆辙 毕汝谐(纽约 作家)
·腐败的解放军能不能打​仗? 毕汝谐(纽约 作家)
·习近平的男儿性格毕现 毕汝谐(纽约 作家)
·习总亲民秀不妨缓行 毕汝谐(纽约 作家)
·习总接下来如何走棋? 毕汝谐(纽约 作家)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太陽與蛇》 第十 一章

《太陽與蛇》 第十 一章
   宗华来到市府电话会议室,收看省委、省政府联合召开的南斯拉夫炸馆事件电视电话会议。首先是重播国家副主席胡锦涛对全国人民发表的电视讲话;以及各人民团体、各民主党派负责人发表的书面讲话——一致抗议北约暴行,支持政府立场。然后,张方仁书记和符建利省长代表全省人民作了简明扼要的表态讲话——完全与中央保持一致。
   电视信号消失后,宗华主动地跟与会者打招呼,握手。
   市长热线电话响个不停——不举贪官,不报物价,只谈南斯拉夫!在一片反美口号声中,已经被博士吹了耳边风的宗华,尚不能区分爱国与祸国的差别,未敢深深地卷入……
    为了应对南斯拉夫炸馆事件,张红军特地召开了一次常委扩大会议。这一扩大,就把五大班子的正副主管连同正副秘书长一起纳入,还有若干德高望重的离休老同志列席。张红军要的就是这种同仇敌忾的热烈气势。

   我从旁人的眼神里,看到一些奇怪的东西,猜想是跟小星有关联——家门不幸啊,这孩子在美国在中国都是不争气啊……怕只怕那几个早早退下来的老家伙抓住机会,借题发挥;所以,今天把他们请进了常委扩大会议,给足面子,也就闹不起来了。中国美国已经是战略伙伴关系了, 中国大使馆冷古丁(突然间)挨了导弹,说翻脸就翻脸了!昨天,满大街的人都说:“美国,我爱你!”;今天,他们却一律改口说:“美国,滚你的!”形势改变了,不能不改口——也许,这就是我们的国情政情吧,短期之内改不了。
   果不其然,人人争先发言,往常因既得利益以及宗派关系所形成的沟与墙,似乎一下子消失殆尽了。凡有子女在美国留学定居者,反美调门比别人更加响亮。大家按照中央的精神,一遍又一遍地重复反美口号,借以强化气氛;在这种时刻,表态稍慢,便是政治错误!相形之下,宗华只是简单地表明立场,就显得大为逊色了。不过,在座者都知道市长有个从海外归来的美籍前夫,情况特殊,也不对她有什么高要求了。
   张红军带队去美国招商的外事任务也取消了。
   张红军骚着日渐斑白的短发,低声地不带官腔地道:“同志们,中国大使馆冷古丁(突然间)挨了导弹,一下子把老百姓的火儿引过去了!下岗工人全都上街了——这回不是冲着政府,是冲着美国佬……”
   党外副市长韩秋霞道:“……那个下岗女工朱桂芬穷是穷,可她是真心爱国! 朱桂芬的摊子上再也不卖美国烟了,逢人就说:‘不能让美国佬赚了咱们的钱又来打咱们!’这话有水平——”
   张红军赞扬道:“听听,这就是下岗女工的觉悟!穷不怕,穷要穷得有骨气,穷要穷得有尊严!我们受党的教育、培养多年,难道还不如下岗女工?”
   ……滨海电视台女主持人乔慧手拿话筒,在朱桂芬的摊子前进行采访——一阵嘹亮的反美口号传来,吸引了朱桂芬的注意力,她激动得脸颊泛红,喊道:“游行起来了,说什么我也得上街参加游行!”
   乔慧道:“朱师傅,您是病号呀。”
   朱桂芬固执地道:“我是首长的人——首长反美我也反美!首长最恨美国佬了,他的膀子上挨过美国佬的弹片呢。”
   乔慧暗忖:“您算是张老什么人呀?”她想说您和张老那不是什么体面事情,因朱桂芬额角青筋绽起,便只是叹了口气……
   常务副市长宋瑛慢吞吞地道:“朱桂芬的话固然中听,可是,她的社会身份不高;我看,还是要请各界头面人物出来说话。”
   市委宣传部长何军是个面目和善的谢顶的胖子,即使在这么严肃的时刻,也不见疾言厉色;他笑眯眯地道:“张书记,田市长,宋副市长,韩副市长,请你们放心,批判美帝,我们自有几十年来形成的一整套成熟的宣传模式,照方抓药就得了……”
   张红军面孔铁青,走过来说:“何军,你可要严格把关——本市的示威游行不见报、不上电视,就当没有这么回事儿!只准转播中央台、省台的新闻节目, 既不冒进,也不落后,不准搞什么花样,不准越雷池一步!……不要把事态煽动到无法收拾的地步! 你敢乱来,我就罢了你的官!”他伸出的手指,几乎戳到了对方的脸上。
   “张书记,没问题。”何军脆快地答应着,“几天前,观众们都争着看美国大片,国产片不吃香;嘿嘿,轰炸中国大使馆的这事儿一出来,谁敢哈着美国佬谁挨揍!这不,老掉牙的黑白片子——‘打击侵略者’呀、‘英雄儿女’什么的,全都拿出来放映了!”
    宗华心事重重地接道:“何部长,学生们上街游行这事,省里有令:要保护学生们的爱国热情,媒体只能颂扬溢美,不许批评指责!何军,平常你房子住得大、车子坐得好,搞点以权谋私的鬼把戏,老百姓看在眼里,也不会吭声;可眼下是非常时期, 广场、大街这种公共场合,群众的激情炽烈而盲目,很容易在别有居心的引导下不知不觉地转向……群众不承担政治责任,我们得承担!赶紧回去抓工作吧。”
   “是。”何胖子乖顺地消失了。
   张红军又说:“现在是春暖花开的季节,群众上街冻不着,饿不着,随他们去闹一闹吧。警方要多出一些人,官衣便衣一起上……”
   济公:从人体生物学的角度来看,老百姓猫(藏)了一冬天,正该上大街去施展身手,从事户外运动——踏青、远足、团体操什么的。五月份风和日丽,人们理所当然地喜欢活蹦乱跳地呆在街上,不喜欢循规蹈矩地守在家里。狂飙般的五四运动、四五运动、六四运动……日期相当接近,并非偶然。想想吧,89年那场政治风暴闹得那么大,自然气候也是主要原因之一。“历史的经验值得注意”——这是毛泽东主席说的。
   林黛玉:哦,有道理。
    公安局长刘新华道:“张书记,田市长,树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刚才有人打电话到市公安局户籍处,说是寻找失踪人口‘张红军、田宗华’,讽刺你们两位躲了起来,不参加游行……万一群众喊出过激口号、出现过激行动,怎么办呢?”
    张红军轻飘飘地道:“只要不是太出格儿的, 装没听见,装没看见。”
   刘新华不依不饶地钉问:“张书记,现在不是1989年了,群众的情绪没准儿失控……若有太出格的,我们该怎么办?请张书记给个分寸吧。”
   张红军的面部表情变得很沉重:“刘局长,加强值班,及时报告,有闻必报,一事一报!由我拍板!这几天,要重点派专人保护那些外资公司和外籍人员,稳住局面。闹出乱子,做蜡(为难)的还是我们!我会打电话给你,现场商量对策。”
   “是。”
   张红军转向宗华:“现在,我们一起去电视台吧。”
   博士甩掉了吴月辉,给张芝英打了个电话:“张秘书,市里有什么精神呀?”
   “陆博士,见面谈!”
   “在哪儿见?”
   “环球商城后面,统一夹道口上。”
   来到约定地点,左等右等,不见张芝英;博士以为走岔了。有个花甲老头佩带着街道联防的红袖章,雄赳赳地过来了;博士拦住他问路:“按岁数,我该叫您一声老师傅呀。”
    “还是叫同志吧。你没见美国佬攻打咱大使馆?叫同志比叫啥都亲近。”
   手机响了。张芝英笑呵呵地道:“博士,堵车了。我一时赶不过去,请你再等一会儿……”
    “张秘书,我一个人呆在这儿,太无聊。”
   张芝英笑道:“博士,你看看街上那些漂亮女孩子,不就变无聊为有趣了?”
   此言极是——三月上坟看娇娇。几十年如一日,这个习惯看来终生无法改变了。
   哦,女人!纵然是反美风暴掀起来了,风暴眼里的滨海女人依然美丽夺目!眼前是飘来飘去的有如天仙般的校园少女,耳畔是绵绵不绝的莺声燕语,使我充分地感受到生命的光热和青春的美好——我用殷切的目光,盯逐着每一个中等姿色以上的年轻女人,脑子里胡乱地编排一些与她们身世有关的香艳故事……心里扑腾着一阵阵热浪!滨海真正是好地方!满街的裙袂飘舞起来,随便一个女孩子就像是李媛媛、中野良子——我崇拜这两位中日电影明星。
   初夏时节,滨海市的女孩子喜欢穿吊带裙,而且,常常在裙子外面再加一件艳丽的短袖上衣。今天,不少女孩子甚至把反美标语——皆以中英两种文字写就——系在吊带上面,俏皮!哦,她们从长辈嘴里听说过文革呀、六四呀、上街游行热闹呀,潜意识里也想亲身试一试,今天总算逮住机会了……
   从前,常说共青团是共产党的助手。现在,满大街也找不出一个佩戴团徽的共青团员,这个组织似乎名存实亡了。
   张芝英姗姗来迟,开门见山地道:“博士,中国驻南斯拉夫大使馆挨炸了,老百姓上街了!让不让群众上街?市府领导层有分歧——既令是抗美援朝回来的市政协主席,也反对上街!可是张书记和田市长联手拍了板,说是不妨借沟出水!滨海老百姓实在呀,市委怕他们上街闹事,原本准备以不下岗、不提前退休、不减福利来换取职工不上街;老百姓大公无私,硬是来了个急转弯,把矛头指向了美国佬!张、田两位市领导,已经被下岗工人挤兑得没法子了,却因为贝尔格莱德走出了活棋;美国炸了中国大使馆……”
   博士聚精会神地听着,“张秘书,别说贝尔格莱德了,集中说说滨海市……”
   张芝英道:“博士,下岗工人的爱国心被激起来了,谁还好意思跟政府过不去?个人的事儿再大也是小事,国家的事儿再小也是大事——都是中国人嘛,胳膊肘不能朝外拐!”
   博士问道:“张秘书,你怎么看呢?”
   张芝英无所谓地道:“我一个小秘书嘛,自然是按领导的吩咐办事,不能含糊! 尽管人人都在痛骂美帝,可是,大家伙儿心如明镜:这件事的内幕恐怕不是那么简单。有些高级知识分子和统战对象,私下里有议论;还有呢,一些市民用快递给张书记和田市长寄来了钙片,意思是嘲笑他们骨头太软!我们底下人悄悄地把钙片扔了,没敢报告领导……”
   “张芝英秘书,你说,你说。”
   张芝英关切地道:“我有个朋友是公安局的,线报多着呢——今天警方几乎是全体出动了……陆博士,你是从美国回来的,小心街上的人哄你……争面子,是我们这个民族最要紧的事情。”
    博士冷笑一声:“我是美国佬——脸皮厚得像城墙转角,不怕哄!那年,纽约唐人街银宫酒楼闹劳资纠纷,工人们堵在门口,对每个就餐者冷嘲热讽;我却若无其事,安享美食,完全无所谓。谁高兴哄我,就让他去哄好了!”
    言毕,张芝英拿出一份三室一厅的期房合同(已付款九万多元),请博士过目,笑而不语。
   博士一把接了过来,痛快地道:“这事我包了——替你扫清尾款!”
   张芝英兴奋地叫道:“博士呀,这三英烈,我最欣赏朱颖,她那张不戴眼镜的照片,多么清纯,多么秀丽……看了叫人揪心!美国佬杀死了朱颖,可耻!可恨!太野蛮了!我也要跟着市府队伍上街啦!”
   “张秘书,别去了——上街示威的人多得很,不缺你一个。”
   张芝英笑道:“陆博士,我一定得去——从前想留学美国,读个MBA,签了七、八次,回回拒签!这辈子,我反正是去不了美国啦,干脆反反美国,过过瘾!看起来,街上一直闹下去才好呢!”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