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毕汝谐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毕汝谐文集]->[《太陽與蛇》 第十章]
毕汝谐文集
·忙碌的情人节 (极短篇)
·双胞胎(极短篇)
·“财 神”(极短篇)
·笑 脸(小说) 毕汝谐
·乐透奖的悲剧 (小说)
·中国足球队败局已定
·我和王同学说相声
·擦皮鞋(极短篇) 毕汝谐
·打苍蝇
· 二十年前,一篇文章改变了我的人生道路 毕汝谐(作家 纽约)
·中锋在黎明前离去 (新时期反腐文学的开山之作) 毕汝谐
·忆臧克家 毕汝谐(纽约 作家)
·父亲节的思念 毕汝谐(纽约 作家)
·忆韦君宜 毕汝谐(作家 纽约)
·周恩来评传 序言 毕汝谐
·美国联邦监狱探秘(1)
·周恩来评传 第一章 毕汝谐
·周恩来评传 第二章 毕汝谐
·周恩来评传 第三章 毕汝谐
·方励之夫妇有悖人之常情 毕汝谐(作家 纽约)
·忆曹禺 毕汝谐(作家 纽约)
·周恩来评传 第四章 毕汝谐
·《美国联邦监狱探秘》(2) 毕汝谐
·《美国联邦监狱探秘》(3) 毕汝谐
·《美国联邦监狱探秘》(4) 毕汝谐
·周恩来评传 第五章 毕汝谐
·忆贺麟       毕汝谐(作家 纽约)
·周恩来评传 第六章 毕汝谐
·童年伙伴当了大官 毕汝谐(作家 纽约)
·周恩来评传 第七章 毕汝谐
·周恩来评传 第八章 毕汝谐
·《美国联邦监狱探秘》(5) 毕汝谐
·周恩来评传 第九章 毕汝谐
·周恩来评传 第十章 毕汝谐
·林希翎二十年前与我的一夜情以及最近诈骗我一千美元之经过 毕汝谐
·周恩来评传 第十一章 毕汝谐
·周恩来评传 第十二章 毕汝谐
·周恩来评传 第十三章 毕汝谐
·周恩来评传 第十四章 毕汝谐
·周恩来评传 周恩来生平表 毕汝谐
·白纸黑字,铁证如山——先知先觉的旷世奇书《太阳与蛇》!
· 毕汝谐曾于六四之前半年发出第一次"避免无谓的流血牺牲"的严重警告!
·毕汝谐曾于六四之前一个月发出"邓小平对人民大众占尽压倒优势"的第二次严重警告!
·毕汝谐曾于六四之前13天发出"军人政治家邓小平具黩武意识,首先想到的是武力镇压"的第三次严重警告!
·毕汝谐于六四前3天斩钉截铁地断言残酷镇压势在必行!
·毕汝谐于六四后预言“六四血案是中国人民只能忍痛吞下的一枚门齿”!
·章鱼保罗式的预言作家毕汝谐 池慧
·刘晓波获得诺贝尔和平奖的意义 毕汝谐
·平民化的世家子弟习近平 毕汝谐
·掌控汇率-----中国美国异曲同工 毕汝谐(纽约·作家)
·美国航空母舰亮相黄海,毕汝谐料事如神!
·两岸法治两重天 毕汝谐(纽约 作家)
·独幕历史话剧“孔子诛少正卯” 毕汝谐
·钓鱼岛是中国巨人脚踵里的一块碎骨 毕汝谐(纽约 作家)
·钓鱼岛是中国巨人脚踵里的一块碎骨 毕汝谐(纽约 作家)
·警惕中国走德日军国主义道路! 毕汝谐(纽约 作家)
·假如谷开来与我结为夫妻 毕汝谐(作家 纽约)
·大丈夫当如王立军也! 毕汝谐(纽约 作家)
·中国政坛上演莎士比亚悲剧“麦克白” 毕汝谐(纽约 作家)
·给(第二个)非婚生儿子的信毕汝谐(纽约 作家)
·转眼,我们排队走向火葬场......毕汝谐(纽约 作家)
·“家庭舞会”——新中国第一篇反战小说 毕汝谐(纽约 作家)
·我向李雙江老师喊话 毕汝谐(作家 紐約)
·美国的月亮就是比中国的月亮圆! 毕汝谐(纽约 作家)
·“抗美援朝”是中华民族的天大福祉 毕汝谐(纽约作家)
·我向侯佳进忠言
·习近平夜游狮虎山 (警世小说) 毕汝谐(纽约作家)
·请中共华丽地退出中南海 毕汝谐(纽约作家)
·薛蛮子嫖妓无伤金身 毕汝谐(作家 纽约 )
·薄熙来、李天一犯下相同错误 毕汝谐(纽约 作家)
·习彭肖像矗立雅加达乃​不祥之兆 毕汝谐(纽约 作家)
·今不如昔——人命并不​关天! 毕汝谐(纽约 作家)
·习近平暨习仲勋审判薄熙来暨薄一波(史无前例的话剧)毕汝谐(纽约 作家)
·习近平重蹈赫鲁晓夫覆辙 毕汝谐(纽约 作家)
·腐败的解放军能不能打​仗? 毕汝谐(纽约 作家)
·习近平的男儿性格毕现 毕汝谐(纽约 作家)
·习总亲民秀不妨缓行 毕汝谐(纽约 作家)
·习总接下来如何走棋? 毕汝谐(纽约 作家)
·周永康已成习近平的烫手山芋 毕汝谐(纽约 作家)
·习近平反腐师法毛泽东文革 毕汝谐(纽约 作家)
·习近平反腐师法毛泽东文革 毕汝谐(纽约 作家)
·当局宽猛失据是维人作乱的主因 毕汝谐(纽约 作家)
·胡耀邦并非成熟的大政治家 毕汝谐(纽约 作家)
·中国已被推上王座决斗​场 毕汝谐(纽约 作家)
·中国踏入越南魔沼 毕汝谐(纽约 作家)
·中俄靠拢 断难长久 毕汝谐(纽约 作家)
·简析薄熙来的“候补红卫兵情结 ” 毕汝谐(纽约 作家)
·陈光标是今日中国的一​面镜子 毕汝谐(作家 纽约)
·习近平应恶补中国历史 毕汝谐(纽约 作家)
·游民何处去 毕汝谐(纽约 作家)
·认清中日两国的宿命 毕汝谐(纽约 作家)
·习近平袭用延安整风手​段 毕汝谐(纽约 作家)
·党予党取,不足惊怪 毕汝谐(纽约 作家)
·习近平重开一言堂 毕汝谐(纽约 作家)
·谈红二代豁免贪腐调查 毕汝谐(纽约 作家)
·谁是人民的好总理? 毕汝谐(纽约 作家)
·习近平开罪退休军头凶多吉少! 毕汝谐(纽约 作家)
·我所知道的公安部长李震之死 毕汝谐(纽约 作家)
·薄熙来事件使中共错失一次转型机遇 毕汝谐(纽约 作
·中国不宜派兵伊拉克 毕汝谐(纽约 作家)
·文革研究|毕汝谐:关于《九级浪》的一段回忆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太陽與蛇》 第十章

晚上,洗过热水澡,博士通体舒泰,满面红光;他坐在沙发上,听听音乐,闲闲地翻阅几本杂志。宗华点上了熏香,泡在芳香的浴池里;忽然,宗华发出紧急召唤,竟然是为了一条长毛巾放错地方——“宝贝,从哪儿拿的东西,用过后要放在哪儿。这条毛巾,你扔在我床的上了。”
   博士笑道:“宝贝,我知错了。对于你们女人来说,错扔毛巾的罪过比叛党叛国更可恶,是不是?”宗华听到“叛党叛国”时脸色陡然一变,不言声了。
   而后,博士玩出了新花样:坐在床沿,将内裤脱至脚面,并且伸直双腿,令宗华坐于其上,两腿弯曲于后;博士以手支撑着宗华,扶得稳稳的;待人鞭进入宗华体内,宗华就放开手,自由发挥,尽情地享受着爱情的滋润;宗华对于这种生疏的做爱方式,感到既新奇又不安。
   接着,他们倒在床上,采用惯常的男上位面对背方式做爱,大刀阔斧,雷厉风行——两人感觉都像是在空气中漂浮起来了,进入太空状态。
   不承想,乐极生悲——驾轻就熟的寻常性事,行到最后却发生了意外事故:我酣畅淋漓地进进出出,业已成为来回抽击的机械性动作;两人的肌肉收紧,神经变得更加敏感,翻云覆雨,同登高峰;性高潮于焉产生了!突然间,宗华大叫一声:“疼死了!”,脸色惨白,冷汗流淌,眼睫如蝉翼似的颤抖着;我紧急刹车,发现自己借助于狂热的激情,竟然一下子闯进了相邻的后门!哦,生殖器与肛门相距何其近也!

   我连忙尽可能小心地将人鞭自肛门撤出来,频频以热吻抚慰宗华:“宝贝,我保证:never again(永不再犯)!”;同时小心地检视遭到奇袭的肛门,见没有出血,稍稍松了口气,用右手在宗华的肛门上按摩,约莫半个小时……
   两人都觉得这事故委实离奇。宗华擦着满头满脸的虚汗,收拾残局;片刻之后,又违心地微笑道:“宝贝,你和那个琳达也有过这事?”
   我诚实地道:“有过一回。”
   我歉疚地安顿宗华休息,心里却被这个床第意外事故勾起了另类的淫欲,内心渴望着一种新鲜的体验——肛门万岁!这就是临床上所谓的“恋粪癖(日本人称为“恋粪色情”)!”哦,体验肛门快感——戳一戳女人、或者被女人戳一戳!我也许有点恶棍习气——把握不住淫邪的、嗜臭如蝇的另类情欲了,总想找个什么女人,品一品后庭花!刺激,有时来自于挑战禁忌!
   当今世界,最前卫的性思潮,是让性活动走出生殖器官的狭窄范围,将其扩展到全身的所有部位;而肛门首当其冲!
   哦,“九扁不如一圆!”
   得寸进尺——在这里,尺,就是肛门!
   俊男回到局里了。美女看见他假装没看见,依然与周围那些女同事说笑——哦,周旋于两个男人之间,我得冷一冷5号了;我妈病得爬不起床了,5号却什么忙也帮不上!9号真不容易呀,既出钱又出力——挂号、就诊、吊瓶、取药,前后照应;还见天抽空去人民医院看望我妈,陪她老人家说说话,解解闷儿……
   俊男感到有些晦气。
   ……昨天,我好心好意地单独去人民医院探病;老太太颇有几分神气活现地道:“5号同志,你上回买药给我,多谢了!今儿个把这2700块钱还给你!你和丫头的事儿,我老太太坚决不同意!你呀,另追别人家的闺女吧!”
   我露出若有所悟的冷笑。
   从前,总是说书中有这书中有那,全是瞎掰!除了几个蛀书虫,书中啥也没有!该换换新词儿了:钱中自有黄金屋,钱中自有颜如玉——啥都有!眼下这个社会不需要学者作家教授,不需要英雄模范标兵,只要商人大款阔佬!我觉得这社会真他妈的恶心!十亿人民九亿商,还有一亿在彷徨……
   我也懒得理睬7号,但求省心就是了。
   夜幕之下,博士站在北京路东口, 举目皆是遍布繁华区的夜总会、酒吧、歌舞厅、发廊、按摩院、美容中心、洗脚屋……无怪人们说此地是小香港。这里是半公开的红灯区。
   1983年清污(清理精神污染)时,滨海市公安局曾经下令禁止男女同池游泳呢。可是,现如今夜总会比粮店不少!张红军总是说:“我们这里是海港型城市,情况特殊。”
   华灯初上。东亚大酒店附近,许多花枝招展的女人徘徊出没;仔细看,竟有相当数量是中年妇女。博士稍做停留,就有一个面目和善的中年女人凑了过来。
    “大叔,你好。”中年女人的眼睛往上一挑,笑了笑,却露出门牙上抹着的一丝口红。
    博士下意识地摸了摸脸孔,自觉皮肉并不粗糙:“大叔?我有这么老么?”
    如此,双方搭上话茬了。
    中年女人媚笑道:“不老不老!人有钱嘛,自然应当居长辈……大叔,帮帮我吧,孩子上中学没钱哪。”
    博士笑道: “帮你?你没有工作吗?”
   中年女人乞怜地道:“下岗啦。没有生活着落啦。大叔,你能帮助我一些钱吗?”
    “咦,一上来就要钱,这像是我们中国人的礼俗吗?”
   “这年头,人人都在捞钱,我为啥歇着?”
   “你叫啥?”
    “吴月辉。”
    “月辉……很美的名字呀。”博士抬头望望天上的朗月。也不知这是真名还是假名。
    “名字美管啥用?228厂的下岗女工。上个月,我们在滨海广场闹了一回,被田市长招来武警轰走了,只好上大街找饭吃。”
   博士笑道:“咦,自古以来,(卖笑)这行当是吃青春饭呀,怎么会有这么多大龄女人?”
   吴月辉撇了撇嘴:“偏见。不是所有客人都要小姑娘——那是锉骨钢刀,吃不消!半老女人是温吞水,喝下去可养人啦。收费也便宜!不瞒你说,我还是个党员呢。在这个年头,说啥党性不党性的,人家都笑话你。我下岗了,党组织关系转街道了,党费该交多少?知不道,也不想知道。”
   他们就在路边闲聊起来。
   吴月辉道:“……刚下岗,我没命似地收拾家务。以前上班时,总觉得家里有干不完的活,忙不完的事,可真的不上班了,心里觉得空荡荡的,没事干。只好跟姐妹们唠唠叨叨,换两句同情话……”
    博士道: “回国以后,我发现下岗是最热门的社会话题;当然,还有那些失地的农民和农民工……方方面面的材料看了不少。”
   吴月辉惊叫道:“大叔是海外人?敢情!看问题就是看得真真儿!天底下啥事最大?饭碗呗。”
    博士道:“我是从纽约回来的作家。”
    “嘿好,今天我有运气,伺候纽约大作家。”
    博士笑道:“陪海外客,你就不怕得爱滋病?”
    吴月辉道:“瞎讲!哪儿有那么多爱滋病!海外客倒是格涩(特殊)的多,乱掐乱咬,怪吓人!”
    “你懂得不少呀。”
   “别老在这儿戳(站)着啦。走吧,我知道一个好地界儿,可刺激啦,包你从没去过……”
    博士笑道:“啥地界儿?别是要引我走黑路,打闷棍!”
    “瞎说!咱工人阶级不干那黑心事!坑了客人,客人若是刺儿头,就会托人甚至雇人来捣蛋,咱就没有安生日子了!我领你去个收费厕所。我跟看门老头认识。”
    “他敢挣这个钱?”
    “那有啥不敢的?现如今,人有多大的权力,就敢搞多大的腐败!人有丁点儿权力,就敢搞丁点儿腐败!靠山吃山,靠水吃水!郝司令守着个收费厕所,靠它吃饭呢!”
    “郝司令?哪一位郝司令?”
    吴月辉道:“就是文革年间的郝司令——当年,在省城斗过田老张老,大官们全都怕他!文革后蹲了十五年大狱……”
   哦,郝司令!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功夫!
   ……张红军伤心伤意地道:“文革最乱那年,我在XX军校参加了红卫兵。全家人都盼着我回家探亲,盼星星盼月亮似的——让我请假,还给我汇来路费、零用钱。原来,他们是想叫我在省城造反派郝司令面前显一显红袖章!显摆过了,家里人又都冷冷地对待我,啥也没变。真让我伤心哪。”
    博士抑制着内心的喜悦,淡淡地问:“啥价格?”
    “服务费二百五加小费五十元;俗称二百五加五。五十是给郝司令的小费。”
    博士笑道: “你的要价不低呀。我听说,92年8月,中国西昌卫星发射基地把澳洲卫星送入预定轨道,有功人员每人拿了125元奖金,你一个半老徐娘,顶俩呢!”
    “咱缺钱呀。厂子被兼并了,只发给我相当一年薪水的遣散费。翻脸不认人啦!厂子不要我了,我就到大街上挣钱……跟五牛二鬼比,我不羞!这叫没辙找辙 (没法找法子)呀。”
   博士明知故问:“那你找了啥辙?”
    吴月辉笑着说:“现如今,不仅有‘白手起家’,还有‘白身起家’——女人靠清白之身起家!只要底下来事儿,稳赚!”
    “良家妇女干这一行?行么?”
   吴月辉把话说得平平淡淡,却又有几分深意:“练呗。贪官们的胆子是一点一点练起来的,没见谁一上来就抄大的!做贼做娼也一样。”
    博士笑道:“好啦,吴月辉,姑且假设你干干净净,没灾没病;我倒有个好主意:你若是让我走后门,就给你五百块!小费另计!”
    吴月辉犹豫了:“卖屁股给你?那疼不疼呀?”
    博士闪烁其词地道:“我也是听人家说过,自己从来没干过,大姑娘上轿——头一回!不知道疼不疼。你是行家啦,行家面前不能说露怯(出丑)的话;我是当成学术研究——肛门交媾到底是啥滋味?”
    吴月辉摇摇头:“不行。我不想走这根邪筋!没试过肛交,听(客)人说过这种做法,我觉得太脏了!我有个姐妹搞过肛交,说很痛,不喜欢,有一次还弄裂了!干脆我给你介绍个(男)人儿吧——市京剧团的小生,长得俊了去啦!我吃点佣钱就得。”
    “我讨厌男人,只想跟女人走后门。我付钱——要你做什么,你就得做什么!”
   吴月辉想了想,道:“得,咱依你!美国外宾嘛,优待。人老了,勉强的风头出不来!你愿意给多少钱,就给多少吧。”
    我和吴月辉相跟着走过两条街,来到滨海广场收费厕所——这里是“最佳公厕”、“门前三包单位”。一个脸孔近似棱形、生着酒糟鼻子的老头子迎过来,自称姓郝名玉善,胸前那个悬挂式的工作证晃荡不已。廉颇老矣!我目不转睛地看着这个其貌不扬的蔫老头子,很难将之与当年显赫一时的造反司令相联系。
    怎能忘记?文革后期,我和谷岩岩遇见了醉汉子郝司令……一辈子碰上一回的奇事!
   ……深夜,少年陆子和少年谷岩岩在省城街头闲逛,迎面走来脸孔近似棱形、生着酒糟鼻子的郝司令,他喝醉了,一手持着酒瓶,一手拿着钱包,身体摇摇欲倒,多酒话。钱包吸引了两少年的目光。少年谷岩岩提议待郝司令倒地后即掠去他的钱包,少年陆子欣然同意。于是,两少年不即不离地尾随着醉汉子;郝司令踉跄地、深一脚浅一脚地坚持走回家里,始终不曾倒地——两少年白白跟了一路。
   吴月辉和郝司令显然很熟悉;不像是插圈弄套,像是伴生关系——金钱社会的新秩序。我递上一张老人头, 郝司令却郑重其事地握了握我的手,很豪迈地道:“老板,这里我说了算。”
   我觉得晦气,便把手按在裤子上擦了擦。
    郝司令拉断了电闸;我和吴月辉摸黑走进男厕所;惊动了一个正在翻检钱包的鬼鬼祟祟的男人(谅必是扒手!),双方都吓了一跳;我便退了出来:“郝司令,男厕有人。”
    郝司令走过来看了看:“进女厕吧,我从外边把门锁上。”
    我和吴月辉进去后,郝老头在女厕所门外泼了一桶水;这样,真正如厕者一时就进不来了。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