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毕汝谐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毕汝谐文集]->[《太陽與蛇》 第八章]
毕汝谐文集
·“抗美援朝”是中华民族的天大福祉 毕汝谐(纽约作家)
·我向侯佳进忠言
·习近平夜游狮虎山 (警世小说) 毕汝谐(纽约作家)
·请中共华丽地退出中南海 毕汝谐(纽约作家)
·薛蛮子嫖妓无伤金身 毕汝谐(作家 纽约 )
·薄熙来、李天一犯下相同错误 毕汝谐(纽约 作家)
·习彭肖像矗立雅加达乃​不祥之兆 毕汝谐(纽约 作家)
·今不如昔——人命并不​关天! 毕汝谐(纽约 作家)
·习近平暨习仲勋审判薄熙来暨薄一波(史无前例的话剧)毕汝谐(纽约 作家)
·习近平重蹈赫鲁晓夫覆辙 毕汝谐(纽约 作家)
·腐败的解放军能不能打​仗? 毕汝谐(纽约 作家)
·习近平的男儿性格毕现 毕汝谐(纽约 作家)
·习总亲民秀不妨缓行 毕汝谐(纽约 作家)
·习总接下来如何走棋? 毕汝谐(纽约 作家)
·周永康已成习近平的烫手山芋 毕汝谐(纽约 作家)
·习近平反腐师法毛泽东文革 毕汝谐(纽约 作家)
·习近平反腐师法毛泽东文革 毕汝谐(纽约 作家)
·当局宽猛失据是维人作乱的主因 毕汝谐(纽约 作家)
·胡耀邦并非成熟的大政治家 毕汝谐(纽约 作家)
·中国已被推上王座决斗​场 毕汝谐(纽约 作家)
·中国踏入越南魔沼 毕汝谐(纽约 作家)
·中俄靠拢 断难长久 毕汝谐(纽约 作家)
·简析薄熙来的“候补红卫兵情结 ” 毕汝谐(纽约 作家)
·陈光标是今日中国的一​面镜子 毕汝谐(作家 纽约)
·习近平应恶补中国历史 毕汝谐(纽约 作家)
·游民何处去 毕汝谐(纽约 作家)
·认清中日两国的宿命 毕汝谐(纽约 作家)
·习近平袭用延安整风手​段 毕汝谐(纽约 作家)
·党予党取,不足惊怪 毕汝谐(纽约 作家)
·习近平重开一言堂 毕汝谐(纽约 作家)
·谈红二代豁免贪腐调查 毕汝谐(纽约 作家)
·谁是人民的好总理? 毕汝谐(纽约 作家)
·习近平开罪退休军头凶多吉少! 毕汝谐(纽约 作家)
·我所知道的公安部长李震之死 毕汝谐(纽约 作家)
·薄熙来事件使中共错失一次转型机遇 毕汝谐(纽约 作
·中国不宜派兵伊拉克 毕汝谐(纽约 作家)
·文革研究|毕汝谐:关于《九级浪》的一段回忆
·两个周永康是习的两面镜子 毕汝谐(作家 纽约)
·APEC蓝天的警示 毕汝谐(作家 纽约)
·习近平是山寨版毛泽东 毕汝谐(作家 纽约)
·冷眼看蔡英文 毕汝谐(纽约 作家)
·毛泽东和习近平在2015(无场次警世话剧) 毕汝谐(作家 纽约)
·党大于法,如何改变? 毕汝谐(纽约 作家)
·习总大阅兵福祸未知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混战刚刚开始 毕汝谐(作家 纽约)
·习近平主席的两种结局 (无场次警世话剧​) 毕汝谐(作家 纽约)
·他与习近平有两段女人缘 毕汝谐(作家 纽约)
·仇恨入心要发芽 毕汝谐(纽约作家)
·仇恨入心要发芽 毕汝谐(纽约作家)
·仇恨入心要发芽 毕汝谐(纽约作家)
·仇恨入心要发芽 毕汝谐(纽约作家)
·仇恨入心要发芽 毕汝谐(纽约作家)
·仇恨入心要发芽 毕汝谐(纽约作家)
·仇恨入心要发芽 毕汝谐(纽约作家)
·仇恨入心要发芽 毕汝谐(纽约作家)
·仇恨入心要发芽 毕汝谐(纽约作家)
·仇恨入心要发芽 毕汝谐(纽约作家)
·世界无法同时容纳发达美国和发达中国
·从屠夫吴淦事件说开去 毕汝谐(纽约 作家)
·香港人为何亲伦敦、疏北京? 毕汝谐(作家 纽约)
·习近平、毛泽东、令完成、高瑜的一台戏 (无场次警世话剧)
·要死于床榻,不要死于水泥地! 毕汝谐(纽约 作家)
·中国大陆应建红灯区 毕汝谐(纽约 作家)
·南海——中美谁来立规矩? 毕汝谐(纽约 作家)
·习近平有点嫩 毕汝谐(作家 纽约)
·中国勇于挑战美国的立国之本 毕汝谐(纽约 作家)
·"老祖宗的地方”之说,可以休矣! 毕汝谐(纽约 作家)
·岂有此理!我还活着! 毕汝谐(作家 纽约)
·高岗事件是文化革命的远因
·要雾霾,还是要李自成? 毕汝谐
·新加坡国小算计大
·剖析习近平的文化心结 毕汝谐(纽约 作家
·妈妈走了! 毕汝谐
·2016平壤与1964北京之异同
·畢汝諧:中共邏輯是“我的左腳要這麼做”
·畢汝諧:蔡英文賣台會比誰都痛快
·美国在南海文武双管齐下
·警惕台湾走向绿色恐怖
·梁案华人大集会 你们的诉求错了
·特朗普是希拉里的超级助选员!
·刺杀习近平 (无场次警世话剧) 毕汝谐(作家 纽约)
·在国人皆曰可杀之际需要冷静——我看台北女童斬首案
·台湾诈骗嫌犯将步张子强的后尘 毕汝谐
·斯德哥尔摩症候群的范例——晚年戚本禹
·雷洋事件何以鬧得如此之大?
·毕汝谐的自白
·原中国科学院物理所刘双一家都是性罪犯!
·世上再无钱家仨顺民
·文革是毛澤
·毕汝谐与刘双——孝子逆子,善恶有报! 毕汝谐(作家 纽约)
·致小平、小敏的一封信
·斯坦福游泳健將強奸案彰顯美國司法不公
·法国三次恐袭——殖民历史的报应! 毕汝谐(纽约 作家)
·辱骂有时即战斗! 毕汝谐(纽约 作家)
·造谣之雅趣 毕汝谐(纽约 作家)
·贿选胜于炮选 毕汝谐(纽约 作家)
·21世纪的"二桃杀三士" 悲剧 毕汝谐(纽约 作家)
·我的六四艳遇及善举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朝鲜终将倾靠美国 毕汝谐(纽约 作家)
·漫议香港的历史及未来 毕汝谐(作家 纽约)
·台湾正处于第三次排异反应 毕汝谐(作家 纽约)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太陽與蛇》 第八章

博士向琳达汇报了策反谷上校失败的经过,事实被矫饰成这个样子:谷上校原本有意落水,却因家口拖累而顾虑重重;长久思考之后,决定退还酬金,并保证对相关话题守口如瓶……
   我认为这样说有利于保全面子,也显得比较真实。
   当然,如此一来,这一万五千美元,就不可能作为工作中的意外损失实报实销,只好自掏腰包了。我觉得肉痛,却也只能打落门牙吞进肚里——倘若道出实情,则琳达不仅认为我无识人之明,且有可能疑心我以谎言相欺(这是典型的中国式欺骗:堂堂中国人民解放军上校,居然以近乎市井无赖的手段诈骗金钱,谁会相信呢?美国佬懂得情报工作的损益分析,却无法理解目前中国的处于转型期的特殊国情——这是一个日渐脱序的畸形社会!)有些时候,谎言比实话更可信!
   琳达的回复很快就来了——对策反谷岩岩上校未遂深表遗憾;并望发挥创意,再接再厉,广泛寻找渗透目标,在高层、中层以及下层建立一支内应力量,即多渠道、多层次的情报网;所需经费请列详表,尽速报来,云云。
   博士的脸上挂着阴霾的冷笑。我无意执行这一难度极大的指令——已经与宗华有了白首之约,不能不严守一定之规:宁走十步远,不走一步险。

   我确信自己超额地完成了任务,理当不日凯旋。
   
   俊男、美女操纵谷上校去了一回“东方威尼斯咖啡厅”,无功而返……他们恹恹不乐,仿佛是从冥府归来似的。
   回到处长办公室时,孙力处长正在接听劳威武局长电话,满面堆笑──是那种欠缺才华的中庸笑容;不时地点头,又不时地摇头,却极少发出声音;俊男的心紧紧地揪着,忽然听到孙力叫了一嗓子:“……是呀,好险哪!劳局,如果谷岩岩被海龟拉了过去,我们的损失就太大啦!”然后挂断电话。
   俊男问:“孙处,对于谷岩岩怎么处理?”
   孙力道:“给滨海市公安局回个文,承认谷岩岩的行为是职务行为,不通知滨海舰队保卫部。横竖他和鸡只是谈了谈,还没来得及做什么事情嘛,不是嫖娼既遂人员;但是,要警告谷岩岩——必须自爱自重,不得乱弹琴!只此一次,下不为例!中央下过文件:男党员嫖娼、女党员卖淫要开除党籍。”
   俊男笑道:“咱们中国的事儿,就是不治大官治小官!要是谷岩岩不改恶习,我给他写几封人民来信,往解放军报社群众工作部一寄,嘿!”
   美女啐道:“我的妈呀,如此解放军上校——哪个人堆里,都难免出几个异类!”
   俊男道:“孙处,要不要继续对谷岩岩实施侦控措施?”
   孙力笑着啐道:“没必要。谷岩岩只不过是个无赖——无赖!”
   俊男道:“孙处,经技术科的音质鉴定,海龟与谷岩岩见面时接听的那个电话,是田宗华打的。”
   孙力轻轻击掌:“好,立即对相关电话进行全面监听!”
   这一招是马后炮了。博士和宗华之间已不再直接使用手机,而是用IC卡打电话,以求保密;还把手机里无用的信息全部清理掉了。
   孙力那老吏断狱般的目光,紧紧盯着俊男美女这两员爱将,道:“有关情况,尽管缺乏后继发展,毕竟使得这只海龟浮出了水面,直接进入了我们的视野……”
   俊男道:“我建议对海龟实行二十四小时的严密监视!”
   孙力嘉许地点点头。
   美女得寸进尺地问:“孙处,是否可以有理、有利、有节的基础上,非正面地接触一下海龟?”
   “不可以!”
   俊男道:“孙处,我们保证挖出这个危害国家安全的毒瘤……”
   “现在,不要妄下断语,真相迟早会水落石出……”
   谋定而后动——今天,我决定抓住海龟和田市长在市府共进午餐的空档,秘密地潜入田市长家,安装监视装置。我觉得这是个端不上台面的软任务,就到车队挑了一辆专供总务处使用的老爷车,开了起来。
   这辆汽车的右后门本已略坏,一直没有得到修理。我用一只手使劲把牢它,狠狠地摔上,却又在行车时撞开了……便索性不予理睬。
    哦,这辆老爷车还有引擎过热的毛病;等信号、遇塞车、甚至路面颠了颠,显示盘上的指针都会向着红色警戒区逼近……
   俊男和美女使用万能钥匙打开了田宗华家的大门,迅速地在电话线上附设了监听装置;俊男从冰箱后面的隐蔽处,巧妙地牵出一段电线,在每个房间都安上了全方位的针孔摄像机──这是一种自动录象设备,只要打开电源开关,物体有所移动,设备就会自动启用,图像清晰;他们的动作较之预计拖长了半分钟,然而依然称得上出色……他们都戴着医用手套,不留指纹。
   只是,这两个平民百姓的儿女,平生第一次进入市长家里(而且是以这种方式!),自不免心里打鼓,惴惴然。
   俊男在宗华的两部电脑上操作一阵,终于不得其门而入;又在想来是属于海龟的一台便携式电脑上捣鼓了几下——软件程序也是加了密的;我反复调试也无法使用,只得罢手。
   (博士回来后,照例警觉地检测电脑,确定电脑软件没有外人进入的痕迹,这才放心了。他颇为自负:以美国政府标准加密方法——AES标准——加密,在中国大陆,肯定无人能够破译。
   博士忽然警觉地道:“宝贝,今天怎么这样安静呀?邻居家的狗怎么不叫了?”
   宗华道:“不叫就不叫吧。这也算是个事?”
   博士内心存疑,却不说什么了。
   ……为了顺利地潜入市长家,俊男决心除去田宗华邻居家的凶犬,几番探索,均无法接近。俊男先蒸了几个白面馍馍,买了几元钱酸枣,捅在馒头上,滚到凶犬爪下;凶犬吞下去后,敌对态度毫无变化。俊男大为气恼,想出了恶作剧的办法制服凶犬:将另一只馒头浸在烈性黄酒中,然后冒险塞进犬口;凶犬吞了下去,两眼死死地瞪着这个不怀好意的饲养者;瞬息之后,它的四脚便站立不稳了,俊男马上过去狠砸了几榔头,把它拖走了。眼下,城内时兴吃香肉火锅,家犬失踪并不稀奇……)
   美女看见卧室里宽阔的席梦思大床,竟然动了歪心思,不禁用余光深情地瞟着俊男……
   俊男猛一回头,正逢着美女灼灼夺目的眼光,他先是本能地避了一下,而后又迎了上去——这原是我在孤寂之夜所渴求、所回味的,此刻却出现得如此不合时宜!还讲不讲工作纪律了?!还有没有一点责任心?!
   俊男果断地回以怒目,声音也变得极其严厉:“7号,别走神!按照预订方案去做!”于是,美女察看了保险柜上的指纹锁,检查了床头柜、废纸篓,将她认为有价值的物品或者取样、或者拍照……他们的专业技巧高超,事情做得干净利落,鬼神不察。
   (无线有线,双管齐下:无线监听是针对海龟所使用的手机;海龟的手机号码被国家安全局电讯技术科掌握了,则海龟所有的通话内容都会被无一遗漏地进行录音、储存在案。另外,无线监听还包括电波锁定监听。这种监听通常用于特定住所以及特定对象。这些监听设备,有的设计成名片夹,有的设计成电灯插座等等常人料想不到的花样。监听设备都采用AB频,没有杂波,效果很好。一个100平方米的会议室中,翻动书本的声音都可以录得一清二楚。
   有线监听是将国家安全局的监听设备直接切入田宗华家的电话;通常电话一响,国家安全部门的录音机就会启动,挂断电话后,录音带自动停止。有一次,我为了测试录音带运转是否有故障,就打电话去测试——田宗华“唉“了几声,我自然不敢出声,她诧异地挂了电话。这种事情,可一而不可再……)
    “7号,撤了!”俊男低声发令。
    离开田家之前,美女装做最后检查现场,忙中偷闲地在宗华卧室的梳妆镜前勾留瞬间,略事修整:以手指代替发线从左耳际斜下来,让右边细长的发丝与前刘海交遇,脸孔立时生动了许多……这一举动进行得如此巧妙,连敏于观察的俊男也未发觉。
   从田家出来,他们就近在街上的大食档用餐。俊男笑称是“召开一次常委(肠胃)扩大会议”。
   俊男其实是强撑派头──时值月尾,口袋里只剩下几十块钱了。俊男斟酌着要了一份不正宗的云南过桥米线,美女要了一碗所谓兰州牛肉拉面,两人混着吃。还买了一个驴肉火烧,两人对分。
   他们几次将头凑在一起,轻声交谈,然后交换着欣喜的眼神——
   美女笑说:“5号,今天这事就像是美国电影,精彩!你是个大冒险家!”
    俊男叮咛道:“精彩是精彩,别忘了保密!这件事,可不敢透露口风。”
   美女笑嘻嘻地道:“我不傻,这种事哪敢随便外扬?5号,你看看田市长的家,以市长的地位来说,算是很简朴了;可是比起咱们这些小嘎崩豆,强得太多了!”
   俊男连声冷笑道:“7号,当官的生活好, 养尊处优,事事如意……却并不比平头老百姓爱国!海龟是高干子弟,啊啊,在咱们老百姓眼里,十三级以上就是高级干部了,海龟的爸爸陆华是十一级;田宗华是高级首长子女——田宗华的爸爸田贯平是五级!折成军衔是上将!按理说,他们应当比咱小老百姓更爱国──国家差不多就是他们的嘛;嘿嘿,他们呀,整个儿一民族败类!”
   我痛恨田宗华——身居高位,俸禄不薄,不思报效国家,却里通外国,干出卑鄙无耻的勾当!这不是装孙子、装王八蛋么?哦,调查行动要保持隐密性,一旦发难,要具有突然性!只要拿到证据,便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对他们采取外科手术式的解决办法!我决不能放过这些民族败类、汉奸、卖国贼!
   美女叹道:“内神通外鬼──他们干起卖国勾当,胆子真大呀!”
   国家安全局工作人员的社会关系都很单纯——不得有海外关系;因而,我们对里通外国者格为憎恨。
    俊男叹道:“现在这个社会呀,可悲!7号,若是毛主席他老人家还在世,这些当官儿的还不都得老老实实地夹着尾巴,装龟孙子呀!谁敢这么胡嘬(胡作非为)!兔子急了蹬死鹰!这一回拿到证据,再不把这帮汉奸办了,我敢上北京中南海告御状!7号,我虽说是个小嘎蹦豆,可是,我爱中华,万死不辞!”
   美女似乎是无心地问道:“5号,你喜欢咱们这个工作吗?实话实说!”
   俊男道:“喜欢。我从小就想当大侦探——崇拜福尔摩斯、波洛、陈查理什么的,常常感叹自己生不逢时,没赶上战火纷飞的年代。毕业时,国家安全局找上我,一拍即合!本系统的工作惊险、刺激,提供了实现人生理想的机会,我很满意。”
   我未曾出口的是:国家安全卫士虽然待遇平平,但是实际权力很大,受到尊敬,工作性质激动人心。我父亲是鸡毛蒜皮的小人物,一辈子窝窝囊囊,白活了。我要走另一条路!
   俊男和美女沉默了。他们的心中洋溢着为国家建立功业的激情和对于爱情的向往。他们共同信守着一公一私两个秘密!他们相信海龟必擒、爱情必成!大功告成之日,便是花好月圆之时。
   林黛玉:我的职业是对付坏人。我惊奇地发现:有些坏人看起来比好人还像是好人。
   济公:哈哈。在世界反贪大会上,王宝森正襟危坐,满脸正气,比好人还像好人。
   林黛玉:济公师傅,你说说,这是为什么?
   济公:这是为什么?我的答案是:一个彻头彻尾的坏人,表面上是很容易与彻头彻尾的好人相混的──这便是所谓“大奸若忠”。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