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毕汝谐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毕汝谐文集]->[《太陽與蛇》 第六章]
毕汝谐文集
·中国人缺乏足球运动禀赋 毕汝谐(作家 纽约)
·赵本山是今日中国转型社会的产物 毕汝谐(作家 纽约)
·中国不可能抛弃北韩 毕汝谐(作家 纽约)
·孤 寂(小说)
·反日情結 根深蒂固 畢汝諧( 紐約 作家)
·邓小平逝世感言 毕汝谐
·爱情哲思录 毕汝谐
·忙碌的情人节 (极短篇)
·双胞胎(极短篇)
·“财 神”(极短篇)
·笑 脸(小说) 毕汝谐
·乐透奖的悲剧 (小说)
·中国足球队败局已定
·我和王同学说相声
·擦皮鞋(极短篇) 毕汝谐
·打苍蝇
· 二十年前,一篇文章改变了我的人生道路 毕汝谐(作家 纽约)
·中锋在黎明前离去 (新时期反腐文学的开山之作) 毕汝谐
·忆臧克家 毕汝谐(纽约 作家)
·父亲节的思念 毕汝谐(纽约 作家)
·忆韦君宜 毕汝谐(作家 纽约)
·周恩来评传 序言 毕汝谐
·美国联邦监狱探秘(1)
·周恩来评传 第一章 毕汝谐
·周恩来评传 第二章 毕汝谐
·周恩来评传 第三章 毕汝谐
·方励之夫妇有悖人之常情 毕汝谐(作家 纽约)
·忆曹禺 毕汝谐(作家 纽约)
·周恩来评传 第四章 毕汝谐
·《美国联邦监狱探秘》(2) 毕汝谐
·《美国联邦监狱探秘》(3) 毕汝谐
·《美国联邦监狱探秘》(4) 毕汝谐
·周恩来评传 第五章 毕汝谐
·忆贺麟       毕汝谐(作家 纽约)
·周恩来评传 第六章 毕汝谐
·童年伙伴当了大官 毕汝谐(作家 纽约)
·周恩来评传 第七章 毕汝谐
·周恩来评传 第八章 毕汝谐
·《美国联邦监狱探秘》(5) 毕汝谐
·周恩来评传 第九章 毕汝谐
·周恩来评传 第十章 毕汝谐
·林希翎二十年前与我的一夜情以及最近诈骗我一千美元之经过 毕汝谐
·周恩来评传 第十一章 毕汝谐
·周恩来评传 第十二章 毕汝谐
·周恩来评传 第十三章 毕汝谐
·周恩来评传 第十四章 毕汝谐
·周恩来评传 周恩来生平表 毕汝谐
·白纸黑字,铁证如山——先知先觉的旷世奇书《太阳与蛇》!
· 毕汝谐曾于六四之前半年发出第一次"避免无谓的流血牺牲"的严重警告!
·毕汝谐曾于六四之前一个月发出"邓小平对人民大众占尽压倒优势"的第二次严重警告!
·毕汝谐曾于六四之前13天发出"军人政治家邓小平具黩武意识,首先想到的是武力镇压"的第三次严重警告!
·毕汝谐于六四前3天斩钉截铁地断言残酷镇压势在必行!
·毕汝谐于六四后预言“六四血案是中国人民只能忍痛吞下的一枚门齿”!
·章鱼保罗式的预言作家毕汝谐 池慧
·刘晓波获得诺贝尔和平奖的意义 毕汝谐
·平民化的世家子弟习近平 毕汝谐
·掌控汇率-----中国美国异曲同工 毕汝谐(纽约·作家)
·美国航空母舰亮相黄海,毕汝谐料事如神!
·两岸法治两重天 毕汝谐(纽约 作家)
·独幕历史话剧“孔子诛少正卯” 毕汝谐
·钓鱼岛是中国巨人脚踵里的一块碎骨 毕汝谐(纽约 作家)
·钓鱼岛是中国巨人脚踵里的一块碎骨 毕汝谐(纽约 作家)
·警惕中国走德日军国主义道路! 毕汝谐(纽约 作家)
·假如谷开来与我结为夫妻 毕汝谐(作家 纽约)
·大丈夫当如王立军也! 毕汝谐(纽约 作家)
·中国政坛上演莎士比亚悲剧“麦克白” 毕汝谐(纽约 作家)
·给(第二个)非婚生儿子的信毕汝谐(纽约 作家)
·转眼,我们排队走向火葬场......毕汝谐(纽约 作家)
·“家庭舞会”——新中国第一篇反战小说 毕汝谐(纽约 作家)
·我向李雙江老师喊话 毕汝谐(作家 紐約)
·美国的月亮就是比中国的月亮圆! 毕汝谐(纽约 作家)
·“抗美援朝”是中华民族的天大福祉 毕汝谐(纽约作家)
·我向侯佳进忠言
·习近平夜游狮虎山 (警世小说) 毕汝谐(纽约作家)
·请中共华丽地退出中南海 毕汝谐(纽约作家)
·薛蛮子嫖妓无伤金身 毕汝谐(作家 纽约 )
·薄熙来、李天一犯下相同错误 毕汝谐(纽约 作家)
·习彭肖像矗立雅加达乃​不祥之兆 毕汝谐(纽约 作家)
·今不如昔——人命并不​关天! 毕汝谐(纽约 作家)
·习近平暨习仲勋审判薄熙来暨薄一波(史无前例的话剧)毕汝谐(纽约 作家)
·习近平重蹈赫鲁晓夫覆辙 毕汝谐(纽约 作家)
·腐败的解放军能不能打​仗? 毕汝谐(纽约 作家)
·习近平的男儿性格毕现 毕汝谐(纽约 作家)
·习总亲民秀不妨缓行 毕汝谐(纽约 作家)
·习总接下来如何走棋? 毕汝谐(纽约 作家)
·周永康已成习近平的烫手山芋 毕汝谐(纽约 作家)
·习近平反腐师法毛泽东文革 毕汝谐(纽约 作家)
·习近平反腐师法毛泽东文革 毕汝谐(纽约 作家)
·当局宽猛失据是维人作乱的主因 毕汝谐(纽约 作家)
·胡耀邦并非成熟的大政治家 毕汝谐(纽约 作家)
·中国已被推上王座决斗​场 毕汝谐(纽约 作家)
·中国踏入越南魔沼 毕汝谐(纽约 作家)
·中俄靠拢 断难长久 毕汝谐(纽约 作家)
·简析薄熙来的“候补红卫兵情结 ” 毕汝谐(纽约 作家)
·陈光标是今日中国的一​面镜子 毕汝谐(作家 纽约)
·习近平应恶补中国历史 毕汝谐(纽约 作家)
·游民何处去 毕汝谐(纽约 作家)
·认清中日两国的宿命 毕汝谐(纽约 作家)
·习近平袭用延安整风手​段 毕汝谐(纽约 作家)
·党予党取,不足惊怪 毕汝谐(纽约 作家)
·习近平重开一言堂 毕汝谐(纽约 作家)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太陽與蛇》 第六章

工作床第两如意,博士一身轻松。于是,安步当车,来到中山路商业区。难得有闲情逸致,怡然观看街头热闹:两个水果小贩因争夺地盘发生口角,娘天娘地,不堪入耳,还随地吐痰……路人皆掩耳而过,我却驻足欣赏——犹如面对一出街头活报剧。
   最近,滨海市街头流行灯芯绒——大号码的灯芯绒衬衫,青年男女当作外衣穿了,好一派健美的英姿。
   一个大学生模样的小伙子塞给我一张小广告:“代考TOEFL、GRE”。哦,在中国大陆,国际性考试做弊也很普遍了。
   我游游逛逛,投以无心一顾,却见电线杆、公共厕所、墙角等处,贴着五颜六色、林林总总的小字广告——“祖传秘方专治梅毒”、“全球首创——克爱滋”、“老军医治淋病”……不禁苦笑着摇了摇头。
    然后,我有意绕了远路,穿过吉林路——这是老百姓口中的“韩国一条街”,举目都是韩文招牌以及“金笠子” 、“高丽参鸡汤”等等餐馆;韩国商人开着现代或者大宇等韩国汽车,招摇过市……市政府甚至专门设有一条韩语专线。

   我最终来到北京路上一个名叫“小桥流水人家”的古色古香的茶艺馆。尽管是风平浪静,我仍然保持着职业警觉——东张张、西望望,确信无人跟踪, 方推门而入;江南丝竹若有若无地流淌着,悦耳怡情;四面墙上画的是二龙戏珠、五福捧寿、八仙过海、丹凤朝阳、梅兰竹菊、鹤鹿同春、鸳鸯戏水、五色祥云……等等,传统文化色彩浓郁。我含着微笑一一看过,同时,借以留心馆内动静。然后,利用角落单间里的电脑,查看琳达发来的E-mail,方便之极。偶尔,我也去豪华酒店的商务中心上网,价格贵得离谱——一分钟一元人民币。
    琳达的电子邮件先于我的预期到达了。
    琳达的回信是一句含金量极高的暗语:外婆称赞你的钢琴技艺大有提高。
   这是我入行以来,获得的最高嘉许了。
    我备极恭敬地回道:承蒙指导有方,小有进步。
   琳达:“世界变小了”,我们的活动舞台却变大了!
   “世界变小了”——这是各大著名航空公司的口头禅。
   随着博士不断地成批量地提供有价值的机密文件,琳达再度水涨船高地赋予他更多的任务。除了军事情报,举凡本省政情、民情、经济形势、社会舆论等等方面的内部资料、原始资料,无不要求广泛搜罗,具文禀报;当然,更多的报酬,也依时转入他新近在纽约中国信托银行(台湾资本)开设的指定账户。
   琳达故作风趣地问道:这么一大笔美金,你打算如何花呀?
   博士故作风趣地答道:我想多吃一些双层夹心汉堡包——因为牛肉比较多,价钱比较贵。
   博士轻车熟路地再度将若干经过扫描的绝密、机密、秘密级文件,从网上发给琳达。同时,巧妙地掩护了情报源——我爱宗华!
    然而,宗华似乎看出什么破绽了。
    宗华有些不安地问:“宝贝,我不在家的时候,你动过我抽屉里的内部文件了?”
    我心里有些慌乱,为什么慌乱?说不清。那么,说不清的慌乱,是否还可以算是慌乱?依然说不清;说不清呵……所以,我必须直截了当地问一问宝贝。
   博士漫不经心地道:“啊, 宝贝,好像是随手翻了翻吧。也许对我写作海龟题材的长篇小说——书名就叫《海龟》,别开生面!——有帮助呢。写作,要有宽阔的视野……我计划写作江河体长篇小说——一支笔加一叠纸,构筑全新的世界!”
   眼下,我希望尽可能地拖一拖时日──巩固爱情,构建更为坚强的防御体系。
   宗华不紧不慢地冷笑道:“写长篇小说?要看内部文件?……没听说过。”
   博士佯笑了一下,狡辩道:“宝贝,我是想借此开拓自己的心理场。”
   宗华松了口气:“写长篇小说——《海龟》?宝贝,你写得怎么样呀?”
   博士叹道:“宝贝,我的中文明显退步了,提笔忘字——有时候,一个词儿蹩住了,死乞白赖,总也想不起来……就像是契诃夫的短篇小说《马姓》一样。今天,我写了两段话,百八十字;自己不满意,停笔了。笔头发涩,词不达意,如何能够完成鸿篇巨著?!”
   “宝贝,你出国十几年了,回来还没几天,就想创作海龟题材的长篇小说,有生活基础么?”
   博士斟酌了一下,答说:“宝贝,我对于改革开放新时期的生活积累,不会弱于二月河对于康乾盛世的生活基础;更何况,我采用第一人称写作,自会扬长避短。写作真辛苦——找素材、做笔记,忙里偷闲地写呀写呀——我用心血煮字……”
   宗华笑道:“从前,作家们──哦,我不是说你,宝贝──顶着个作家头衔,走到哪儿都吃香的喝辣的,还可以骗骗没有社会经验的小姑娘;然后,大笔一挥,写几篇不怎么样的作品交差。现如今搞市场经济,没有这么便宜的事儿啦。”
   博士深沉地道:“宝贝,这几天,我常常思考一个问题;当年,毛泽东时代,生产资料被当局牢牢地控制起来了,政治环境畸形;人们的聪明才智无处发挥,就拥挤在写作这条羊肠小道——写作既可以一步登天:姚文元评论新编历史剧《海瑞罢官》,竟然当上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也可以一步坠落深渊:吴晗写作新编历史剧《海瑞罢官》,竟然家破人亡!……现在,中国社会的政治环境比较正常了,个人努力奋斗,就能发家致富!写作再也不可能登天堂或者坠深渊,就像做鞋子、做袜子一样,成了一口糊口的手艺。作家算是高贵职业还算是卑贱职业?都谈不上,普通职业罢了。”
   “宝贝,你已经下海经商了,为啥还要写作?”
   博士笑道:“宝贝,写作就像性爱一样,兼具功利性和娱乐性。乳牛为什么要挤奶? 橡树为什么要流胶? 陆子为什么要写作?……十万个为什么。”
    在间谍世界里,扯谎是一种美德。博士说谎时,是眼睛和嘴巴同步说谎;这是一种超群绝类的本事。在暗弱的夜灯下,嘴里说着弥天大谎,眼睛却因为透着可信的真诚而炯炯放光——职业性说谎。
    几问复几答,宗华没有问出什么名堂。宗华保持着正常的坐姿,这时不可见地(我可以感觉到)悸动了一下……这显然是一个被意志力压制下去的寒噤;在暗弱的夜灯下, 宗华的眼睛同样炯炯发亮,而且,总是专注于一处——如同火眼金睛,似乎把我的歹心看穿了!我有些心虚了。
   宗华看我,往往是透过眉笔精心描过的眼尾梢——这种尖锐的目光,具有解剖刀似的威慑效应。
   宗华久久地望着我,不说话;只是,冷不防地发出一两声鼻喷似的冷笑……
   ……宗华是人精, 冰雪聪明,哦,实在是太聪明了!十五岁那年,观看革命样板戏《红灯记》,她笑着说:“既然李铁梅能够钻炕洞溜到邻居家,李玉和和李奶奶为什么不能够钻炕洞逃命呢?”哦哦,从文艺旗手江青到亿万观众都没有发现这一重大破绽,却被这个小丫头一眼看穿了!
   我有些紧张了:拥有一双既润又滑的玉手的宗华,伸出十指在我胸前又抠又拧,显见是全无善意——
   宗华能够识破我?
    宗华不能够识破我?
   据多方探察,AS901为固态L波段都卜勒雷达,装有敌我识别器,具备扫描时可以同时自动追踪(TWS,track-while-scan)多达10个目标的能力,总重量110公斤,可以由轻型车辆载运,可以于五分钟内完成架设,开始运作……
   宗华望着我,一双丹凤眼放出穿透性的强光,道:“我总觉得你有什么事情藏在心里;也许,要等到正式复婚以后,才会告诉我。”
   我一言不发。
   我想起小时候玩游戏,常常念这样的口诀:“我们都是木头人,不许说话不许动! ……”现在,上上之策就是当个木头人。
   ……我刚到美国那年,暑假曾在一座仓库里当守夜人。有天深夜,邻旁的饭店失火,闹成了一锅粥——救火车赶到了,消防队员为了切断电源,挥斧破门进入仓库;我躺在角落里一动不动,状如死尸。一动不如一静——我冷静地判定自身并无危险,如果火势蔓延,再跳后窗逃跑不迟……结果,进进出出的消防队员,竟然根本没有发现我。
   宗华不满意博士缄默不语,却又不好多说什么,便借口他进来后没有关门,刺了他一句:“你是怕掩上(思想)尾巴吗?”
   博士低着头,望着足尖,以此表达出委婉的否定之意。
    宗华假装生气,不理博士;博士假装惘然,也不理宗华——就这么僵着。而后,我眼尖地发现宗华的丝袜上有个跳线的小孔,便用手掌把小孔遮了起来,以利观瞻(亦是有碍观瞻?这个郑重其事的动作,夸张地把一个原本不惹眼的小孔突出了);宗华无声地笑了起来,默默地拉着我接吻——双方都很投入,也堪称甜蜜;可惜,我口腔里的一个义齿活动了,夹了宗华的舌尖,一度减了兴致。
   博士趁机半开玩笑半认真地道:“宝贝,红楼梦里的妙玉,从不计较身边之物;你又何必如此认真呢?”
   这是一句带有引导性的话,而又不露痕迹。
    宗华坚决地道:“我是共产党员市长,不是妙玉;我就是要斤斤计较!我的内部文件,请你不要看,好吗?”
    “宝贝,这是一个很重要的问题吗?”
   “对于我来说,逾越分际——正是原则问题!”
   博士被噎住了,无言以对,便索性不言语,表情闲适地望着宗华;然后,夸张地模仿猫狗闹春,发出“噢呜”一声,以热吻堵住了宗华的嘴,旋即搂住宗华,把她放倒在长沙发上——心隔千里,身体却照例亲近……
    这一招来得实在突兀,按照常理,很容易招致对方的反感;然而,博士的眼神迷蒙,仿佛刚刚从酣梦中蓦然醒来,唇角含着没有一丝伪装的纯真的微笑——微笑时,唇角先歪了歪,从而带出一股可爱的邪气,不由得宗华不妥协;她把疑问暂放一边,积极地与博士以舌相抵……博士的舌头挺进宗华的口腔,而宗华的舌头亦不甘示弱,努力地将之推回原处;相持了一阵,毕竟博士力大,在宗华口中稳定地占住了前沿阵地,徐徐推进,然后左右摇荡……
    宗华勉力挣扎着说:“宝贝,你要憋死我了……”
   博士愈益坚决地紧搂着宗华;同时,辅以甜言蜜语:“活该!宝贝!爱情法(有这样一种法律?)明文规定:接吻憋死人不偿命!你是我的心肝儿;可是,心也会染病,肝也会发炎,你也会闹小性子……以后,千万不要再疑神疑鬼了!”
   博士半是玩笑半是惩罚地挥手打去一掌,宗华柔顺地低下头,而双肩却异常兴奋地抖了抖——很显然,她在心里已经被哄笑了,只是脸上还绷着。
   博士洋洋得意地质问道:“宝贝,你为什么不反抗?”
   “是——宝贝,我应该反抗。”
   宗华将信将疑,心里纠结着说不清、道不明的疑团,却又说不出什么,也不想说什么了;博士的原形日渐暴露,她却不忍放弃侥幸心理——毕竟是事无佐证。
   如此对话,别别扭扭却大体和谐,以致后续的房事虽然无违大雅,双方又因各有心病不能欢畅、尽兴。博士和宗华拥抱着、攀挽着倒向大床,性事进行得不伦不类,稀松平常。肉体的结合算是完成了,却由于各自心存别念,使得性能量无法释放,依然梗在体内猖狂发威;博士犹可忍耐,宗华的躁狂已跃然脸上──情欲高涨,如同毒瘾袭来,金蛇狂舞般地沿着血脉四下窜动;她只能求援于身手不凡的捕蛇者──博士;博士并非不更事,却是心有余而力不足——往常,床第小有惬意,则青睐随之,我的技艺和解数,在爱侣的鼓励和煽动下,炫其所能,一再达于化境;而此时,宗华倐而投来的冷眼,迫得我如卧春冰,无以举措了……因而,造成近水不解近渴的杌陧局面。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