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毕汝谐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毕汝谐文集]->[《太陽與蛇》 第五章]
毕汝谐文集
·《太陽與蛇》第一章
·《太陽與蛇》第二章
·《太陽與蛇》 第三章
·《太陽與蛇》 第四章
·《太陽與蛇》 第五章
·《太陽與蛇》 第六章
·《太陽與蛇》 第七章
·《太陽與蛇》 第八章
·《太陽與蛇》 第九章
·《太陽與蛇》 第十章
·《太陽與蛇》 第十 一章
·《太陽與蛇》 第十 二章
·《太陽與蛇》 第十 三章
·《太陽與蛇》 第十 四章
·《太陽與蛇》 尾章
·“写作《太阳与蛇》使我免于自杀、发疯……”
·王炳章谈性、婚姻及冒险生涯 毕汝谐(纽约 作家)
·自由,你好!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温家宝的崛起            毕汝谐(纽约 作家) 
·艺术家在两种制度下的不同厄运――从林琳之死说开去 毕汝谐(纽约 作家)
·父与子 (电视文学剧本) 毕汝谐(纽约 作家)
·中国大陆应建红灯区 毕汝谐(纽约 作家)
·集权制度的辉煌胜利 毕汝谐(纽约 作家)
·天才即毒剂 毕汝谐 (纽约 作家)
·重新审视刘胡兰 毕汝谐(纽约 作家)
·台独和反台独都是双刃剑 毕汝谐(纽约 作家)
·赵紫阳并非成熟的大政治家 毕汝谐(纽约 作家)
·王光美——模范共产党员、畸形女人毕汝谐(作家 纽约)
·林彪、叶剑英两元帅谈中国之崛起 毕汝谐(作家 纽约)
·中国人缺乏足球运动禀赋 毕汝谐(作家 纽约)
·赵本山是今日中国转型社会的产物 毕汝谐(作家 纽约)
·中国不可能抛弃北韩 毕汝谐(作家 纽约)
·孤 寂(小说)
·反日情結 根深蒂固 畢汝諧( 紐約 作家)
·邓小平逝世感言 毕汝谐
·爱情哲思录 毕汝谐
·忙碌的情人节 (极短篇)
·双胞胎(极短篇)
·“财 神”(极短篇)
·笑 脸(小说) 毕汝谐
·乐透奖的悲剧 (小说)
·中国足球队败局已定
·我和王同学说相声
·擦皮鞋(极短篇) 毕汝谐
·打苍蝇
· 二十年前,一篇文章改变了我的人生道路 毕汝谐(作家 纽约)
·中锋在黎明前离去 (新时期反腐文学的开山之作) 毕汝谐
·忆臧克家 毕汝谐(纽约 作家)
·父亲节的思念 毕汝谐(纽约 作家)
·忆韦君宜 毕汝谐(作家 纽约)
·周恩来评传 序言 毕汝谐
·美国联邦监狱探秘(1)
·周恩来评传 第一章 毕汝谐
·周恩来评传 第二章 毕汝谐
·周恩来评传 第三章 毕汝谐
·方励之夫妇有悖人之常情 毕汝谐(作家 纽约)
·忆曹禺 毕汝谐(作家 纽约)
·周恩来评传 第四章 毕汝谐
·《美国联邦监狱探秘》(2) 毕汝谐
·《美国联邦监狱探秘》(3) 毕汝谐
·《美国联邦监狱探秘》(4) 毕汝谐
·周恩来评传 第五章 毕汝谐
·忆贺麟       毕汝谐(作家 纽约)
·周恩来评传 第六章 毕汝谐
·童年伙伴当了大官 毕汝谐(作家 纽约)
·周恩来评传 第七章 毕汝谐
·周恩来评传 第八章 毕汝谐
·《美国联邦监狱探秘》(5) 毕汝谐
·周恩来评传 第九章 毕汝谐
·周恩来评传 第十章 毕汝谐
·林希翎二十年前与我的一夜情以及最近诈骗我一千美元之经过 毕汝谐
·周恩来评传 第十一章 毕汝谐
·周恩来评传 第十二章 毕汝谐
·周恩来评传 第十三章 毕汝谐
·周恩来评传 第十四章 毕汝谐
·周恩来评传 周恩来生平表 毕汝谐
·白纸黑字,铁证如山——先知先觉的旷世奇书《太阳与蛇》!
· 毕汝谐曾于六四之前半年发出第一次"避免无谓的流血牺牲"的严重警告!
·毕汝谐曾于六四之前一个月发出"邓小平对人民大众占尽压倒优势"的第二次严重警告!
·毕汝谐曾于六四之前13天发出"军人政治家邓小平具黩武意识,首先想到的是武力镇压"的第三次严重警告!
·毕汝谐于六四前3天斩钉截铁地断言残酷镇压势在必行!
·毕汝谐于六四后预言“六四血案是中国人民只能忍痛吞下的一枚门齿”!
·章鱼保罗式的预言作家毕汝谐 池慧
·刘晓波获得诺贝尔和平奖的意义 毕汝谐
·平民化的世家子弟习近平 毕汝谐
·掌控汇率-----中国美国异曲同工 毕汝谐(纽约·作家)
·美国航空母舰亮相黄海,毕汝谐料事如神!
·两岸法治两重天 毕汝谐(纽约 作家)
·独幕历史话剧“孔子诛少正卯” 毕汝谐
·钓鱼岛是中国巨人脚踵里的一块碎骨 毕汝谐(纽约 作家)
·钓鱼岛是中国巨人脚踵里的一块碎骨 毕汝谐(纽约 作家)
·警惕中国走德日军国主义道路! 毕汝谐(纽约 作家)
·假如谷开来与我结为夫妻 毕汝谐(作家 纽约)
·大丈夫当如王立军也! 毕汝谐(纽约 作家)
·中国政坛上演莎士比亚悲剧“麦克白” 毕汝谐(纽约 作家)
·给(第二个)非婚生儿子的信毕汝谐(纽约 作家)
·转眼,我们排队走向火葬场......毕汝谐(纽约 作家)
·“家庭舞会”——新中国第一篇反战小说 毕汝谐(纽约 作家)
·我向李雙江老师喊话 毕汝谐(作家 紐約)
·美国的月亮就是比中国的月亮圆! 毕汝谐(纽约 作家)
·“抗美援朝”是中华民族的天大福祉 毕汝谐(纽约作家)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太陽與蛇》 第五章


   《太陽與蛇》 第五章
   今天的S省晚报到了。头版下方显著位置是罩着黑框的大照片——建国后S省首任省长曹志军病逝了。
   宗华若有所思:“又一位老世伯过世了。宝贝,如果,我现在死了,并没有什么地位……”

   “啥时候才能有地位?”
   “再过二十年吧。那时候死了,后事也能办得像曹老一样风光、气派。”
   博士有些不安地道:“宝贝,二十年后,你在哪儿呀?”
   宗华闲适地拈着肩部的绿黑相间的细吊带,自是一种淑女风情,道:“当然是和你在一起了。宝贝,你去哪儿我也去哪儿。”
   博士的眼睛迷离地眨动着,暗忖:二十年?我能够平安度过二十年吗?这只能寄望于FBI的宽宏和中国国家安全部的迟钝了。
   他们亲吻时,宗华轻声叫道:“宝贝,你的胡子扎人!你不是说刮过了么。”
   博士笑道:“早晨确实是刮过了,可现在又过了十几个小时啦。多多少少又生出了一点点……宝贝,你这么敏感、娇气,哪像是女官僚呀,早早地退出官场吧。”
   接着便是例行的做爱。
   博士以吸吮宗华的脸颊(故意用似有似无的胡子扎你!)开始前戏,轻轻地叩动牙齿,咬得宗华既快乐又有一点困惑;初始,遣手指代替人鞭,给宗华的私处带来以假乱真的感官刺激,而自己则节省性体力,事半功倍……
   恰在行将入港之时,宗华的手机响了。她皱了皱眉,腾出缠在博士身上的右手,接听电话;秘书张芝英的急切声音传出来:“田市长,出事了!那几个老大难国有企业的下岗工人,又在滨海广场闹着静坐示威,抗议向外商租让土地;张书记说他刚刚在228厂当了一回白脸,不便再出面了;请您出面当一回红脸,不能让步!必要时可以动用警力……”
    林黛玉:外国资本家在中国圈地,经常闹出麻烦。过去,外资圈地的使用年限是十七年;现在,国务院已经改为四十年了。
   济公:中国高层领导人心里明白,要想吸引外国资本,必须允许土地买卖或者转让使用权,就像发达资本主义国家那样:1,承认土地、有价证券的私有权;2,价格随着市场经济的走向而变动,国家权力基本上不予干涉;3,生产计划由企业自行制定,原则上无需国家安排计划、进行干预等等。可惜,中国的状况是积重难返……
   林黛玉:近几年,中国的改革步子迈得很大、很快;只是,亚洲刚刚闹过金融风暴,中国一家挺得住吗?
   济公:中国是个很大的国家。近年来,中国经济以高消耗、高污染的方式迅速增长,属于粗放型经济增长方式,尚未完全与世界经济接轨——所以,无论外部经济环境如何,中国经济不会因之好到哪里,却也不会因之坏到哪里。
   宗华冷静地道:“张秘书,我正在卫生间呢。请你过二十分钟再来电话!”挂线后,对博士道:“宝贝,只有二十分钟了,简单点吧。”
   博士业已燃起的热情被截断了,反观宗华,却已经一切就绪,只得舍命陪君子——
   我内心淡然,却做出激动状,呼应着宗华;我在宗华臀下垫了两个枕头以为支点,嫌高了;不垫枕头,又觉得太低了;垫上一个枕头,可谓恰倒好处。接着,人鞭采用切香肠的渐进式方法慢慢地插入私处,欢情无限,羽化登仙;宗华于是乎暂且把张红军交派的任务置于脑后,开始叫床——先是高吟低唤,继而满足地大喊大叫……
   博士笑道:“宝贝,你是女子叫床全市冠军!新婚之夜,你就像鱼一样安静呢。”
    宗华忙说:“以后,我还像鱼一样安静吧。”
    博士道:“算了,想叫就叫吧。哪一枪刺深了,哪一枪刺浅了,还得凭你的叫声来矫正呢。”
   随着人鞭的持续深入,宗华感到阴道的上端以及深处膨胀了、扩张了,天然阴道润滑液分泌过盛,获得一种难以形容的快感;与快速地一下子进入的快感不尽相同……
   接着,人鞭来了个二次腾飞,出现了新的性高潮:宗华的身子颤抖了,嘴里发出无法压抑的沉闷的哼声,终于,畅快淋漓地失声喊道:“啊呀, 别停,千万别停!我的爸爸呀,我的祖宗呀……”——一下子改变了床第格调,博士听不得这个(对于权力的敬畏以及因之产生的强烈自卑,伴随着我长大成人;宗华的爸爸是可敬可畏的田书记——田部长!虎死不倒架!至于田家的祖宗呀……),坚挺的人鞭突然萎缩了!而骤起的热欲(在床上以人鞭征服了掌权者!),像是一把在体内泼翻的热汤锅,灼伤了他自己。
   宗华如何省得博士如许复杂的内心活动?她虽然对床事的半途而废感到遗憾,一时没有缓过劲儿来,却又体谅地、一相情愿地以为这是因为过劳而致,便更亲近地贴着博士。
   博士的印堂发亮,温和地道:“宝贝,我知道你没有尽兴——这只是点心,先垫一垫,意思意思!你忙去吧,回头再上正餐。”
   宗华立即赶赴滨海广场,却是人在心不在——暗暗惦记着宝贝及其“正餐”;又因领到张红军的尚方宝剑(可以动用警力!),遂强硬地对着密密麻麻的人头发话:“同志们!你们动不动就上街,妨碍社会稳定,这样做,很不好!我忙了一整天,连饭都没顾上——只好用点心先垫一垫!你们赶快离开吧,总得让我回家吃个正餐吧?”
   示威人群——阳盛阴衰,男人大大多于女人——发出杂乱的鼓噪声。男声轻易地压倒女声。
   哦,性欲望,如同深藏于体内的火种,经过眼前场面的诱发后,慢慢地、顽强地扩张开来,达于头、至于脚;我被这种既熟悉而又新奇的激情吞噬了。
   我急于快刀斩乱麻地了结事端——以便赶快回家,与宝贝重温房事。
   宗华变得有些烦躁了,咬紧银牙,说出了最后通牒式的狠话:“同志们!你们这样做,很不好!现在,我给你们二十分钟,赶快回家去吧!否则,我就请防暴警察护送各位回家!现在,我看着表——二十分钟,只有二十分钟!”
   如果“同志们”不知好歹,僵持下去,再采取“警察行动”不迟!我懂得:如果极度亢奋的群众被某个勇敢份子激发造反的热情,可怕的雪球效应就产生了!
   我的眼前出现了幻觉——二十分钟过去了,示威人群非但没有回家,反而骚动起来,在几个害群之马的带领下,愤然地参差不齐地举臂,口音各异地呼喊反政府口号。他们频频不甚流利地道出“反腐败、要吃饭”这几个字,却无一人不张口;这就给我施展铁腕提供了很好的口实!
   一股热流自小腹强有力地冲击私处,我能够感觉内裤被濡湿了,而贴紧私处的布帛似乎生了钢牙铁齿,咬紧阴毛;这种非常接近于性高潮到来的感觉,接着便融进了眼前的场面;我因而更加心猿意马,哦,还派生了对于暴力美学的某种向往……
   事实上,示威人群一动不动。
   这时候,百十名武装警察高唱军歌,迈着整齐的步伐从四面出现了,将滨海广场围得水泄不通;他们后面则是成双结对的重武装警察,手持盾牌,设置路障,使得示威人群在空间上与过往路人相隔离,以便于各个击破;后面还备有大轿车——一些长于擒拿格斗的狠角色藏在里边……
   防暴警察腰间的手枪套,像宝贝的人鞭似的鼓鼓凸凸,给我壮了心气——今天,我决心强硬地驱散示威人群!身为一市之长,水、电、煤、气、热;哪样想不到都不行!财税、金融、建筑、外贸、外经、粮食、交通、计划、铁路、工商行政、土地、能源、物价、教育、公安、边防、法院、海关、 反贪;哪方面照顾不到都不行!岂能为下岗职工束缚手脚?!哦,敬酒罚酒,悉听尊便!
   防暴警察手中的钢铁盾牌闪着寒光,头上戴着像是击剑运动员的钢铁面具,凛凛可畏;我的私处更加湿热……哼哼,少数人闹事,有武警(穿着警服的老百姓!);多数人动乱,有军队(穿着军服的老百姓!)!看你们(不穿警服和军服的老百姓!)走不走?!
   钢盔上的国徽和手上的盾牌,在灯光下反射强光,刺得我连连眨眼;坐山观虎斗——两种老百姓自相残杀!——的优越感,使得我的腰身挺得笔直!
   示威人群突然安静下来了,噤若寒蝉;他们的神色变得慌乱,胆怯地交换眼色,窃窃低语……
   宗华因而体会到国家统治机器的强大威力(同时,也产生了奇妙的催情效果!)以及示威人群的不堪一击的软弱;便改用柔和语气道:“散了吧,散了吧。大家伙儿有什么困难,请给我打市长热线电话;为市民服务,是我的本职工作嘛……”
   这时,博士打来电话:“宝贝,千万悠着点儿!街头搏奕,书记市长必输!中央都天天说稳定哩,何况你们小小的市委书记市长?万一市里乱起来,你们两位被通天记者打小报告上了‘内参’,乌纱帽就戴不牢了!政绩平庸不怕,就怕乱!”
   宗华的头脑变得冷静了一些,不再拘泥于口头设定的二十分钟的时间限制;她压低声音,报导式地对着手机道:“宝贝,现在,警察组成了人墙,强迫示威者Move back(退后),还用粗口威胁几名最靠前面的人,说是要把他们escort out(架走) ……”
   软硬交替,示威人群终于散伙了——就像是足球赛结束后离开体育场的观众;留下了许多矿泉水瓶子、啤酒瓶子、饮料瓶子……
   显然,他们只是不满现状,闹一闹而已;这年头,没有谁真的饿肚子。老天饿不死瞎眼的鸟儿!随便干点啥都能挣来钱……
   所以,不妨偶尔施以铁的手腕——他们肯定不会铤而走险。
   宗华松了口气,却又暗暗包含着一丝未及动用武力的遗憾……
    美女笑道:“5号,今天,滨海广场又有静坐示威,田市长召来了武警,把他们吓唬住了!”
   俊男道:“你笑什么呀,我老爸也参加了——空手去,空手回!穷人真可怜哪!”
   俊男沉下脸来,精致的五官之间,溢漫着肃杀之气,美女为之怔然。
   
   我以慢功细活整治从滨海广场凯旋的宗华——她看上去似乎很累,眼圈发乌,却又兴奋莫名;我从容地施展一纵一收之术,循序渐进,技巧不凡。
   一对男女做爱,其水准总是由较低的一方所决定——如果低下者难以逞其所欲,则高超者亦难以施展其计;除非高超者同时也是良师,诱导对方不断地进步……
   在床上,谁占先机,谁便是领导者;我对宗华处于领导地位,保持着床第的绝对优势。
   我领导淫行,完全掌握了主动权。偌大的双人床,我只用眼光估瞄一下,即大致地划分为九块:上左、上中、上右、中左、中中、中右、下左、下中、下右;我在心中戏称为“九大战区”,每一个战区都具有独特的战略地位。
   两人裸身纠缠于床上,前戏冗长、细腻,内容丰富——
   博士犹如天马行空,豪气干云,将宗华的指尖和足尖分别置于上左、上右、下左、下右;然后俯了上去,每一个身体部位对应地紧紧接触:口对口、腹贴腹、膝蹭膝、足抵足……只有两手腾了出来,统管全局,上下摸索,而且都是着在穴位上──我曾经跟着纽约唐人街的盲按摩师学过几手绝活,轻易不露。
   宗华何曾领教过这一套?旋即体软如泥,娇哼不止……我自忖已到火候,便侧转身来,挥舞昂然挺起的人鞭,逐一触打宗华的口唇、乳峰、私处,落得一下,便如同接通一股电流,宗华只有随之颤舞的份儿了!(与我的床功相比,宗华尚在幼稚阶段;我的床上作风欧美化,追求快感只是目的之一)高屋建瓴的床第气魄,谁人能及?! 我暗自阴阴地一笑,手指蘸着源源不断的爱液,在宗华腹部潦草题句:“故国不堪回首明月中”。然后缓缓入港,吐纳有致,堪称完美!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