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毕汝谐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毕汝谐文集]->[《太陽與蛇》 第五章]
毕汝谐文集
·习近平重蹈赫鲁晓夫覆辙 毕汝谐(纽约 作家)
·腐败的解放军能不能打​仗? 毕汝谐(纽约 作家)
·习近平的男儿性格毕现 毕汝谐(纽约 作家)
·习总亲民秀不妨缓行 毕汝谐(纽约 作家)
·习总接下来如何走棋? 毕汝谐(纽约 作家)
·周永康已成习近平的烫手山芋 毕汝谐(纽约 作家)
·习近平反腐师法毛泽东文革 毕汝谐(纽约 作家)
·习近平反腐师法毛泽东文革 毕汝谐(纽约 作家)
·当局宽猛失据是维人作乱的主因 毕汝谐(纽约 作家)
·胡耀邦并非成熟的大政治家 毕汝谐(纽约 作家)
·中国已被推上王座决斗​场 毕汝谐(纽约 作家)
·中国踏入越南魔沼 毕汝谐(纽约 作家)
·中俄靠拢 断难长久 毕汝谐(纽约 作家)
·简析薄熙来的“候补红卫兵情结 ” 毕汝谐(纽约 作家)
·陈光标是今日中国的一​面镜子 毕汝谐(作家 纽约)
·习近平应恶补中国历史 毕汝谐(纽约 作家)
·游民何处去 毕汝谐(纽约 作家)
·认清中日两国的宿命 毕汝谐(纽约 作家)
·习近平袭用延安整风手​段 毕汝谐(纽约 作家)
·党予党取,不足惊怪 毕汝谐(纽约 作家)
·习近平重开一言堂 毕汝谐(纽约 作家)
·谈红二代豁免贪腐调查 毕汝谐(纽约 作家)
·谁是人民的好总理? 毕汝谐(纽约 作家)
·习近平开罪退休军头凶多吉少! 毕汝谐(纽约 作家)
·我所知道的公安部长李震之死 毕汝谐(纽约 作家)
·薄熙来事件使中共错失一次转型机遇 毕汝谐(纽约 作
·中国不宜派兵伊拉克 毕汝谐(纽约 作家)
·文革研究|毕汝谐:关于《九级浪》的一段回忆
·两个周永康是习的两面镜子 毕汝谐(作家 纽约)
·APEC蓝天的警示 毕汝谐(作家 纽约)
·习近平是山寨版毛泽东 毕汝谐(作家 纽约)
·冷眼看蔡英文 毕汝谐(纽约 作家)
·毛泽东和习近平在2015(无场次警世话剧) 毕汝谐(作家 纽约)
·党大于法,如何改变? 毕汝谐(纽约 作家)
·习总大阅兵福祸未知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混战刚刚开始 毕汝谐(作家 纽约)
·习近平主席的两种结局 (无场次警世话剧​) 毕汝谐(作家 纽约)
·他与习近平有两段女人缘 毕汝谐(作家 纽约)
·仇恨入心要发芽 毕汝谐(纽约作家)
·仇恨入心要发芽 毕汝谐(纽约作家)
·仇恨入心要发芽 毕汝谐(纽约作家)
·仇恨入心要发芽 毕汝谐(纽约作家)
·仇恨入心要发芽 毕汝谐(纽约作家)
·仇恨入心要发芽 毕汝谐(纽约作家)
·仇恨入心要发芽 毕汝谐(纽约作家)
·仇恨入心要发芽 毕汝谐(纽约作家)
·仇恨入心要发芽 毕汝谐(纽约作家)
·仇恨入心要发芽 毕汝谐(纽约作家)
·世界无法同时容纳发达美国和发达中国
·从屠夫吴淦事件说开去 毕汝谐(纽约 作家)
·香港人为何亲伦敦、疏北京? 毕汝谐(作家 纽约)
·习近平、毛泽东、令完成、高瑜的一台戏 (无场次警世话剧)
·要死于床榻,不要死于水泥地! 毕汝谐(纽约 作家)
·中国大陆应建红灯区 毕汝谐(纽约 作家)
·南海——中美谁来立规矩? 毕汝谐(纽约 作家)
·习近平有点嫩 毕汝谐(作家 纽约)
·中国勇于挑战美国的立国之本 毕汝谐(纽约 作家)
·"老祖宗的地方”之说,可以休矣! 毕汝谐(纽约 作家)
·岂有此理!我还活着! 毕汝谐(作家 纽约)
·高岗事件是文化革命的远因
·要雾霾,还是要李自成? 毕汝谐
·新加坡国小算计大
·剖析习近平的文化心结 毕汝谐(纽约 作家
·妈妈走了! 毕汝谐
·2016平壤与1964北京之异同
·畢汝諧:中共邏輯是“我的左腳要這麼做”
·畢汝諧:蔡英文賣台會比誰都痛快
·美国在南海文武双管齐下
·警惕台湾走向绿色恐怖
·梁案华人大集会 你们的诉求错了
·特朗普是希拉里的超级助选员!
·刺杀习近平 (无场次警世话剧) 毕汝谐(作家 纽约)
·在国人皆曰可杀之际需要冷静——我看台北女童斬首案
·台湾诈骗嫌犯将步张子强的后尘 毕汝谐
·斯德哥尔摩症候群的范例——晚年戚本禹
·雷洋事件何以鬧得如此之大?
·毕汝谐的自白
·原中国科学院物理所刘双一家都是性罪犯!
·世上再无钱家仨顺民
·文革是毛澤
·毕汝谐与刘双——孝子逆子,善恶有报! 毕汝谐(作家 纽约)
·致小平、小敏的一封信
·斯坦福游泳健將強奸案彰顯美國司法不公
·法国三次恐袭——殖民历史的报应! 毕汝谐(纽约 作家)
·辱骂有时即战斗! 毕汝谐(纽约 作家)
·造谣之雅趣 毕汝谐(纽约 作家)
·贿选胜于炮选 毕汝谐(纽约 作家)
·21世纪的"二桃杀三士" 悲剧 毕汝谐(纽约 作家)
·我的六四艳遇及善举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朝鲜终将倾靠美国 毕汝谐(纽约 作家)
·漫议香港的历史及未来 毕汝谐(作家 纽约)
·台湾正处于第三次排异反应 毕汝谐(作家 纽约)
·习近平破除先皇旧例 毕汝谐(纽约 作家)
·刘晓波之死将引发寒蝉效应 毕汝谐(纽约 作家)
·中共九大、十九大前夕的战争阴云 毕汝谐(纽约
·程序正义重于实质正义 毕汝谐(纽约 作
·习主席穿上迷彩服 毕汝谐(纽约 作家)
·习近平与莫迪是针尖对麦芒 毕汝谐(纽约 作家)
·中国对印战和两难 毕汝谐(纽约 作家)
·商人川普为强人习近平站台 毕汝谐(纽约
·十九大在即,王岐山留不留? 毕汝谐(作家 纽约)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太陽與蛇》 第五章


   《太陽與蛇》 第五章
   今天的S省晚报到了。头版下方显著位置是罩着黑框的大照片——建国后S省首任省长曹志军病逝了。
   宗华若有所思:“又一位老世伯过世了。宝贝,如果,我现在死了,并没有什么地位……”

   “啥时候才能有地位?”
   “再过二十年吧。那时候死了,后事也能办得像曹老一样风光、气派。”
   博士有些不安地道:“宝贝,二十年后,你在哪儿呀?”
   宗华闲适地拈着肩部的绿黑相间的细吊带,自是一种淑女风情,道:“当然是和你在一起了。宝贝,你去哪儿我也去哪儿。”
   博士的眼睛迷离地眨动着,暗忖:二十年?我能够平安度过二十年吗?这只能寄望于FBI的宽宏和中国国家安全部的迟钝了。
   他们亲吻时,宗华轻声叫道:“宝贝,你的胡子扎人!你不是说刮过了么。”
   博士笑道:“早晨确实是刮过了,可现在又过了十几个小时啦。多多少少又生出了一点点……宝贝,你这么敏感、娇气,哪像是女官僚呀,早早地退出官场吧。”
   接着便是例行的做爱。
   博士以吸吮宗华的脸颊(故意用似有似无的胡子扎你!)开始前戏,轻轻地叩动牙齿,咬得宗华既快乐又有一点困惑;初始,遣手指代替人鞭,给宗华的私处带来以假乱真的感官刺激,而自己则节省性体力,事半功倍……
   恰在行将入港之时,宗华的手机响了。她皱了皱眉,腾出缠在博士身上的右手,接听电话;秘书张芝英的急切声音传出来:“田市长,出事了!那几个老大难国有企业的下岗工人,又在滨海广场闹着静坐示威,抗议向外商租让土地;张书记说他刚刚在228厂当了一回白脸,不便再出面了;请您出面当一回红脸,不能让步!必要时可以动用警力……”
    林黛玉:外国资本家在中国圈地,经常闹出麻烦。过去,外资圈地的使用年限是十七年;现在,国务院已经改为四十年了。
   济公:中国高层领导人心里明白,要想吸引外国资本,必须允许土地买卖或者转让使用权,就像发达资本主义国家那样:1,承认土地、有价证券的私有权;2,价格随着市场经济的走向而变动,国家权力基本上不予干涉;3,生产计划由企业自行制定,原则上无需国家安排计划、进行干预等等。可惜,中国的状况是积重难返……
   林黛玉:近几年,中国的改革步子迈得很大、很快;只是,亚洲刚刚闹过金融风暴,中国一家挺得住吗?
   济公:中国是个很大的国家。近年来,中国经济以高消耗、高污染的方式迅速增长,属于粗放型经济增长方式,尚未完全与世界经济接轨——所以,无论外部经济环境如何,中国经济不会因之好到哪里,却也不会因之坏到哪里。
   宗华冷静地道:“张秘书,我正在卫生间呢。请你过二十分钟再来电话!”挂线后,对博士道:“宝贝,只有二十分钟了,简单点吧。”
   博士业已燃起的热情被截断了,反观宗华,却已经一切就绪,只得舍命陪君子——
   我内心淡然,却做出激动状,呼应着宗华;我在宗华臀下垫了两个枕头以为支点,嫌高了;不垫枕头,又觉得太低了;垫上一个枕头,可谓恰倒好处。接着,人鞭采用切香肠的渐进式方法慢慢地插入私处,欢情无限,羽化登仙;宗华于是乎暂且把张红军交派的任务置于脑后,开始叫床——先是高吟低唤,继而满足地大喊大叫……
   博士笑道:“宝贝,你是女子叫床全市冠军!新婚之夜,你就像鱼一样安静呢。”
    宗华忙说:“以后,我还像鱼一样安静吧。”
    博士道:“算了,想叫就叫吧。哪一枪刺深了,哪一枪刺浅了,还得凭你的叫声来矫正呢。”
   随着人鞭的持续深入,宗华感到阴道的上端以及深处膨胀了、扩张了,天然阴道润滑液分泌过盛,获得一种难以形容的快感;与快速地一下子进入的快感不尽相同……
   接着,人鞭来了个二次腾飞,出现了新的性高潮:宗华的身子颤抖了,嘴里发出无法压抑的沉闷的哼声,终于,畅快淋漓地失声喊道:“啊呀, 别停,千万别停!我的爸爸呀,我的祖宗呀……”——一下子改变了床第格调,博士听不得这个(对于权力的敬畏以及因之产生的强烈自卑,伴随着我长大成人;宗华的爸爸是可敬可畏的田书记——田部长!虎死不倒架!至于田家的祖宗呀……),坚挺的人鞭突然萎缩了!而骤起的热欲(在床上以人鞭征服了掌权者!),像是一把在体内泼翻的热汤锅,灼伤了他自己。
   宗华如何省得博士如许复杂的内心活动?她虽然对床事的半途而废感到遗憾,一时没有缓过劲儿来,却又体谅地、一相情愿地以为这是因为过劳而致,便更亲近地贴着博士。
   博士的印堂发亮,温和地道:“宝贝,我知道你没有尽兴——这只是点心,先垫一垫,意思意思!你忙去吧,回头再上正餐。”
   宗华立即赶赴滨海广场,却是人在心不在——暗暗惦记着宝贝及其“正餐”;又因领到张红军的尚方宝剑(可以动用警力!),遂强硬地对着密密麻麻的人头发话:“同志们!你们动不动就上街,妨碍社会稳定,这样做,很不好!我忙了一整天,连饭都没顾上——只好用点心先垫一垫!你们赶快离开吧,总得让我回家吃个正餐吧?”
   示威人群——阳盛阴衰,男人大大多于女人——发出杂乱的鼓噪声。男声轻易地压倒女声。
   哦,性欲望,如同深藏于体内的火种,经过眼前场面的诱发后,慢慢地、顽强地扩张开来,达于头、至于脚;我被这种既熟悉而又新奇的激情吞噬了。
   我急于快刀斩乱麻地了结事端——以便赶快回家,与宝贝重温房事。
   宗华变得有些烦躁了,咬紧银牙,说出了最后通牒式的狠话:“同志们!你们这样做,很不好!现在,我给你们二十分钟,赶快回家去吧!否则,我就请防暴警察护送各位回家!现在,我看着表——二十分钟,只有二十分钟!”
   如果“同志们”不知好歹,僵持下去,再采取“警察行动”不迟!我懂得:如果极度亢奋的群众被某个勇敢份子激发造反的热情,可怕的雪球效应就产生了!
   我的眼前出现了幻觉——二十分钟过去了,示威人群非但没有回家,反而骚动起来,在几个害群之马的带领下,愤然地参差不齐地举臂,口音各异地呼喊反政府口号。他们频频不甚流利地道出“反腐败、要吃饭”这几个字,却无一人不张口;这就给我施展铁腕提供了很好的口实!
   一股热流自小腹强有力地冲击私处,我能够感觉内裤被濡湿了,而贴紧私处的布帛似乎生了钢牙铁齿,咬紧阴毛;这种非常接近于性高潮到来的感觉,接着便融进了眼前的场面;我因而更加心猿意马,哦,还派生了对于暴力美学的某种向往……
   事实上,示威人群一动不动。
   这时候,百十名武装警察高唱军歌,迈着整齐的步伐从四面出现了,将滨海广场围得水泄不通;他们后面则是成双结对的重武装警察,手持盾牌,设置路障,使得示威人群在空间上与过往路人相隔离,以便于各个击破;后面还备有大轿车——一些长于擒拿格斗的狠角色藏在里边……
   防暴警察腰间的手枪套,像宝贝的人鞭似的鼓鼓凸凸,给我壮了心气——今天,我决心强硬地驱散示威人群!身为一市之长,水、电、煤、气、热;哪样想不到都不行!财税、金融、建筑、外贸、外经、粮食、交通、计划、铁路、工商行政、土地、能源、物价、教育、公安、边防、法院、海关、 反贪;哪方面照顾不到都不行!岂能为下岗职工束缚手脚?!哦,敬酒罚酒,悉听尊便!
   防暴警察手中的钢铁盾牌闪着寒光,头上戴着像是击剑运动员的钢铁面具,凛凛可畏;我的私处更加湿热……哼哼,少数人闹事,有武警(穿着警服的老百姓!);多数人动乱,有军队(穿着军服的老百姓!)!看你们(不穿警服和军服的老百姓!)走不走?!
   钢盔上的国徽和手上的盾牌,在灯光下反射强光,刺得我连连眨眼;坐山观虎斗——两种老百姓自相残杀!——的优越感,使得我的腰身挺得笔直!
   示威人群突然安静下来了,噤若寒蝉;他们的神色变得慌乱,胆怯地交换眼色,窃窃低语……
   宗华因而体会到国家统治机器的强大威力(同时,也产生了奇妙的催情效果!)以及示威人群的不堪一击的软弱;便改用柔和语气道:“散了吧,散了吧。大家伙儿有什么困难,请给我打市长热线电话;为市民服务,是我的本职工作嘛……”
   这时,博士打来电话:“宝贝,千万悠着点儿!街头搏奕,书记市长必输!中央都天天说稳定哩,何况你们小小的市委书记市长?万一市里乱起来,你们两位被通天记者打小报告上了‘内参’,乌纱帽就戴不牢了!政绩平庸不怕,就怕乱!”
   宗华的头脑变得冷静了一些,不再拘泥于口头设定的二十分钟的时间限制;她压低声音,报导式地对着手机道:“宝贝,现在,警察组成了人墙,强迫示威者Move back(退后),还用粗口威胁几名最靠前面的人,说是要把他们escort out(架走) ……”
   软硬交替,示威人群终于散伙了——就像是足球赛结束后离开体育场的观众;留下了许多矿泉水瓶子、啤酒瓶子、饮料瓶子……
   显然,他们只是不满现状,闹一闹而已;这年头,没有谁真的饿肚子。老天饿不死瞎眼的鸟儿!随便干点啥都能挣来钱……
   所以,不妨偶尔施以铁的手腕——他们肯定不会铤而走险。
   宗华松了口气,却又暗暗包含着一丝未及动用武力的遗憾……
    美女笑道:“5号,今天,滨海广场又有静坐示威,田市长召来了武警,把他们吓唬住了!”
   俊男道:“你笑什么呀,我老爸也参加了——空手去,空手回!穷人真可怜哪!”
   俊男沉下脸来,精致的五官之间,溢漫着肃杀之气,美女为之怔然。
   
   我以慢功细活整治从滨海广场凯旋的宗华——她看上去似乎很累,眼圈发乌,却又兴奋莫名;我从容地施展一纵一收之术,循序渐进,技巧不凡。
   一对男女做爱,其水准总是由较低的一方所决定——如果低下者难以逞其所欲,则高超者亦难以施展其计;除非高超者同时也是良师,诱导对方不断地进步……
   在床上,谁占先机,谁便是领导者;我对宗华处于领导地位,保持着床第的绝对优势。
   我领导淫行,完全掌握了主动权。偌大的双人床,我只用眼光估瞄一下,即大致地划分为九块:上左、上中、上右、中左、中中、中右、下左、下中、下右;我在心中戏称为“九大战区”,每一个战区都具有独特的战略地位。
   两人裸身纠缠于床上,前戏冗长、细腻,内容丰富——
   博士犹如天马行空,豪气干云,将宗华的指尖和足尖分别置于上左、上右、下左、下右;然后俯了上去,每一个身体部位对应地紧紧接触:口对口、腹贴腹、膝蹭膝、足抵足……只有两手腾了出来,统管全局,上下摸索,而且都是着在穴位上──我曾经跟着纽约唐人街的盲按摩师学过几手绝活,轻易不露。
   宗华何曾领教过这一套?旋即体软如泥,娇哼不止……我自忖已到火候,便侧转身来,挥舞昂然挺起的人鞭,逐一触打宗华的口唇、乳峰、私处,落得一下,便如同接通一股电流,宗华只有随之颤舞的份儿了!(与我的床功相比,宗华尚在幼稚阶段;我的床上作风欧美化,追求快感只是目的之一)高屋建瓴的床第气魄,谁人能及?! 我暗自阴阴地一笑,手指蘸着源源不断的爱液,在宗华腹部潦草题句:“故国不堪回首明月中”。然后缓缓入港,吐纳有致,堪称完美!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