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毕汝谐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毕汝谐文集]->[《太陽與蛇》 第四章]
毕汝谐文集
·赵本山是今日中国转型社会的产物 毕汝谐(作家 纽约)
·中国不可能抛弃北韩 毕汝谐(作家 纽约)
·孤 寂(小说)
·反日情結 根深蒂固 畢汝諧( 紐約 作家)
·邓小平逝世感言 毕汝谐
·爱情哲思录 毕汝谐
·忙碌的情人节 (极短篇)
·双胞胎(极短篇)
·“财 神”(极短篇)
·笑 脸(小说) 毕汝谐
·乐透奖的悲剧 (小说)
·中国足球队败局已定
·我和王同学说相声
·擦皮鞋(极短篇) 毕汝谐
·打苍蝇
· 二十年前,一篇文章改变了我的人生道路 毕汝谐(作家 纽约)
·中锋在黎明前离去 (新时期反腐文学的开山之作) 毕汝谐
·忆臧克家 毕汝谐(纽约 作家)
·父亲节的思念 毕汝谐(纽约 作家)
·忆韦君宜 毕汝谐(作家 纽约)
·周恩来评传 序言 毕汝谐
·美国联邦监狱探秘(1)
·周恩来评传 第一章 毕汝谐
·周恩来评传 第二章 毕汝谐
·周恩来评传 第三章 毕汝谐
·方励之夫妇有悖人之常情 毕汝谐(作家 纽约)
·忆曹禺 毕汝谐(作家 纽约)
·周恩来评传 第四章 毕汝谐
·《美国联邦监狱探秘》(2) 毕汝谐
·《美国联邦监狱探秘》(3) 毕汝谐
·《美国联邦监狱探秘》(4) 毕汝谐
·周恩来评传 第五章 毕汝谐
·忆贺麟       毕汝谐(作家 纽约)
·周恩来评传 第六章 毕汝谐
·童年伙伴当了大官 毕汝谐(作家 纽约)
·周恩来评传 第七章 毕汝谐
·周恩来评传 第八章 毕汝谐
·《美国联邦监狱探秘》(5) 毕汝谐
·周恩来评传 第九章 毕汝谐
·周恩来评传 第十章 毕汝谐
·林希翎二十年前与我的一夜情以及最近诈骗我一千美元之经过 毕汝谐
·周恩来评传 第十一章 毕汝谐
·周恩来评传 第十二章 毕汝谐
·周恩来评传 第十三章 毕汝谐
·周恩来评传 第十四章 毕汝谐
·周恩来评传 周恩来生平表 毕汝谐
·白纸黑字,铁证如山——先知先觉的旷世奇书《太阳与蛇》!
· 毕汝谐曾于六四之前半年发出第一次"避免无谓的流血牺牲"的严重警告!
·毕汝谐曾于六四之前一个月发出"邓小平对人民大众占尽压倒优势"的第二次严重警告!
·毕汝谐曾于六四之前13天发出"军人政治家邓小平具黩武意识,首先想到的是武力镇压"的第三次严重警告!
·毕汝谐于六四前3天斩钉截铁地断言残酷镇压势在必行!
·毕汝谐于六四后预言“六四血案是中国人民只能忍痛吞下的一枚门齿”!
·章鱼保罗式的预言作家毕汝谐 池慧
·刘晓波获得诺贝尔和平奖的意义 毕汝谐
·平民化的世家子弟习近平 毕汝谐
·掌控汇率-----中国美国异曲同工 毕汝谐(纽约·作家)
·美国航空母舰亮相黄海,毕汝谐料事如神!
·两岸法治两重天 毕汝谐(纽约 作家)
·独幕历史话剧“孔子诛少正卯” 毕汝谐
·钓鱼岛是中国巨人脚踵里的一块碎骨 毕汝谐(纽约 作家)
·钓鱼岛是中国巨人脚踵里的一块碎骨 毕汝谐(纽约 作家)
·警惕中国走德日军国主义道路! 毕汝谐(纽约 作家)
·假如谷开来与我结为夫妻 毕汝谐(作家 纽约)
·大丈夫当如王立军也! 毕汝谐(纽约 作家)
·中国政坛上演莎士比亚悲剧“麦克白” 毕汝谐(纽约 作家)
·给(第二个)非婚生儿子的信毕汝谐(纽约 作家)
·转眼,我们排队走向火葬场......毕汝谐(纽约 作家)
·“家庭舞会”——新中国第一篇反战小说 毕汝谐(纽约 作家)
·我向李雙江老师喊话 毕汝谐(作家 紐約)
·美国的月亮就是比中国的月亮圆! 毕汝谐(纽约 作家)
·“抗美援朝”是中华民族的天大福祉 毕汝谐(纽约作家)
·我向侯佳进忠言
·习近平夜游狮虎山 (警世小说) 毕汝谐(纽约作家)
·请中共华丽地退出中南海 毕汝谐(纽约作家)
·薛蛮子嫖妓无伤金身 毕汝谐(作家 纽约 )
·薄熙来、李天一犯下相同错误 毕汝谐(纽约 作家)
·习彭肖像矗立雅加达乃​不祥之兆 毕汝谐(纽约 作家)
·今不如昔——人命并不​关天! 毕汝谐(纽约 作家)
·习近平暨习仲勋审判薄熙来暨薄一波(史无前例的话剧)毕汝谐(纽约 作家)
·习近平重蹈赫鲁晓夫覆辙 毕汝谐(纽约 作家)
·腐败的解放军能不能打​仗? 毕汝谐(纽约 作家)
·习近平的男儿性格毕现 毕汝谐(纽约 作家)
·习总亲民秀不妨缓行 毕汝谐(纽约 作家)
·习总接下来如何走棋? 毕汝谐(纽约 作家)
·周永康已成习近平的烫手山芋 毕汝谐(纽约 作家)
·习近平反腐师法毛泽东文革 毕汝谐(纽约 作家)
·习近平反腐师法毛泽东文革 毕汝谐(纽约 作家)
·当局宽猛失据是维人作乱的主因 毕汝谐(纽约 作家)
·胡耀邦并非成熟的大政治家 毕汝谐(纽约 作家)
·中国已被推上王座决斗​场 毕汝谐(纽约 作家)
·中国踏入越南魔沼 毕汝谐(纽约 作家)
·中俄靠拢 断难长久 毕汝谐(纽约 作家)
·简析薄熙来的“候补红卫兵情结 ” 毕汝谐(纽约 作家)
·陈光标是今日中国的一​面镜子 毕汝谐(作家 纽约)
·习近平应恶补中国历史 毕汝谐(纽约 作家)
·游民何处去 毕汝谐(纽约 作家)
·认清中日两国的宿命 毕汝谐(纽约 作家)
·习近平袭用延安整风手​段 毕汝谐(纽约 作家)
·党予党取,不足惊怪 毕汝谐(纽约 作家)
·习近平重开一言堂 毕汝谐(纽约 作家)
·谈红二代豁免贪腐调查 毕汝谐(纽约 作家)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太陽與蛇》 第四章

《太陽與蛇》 第四章
   为了拢住张红军,博士立刻着手办理张小星的事情。他不仅动用了纽约的许多人际关系,还贴进了一些钱。他对琳达说这是所谓欲取先予。事情有了几分眉目,就约张红军一同吃饭。
   中午时分,博士和张红军走进青岛路街边一家看起来很干净、猜想价格也不贵的个体饭馆。店伙计送来了菜谱,却是反拿的;张红军笑道:“伙计,我看你不像是干这一行的。”
   店伙计笑道: “我是228厂的五级钳工,下岗了。现在政府一时不能安排咱上岗,咱就先打打工,做些小生意,既解决了吃饭问题,还能对社会有进一步的了解。”
   张红军赞许道:“不错,你的想法对头。”

   现在,市委最重要的任务之一,就是消化社会闲散劳动力——社会底层的主要组成部分。
    “您二位想吃啥?”
   张红军显然是深深地迷陷于清官角色,一时无法自拔,一张口竟是:“打糊饼、摊煎饼、轧盒烙、贴饼子熬小鱼、马齿菜大馅团子……有吗?”
   “听都没听说过。二位,请看菜谱点菜。”
    张红军吓了一跳:“什么,这野菇炒蛋要五十元一客?”
    “是,这是时价。”店伙计傲气地道。
   张红军的脸色突然变色了:“我的肠胃没这福分。不吃了!走!”
   这时,老板娘认出了张红军,欢声叫道:“哎哟哟,市委张书记是请都请不到的贵人,这野菇炒蛋不收钱!”
   张红军的脸色更加难看:“不收钱?那还了得,我的肠胃更受不了了!”
   “张书记想吃啥,我亲自下厨房!”
   “谢了,谢了。那就来两客没有野菇的普通蛋炒饭吧。”
   老板娘如同奉了圣旨,欢快地进入厨房。博士暗笑张红军是个孤寒(吝啬)财主,一文钱都不肯多用。
    “海龟,小星在里面究竟怎么样?……”张红军急切地问道。
    博士侃侃而言,意在以慢制快:“红军,我为小星上下打点——上有监狱局的关照,中有郡监狱长的圆通,下有众看守的呵护,所以,令郎基本上没有受苦,也没有挨犯人的打——这种糟蹋儿童的人,通常少不了一顿臭揍!付里门律师见过他了——小星已经改变了平时的骄横态度(他显得很沉静,没有惯常的乖戾了),随遇而安,很满足;饭菜管够,每天可以放风,散步。很好。”
   张红军不满地道:“很好?”
   博士道:“兹事体大——美国法律对儿童的安全和福利保护得无微不至;令郎又是暴力犯罪,具社会危害性,上保释庭不占法理,这就算是很好了。再等等吧。我保证想办法把小星弄出来。”
   咦咦,张小星看上去体体面面,却是如蝇逐臭,一门心事地走后门——想疯到什么程度,就疯到什么程度!那个拉丁裔男孩的肛门被张小星搅得一塌糊涂了,刚刚做了缝合手术。
   张红军救子心切,又因为使了大钱,竟然挖苦道:“海龟,还要等到啥时候呀?我听说一九零一年,八国联军攻陷北京,曾经开监释放全部犯人……是不是要等到那一天呀?”
   博士微笑道:“红军,受人之托,忠人之事!现在,关键是要收买该男童的家长同意庭外和解,撤诉、销案。保释,不仅要钱,也要有个堂哉皇哉的司法理由,才能走得通!放心,有我使力,肯定保得出来!请稍安勿躁。”
   “海龟,谢谢你帮我张罗奔走……”
   博士习惯性地把右手轻轻一挥:“红军,还没有产生真正的司法效益呢,不算数。”
   张红军习惯性地发号施令:“海龟,抓而不紧,等于不抓!请洋律师马上给小星销案;然后,再想什么办法给他办张美国绿卡!……”
   博士点头哈腰,一律应承。
   吃过饭,两人慢慢地在街上散步。市委大楼路边有几棵老槐树,每逢天气晴好,就聚着几位退休理发师傅,坐等生意——两块钱剃一个头。张红军是他们的常客;今天照例走过去,平易近人地跟老师傅开着玩笑:“我这个脑袋瓜儿交给你啦。”对方也恭恭敬敬地以玩笑回答:“好呃, 张书记,你管着全市,我管着你!”
   张红军撕下理发推子上“折价处理”的标志,一回手把它贴在老槐树的疤痕上,没来由地发出哈哈大笑。
   哦,我是嘲笑这个是非颠倒的腐败社会——鳞次节比、香车美人的五星级大酒店,使得孔繁森们不能不产生自卑感,而王宝森们则不能不勃发邪念……
   回到办公室,张红军利用一个旁侧无人的机会,不谈公事谈私事,小声地对宗华道:“海龟虽说是咱们小时候的伙伴,可他现在毕竟是美国人了,内外有别嘛。同志们对你……有些反映:你和他的事情……有失检点了。”
   海龟是否留了一手?我必须间接地敲打他一下。
    宗华胸有成竹,微微冷笑:“红军,我们是正当恋爱。”
   张红军的眼睛放光,道:“宗华,同志们底下传着说他经常在你家里过夜;作为本市最主要的领导干部,这就是不检点了。”
   宗华调皮地顶撞道:“不检点?世上若无不检点分子,你们这些检点分子又从何谈起?这就像没有黑,就没有白呀;你们这些检点分子,又如何保持道德上的优越感呢?”
   张红军哑然了。
   宗华骄傲地道:“我的老公回家了。我们决定复婚……”
   “复婚?海龟回来才几天呀,你们有复婚的基础吗?”
    宗华压低声音,热情洋溢地道:“红军,我爱他,我能够为他去死!如果有什么危险,我第一个迈步上前,用身体掩住他,以资庇护……”
    张红军以陌生的眼光盯着宗华,牙疼似的呻吟着:“女……女……女人当上女皇,也还是女人!你怎么这么傻呀,傻……女人!”
    宗华飘飘然地道:“我记得,马雅科夫斯基写过这样的诗句:‘看吧,羡慕吧,我是苏联公民!'我想告诉你:‘看吧,羡慕吧,我们有爱情!’……”
   张红军迟钝地复述道:“爱情?”
   宗华自我陶醉地道:“爱情——有了爱情,我这一生也就不枉活了!”
   张红军心里泛着酸意,道:“宗华,我听着怎么有些不对劲呀。四十好几的人了,又是领导干部,哪能像小姑娘那样恋呀爱呀疯疯癫癫的?”
   宗华摆出一副辩论的架势:“红军,你错了。‘朝闻道,夕死可也。’朝得爱情,夕死亦可也!十八岁的女人要爱情,八十岁的女人也要爱情……我和我的老公──相爱没商量!”
   张红军连连摇头:“疯了,市长疯了!”
   宗华从容不迫地岔开话题:“红军,我昨天去了国税局和地税局。地方税收这一块相当乐观,税收干部对企业采取篮球场上的人盯人战术,效果很好……”
    今天,当办公室里只剩下9号一个人时,美女便走过去与之套近乎——我用舌尖舔着上下嘴唇,东一榔头西一棒子地说东道西;通常,当女人做出这个动作时,简直就是直接在挑逗对方了。我给出这么明确的暗示,原以为9号会飘飘然,谁知9号却并不热情。
   松了一把,还得再紧一把;见过索庆之后,9号通过关系户曲折地获知,老太太的病理报告出来结果了:肝癌;便一直按兵不动——
   我多么希望能够和7号整夜狂欢!但是,7号心高气傲,如果操之过急,立时就会讨来没趣!我追求7号的过程,属于渐进式,就像小时候把好吃的东西拖到最后再吃——几颗小型的糖衣炮弹打过去,我故作幽默地道:“7号,很想看看你穿超短裙的模样!因为,我对你的美腿很好奇!”
   7号爱理不理地哼了一声。
   后来,美女又在外面给5号、9号打了很多电话——“您好!您拨打的号码已关机……”这已经成为美女手机里经常出现的声音了。
   又挨了几天,美女终于稳不住了,找到俊男,埋怨道:“5号,你嘴巴上说是愿意帮忙,好象也一直在使劲;可是,你始终办不成……也许是找错人了?没有熟人,医疗质量、服务态度统统免提,大夫就跟兽医差不多!也许是走后门上供上得不够?办我妈就医,掰掰手指头,到底要花多少后门钱?有没有明价实码呀?”
   俊男其实一直是在唱“空城计”,虚与委蛇;这时只得主动地陪笑道:“7号,你今天容光焕发,是怎么回事呀?”
    美女不悦地接着话音道:“5号,你跟我说这些淡而无味的话干什么?”
   俊男嬉皮笑脸地道:“说白了,7号,我就想找个茬儿,跟你说说话呀。”
   美女伤心伤意地冷笑道:“5号,我妈的病耽误不起了,我得满世界借钱去!”
   俊男爆发地低吼起来:“钱,钱,钱!你跟社会上的俗女人没两样,只认得钱!对,对,对!我没有钱,可是我有才有貌,文武双全,配你足以了!他妈的……”
   美女撅着小巧的嘴巴:“5号,你骂人,你坏!”
   我忽然发现我并没有像自己想象得那么爱5号;而且,5号也并没有像我想象得那么爱我!经济上的自尊不能刻意装扮,没有就是没有!5号连自己都照顾不了,还指望他去照顾谁呀!
   其实,不仅9号嫉妒5号,我总觉得5号其实也嫉妒9号;只不过9号偶尔将嫉妒挥洒出来,而5号却将嫉妒深深地埋在了心里——最近,我只要在5号跟前提起9号,5号马上就会安静地悄悄走开。
   林黛玉:中国几十年“穷帮穷”式的托人情不管用了——我向周围的人借钱,统统碰了钉子。
   济公:中国人长期贫穷,往往分不清应该向别人提什么样的要求、说什么样的话。
   而后上床了。美女心存芥蒂——我急得团团转,5号却始终袖手旁观,太不象话了!我心里有怨气,却又无法明言,就快速地捉住5号的阳具, 用手扶整这个粗大家伙,掐了几下,试了试硬度——如同早年间北京的老太婆,挑拣刚上市的新鲜黄瓜……
   美女似乎不怀善意地道:“软了一点。”然后,就像是拧小提琴的弦把似地拧着俊男的阳具,重一点、更重一点;又像是编麻花辫子编到打结处,巧一点、更巧一点……还说些具有麻醉力量的甜言蜜语——这是我无师自通的拿手好戏。有些时候,用力特别重,相随的话语便格外肉麻;着意撩拨得5号如饥似渴,却又坚定地拒绝做爱,意欲拿5号一把,且从容地欣赏他的窘态……
   既然5号尚不可能由男友5.0荣升为丈夫1.0,那就先冷一冷他吧。左看看5号,我叹了口气,向右看看9号,又叹了口气,凄然地道:“两个都不中用!”
   俊男欲火焚身, 一个不小心让牛仔裤的拉锁夹住了阳具,就拼命地摇动身子,展开了无序的床上斗争;美女把双手交叉在胸前,却是一动不动——在床上无所作为,便是一种旗帜鲜明的行动;不表态更是一种明确无误的表态:你我并非合适的爱侣!
   俊男终于不能得手。
   分手之后,一下午我都不接听5号的电话,完全丧失了与他谈话的愿望,直到晚间才稍稍好些。
   我转而求告9号,9号则是口惠而实不至,仍然没有任何实际行动。
   博士登门拜访史施平,适时地提出请求——我扮出一副敬老的嘴脸,显得有一搭无一搭地道:“史老,在纽约时, 一次中秋茶叙,有几个华侨家属,再三地要求我帮助他们,向中央首长告御状──文革时,私有房产被地方当局征用了,一直没有退还;告状告了这么多年,硬是告不下地方官!人家是南霸天、北霸天呀!看来,只有请中央首长大笔一挥,给个批示了……”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