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毕汝谐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毕汝谐文集]->[《太陽與蛇》 第三章]
毕汝谐文集
·转眼,我们排队走向火葬场......毕汝谐(纽约 作家)
·“家庭舞会”——新中国第一篇反战小说 毕汝谐(纽约 作家)
·我向李雙江老师喊话 毕汝谐(作家 紐約)
·美国的月亮就是比中国的月亮圆! 毕汝谐(纽约 作家)
·“抗美援朝”是中华民族的天大福祉 毕汝谐(纽约作家)
·我向侯佳进忠言
·习近平夜游狮虎山 (警世小说) 毕汝谐(纽约作家)
·请中共华丽地退出中南海 毕汝谐(纽约作家)
·薛蛮子嫖妓无伤金身 毕汝谐(作家 纽约 )
·薄熙来、李天一犯下相同错误 毕汝谐(纽约 作家)
·习彭肖像矗立雅加达乃​不祥之兆 毕汝谐(纽约 作家)
·今不如昔——人命并不​关天! 毕汝谐(纽约 作家)
·习近平暨习仲勋审判薄熙来暨薄一波(史无前例的话剧)毕汝谐(纽约 作家)
·习近平重蹈赫鲁晓夫覆辙 毕汝谐(纽约 作家)
·腐败的解放军能不能打​仗? 毕汝谐(纽约 作家)
·习近平的男儿性格毕现 毕汝谐(纽约 作家)
·习总亲民秀不妨缓行 毕汝谐(纽约 作家)
·习总接下来如何走棋? 毕汝谐(纽约 作家)
·周永康已成习近平的烫手山芋 毕汝谐(纽约 作家)
·习近平反腐师法毛泽东文革 毕汝谐(纽约 作家)
·习近平反腐师法毛泽东文革 毕汝谐(纽约 作家)
·当局宽猛失据是维人作乱的主因 毕汝谐(纽约 作家)
·胡耀邦并非成熟的大政治家 毕汝谐(纽约 作家)
·中国已被推上王座决斗​场 毕汝谐(纽约 作家)
·中国踏入越南魔沼 毕汝谐(纽约 作家)
·中俄靠拢 断难长久 毕汝谐(纽约 作家)
·简析薄熙来的“候补红卫兵情结 ” 毕汝谐(纽约 作家)
·陈光标是今日中国的一​面镜子 毕汝谐(作家 纽约)
·习近平应恶补中国历史 毕汝谐(纽约 作家)
·游民何处去 毕汝谐(纽约 作家)
·认清中日两国的宿命 毕汝谐(纽约 作家)
·习近平袭用延安整风手​段 毕汝谐(纽约 作家)
·党予党取,不足惊怪 毕汝谐(纽约 作家)
·习近平重开一言堂 毕汝谐(纽约 作家)
·谈红二代豁免贪腐调查 毕汝谐(纽约 作家)
·谁是人民的好总理? 毕汝谐(纽约 作家)
·习近平开罪退休军头凶多吉少! 毕汝谐(纽约 作家)
·我所知道的公安部长李震之死 毕汝谐(纽约 作家)
·薄熙来事件使中共错失一次转型机遇 毕汝谐(纽约 作
·中国不宜派兵伊拉克 毕汝谐(纽约 作家)
·文革研究|毕汝谐:关于《九级浪》的一段回忆
·两个周永康是习的两面镜子 毕汝谐(作家 纽约)
·APEC蓝天的警示 毕汝谐(作家 纽约)
·习近平是山寨版毛泽东 毕汝谐(作家 纽约)
·冷眼看蔡英文 毕汝谐(纽约 作家)
·毛泽东和习近平在2015(无场次警世话剧) 毕汝谐(作家 纽约)
·党大于法,如何改变? 毕汝谐(纽约 作家)
·习总大阅兵福祸未知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混战刚刚开始 毕汝谐(作家 纽约)
·习近平主席的两种结局 (无场次警世话剧​) 毕汝谐(作家 纽约)
·他与习近平有两段女人缘 毕汝谐(作家 纽约)
·仇恨入心要发芽 毕汝谐(纽约作家)
·仇恨入心要发芽 毕汝谐(纽约作家)
·仇恨入心要发芽 毕汝谐(纽约作家)
·仇恨入心要发芽 毕汝谐(纽约作家)
·仇恨入心要发芽 毕汝谐(纽约作家)
·仇恨入心要发芽 毕汝谐(纽约作家)
·仇恨入心要发芽 毕汝谐(纽约作家)
·仇恨入心要发芽 毕汝谐(纽约作家)
·仇恨入心要发芽 毕汝谐(纽约作家)
·仇恨入心要发芽 毕汝谐(纽约作家)
·世界无法同时容纳发达美国和发达中国
·从屠夫吴淦事件说开去 毕汝谐(纽约 作家)
·香港人为何亲伦敦、疏北京? 毕汝谐(作家 纽约)
·习近平、毛泽东、令完成、高瑜的一台戏 (无场次警世话剧)
·要死于床榻,不要死于水泥地! 毕汝谐(纽约 作家)
·中国大陆应建红灯区 毕汝谐(纽约 作家)
·南海——中美谁来立规矩? 毕汝谐(纽约 作家)
·习近平有点嫩 毕汝谐(作家 纽约)
·中国勇于挑战美国的立国之本 毕汝谐(纽约 作家)
·"老祖宗的地方”之说,可以休矣! 毕汝谐(纽约 作家)
·岂有此理!我还活着! 毕汝谐(作家 纽约)
·高岗事件是文化革命的远因
·要雾霾,还是要李自成? 毕汝谐
·新加坡国小算计大
·剖析习近平的文化心结 毕汝谐(纽约 作家
·妈妈走了! 毕汝谐
·2016平壤与1964北京之异同
·畢汝諧:中共邏輯是“我的左腳要這麼做”
·畢汝諧:蔡英文賣台會比誰都痛快
·美国在南海文武双管齐下
·警惕台湾走向绿色恐怖
·梁案华人大集会 你们的诉求错了
·特朗普是希拉里的超级助选员!
·刺杀习近平 (无场次警世话剧) 毕汝谐(作家 纽约)
·在国人皆曰可杀之际需要冷静——我看台北女童斬首案
·台湾诈骗嫌犯将步张子强的后尘 毕汝谐
·斯德哥尔摩症候群的范例——晚年戚本禹
·雷洋事件何以鬧得如此之大?
·毕汝谐的自白
·原中国科学院物理所刘双一家都是性罪犯!
·世上再无钱家仨顺民
·文革是毛澤
·毕汝谐与刘双——孝子逆子,善恶有报! 毕汝谐(作家 纽约)
·致小平、小敏的一封信
·斯坦福游泳健將強奸案彰顯美國司法不公
·法国三次恐袭——殖民历史的报应! 毕汝谐(纽约 作家)
·辱骂有时即战斗! 毕汝谐(纽约 作家)
·造谣之雅趣 毕汝谐(纽约 作家)
·贿选胜于炮选 毕汝谐(纽约 作家)
·21世纪的"二桃杀三士" 悲剧 毕汝谐(纽约 作家)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太陽與蛇》 第三章

《太陽與蛇》 第三章
   宗华平静地倚在沙发上,脑海中却是翻江倒海:三年前,因为省委书记张方仁的首肯,省政府曾经做出重大决策──投资上百亿人民币,启动开发滨海新区。而且,滨海市政府将整体搬迁于此。省委书记张方仁亲口赞之为“小浦东”。当时,滨海的优惠政策,在于国务院下放了十几种物资的免税进口权,地方还可以留成逾亿美元,现在已经没有这等好事了。
   滨海新区总开发面积达100平方公里,起步区30平方公里;如此算来,每平方公里能摊到一个亿的资金,可谓寸土寸金了。然而,这一宏伟建设计划,何日方能落实呢?那位远在美国的麻总,真的是赵公元帅么? 宗华感到几分焦躁,几分无奈了。
   ……去年,宗华曾经与麻原彬发生了面对面的冲突。
   “原彬先生,” 宗华故意使用这一称呼,以示不满,“贵集团所承诺的首期资金何时到位?”

   麻原彬高深莫测地说:“很抱歉,田市长,鄙人尚不能给出确切日期。”
   宗华不悦地道:“原彬先生,贵集团选择向滨海新区投资的决定是正确的。我希望贵集团公司的投资意向及早付诸行动;否则,时不我待,本市为贵集团公司特别制定的某些优惠政策也会出现变化……”
   麻原彬有所仗恃地道:“田市长,张书记红军先生同意鄙集团公司延迟资金到位的时间,原拟优惠条件不变……”
   宗华坚定地道:“原彬先生,我是市长,这是我权责范围之内的事情;张书记的意见,只是他的个人意见。具体来说,这一块——融资、引资与外资合作、股份改造、卖地皮、承包、租赁、买断产权——归宋瑛常务副市长管……”
   宗华并没有识破麻原彬的狡计,而只是从“货比三家不吃亏”的常识出发,不满意麻原彬的暗箱经营。
    宗华道:“宝贝,你是麻原彬的顾问,请你告诉我:只听楼梯响,不见人下来!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呀?”
   博士含混其词地说:“宝贝,麻原彬的这些事能办就办,不能办就拉倒!反正我顶着个比较文学博士的头衔,在美国在中国都有饭吃;一碗稀饭,你我两人分就是了。”
   博士的话说得如此谦卑,宗华语塞了。
   博士从宗华后方走近,将两手搭上她的双肩:“宝贝,你在想什么?”
   宗华道:“想工作呀。今年是滨海市的项目年,引进外资是重中之重!只要引资达到10亿美元,我这个市长的日子就好过了!我想把招商指标,落实到每个区长县长的头上,逼着他们成立招商小组,完成任务的就升官,完不成任务的就摘乌纱帽!注册公司多了,资金总量就来得大了。至于那个麻老……”
   博士心里的苦衷说不出来,只得暗示道:“宝贝呀,麻老是玉泉山的水——不解近渴!缓不济急,你还有什么对策呢?”
   宗华思谋片刻,道:“看来,也只好让滨海市加大整体开放的步伐,滨海新区先免除一切行政缴费……只能这样了。”
   宗华今天要去市财政局,审阅索庆局长拟就的最新年度财政报告。宗华出门之前颇费心思:长连衣裙搭上短外套,成为美观的上班套装,看起来端庄优雅……以期给下属以及所有观者留下良好的印象。宗华事必躬亲,原本是一个电话就可以将局长索庆召来,她却偏要到下面走一走。
   博士深情地拥吻着宗华的双颊:“宝贝,你真迷人!哦,你就像曼哈顿的白领女士一样,着装得体、高雅;我早就注意到了,你的穿着从不超过三种颜色,而且,围巾、挎包、鞋子的颜色保持一致……不容易呀。你的服装修养是哪儿来的?”
   宗华浅浅地一笑,道:“宝贝,看了那么多美国电影,又去过那么多国家,怎么不懂得这些呢?”
   美女一天到晚愁眉苦脸,9号关心地东问西问,却问不出所以然。
    9号进一步地夸示道:“要我帮什么忙吗,7号,我舅舅认识的人可多呢。”
   美女冷冷地道:“不必。是你舅舅,不是我舅舅。”
    9号吃了瘪,心里很不舒服。于是,打电话召来一位妖冶的、要花大钱方能拢得住的漂亮女郎,想气一气美女;美女则完全无动于衷。
   我上网求计于济公师傅(哦,他到底是丑和尚还是美男子?)——
   林黛玉: 我的另一个男同事(高干子弟),也是我的追求者——本人条件欠佳,有许多毛病:他戴着名牌手表,为了向同事们炫耀,说话时故意打着多余的手势;嘴巴上常年挂着上海的“连卡佛”、“恒隆广场”以及北京的“赛特”、“燕莎”等等高级消费场所……吹牛多,做事少;喝汤时稀里哗啦;他对女同事热情无比,与男同事都很疏远。听说,他持身不正,四处沾腥惹臊,不知自律……但是,他的家庭背景很好,舅舅是高干——全省数一数二的大官!有一回,他炫耀地说:“我舅舅家的用电量,跟咱们全局差不多。”瞧,我说了这么多,明摆着——潜意识里对男朋友不满意(他没有钱!),对彼此的未来不自信,随时留着后路……
    济公:香港美女谢玲玲嫁入豪门,儿女成群,金钱成堆,最终以夫妻分手收场。古人有言:“卿自见其朱门,贫道如游蓬户。”要选择爱情,不要选择门第,否则,你会后悔一辈子!别忘了,“林黛玉”这个名字,象征着如死一般强的爱情!你应当相信爱情——真挚的爱情是不泯不灭的!爱情不同于朋友间的友谊,可以更换,可以相代,爱情一旦占了位置,便永远留在了心中!即使多少年过后,既使相爱的双方各奔东西,成了家,有了孩子,爱情也不会泯灭!当然,如果放弃了人格和尊严,傍大款傍大官便是漂亮女人的最优选择……
   林黛玉:爱情?我能够和这位高干子弟,正如我和男朋友一样,牵连着爱情吗?男朋友最近变得有些蔫了,想必是因为手头拮据的缘故;高干子弟还在单位里散布了许多流言蜚语,我不得不表面上疏远男朋友以撇清……
   济公:黛玉小姐,你太年轻了,不知道爱情需要监测,有时候,还需要动用某些特务手段或者演艺技巧;逢甲说乙,遇A言B,一捧两抬举——绝!
   林黛玉:济公师傅,太棒了!妙不可言!
   宗华一回家就扎进了厨房,博士心疼她,说:“宝贝,你太辛苦了。累了,就简单点儿。”
   宗华全身站得直直的,道:“没事。宝贝,开了一天会,想换换脑子。”
   一阵叮当之后,宗华介绍说:“宝贝,这道菜是把猪肉和鱼肉剁碎后,用鸡蛋清、葱、姜末和干面粉拌好,包在蛋皮里裹成长圆型的蛋卷;然后,放入蒸笼蒸熟,再切成薄片。”
   宗华慢条斯理地叙述着做菜程序,心中洋溢着由市长还原为家庭主妇的幸福和快乐——这道菜最为拿手,这个人至为亲近;二者交相际会,使得她满面生辉了。
   用过晚饭,博士和宗华去海边散步。站在高处,可以看见当年围海造田的一段残坝——那是张老留在世间的代言物。文革期间学大寨,张老下令在滨海大搞围海造田的工程,劳民伤财,天怒人怨。后来全都垮了,是被人为地破坏了,还是毁于大自然?竟不得而知。
    张老在滨海市搞的极左路线,至今没有大张旗鼓地肃清流毒。
   博士和宗华款步缓行于海畔长堤,观赏一群群海鸥起舞、栖落;虽已近晚,宗华还是戴上一副宽边墨镜,以免被市民们指指点点。
   博士穿着白色西装,在蓝天大海的衬映下,显得挺拔英武。他走路时的风范很有吸引力──起步时胸部挺起来,头也高高地昂起来,脚步迈得很有力量,充满男子汉的自信心。
   还不到洗海澡的季节,海风扑在身上有点冷;于是,他们转换方向,海风带着水沫扫在脸上,痒痒的。
   游人如织,各得其乐。宗华叹道:“当个普通人真好啊。”
   博士笑道:“宝贝,我倒真想像令尊那样当个大官呢——八面威风!”
   ……当年,少女宗华花信年华,姿容可人;她是业余体校女篮的左边锋,神射手——能够在零角度远投得分!但是,她从不积极抢夺篮板球,总是被动地等待队友喂球;体校教练不识眉高眼低,叱道:“田宗华,你打的是小姐球呀,罚你绕足球场跑十圈!”少年陆子走近教练,压低声音说道:“老师,她的爸爸是田贯平书记。”教练立时像是被花脚蚊子叮了似的抖了一下,蔫了……
   博士想及往事,微笑了。
   宗华缅怀地说:“宝贝,文革前,省城师大女附中那种与世隔绝的、修道院式的生活还是很美的。虽然,我只上了一年。”
   博士眺望着渐渐没入夜色的雄奇的海景,叹道:“滨海的海景真美呀。”
   ……墨西哥的天体浴场。为了惹人注目, 博士特地在阳具上戴了一个长长的羊皮套筒,以至于无法站得笔直;还披着一件女式浴衣。琳达却扮成男人模样,还绘了两撇希特勒式的小胡子……
   宗华道:“宝贝,我去过二十几个国家,天下没有不美的海景。”
   博士道:“也是。宝贝,你看,大海的潮汐──涌上来,退下去,把贝壳留在沙滩上;婚姻就像这大海的潮汐——热起来,冷下去,把孩子留在家庭里……”
   星空下,海风柔和地传送涛声。宗华与博士来到下面就是海水的宽木地板,久久不言。
   这几天做爱时,宗华居于男上女下的被动地位,俯仰不得自主,却因此获得极大的性快感,从而于喜悦之中,又多多少少产生了一点自卑感;之后,这位单身女人的倔强脾气上来了,把好言当成了赖话——
    “哦,你躺在这里。”博士随随便便地说了一句。
    “怎么呢,我躺在哪里,还要向你请示?”
    博士只能装作没听见——毕竟,十几年来,久历情场,阅人多矣,两只眼睛如同X光般透视五内,明察秋毫;宗华的缺点和弱点无可逃避……
   我不欲做无谓的口舌之争,急切地要表现出真工夫;我像是不当心,绊了宗华一下,就势摔倒在床,沉醉地吻着宗华的乳晕,舌尖如笔,勾勒出一圈又一圈的轮廓……
   “宝贝,我爱你。”这是博士。
    “宝贝,我爱你。”这是宗华。
    “宝贝,我要你。”这是博士。
    “宝贝,我要你。”这是宗华。
    他们在充满爱意的相互凝视中恢复了非凡的青春活力,说小孩子话,做小孩子事──
   博士顽皮地唱起恶毒的北京童谣:“跟人学,变黄狗,黄狗是你老舅舅!”
    宗华娇嗔地道:“我的舅舅是中国人民解放军少将,不是黄狗。”
   博士以手指点击着宗华的鼻侧:“我知道,我知道。啊啊,宝贝,你身上的这些高贵品质,正是在如此优越的家庭环境中培养的。”
   这一次,我们的床事既柔美又协调——两人都暂时地失去了最初的狂热激情,然而,仅仅依靠业已磨合出来的技巧,也能维持很高的性爱水平。口、手、人鞭皆为武器,我轻而易举地擒服对方——把宗华折腾得皮实了;发号施令,却不用嘴巴,任由人鞭代言……
   宗华目光散乱,神游九霄……全身充分地呼应着博士的热情。
   而且,这中间还出了一个岔子:煤气灶上烧着的一壶水早就沸了,他们却忘得一干二净;沸水熄灭了兰色的火苗,一股煤气弥漫开来,终于惊动了他们——两人赤着身体,争先跑进厨房,紧急扭动开关……万幸没有出事。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