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感怀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半空堂
[主页]->[人生感怀]->[半空堂]->[笔冢往事]
半空堂
·我“认识”了张约园先生
·我在上海的一对澳洲朋友
·吾国吾民和吾国吾猴
·悉尼的红灯区
·侠女江小燕和义士刘五
·想起了曹聚仁
·小孩和小事
·一对卖唱的老夫妻
·一个雷锋和千万个雷锋
·有钱买高粱 无聊读《红楼》
·张之先的荷花摄影
·新 薛 藩 诗
· 杨志卖笔
·“国治”和“家齐”邓散木的两个女儿
·哭 太 湖
·那次游故宫
·屌的呐喊
·想起了老干部杨石平
·《张大千演义海外篇》作者后记
·开幕式的一大败笔
·他乡演义
·题叶浅予先生“飞天”小画
·整理旧照片有感
·奇妙的“以怨报德”
·玩出品味来(相声)
·唉,上海女人
·有个死人叫张永辉
·游 洛 阳 记
·猪 是 不 知 道 的
·看中共究竟选落哪只棋子
·“秀色”“可餐”的 翠 蜓 轩
·读书杂感之一
·一 身 清 廉 说 斯 老——追忆孙道临先生三二事
·张大千的诙谐
·张大千的慷慨
·张大千的饕餮
·张大千的孝悌
·张大千的经济账
·乡关瘦马
·读书杂感之二
·读 书 杂 感 之 三
·谜 语 继 续 猜
·读书杂感之四
·读书杂感之五
·从谢晋之死谈传统妻妾制婚姻
·乡愿丁淦林
·读书杂感之六
·父亲凄惨的笑容
·狗 是 知 道 的
·读 书 杂 感 之 七
·写给胡锦涛看的故事之一——追究老鼠莫怪猫
·我在中国碰到的几个警察
·读书杂感之九
·12月26日——四十年前的今天
·我记忆中的外滩
·因果耶 报应耶
·为嫌根不长 差点把命丧
·毛泽东仇视知识分子钩沉
·我 的 意 识 流
·兩個胡適紀念館的觀感
·残荷败枝话隽永
·希望那本书重现人世
·爰翁九泉应含笑
·明朝最后的那段路
·从成都到映秀
·领导算什么东西
·明朝最后的那段路
·张大千和徐雯波的长子张心健之死
·两个国家培养出来的中国人
·难扶大厦既倾
·读书杂感之十
·读书杂感之十一
·读书杂感之十二
·读书杂感之八
·读书杂感之十三
·读书杂感之十五
·天呐,哪个杀千刀干的
·追 记 摩 耶 精 舍 ——兼追思台湾历史博物馆老馆长何浩天先生
·成全一堆米田共
·银 川 履 痕
·活该今日成化石
·向 花 旗 致 敬
·两个社会两件小事
·大风堂下说近生
·想 起 了 邹 容 烈 士
·大邑游
·故乡演义
·“解放”与“解手”
·我的姨妈施雪英
·人死了去哪里
·我亲身经历的一次民主
·梦醒说双亲
·張大千演義(海外篇)
·第一回 老友相逢歎浩劫 稀客來訪索荷圖
·第二回 遇故友訴述前事 聽和田預測未來
·第三回 紅袖添香傳佳話 灰箋畫梅寄子侄
·第四回 一瓣馨香祭甘地墓 幾番相思落大吉嶺
·第五回 居異國家山路遠 憶敦煌黯然神傷
·第六回 骨肉相逢敘天倫 事出無奈賣藏畫
·第七回 說國花褒梅貶櫻 巧斡旋逢凶化吉
·第八回 舉家擇遷阿根廷 總統造訪昵燕樓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笔冢往事

    文人把用秃了的毛笔称为退笔,隋朝的和尚书法家智永,勤于书写,把几十年用秃的退笔,置入瓮中,埋入地下,上书碑文,“退笔冢”,被书坛传为美谈。智永是王羲之七世孙,他的《真草千字文》最为有名,当时向他求书的人很多,把住所的门槛都踩平了,不得已,他叫匠人做了个铁门槛。曹雪芹在《红楼梦》里引用了这个典故,“纵有千年铁门槛,终须一个土馒头”,就指的这件事。 当代的画家张大千也有几个笔冢,一个在成都金牛坝的居所里。金牛坝是张大千离开大陆时的最后一个居所,临别前他为所用的毛笔做了一个墓穴,并竖了一块墓碑,请著名书法家曾绍杰写了“笔冢”二字;另外一个,在他人生终点站——最后的居所,台湾“摩耶精舎”内,离他的墓地“梅丘”不远,那里也立了块碑,形式和金牛坝那块一样,可见张大千是个心情中人,对人对物都有感情,真丈夫也。我没有去过台湾,更没有进过“摩耶精舎”,但对其间的一草一木,知之甚详,因我为张大千写小说时,曾画过草图,,下过功夫。待来年有机会去台湾,去老先生的墓前上柱香,这是我多年的愿望。我和张大千生活在两个空间,从未谋面,但神交已久,当年写书时,也许是用脑过度,晚上梦见其吟诗:“摩耶廊檐画栊栋,小路廽廽通‘大风’。”真奇怪。
    我也曾经有个笔冢,在上海虹口公园的一块棕榈丛里,那里清净幽雅,人迹罕至,在没有隐私的革命年月里,那里是我和女友S经常幽会的地方,是我俩的桃花源。那时我年轻,思路敏捷,落笔快,往往一个晚上能写万把字的作品,S能认识我的潦草字迹,出笔也快,一般第二天就能誊清我的稿子,送寄邮局。就着样,几年下来,我的写字台抽屉里久积累了十来枝退笔,不过都是些硬笔,其中有一枝我最喜欢用的“永生金笔”,小包头,不锈钢的笔套,虽然淡蓝色的笔杆尾部已经开裂,但仍用橡皮胶粘着,继续使用,直到那笔尖上的铂金粒全部磨损掉,我才忍痛让他退休,但还随身带着不忍舍弃。一天我和S在棕榈丛中聊天,谈到林黛玉“今日葬花人笑痴,他日葬侬知是谁”的葬花诗时,我突发奇想,要为永生金笔举行葬礼,S双手赞成,正巧那天永生金笔躺在我的铅皮盒子里,说做就做,两人就地取材,撕棕皮作寝垫,用眼镜布作衾被。我还撕了张纸片,工工整整写上“吾友永生金笔永垂不朽”,一切就绪,我和S 在棕榈树下刨了个小坑,有说有笑地制作了一场葬礼。
    此乃二十余年前旧事也,前年我偶然经过虹口公园,特地去寻找棕榈旧迹,但棕榈不知何处去,留下此地空悠悠,一切是“春过了无痕”,更遑论我的笔冢了。
    失望之余,我只能在原地慢慢踯躅,追怀往事,这二十余年来,世情诡谲,物事皆非,往事种种,不堪回首。默默地,默默地,我只能用心中无序的思绪,聊作凭吊。

此文于2008年08月12日做了修改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