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感怀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波欢板嘎的
[主页]->[人生感怀]->[波欢板嘎的]->[旅泰札记(一)]
波欢板嘎的
·勐傣漫游日记(一)
·勐傣漫游日记(二)
·勐傣漫游日记(三)
·勐傣漫游日记(四)
·勐傣漫游日记(五)
·勐傣漫游日记(六)
·勐傣漫游日记(七)
·勐傣漫游日记(八)
·再别
·旅泰札记(一)
·旅泰札记(二)
·旅泰札记(三)
·旅泰札记(四)
·旅泰札记(五)
·旅泰札记(六)
·旅泰札记(七)
·[原创]一路明月相伴
·[原创]尘埃落定
·栓鲁兰——教导儿孙
·[原创]位置
·小象然然历险记
·小象然然历险记(二)
·小象然然历险记(三)
·旅泰札记(八)
·【感怀两首】
·[原创] 学会孤独
·【原创】海殇
·【原创】简单的心
·旅泰札记(九)
·旅泰札记(十)
·【原创】露
·【原创】魂,归去来兮
·旅泰札记(十一)
·旅泰札记(十二)
·旅泰札记(十三)
·旅泰札记(十四)
·旅泰札记(十五)
·旅泰札记(十六)
·旅泰札记(十七)
·旅泰札记(十八)
欢迎在此做广告
旅泰札记(一)

声明:此文作者禁止复制,如需转载必须经得作者同意。

   2007年8月14日 星期二 晴 有小雨【座位事件】 早早地起床了,即使夜里加班到2点。遛狗,毛毛很听话地没有往医院大门之外狂奔,仿佛知道我要出门似的,尿尿之后就耷拉着耳朵跟着我回家了。爸爸和弟弟把行李都搬上车,他们都说我搬家了,什么都被带走了的。就当搬家吧,只是东西也不全,人也不能带走啊。买了两份糯米饭,包里还有水、糕点、苹果,怕饿的,尤其是出远门。 赶到景洪港的时候是07:30,黑乎乎的海关大厅还没有人上班,等了好久才急匆匆来了一列边检站的士兵、海关办事员。开灯、开电脑、开安检通道。接着有两家旅行社的大巴来下了几十人的泰国团,加上我们散客,还是近百人了的。泰国人被送进安检后,外面的导游不管他们了,里面的金三角公司的办事员不懂泰语,就把他们都托付给我们这些可以交流的人了。 他们很有秩序的笔直地排好对,听从我们的指挥(难怪中国导游喜欢带泰国团,听 话),大家把大件行李搬上皮卡车,就顺着码头的阶梯下到澜沧江边。我还第一次来到景洪港的,江水是因为丰水期,变得黄浑不清,还带来上游的不朽的树干,一路高歌,穿越了整个澜沧江流域。才发现,像孔雀开屏的西双版纳大桥矗立在江水中,感觉她很高大恢宏,江南岸的红瓦白墙的西双版纳州宾馆的层叠状高楼,在绿树环抱中特别显得地辉煌大气。 等上了“天达2号”船后,发现里面的人是乱的,那些泰国朋友要求坐在一起,那个座位怎么也不够坐,原来在我们进来之前,已经被安排过一次,泰国团坐右边,中国人或散客坐左边,后来是座位不够,又把他们调到左边。这下好了,之前坐着的回族父子俩,硬是不调位置,60来岁的儿子和乘务员吵了起来,说为何不安排好,把80多岁的老爹折腾地够呛。那声音足够让泰国人很吃惊了的,中国人是司空见惯了。听泰国朋友说:不能和他们坐一起的,这样的旅途会很不舒服的。 我赶紧和小王、以及遇到的要回同一个学校的留学生小杨商量,叫小杨和那父子俩坐,我和小王去后面那排坐,大家答应了,我就叫那乘务员来,说我们和那两位老人换位置,他们才把声音压低,小声骂着人和我们调换,那几个要坐在一起的泰国朋友也开心了。他们给了我们赞同和满意的掌声。为此,这一路,他们和我们攀谈、笑语不断,还被一位帅哥服务着,一会儿端咖啡送水果,一会儿又抬饭盘收垃圾的。怪不好意思的。坐过来不久才发现,为何他们都不愿意坐后面了,卫生间就在隔壁,发动机就在后面,坐久了,屁屁是被震麻木了的。 为了过关、座位事件,我们于10:00才开船离开美丽的景洪,离开了可爱的亲人,手腕上是弟弟在出关时临时戴给我的、他心爱的防水夜光表,仿佛是叫我时时刻刻记住出去的时间、记住思念的每一夜、记住我们将要相聚的那天。。。。。。船到关累港,被检查了一下护照,我的商务签到哪关都被盘问一下,应该的啊。就说去开会了的,简单,易行。告别关累港,就意味着我们离开了亲爱的祖国了,我们已经飘荡在异国的江面上了,那就是湄公河了。江水一样地浑浊不清,仿佛不愿澄清一切的往事旧人。两岸的苍苍翠竹、绞缠藤蔓、参天古树是那么地想象。可渐渐远去的橡胶林,已被旱谷地替代了。 可能是因为群山的阻隔和江水的拦截,使沿岸的山民没有可以栽种的水田,新地的周边还可以看到被砍伐和烧毁的树林,稀稀拉拉的旱谷是天气造成的。一个是才栽种下去的谷子没有得到雨水的滋润,被干死了;一个是点种下去后又被山雨冲刷,没有得到生根发芽。一个个不大的村落,由高一家低一户地撒落、穿插在树林里的、草排盖顶的茅草屋组成,沙滩上的小孩子、狗狗追着我们的快艇,挥着肯定是乌黑的小手,仿佛是在送别我们,我下意识地挥了挥手,想念着弟弟。。。。。。(待续)

   2007年8月14日 星期二 晴间小雨【入境】 (接上回)船上的中式快餐是勉强可以糊口的那种,腌菜炒猪肉,豌豆炒肉末,软皅皅的卷心菜,随便用过后,我穿起桔红色的救生衣,上甲板上“取暖”。怕冷并且已经感冒的我,受不了船舱里空调的干冷,站在湿热的江风里才感到可以自由呼吸。雨一丝有一丝无地飞逝,落在湍急的江水中没有了,如前几天坠入黑夜的流星雨。两岸的或黑或灰色的礁石林立,可以看到前段时间涨水后落潮的痕迹,大约有个2、3米的高度的。那几天的江水,才可能让人感到什么才是“喃咩兰章”(万象奔跑之河)的神威吧! 随着山势的降低,江面也渐渐开阔了起来,时不时与往来的挂有四国国旗的中国思茅、西双版纳的货轮交会、大家鸣笛示意,肤色健美的船夫在甲板上和我们挥手致意。 到了mengbong,是三国交界的地方了,我们的“天达2号”先靠江左岸的老挝海关报关、交费、加油(柴油),再行使到江的右岸的缅甸的海关报关、交费。然后过了金三角最大的赌场CASINO,就是地域上的三国交界的地方“金三角”了。没有看到电影里荷枪实弹的运毒部队啊(不可能有了),赌场门口的轿车倒是很多的,看来生意还是有的。船再行使了约15分钟,远远地看到了面朝东方的巨大的金佛立于岸边的清盛码头。同船的泰国朋友们对我们说:Thailand! Thailand!他们归家的心情可以理解的,像我们远游归来一样,到家了感觉是那么地亲切啊。 上岸,正担心因为船的晚到,因为另一艘早到了的,万一接我们的人却因为等不及走了怎么办、我们可能要在清盛住下的时候,熟悉的Azhang Dom 和Azhang Yingshui两位老师笑眯眯地、缓缓走下通道,在岸边行了合十礼,重逢的喜悦与羞涩现于言表。我和小王,背双肩包、斜挎电脑包、脖子挂小包,左手纸箱、右手拖箱,怎么把它们拽上焊着铁条的汽车通道、再怎么把它们一个个抬上海关检查台,我们都忘记了,毕竟,它们有重量的啊。 排队填表入关,检查行李时,海关问我们带那么多药是干什么的,我们说妇科药,他征得我们的同意,开瓶看了一眼,说这个药泰国也有,我们说:不吃泰国药。他摇摇头,放行了。我担心他们像机场海关那样把我的茶饼、茶叶都没收了,还不敢多带,没有想到,水路是这样地随意啊。一路上四人讲着事情,清盛到清莱的60公里的路,感觉很快就到了,这时已是曼谷时间21点多了的。我们在以前来过的Lanna 味的餐厅用晚餐,很舒服的一顿饭,可能是真的饿了。在船上,还好吃了我在“香溢蛋糕”的荞饼和脆苹果,不然饿到这时我肯定低血糖昏死过去了的。 进了Chiangrai Rajabhat University (CRU) 熟悉的大门后,我突然有旧地重游的感觉,这里竟然那么地熟悉,虽然以前只待过几天。我们被拉到了UNI-DORM6(六号宿舍)楼下,另外一位老师已经在几天前把我的宿舍打扫干净了的,今晚她也在等着,把我们的行李一件件抬到2楼,开了212给我,递给我一把用紫色小吉他钥匙扣挂着的门钥匙,说“你的房间到了”,还为我准备了两床棉毯和小枕头、被单。老师们告别了,小王说:你来了什么都有,可我们刚来时候,什么也没有。我想,我和她,应该是有些不一样的。 医院同事的女儿来取东西和钱,告诉我“娘娘,可以无限上网呢。”她们走后,随便抹了床和桌子,打开电脑,告诉可能牵挂我的亲友,说我们到清莱了,在铺床了的。 三人间的宿舍,有电脑桌、衣柜、鞋柜、书架,吊顶的两个电风扇。独立的洗浴间和卫生间,外面是盥洗池和洗衣池,还是满意的。 洗漱之后,和亲友们聊了一下关机,看看书 ,听听泰语磁带,睡着了,还戴着耳机的。。。。。。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