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贝岭作品选编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贝岭作品选编]->[贝 岭:中国独立作家笔会(2000-2003年)备忘录(上)]
贝岭作品选编
·中国独立作家笔会创办始末
·贝 岭:中国独立作家笔会(2000-2003年)备忘录(上)
·“9.11专辑”编者感言
·刻骨铭心的土地
·我最后的北京[1]
·从写作中找回对抗恐惧的力量
·“中国没变,我也没有变”
·别无选择——记1989年前后的刘晓波-
·别无选择——记1989年前后的刘晓波
欢迎在此做广告
贝 岭:中国独立作家笔会(2000-2003年)备忘录(上)

文章摘要: 而文学的起点和高度(不是当代政治人物的传记或评论,或抨击当道们的时论、政论,呼吁书、签名信,那是政治或良知的起点和高度),是由那些真正经得起时间检验的一本本书、一首首诗累积砌成的,而这些,还须成为真正不朽的文学作品,才会被后世传诵、阅读,才不是时间过后的文字垃圾。
   回过头来审视当初的决定,那一步,已预示了今日。「大」未必就「好」了,「小」并非一定就是「不成器」。令我痛的是,迄今为止,我心目中杰出的文学家或文学编辑,大部份都没有加入笔会。加入的,也有退出、或以不交会费的方式走掉或淡出了。《倾向》先后的编辑同人中,除了我和孟浪,其它人一个都没有加入笔会,我问过、劝过,他们的谢绝虽措辞不同,可本质上是:文学呢?文学是最重要的。《倾向》是有文学的。假使问问万之,《今天》先后的编辑同人中,除了他本人,其它人恐也是一个都没有加入笔会,他若问过、劝过,他们的谢绝一定也会措辞不同,可本质上恐也是:文学呢?文学是最重要的。《今天》是有文学的。今天的笔会,什么都有了,甚至一年有十多万美元的美国国家民主基金会拨款,可文学呢?文学也是有的,可它越来越稀簿了。
   而文学的起点和高度(不是当代政治人物的传记或评论,或抨击当道们的时论、政论,呼吁书、签名信,那是政治或良知的起点和高度),是由那些真正经得起时间检验的一本本书、一首首诗累积砌成的,而这些,还须成为真正不朽的文学作品,才会被后世传诵、阅读,才不是时间过后的文字垃圾。

    
   2000年年底到2001年初,为了中国独立作家笔会的创立,我和孟浪分别与旅居欧、美等地的流亡作家及侨民作家,和中国的地下诗人、地下作家们,为筹创中的中国独立作家笔会应办成一个由地下诗人、地下作家们组成的小而「纯」的笔会,还是办成一个包括地下、非地下、前官方作协会员作家、台湾作家及海外作家的「大」笔会的形态上,曾有过时而密集严肃、时而松散随意的讨论。从情感上,地下作家们确曾想到要有一个属于「地下」的,从美学理想到文学写作都更相互认同的、且不曾是官方作家协会体制内作家的笔会。若按照国际笔会和我2000年11月在洛杉矶始的讨论预想,这一笔会是一个「流亡」色彩的笔会,初创期应是流亡的中国作家、海外华人作家为多数、在中国的地下作家、独立的体制外作家、异议作家为少数(这是我力陈必要,并获国际笔会理充分理解和认可)的笔会。然而,从影响、包容和更广阔的视野上考虑,笔会又应是一个可接纳一切既追求写作自由、又认可文学或文字水准的作家、文学编辑、出版人及历史学者(国际笔会对会员的界定)的组织,而不应是「小而纯」的笔会。另外,在端典的流亡作家万之(陈迈平)在我和讨论笔会的构想时,他也特别强调中国国内作家成为笔会会员的重要性,以及希望在笔会名称上避免用「流亡」二字的意见。我认识到这一必要性,孟浪也认识到这一必要性,在这一点上,我们达成了共识,故,我和孟浪试着去说服其它有异议的地下作家们,因为需要一个有更多广义上的作家,有更多有公众影响力的作家参加的自由、独立的笔会,即使入会作家们有着不同的历史、经历和文学观。为了创立笔会,我和郑义等许多流亡作家在电话上也有过深入的讨论。2001年3月前后,我以个人名义,向几乎可以想到、联络到的,有着入会可能的作家们,发出了在海外成立独立中国作家笔会中心的建议信。关于笔会的名称及英译,及其笔会未来的设想,也请有着入会可能的作家们给予意见。
    
   2001年3月
   贝岭发出经过征求意见并作了修改的「关于海外成立独立中国作家笔会中心的建议」信:
   「去年11月,我在洛杉矶参加美国西部笔会中心写作自由奖颁奖活动时和国际笔会主席、墨西哥诗人阿迪哲斯(Homero Aridjis)见面,他谈到我去年因在北京印刷出版文学刊物被捕后,国际笔会及各国笔会均进行了许多营救工作,并且卓有成效,但国际笔会中的中国笔会中心(目前中国大陆有三个官方笔会[包括中国作家笔会]均是国际笔会成员),没有任何声音。这些年来,世界各地的作家受到迫害、创作及出版自由受到限制的事件极多,中国官方的作协(笔会)几乎没有起到维护作家创作及出版自由的责任,对于本国作家受到迫害的情形也是默不作声,而国际笔会1921年成立的原因,首先就是为了维护甚至捍卫作家的人权及创作自由,国际笔会是世界上最早的维护作家人权的组织。为此,阿迪哲斯建议中国作家能够成立一个独立的笔会,参与国际笔会的事务,捍卫创作自由,声援受迫害甚至在狱中的作家。这是成立笔会唯一的目的及主要的工作。为此,国际笔会行政秘书送来了相关资料(见附录)。
   基于我个人曾经的遭遇,我在此诚挚地邀请各位,能与我一起筹备并加入这一独立的中国作家笔会。我也在见面或通讯时问过郑义、韩秀、高行健、洛夫、康正果、孟浪、雪迪、京不特(丹麦)、仲维光(德国)、李士勋(德国)、万之(瑞典)、陈建华等作家,他们已表示支持。
   1989年六四之后,许多中国作家流亡或定居在世界各地,带有流亡色彩的文学刊物也在九十年代先后面世,我们应像前苏联及东欧国家以及现在越南的流亡作家那样成立作家笔会,关注作家的状况,争取出版自由,营救在狱中的作家。这也是我们作家的责任之一。故,我在此邀请散居世界各地,特别是在中国出生并成长的作家:韩秀、巫宁坤、郑义、张郎郎、古华、洛夫、一平、江河、雪迪、北岛、京不特、李士勋、杨炼、友友、张慈、康正果、马兰、郑愁予、陈建华、陈奎德、仲维光、万之、丁果、严歌苓、哈金、黄运特、多多、虹影、赵毅衡、胡冬、刘洪彬、还学文、陈迈平、李笠、马建、李大卫、苏晓康、杨小滨、黄翔、及孟浪等人参与,最早加入这一笔会的作家应为创始会员。笔会也应是一个非政治性的作家团体。
   我在与瑞典的万之商量时,他建议我们应该将此一笔会的会员延伸到中国。我们共同认为,特别是在中国大陆的独立作家、地下作家及诗人,即一切认同国际笔会章程和宗旨,同时有两本以上著作、译本或编辑出版过两本以上书籍的作家,均可加入这一笔会,这样既包括了在中国大陆的作家,也包括了海外的中国流亡作家、移民作家。
   除此之外,请您推荐其它文学工作者(注:按照国际笔会章程,可以成为笔会成员的除了文学作家之外,还包括文学编辑及文学翻译家、记者等)一起参与,更希望您给予意见和建议;若你认同国际笔会章程,并且同意成为会员,可否请将个人(中)英文简历及著作名称E-MAIL或传真给我,我随后会将笔会筹备的情况和进展告知诸位。」
    2001年5月,《倾向》文学人文杂志停刊。
   因为筹创中国独立作家笔会的琐碎事务日益繁多,我和孟浪都无法兼顾两项工作,在征得孟浪同意后,我不得已作出重要决定:已创办了七年的《倾向》文学人文杂志暂时停刊。
   2001年7-10月,提议并主持完成了第一届笔会主席的会员直接投票选举。在笔会成立并被国际笔会接纳成为国际笔会分会之前。我提出建议,由会员直接选举中国独立作家笔会主席,此提议被会员接受。在和孟浪、郑义等人商议后,我「提名刘宾雁先生为笔会主席」。郑义、孟浪也分别「提名刘宾雁先生为笔会主席」。刘宾雁曾谢绝,我们又分别说服了刘宾雁先生接受作为主席候选人的提名,为减少部份会员的异议,也是在刘宾雁的意见下,郑义、孟浪和我,曾分别致电笔会会员,请求投票赞成主席候选人刘宾雁当选中国独立作家笔会主席。
   2001年11月,国际笔会伦敦年会后,作为笔会(义工)执行主任,我曾将精力放在创设笔会网站上。为了使笔会有一个最起码的公共窗口及便于笔会会员了解国际笔会的运作和本笔会会员们各自的情况。也为了让会员可以直接连接(link)进入各国笔会和国际笔会的网站阅读咨询,我为此花了逾两个月时间收集网站所需的资料、参考各国笔会不同的网站页面设计、和熟悉网站结构和网站技术的人员切磋,在网站设计和技术操作上,敦请在波士顿的笔会会员王宏辰设计网页并将所有文件资料置入其中(因笔会没经费,由个人预付王宏辰网页设计费500美元。数年后,笔会偿还了此笔费用),用个人信用卡支付了购买网站网址、网名费用,个人也经年按月预付中国独立作家笔会网站月租费(数年后,笔会偿付了部份费用)。2002年8月间 ,为了更新网站网页设计和使网站更具艺术感,请了台湾留学生改版更新(因笔会尚无经费,由个人支付费用)。
   2001年10月至12月,我和孟浪分别以个人、倾向杂志和笔会名义提名推荐(入狱的)上海作家王一梁获得国际人权组织「人权观察」审核颁发的「海尔曼/哈米特受难作家奖」(Hellman/Hammett Award for Persecuted Writers),美国笔会「危难中的作家」紧急补助款。推荐成功,王一梁获得「海尔曼/哈米特受难作家奖」五千美元,美国笔会「危难中的作家」紧急补助款三千美元。
    
   2001年12月,通过通讯投票或传真投票的方式,刘宾雁以达78﹪的赞成票当选为笔会主席(当时似未定下任期时间)。孟浪、郑义、贝岭也被少数会员投票选为主席等职务 。                                    
    
   重要象征:十位国际知名作家成为创始期的中国独立作家笔会荣誉会员。
   为了让中国独立作家笔会在国际文学界被认识,为了让中国独立作家笔会被中国和台湾的文学、文化界、海外的华人文化圈当事、受尊重(这些界和圈中有着悠久又「可爱」的虚荣和势利)。更重要的是,为了让敢于加入中国独立作家笔会的国内作家们可少些危险和不安。在这一年里,我代表初创的中国独立作家笔会邀请了十位国际知名作家成为中国独立作家笔会荣誉会员。这是一件不易、却重要的事。他们都是我的友人、良师,,他们在我入狱时挺身相救。从「象征」的角度看,这十位国际知名作家中有六位曾获得过诺贝尔文学奖,一位是作家总统。
    
    2001年12月,作为笔会(义工)执行主任,撰写「中国独立作家笔会通报」。后以「中国独立作家笔会简介」置于笔会纲站www.penchinese.org(后改用www.penchinese.net,因现已消失,再录出):
   「2001年11月底,中国独立作家笔会被国际笔会 (PEN International) 接纳为新的分会。2001年10-11月,中国独立作家笔会 (Independent Chinese PEN Center) 经由分布在海内外的中国大陆作家、流亡作家、移民作家构成的会员的通讯投票﹐选举现居美国的中国流亡作家刘宾雁为主席 (得票率78%)。同时经主席提名正式产生了笔会的工作机构,贝岭为执行主任,孟浪为自由写作项目召集人。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