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巴克栏目
[主页]->[百家争鸣]->[巴克栏目]->[巴克:与先生商榷]
巴克栏目
·巴克:说话不敢大声,要开抽油烟机
·巴克:未名的苦痛
·巴克:路渺茫吗
·巴克:黎明时的感觉
·巴克:奋搏
· 巴克:也论邓小平的“政治交代”
·巴克:路
·巴克:好想
·巴克:九种不值得你追随的领袖
·巴克:最看不起的六种人
·巴克:只有合法推动中国民主进程才是大智慧
·巴克:已与郭少坤先生交流的内涵
·巴克:已是怎样的际遇
·巴克:在这里我敬告同仁
·想你 我的爱人
·巴克:高智商的老板最厌恶的十五种人
·巴克:大老板的基本素养与能力
·爸爸给儿子的信
·巴克:做官16条经典箴言必读
·巴克:您静静地走了
·巴克:爸爸走了
·巴克:根在哪里
·巴克:这世道究竟咋啦
·巴克:丑鬼
·巴克:看蓝天丑剧的感慨
·巴克:而你却给我
·巴克:我的网恋
·巴克:给文友的信
·巴克:我们拣了个监控我们的手机
·巴克:灭鼠有三招(转摘)
·巴克:临江仙 ——回君疑问
· 巴克:我是太阳
·巴克:诸葛亮的用人心法(转摘)
·哀思的我在哭泣
· 巴克:我 在 做
·巴克:一箭双雕的灭鼠三招(转摘)
·巴克:鸿运当头
·巴克:明白人与聪明人与精明人的区别
·你好!
·七月的背影
·有情人
·巴克:朋友们,请停止争吵
·巴克:他们为何封杀公民监政会
·巴克:爱加上智慧能够产生奇迹 (转稿)
·巴克:论颇大成功似的因素
·巴克:爬岳麓山的感慨
·巴克:正常诉求的人为精神自由宁愿去受苦
·巴克:共产党还存在吗
·巴克:铁流的问卷是指哪些人的答案
·巴克:胡锦涛面临新的重任
·巴克:顺应时势是成事的基本条件
·巴克:组织起来更不能走于形式
·巴克:给胡温写内参的范兴运为什么被恐吓?
·巴克:不按照秩序出牌的理解
·巴克:追寻圆满的信仰
·巴克:解决台湾问题接着就是解决中国独裁问题——也论给胡温的信息
·巴克:温家宝真的很作为吗
·巴克:闹油慌和运费老是涨价真闹心
·巴克:群监会的实际意义与心法
·巴克:吴官正为什么有三大憾事
·巴克:少林寺的和尚卖的护身佛竟是这样的东西
·巴克:与先生商榷
·巴克:李世民有个房玄龄才更能成就基业
·巴克:顺应潮流才是大成的基础_兼应<在体制内推动民主确实会有效吗>?
·巴克:关键是广告不得民心
·巴克:论王维工康燕落马于什么制度的释然
·巴克:募捐是我民运发展的一个途径
·巴克:猪就是猪,不能这样地妄想人性化
·巴克:就中国民主党发言人高洪明声明的感慨
·巴克:我恨死共产党了
·巴克:与权力者的根本矛盾就是利益的相悖
·巴克:现代社会包二奶很正常
·巴克:人类的中国在重复着昨天的事
·巴克:与文友思想交流
·巴克:马英九竞选成功是中华民族的幸事
·巴克:旺财二十四要诀
·巴克:胡佳真的能颠覆国家政权吗?
·巴克:我做太阳
·巴克:走到窘途的人虽会更积极地搞民运,但
·巴克:在泛蓝网站感受到的
·巴克:周文王向姜太公请教:
·张宏宝:生亦有容之意
·中共其实更害怕两岸统一
·网络安全基本要素
·台海两岸民主统一的谈判大纲
·巴克:当前中国政局发展和民运前途分析
·巴克:评《拉萨藏独暴乱事件为什么未能事先制止》
·给新民党郭全的短信
·沈先生你好:
·巴克:郭永丰并不可笑
·一位网友对农民工的感叹
·巴克:民运领袖要具备“会做”的实际要义
·巴克:说是流氓真是流氓
·巴克:你所设想的规划很值得参考
·巴克:这是马英九的智慧不是自找麻烦
·巴克:郭泉被抓并不奇怪
·巴克:捐款是弱势群体的义务吗
·公民监政:奥运使当局变得疯狂了,我们最该做什么
·巴克:给更多的孑木先生提个醒
·巴克:民运在中国投资经商之要
·巴克:在汶川送文化衫也要抓捕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巴克:与先生商榷

先生:
    你好,冒昧与你探讨我的观点,是因为我们都是同道者,我的观点与你有区别,但主张的根本是一致的,特别是铲除独裁不是空话,也不是理想主义,应该是现实的做法,而能做好这一点,不是表面上如何忽悠,应该说能走好一步是一步,稳扎稳打。而开初需寻求联合虽然没有错,但你知道为什么联合不起来吗?我认为不是群体没有觉悟的问题,而是海内外,我们民运的方式方法存在着很大的问题。
   记得我与某个同仁交流思想,有位资深的民运老友他总是说“老民运不是不能做领导,给我个千军万马我能带领”,说得次数多了,我就说,不要你带领千军万马,我给你招募几千人不难,给我三个月的时间已经足够,你真的能带领吗?首先,你既然能做将帅,那你先把我给你邀请到的同仁吃饭的问题给解决吧,你能做到吗?最起码,一天的饭你该能管吧?当然到你这来不是受害的,你能保证他们不受害吗?不被传讯抓捕吗?以及让他们做什么?怎么做对我们的民主事业有实际利益?又与我们的同道者有利无害?
   当我问到这时,他再也不说能带领多少人马了。其实国内欲民运的人很多了,再加上不民主国家就会被胡中央败坏光,问题是怎么做?还不就是“利所惑”的问题吗?不外是不同的人有不同的利益需求罢了,那就看你是怎么给予他们?满足他们?而真正的大思想者+民主运动策略家,中国有两三个人就够了,这你认为呢?也是说,开初不是组织起来的问题,而是大思想家一起探讨当前政治问题的时候,特别是今天,我也这么认为。
   再说,我们连生计都需要依靠打工,不能专业从政,难道这不是问题吗?有不少的文友欲做专业民运活动家,但当我与北京的同仁一提到大家都拿出一万元来共同经营一个实体,利用这个实体聚集在一起,共同学习和探讨下一步活动法则,可是响应者就是到北京去,而不是南来,其实到哪里去并不重要,关键是适度,行得通,决不会把金钱放在首位,这才是大智慧家的思想境界。再说,北京那个地方我不陌生,我们这几个钱还不是百水车薪?到头来鸡飞蛋打的事吗?

   一个有智慧、有胸怀的人,自然会视金钱如粪土,看了你的大论,我认为你是个思想者,但政治谋略方面还须商榷,况且,不知道你能为中国的民主事业做到什么程度?现在我办了一个实业,就是想以这个实业发展我们合法的基地做先手,当然,我们初步投资了50万元办了个小型制造厂,没有用我自己的名字办实业,防备被破坏,因为我们是在特务的黑名单上。再说,多年来在国内行走,几乎把自己的积蓄花费殆尽,只有依靠同仁共同创业这点上有了点起色,所以,我关心的不是怎样联合,而是怎样应运而生,或则怎么给思想者提供坛台共谋民主大计。我在这样做了,而且是仍在做着。
   并看到,海内外,民运谋略家没有几个,真正能推动中国民主进程的人,阿衍算一个,他在海外,目的就是为国内的民主事业招呼或游说海外同仁走更正确的路,可效果不彰,当然,我不赞成不根据国情地搞什么民运,中国的法律有利用之处,关键在于我们如何理解,深悟。
   看到你的大论,我想你也是我们中的一员最好,关键是你想把自己定在什么位置,也是你的自由选择,我认为做什么角色并不重要,关键是否能胜任,能否给我们的群体谋得利益,给自己定位就应该能在这个位置上求得发展,能够为成员先能做出点什么,这不是空口白话,还要实际能力。
   你应花费3个月的时间,专心研究阿衍先生们的论文,作为借鉴,他们的文论基本在博迅网站博克内、百家争鸣里,有个《九重漫谈》是他们的博克。你是国内一个有思想的智者,在政治思想上,你是觉悟者,但是也有其不足,特别是,你在第12段里的想法就不准确,因为不反共而反邓的人也应该在我们团结的范畴里——毛派的人,何况这种人不在少数了时,这是阿衍先生提出来后,大家都已有类似的共识。
   我们都是有信仰有思想有抱负的人,如果你觉得需要做一番功业,就应该走得最正确,不是行不行,或什么联合,或在网络上忽悠,或争取那些没有远见、只想个人成名获取利益的网虫或机会主义者,因为没有严密的组织系统,任何联合就是一盘散沙,不够对手一击。而且真正以政治的形式你还没有邀到几个人谈联合,特务流氓也就进来了,到那时,你我一事无成,也就将身陷囹圄,失去起码的自由。
   当然,公开的为民运事业发展经济也不行,澳大利亚籍的香港基督徒吴魁在广州开办的企业“以诺集团”最近已被官方关闭、中方高级管理人员被抓、三千万资产被冻结。这样的经济运作模式,最是不明智的行为,因为邪恶势力总怕我们另种形式地在国内冒出来,要身份鲜明的人进入这么多资金的领域里去,或者给予什么神教组织或什么政治组织明着注入资金,都是肤浅的做法,而不能依靠外围经济扶植的办法,也太傻到家了啊?
   你能有联合的思想,难得可贵,问题是如何联合得更好,我认为还是以发展经济为籍口,你我这样的有点胸怀的人先走在一起,共同创业共同设计,发现比我们更强的人,形成一个合法的公司,事实上我们是边发展经济边研究我们共同关心的政治问题,待到时候到了,合法了,不只是你联合别人,别人也会主动联合你,到那时,你我想看到的,就自然在眼前。
   我最赞同你这样的想法:“……要求我们一不怕坐牢二设法不坐牢,这就需要我们既要有勇气又要有策略”。是该有这样的措施了,因为都坐牢了,谁来做民运工作?再说,搞民运为何要坐牢呢?难道我们不坐牢就不能搞民运了吗?我特别讨厌那种欲牺牲别人而搞什么民运的人,这样的人,不管同仁的利益,自身就是各个冷血动物,怎么能号召民众呢?
   望你有时间来湖南一叙,探讨我们更为关心的课题,因为我现在抽不出身来,我每天要工作十几个小时,就是为了我们有个更合适的开端,再说,我能请朋友投入这么多资金,就应该为这个投入负全责,直到能使这个行业兴盛、离开我可以自动运转,我才会撒手。之前,不能行走。
   以后不要公开身份,不要要求个人有什么名,这样做不利于事业发展。因为特务是无孔不入的,要想有所大成就应该按下身形,做更值得做的事。再说,想成名,或把我们的政治主张传播开来,太简单不过,你最好有自己的海外网站博克,就很容易达到这个目的,对于我们来说,并不是太难的事了,因为我们的思想能在民运界造成影响,而且会更有实际意义。看了你的论文,我感觉你的圈子狭小了些,这不要紧,因为想宽些更不是难事。
   巴克上即日
    我国民主化和平改造的要义
    郑酋午 (13128739605)
    无庸置疑,世界政治历史的前进方向是民主化,我国政治历史的前进方向也肯定不会例外。民主化就是铲除专制制度,而铲除专制制度就是要从根本上改变现存政治结构,按革命的通常意义去理解,这就是革命;不过,我们讲的革命不是暴力革命。暴力革命是历史的遗物,人类已进入文明时代,暴力革命这种野蛮的方式已经过时,必须抛去,然而虽然如此,我们却不能由此就认为,只能走改良的道路,因为按通常意义去理解的改良,它只是在不改变根本制度的前提下的点点滴滴的改进。如果说已经是民主化的国家,文明的制度框架已经搭成,那么在这种情况下,其进步的方式就必须是改良,而那些仍然是专制的国家又怎能通过改良改变专制制度呢?因此幻想通过改良实现政治民主化的目标那是不现实的。暴力革命不能要,改良不能要,那么只有进行和平革命了。
   和平革命的方式,可以是以自上而下为主的,比如匈牙利、苏联和中华民国的民主化改造,也可以是以自下而上为主的,比如罗马尼亚,波兰的民主化改造。我国的民主化改造应以何种方式为主呢?如是自上而下那么就再好不过了,这样就可以避免不必要的流血牺牲,但这种方式可靠吗?有谁能提供可靠的证据证明能行呢?有些同志天天都在呐喊中央的谁谁是希望,这是幼稚呢还是脑袋有毛病呢?
   现在的中央没有理想主义者,只有机会主义者,机会主义只是根据形势是否有利于自己行事的,没有理想和信念,更不可能有民主主义的理想和信念。这些人会主动去推动国家的民主化改造吗?再者,这些人都是既得利益者,民主化改造会触犯这些人的利益,这需要超越,而能超越的是什么人呢?只有理想主义者,因此,不能把中国民主化的希望全部寄托在中共的上层人物身上。当然这条路也要开启,不要关闭,但不能寄托全部希望。既然这条自上而下为主的和平革命之路希望不大,换一句话说,这条自上而下为主的和平革命之路不能确定,那么能把全部赌注押在这上面吗?不,不能!既然不能,那么就要求我们开辟一条自下而上为主的和平革命之路。如果不这样考虑问题,那么中国的民主化改造,就要推迟,有可能是悠悠漫长的推迟。
    中国的民主化改造,从目前的情况看,只有走自下而上为主的和平革命道路,这就是现实的结论。脱离这条主要道路去想别的路线,恐怕都要误入歧途。确定了要走这样一条路,那么我国民主化和平改造的第一要义就是民主战士的联合。
    用通常的话来说联合就是力量,团结就是钢铁!用系统科学的语言来说,联合就是形成有组织的系统,有组织的系统就有不同于要素的结构和功能,有组织系统的结构和功能大于要素的结构和功能。我们认为,这个道理是不言而喻的。
   但是,为什么跟专制势力做英勇斗争的民主战士就是联合不起来呢?究其原因,大概有如下几个方面:
   (一)一谈到联合,有的人马上就想到有人要当领袖,一想到领袖就想起毛泽东,于是立刻反对。联合要不要领袖,当然要,没有领袖算什么组织。但问题是民主组织的领袖不是自封的,不是谁想干就能干的,不是毛泽东,除了要有胆量、有人品、有智慧之外,还要有组织成员的共同推举。如果大家能共同推举出一个领袖,这绝对是好事而不是坏事,当然,民主派的领袖不会是长期固定的,是有任期的,做好了才能连任,否则就靠边站。
   (二)有人说,我是自由主义者,不能联合。自由主义者就不能联合?联合了就会丧失自由?这是一种涂湖的认识。民主化改造的最终目的就是让人民获得全面的自由,现在我国没有政治自由,我们就是要向统治者争取政治自由,没有自由是专制制度造成的,不是联合造成的,联合起来就是为了争取自由。如果联合起来后有组织纪律性的限制,那也是为了形成反专制反不自由的力量而受到的暂时约束 ,民主化改造成功后,形成的组织或者变得松散或者解散,绝对不会对争取得来的自由构成任何威胁。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