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巴克栏目
[主页]->[百家争鸣]->[巴克栏目]->[巴克:中国大陆公有制的演变]
巴克栏目
·巴克:理想践踏辱理想
·巴克:希特勒执政时的奥运会也很成功并不足怪
·巴克:不和更为贵
·巴克:郭永丰被软禁了的感慨
·巴克:杨佳给了我们什么启示
· 巴克:是堕落还是进化
·巴克:中国一些愚民还在信党信政府
·巴克:不要以自己为中心,我们不做毛泽东
·巴克:谁相信中国的名人谁就是上当受骗的人(图)
·巴克:不做乞丐做商人
·从民进党议员向国民党议员泼粪看到的
·巴克:关键是能掌握住度
·巴克:黑暗里搏击
·巴克:亲爱的 怎么
·巴克:我为河南文物界有这么个女败类呜呼
·思亲幽泪哭楚楚
·巴克:是应形成互动的自然条件
·巴克:陈水扁贪腐被抓不是偶然
·巴克:萧克东不过是个狗才
·巴克:中国民运的发展形式
·巴克:听见自己泪落的声音
·巴克:北京的两个鸟会为何更使流氓们紧张害怕?
·祭所有因信仰而死去的人
·巴克:也论郭泉与郭永丰的推动民主形式的欠实际性
·背后总是有个幽灵的眼睛
·解决中国政治问题需要有个新的民主基地
·巴克:薄熙来总爱显能斗狠,他能什么?
·巴克:当前中国谁是民主事业的开拓者
·巴克:心弦
·如何推动中国民主运动新局的进展
·吴兆麟推选黎元洪做大都督实乃政治智慧
·巴克:颓萎的中国社会
·袁世凯类的任何非常时期都不会缺少
·巴克:贾甲自愿坐牢的形式不可取
·坏人只所以要这么歇斯底里地坏
· 缅北特区基本状况
·2009—2011年劳教所狱中
·中国政治实际发展的契机
·缅北战争的根源——克钦邦已经败北
·从强势的梦鸽恬不知耻到看弱势的陈新平受冤害
·定位(21——30)
·定位(31——40)
·定位(41——50)
·定位(51——60)
·定位(61——70)
·定位(71——75)
·行势者的正悟
·修养不够只能瞎忽悠
·攻击《博讯网》的人都不是最理性的
·如果能铲除独裁专制与魔鬼联手有何不可?
·31——刘西凤
·伟业的成败不在于平民而在于领袖
·作者:民运老战士 徐水良(参考)
·极限发展就更需要各式奇才无约束地发挥
·中国人生
·被动选择我的路
·看习近平给中共的惯性覆灭
·我探民主人士吴弘达邪恶本性
·到泰国缅北老挝等地区旅游的找我
·形成自然力量更能扫除中国的独裁统治
·缅北的独立存在有利于中国变革
·这就是你我的不同,你的智商有问题,应该想到,鄙人的稿件的用心是什么?我
·男人和女人的纠结
·交给秘密的使命
·你就站在了灵魂高处
·习近平切除中共问题的劣顽根源比解决客观问题更睿智
·中共为何不能借坡下驴
·清理江家帮为何不能彻底
·形成自然之力更利于铲除独裁
·中国政局演绎与变化
·在耍二的习二行只能倒退中国
·巴克:高智晟已是诈骗嫌疑
·太阳如何已西偏
·论下南方街头运动与号称南方街头的人
·论下南方街头运动与号称南方街头的人
·看了韦石对S君话后的感慨
·习共真的只有靠打压才能延命
·借美国之手除掉金正恩势在必行
·习近平到底是不是双面人?
·中共邪恶不可改变时
· 习近平制下要学会不轻易做下一个雷洋
· 与民主人士商榷点智慧
·纷纭的虽说
·抓完了江家帮的马仔习近平们会继续做什么?
·习近平就是袁世凯的再生
·巴克:民主进程战略需要更多新途径
·彭明君逝世应给予民主智者的智慧
·习共是否智性就在于能不能与国人和谐
·政治家先做好一个商人才能成就政治基业
·探余志坚为什么公开声明
·我不是自己
·我是自己
·郭文贵搅动起来的都是什么水?
·习大巨婴去江曾真的很难吗?
·巴克:哀哉余志坚
·中俄为什么支持朝鲜拥有核武器
·习共特务说郭文贵杀死了王岐山大家会信吗?
·习近平累不累
·风情不在浪漫时 1
·风情不在浪漫时 2
·风情不在浪漫时 3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巴克:中国大陆公有制的演变


   在我们人类社会主义道路上,有多少疑虑者在思考着许多存在的客观问题,于是一些新的问题也就应运而生了。人类上,中国大陆共产主义已被邓时代糟蹋的不得不进入低谷,在今天,我们在研究马克思、毛泽东思想理论的同时,不得不参照着邓时代的一系列发展着的理论,至使许多的现实主义者更加偏重于自己的存在形式。
   是的,如果不能使现实和理想结合起来,已是过去的情结,而今所需要的就是要把新的情节更完美些,再完美些。不难看到,我们的对立者,看到大陆政体阵营里的一些粗糙愚昧甚至流氓邪恶的举止就轻蔑着,这是因为执政的邓势力还不适应新的环境来满足自己的总政略的完美,到是跌入了自私自利的泥潭中走不出来,更可悲的是,进入了非用流氓权威才能控制政局的尴尬时段,岂能不说共有机制的艰辛和无奈是共产党人的愚昧造成的格局?也就自然在我们的精神领域里,反叛出《九凭共产党》的一个政治时潮,而且,正在狠而准的绞杀着共有体制的存在纲领。

   一个国家,只要想发展,想进步,就很难不出现一些愚昧的人来搅局;只要有复杂与不学无术又贪婪无耻的权威人种在,就难不存有我们闹心的坏事恶事。要不然,所定的章法就没有必要有惩戒类了,但是,真正的能使共有社会进化到象马克思们所预见的那样,的确不是件易事,这还需要中国的一些时间来锤炼中国自己的政治新情节,展开公有体制的民主社会的总政略,才能改变被动、灭亡的命运。
   眼下,中国大陆政治事态的变化,已不是“崇高的觉悟”时代,又不能杜绝烧杀抢掠的流氓行径,到的显出了新的丑恶直接影响了共产事业的顺利进行,而且还有自己的愚昧威胁着我们左派正常的前进步伐。导致了社会成员分化得比较迅速,使我们的真正对立者无不期盼着公有制的败亡,而不是恭恭敬敬地效仿。
   如果共产党在初期时代,幼稚的,错误的,都很难避免,到了接近中期时代时,北京的社会研究员们,是否在稳固发展的前提下,拥有了一套较科学的、切合于实际的政治理念呢?我们有不少的政治理论家和一些业余政论手的大作,鄙人拜读了一些,但千篇不离其宗,就是共产党绝对领导权不能放弃,甚至是重复着过去的僵化理论而不知耻。
   在网上,也看到了一些文章,例如华炳啸先生的一党组成两个派系地进行竞争活动,鄙人认为,这种权宜之计暂时虽然行得通,但也不是表现共产党的高尚情操,不能够把革命或共产党诞生的初期意愿当成一回事,甚至是亵渎了自己的奋斗精神,或重复了蒋介石制下的国民党的流氓蛮横,不讲道德的老路。最起码,已经让更多的人继续受害,不得不成为叛逆者去重新寻找自己的新归宿,因为现在官场上,不存在竞争形式,还在沿用着家天下的愚昧模式,说穿了,就是以少数人制约多数人的一切而多数人无权决定自己的政治命运,一至于在获取公益上必然会被撇在一旁。
   在中国大陆制度里, 原本是平等、不分贵贱的,或者说获取公益也是平等的,只因邓的经济理论参照了西方的经济发展的程序,几乎照搬了西方的所有模式,致使绝大多数人在公益面前无法获取原该具有的基本权利。而且,甚至连最基本的人生权利也已丧失殆尽,所以大陆出现的流氓当道、好人受气的局面无法克服。
   作为西方资本主义国家,拥有不平等的竞争,或获取不平等的权益,是不奇怪的,但在中国社会主义国家里,获取平等的权利反而成了弊病,追究其原因,就是不能摆正心态,仍有着与众不能同的蠢念,这就很难不与民众意向脱节,使官吏高高在上起来。而且现实就是官吏的收益大大地、或远远地高于了平民的收益,即使在经济领域里有些成就,也是大多数依靠官家发迹的非正统形式,只有极其少的人,才依靠自己的智慧获取了些成就,但与官商比较起来,也一样是小巫见大巫。
   一个社会,只要他不是为绝大多数人服务的运作机器,它就必然会被众人而抛弃,北京的领导体系,已经进入了被彻底抛弃的边缘,使真正共产党人到了不得不警惕的非常时期。
   可是,中国大陆的管理体系,依然采用着不讲道德的镇压手段对待也需要正常生存的愚昧阶层,例如八九学潮是;镇压法轮功也是。笔者虽并不认为民众们的所作所为都是正确的,但作为民众,他自然就有愚昧的举止,这一点也很难避免,如果是真的能与管理人员的思想像媲美,那么也就不会出现管与被管的现在了。不过,若是完全用武力解决分歧,解决冲突,已不是现代政府的行为规范,现在的政府它应当是民众自己的,不应该只是共产党自己的专利。作为共产党,完全可以脱离政府,政府由着人民操作,只要不违背宪法。而共产党只要能把军权抓在手里,给国人定好调子,使人民在不违背基本原则和国家宪法的前提下,走好中华民族的自由道路。
   然而,在利益面前,有多少权威者不为私利折腰?有多少崇高觉悟者真正地不为自己而活着?即使大到江泽民,小到一个农民,无不是表现自己,只不外是所具的条件和环境不同而已。而我们见到的是,一旦利害冲突时,第一个反应就是保护自己,完美自己,而决不是替对立者想一想。这也是共产党被灭亡的主要因素,容易不改变,神仙也救不了共产党。
   鄙人看到了一些国外网站,那些攻击共产文论,是找到了毛邓时代的一些缺憾,但是不得不承认,反共人士虽然不能正面上能致共产党死地,可一旦会暗渡陈仓,共产党被消灭已经不是神话,人民就不同,他们还想温馨共产主义的美好,把具体的流氓邪恶分子清理掉就行。因为我们是人民中的一员,不仅不想社会主义不能消失,共产党的作用不能被完全取代,而且还欲使其更加强化,使其更有利于祖国的事业蓬勃发展。但是,一厢情愿的思想起不到多少决定性的作用,还不是杞人忧天?
   记得看到一位反共人士对着共产党叫嚣,他以消灭共产党为使命,其实,共产党是不能消灭的,仅仅受到不少人的反对,消灭是不应该的,因为我们人类更需要共产党存在,即使在俄罗斯,共产党不是也存在吗?不同的,具体人的形象不好,失去了民心,就如同台湾的国民党之所以不能执政,并不是国民党党魁不愿意执政或缺乏理性的领导,实在是以往的形象不美而失去了大多数人的广泛支持。而大陆的共产党,合法的权利已经不存在了,它已经被邓势力完全淘汰掉了,早就蜕化到了流氓邪恶势力借着共产党的外衣招摇过市,这是共产党的敌人看不懂的演变,他们还在盲头瞎马地对着共产党鼓与呼,却忘记了,共产党人本身也已经变成了受害者,不同的,邓势力还不敢公开的否定共产党的存在而已。
   大陆的共产党,在今天,不是落入了没有决定权、这种环境中来了吗?可他们谁又能改变这样的被动局面呢?尽管胡锦涛也知道只有把毛邓理念融合在一起,才能使他那个政治破船不至于在大海航行中沉没,可他确实也没有办法完全改变江流氓的邪恶构画,不能使那些变质的利益得意者完全被清锄出管理队伍,也就自然的被共产党人也暗地反对而鼓噪,最后得不到共产党自己的支持而失去合法性,再加上广大人民已经对这个流氓势力厌恶了,不支持了,要完全转化到暗地支持所有的欲邓势力灭亡的人士从中获取他们在现时期根本获取不到的实际利益,所以,中国大陆的政治风暴也就是早一天晚一天的事情了。
   作为依然信仰共产主义的人们,虽然被邓势力排挤的没有了自己的合法权利,但由于自己也没有搞好自己的行动纲领,只是祥林嫂似的的在国内重复着毛时代的美好,却不知道应当怎样与人民群众结合在一起,在国内的斗争也不能合法化,也就自然的需要一场风暴而他们从中获取利益。
   在我看来,打败共产党的决不是严家其类,也不是法轮功的信仰者,还是共产党自己的人能把自己打败,因为具体人的违法乱纪者越来越多,越来越不用隐蔽,越来越合法,最终形成了一个强大的肿瘤而自行死亡,所不同的,民运人士和法轮功信仰者能起到催化作用,加速共产党的灭亡,当然,我认为,只要共产党与邓派势力完全分离,走出自己的民主道路,得到广大民众普遍的欢迎,也就不会灭亡,而邓势力,由于完全的失去了民心,灭亡已经是迟早的事,关键是什么形式灭亡?还有多少挣扎的时间,还要看事态的如何发展。
   这种预见,不只是哪一个人的预见,而是我们广大的人民中的有理性的大多数知识分子都已经认识到了这一点,问题是有谁真正的早日在大陆秘密的建立起来为推倒邓势力的组织,还要看谁能捷足先登?中国大陆已经有了两大块势力都能致邓势力死地——共产党自己的合法的组织;民运组织。这两大势力共产党的胜算最大,因为它能合法地宣布邓势力不合法,还能得到人民群众的广泛支持,而民运组织要想在大陆有所作为,还离不开与共产党联手,因为实现大陆民主政治,是所有的国人共同的愿望,两个势力都可以存在,这样,里外受敌的邓派势力也就只有咽气的份了。
   只要行不正,就有被害的条件,只要具备了条件,自然就会有人来动你。这种法则不是没有验证过,参照我们人类的历史,古今中外,早已是定数。不过,说心里话,笔者真得不想共产主义在人类上消声匿迹,哪怕是共产党灭亡,也不愿意看到马克思们所预见的道路被我们这代人愚昧地断开,因为我们的弱势群体,根本就不可能在官场上得到多少好收益,只能是在权威层下过着屈辱的生活。若是能够展开真正的政治民主,由人民当家作主,结果会是不一样的。再说,在资本主义的经济价值中,根本就不存在按需分配的起码原则(也不否认在西方资本主义的先觉者已能打破西方旧种形式,在这里只是面对顽固的旧势力而言,鄙人也知道他们的后继者也能打破这种并不利于自己的旧体制),说回来,还不是互相争夺?互相倾轧吗?而在共有制度里,根本就不是什么都很难解决的课题。
   鄙人认为,在我国经济饱和的里面,国家已逐渐拿出一些资金,进行有益的补贴,例如按照国家法度生活的人,都应当拥有相等效的运用国家财富、场所、校舍等权利,具体地讲,国人在卫生保健,住所,孩子升学方面,应当拥有最基本的差额补助。例如住房应参照个人的正常收入,国家给一个平衡的分配容许线,即月收入500元与1000元应能住上平等的房子,差额则按比例应有国家、集体补充;子女上学也是参照此理;卫生保健,国家应给予相同的补贴。也是说在一个水平线上公民完全可以享有相等的医疗条件等等。
   因为,同是公制下的公民,他与同是私制下的公民不同优裕的就是在这方面。再加上平等的竞争所有岗位的权力展开来,那么我们公制怎么不能自然地存在与发展呢?怎能不可以成为一流的民主国家而被对立者指手画脚呢?怎么还须自己采用暴力手段来对付潜在的威胁呢?我认为,暴力的手段已经过时,已不是我们共产党人需依赖的最下策了。毕竟对自己人采用武力的强行最不得众心,最终必然会遭到更多人的积极反对。也就给予了共产党重新兴起的机会,因为在邓势力下,这些较合理的机制已经被完全废弃了,也只有消除邓势力的同时,才能产生这些有益于民众的政策出台与实施。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