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巴克栏目
[主页]->[百家争鸣]->[巴克栏目]->[巴克:给胡温写内参的范兴运为什么被恐吓?]
巴克栏目
·从民进党议员向国民党议员泼粪看到的
·巴克:关键是能掌握住度
·巴克:黑暗里搏击
·巴克:亲爱的 怎么
·巴克:我为河南文物界有这么个女败类呜呼
·思亲幽泪哭楚楚
·巴克:是应形成互动的自然条件
·巴克:陈水扁贪腐被抓不是偶然
·巴克:萧克东不过是个狗才
·巴克:中国民运的发展形式
·巴克:听见自己泪落的声音
·巴克:北京的两个鸟会为何更使流氓们紧张害怕?
·祭所有因信仰而死去的人
·巴克:也论郭泉与郭永丰的推动民主形式的欠实际性
·背后总是有个幽灵的眼睛
·解决中国政治问题需要有个新的民主基地
·巴克:薄熙来总爱显能斗狠,他能什么?
·巴克:当前中国谁是民主事业的开拓者
·巴克:心弦
·如何推动中国民主运动新局的进展
·吴兆麟推选黎元洪做大都督实乃政治智慧
·巴克:颓萎的中国社会
·袁世凯类的任何非常时期都不会缺少
·巴克:贾甲自愿坐牢的形式不可取
·坏人只所以要这么歇斯底里地坏
· 缅北特区基本状况
·2009—2011年劳教所狱中
·中国政治实际发展的契机
·缅北战争的根源——克钦邦已经败北
·定位
·定位——10页至20页
·从强势的梦鸽恬不知耻到看弱势的陈新平受冤害
·定位(21——30)
·定位(31——40)
·定位(41——50)
·定位(51——60)
·定位(61——70)
·定位(71——75)
·行势者的正悟
·修养不够只能瞎忽悠
·攻击《博讯网》的人都不是最理性的
·如果能铲除独裁专制与魔鬼联手有何不可?
·31——刘西凤
·伟业的成败不在于平民而在于领袖
·作者:民运老战士 徐水良(参考)
·极限发展就更需要各式奇才无约束地发挥
·中国人生
·世事风情(11)
·世事风情(11)
·世事风情(13)
·世事风情(14)
· 世事风情(15)
· 世事风情(16)
·被动选择我的路
·看习近平给中共的惯性覆灭
·我探民主人士吴弘达邪恶本性
·到泰国缅北老挝等地区旅游的找我
·形成自然力量更能扫除中国的独裁统治
·缅北的独立存在有利于中国变革
·这就是你我的不同,你的智商有问题,应该想到,鄙人的稿件的用心是什么?我
·男人和女人的纠结
·交给秘密的使命
·你就站在了灵魂高处
·习近平切除中共问题的劣顽根源比解决客观问题更睿智
·中共为何不能借坡下驴
·清理江家帮为何不能彻底
·形成自然之力更利于铲除独裁
·中国政局演绎与变化
·在耍二的习二行只能倒退中国
·巴克:高智晟已是诈骗嫌疑
·太阳如何已西偏
·论下南方街头运动与号称南方街头的人
·论下南方街头运动与号称南方街头的人
·看了韦石对S君话后的感慨
·习共真的只有靠打压才能延命
·借美国之手除掉金正恩势在必行
·习近平到底是不是双面人?
·中共邪恶不可改变时
· 习近平制下要学会不轻易做下一个雷洋
· 与民主人士商榷点智慧
·纷纭的虽说
·抓完了江家帮的马仔习近平们会继续做什么?
·习近平就是袁世凯的再生
·巴克:民主进程战略需要更多新途径
·彭明君逝世应给予民主智者的智慧
·习共是否智性就在于能不能与国人和谐
·政治家先做好一个商人才能成就政治基业
·探余志坚为什么公开声明
·我不是自己
·我是自己
·郭文贵搅动起来的都是什么水?
·习大巨婴去江曾真的很难吗?
·巴克:哀哉余志坚
·中俄为什么支持朝鲜拥有核武器
·习共特务说郭文贵杀死了王岐山大家会信吗?
·习近平累不累
·风情不在浪漫时 1
·风情不在浪漫时 2
·风情不在浪漫时 3
·风情不在浪漫时 4
·风情不在浪漫时 5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巴克:给胡温写内参的范兴运为什么被恐吓?

   
   
   作为一个温家宝的秘密特使、又是温家宝的铁哥们、还是《决策内参通讯》的副总编的范兴运为什么在湖南一个地级市旅游时就差一点被公安请到局子里去?这样的人物作为下边的官吏而言,请为座上客还来不及,为什么还要给予这样的恐吓呢?八月末,作为一个自费也在搞社会调查的鄙人,有兴拜会了吕加平先生,并从他那里得到了一些零星的答案。
   吕加平只因为揭露江泽民常去海军宾馆去听宋祖英唱歌、并常私下、没有三者在场的“交流思想”,又是那么地开心不疲,使周围的一些人实在看不下去了,才暗地把这个信息传递给了吕加平先生,最后吕加平因向有关单位依法揭发而反被关了一个月的局子,最后江当局因为害怕更大的丑闻被揭露出来而不得不选择不了了之地落下了帏幕。
   可有人认为吕加平先生只是捕风捉影而没有真凭实据,是对江泽民人格的亵渎而不是真正得认识到江泽民的邪恶本性,与蒋彦勇先生揭露“洒斯”有本质的不同。可是,我们仔细想想,作为一般关系的作家,江泽民的苟且之事他能知道的详细吗?而江的周围即使知道,在利益和淫威里,他们敢出来作证吗?到是有些猫腻也就只好被传播而已。

   说回来,如今的孑木先生都能是“黑社会的头子”,那么,我们还为什么光讲文明不来点反击?让流氓邪恶继续杀人害人?而吕加平先生能够站出来打击流氓者的嚣张气焰,是值得采纳的,也是削弱流氓印象的一个实际有西办法。
   何况,直到今天,还有人在追查光碟的下落,想彻底的、干净地消灭之。这也是共产党人擅长的做法,只不过,过去是打击敌人为了国家和人民,今天是打击人民为了极少数人贪图享受、腐化堕落而不被揭发而已。并且,以往不认同江家帮不代表共产党今天鄙人已经基本认同,因为共产党本来并不象“九评共产党”那样的邪恶流氓,只是被邓家帮的一蟹不如一蟹地邪恶化了而已。所以,有人提出邓家帮不代表共产党,只是利用共产党挂羊头卖狗肉今天已经很是认同,更甚的,江家帮更不是代表共产党而是代表邪恶势力祸害中华民族。
   同时,鄙人也不完全认同“江帮办(阿衍语)”就是代表邓家帮,因为邓小平对于国家来说,一样的是有功的,当然,在89学潮所扮演了镇压学生和人民的角色与他所具有的大独裁者心态或身份有直接的关系。并认为,任何大独裁者在具有这样的中国独裁宪法都会这样地选择。而江泽民镇压法轮功、抓捕民运分子,并欲三个月彻底铲除法轮功,其结果又把自己永远地钉在了历史的耻辱柱上的做法也是犯了大独裁者的幼稚邪恶的反动。
   如今胡锦涛为首的北京政府相比之下是有点开明,但在镇压反对势力上,仍然是不遗余力的、很流氓邪恶的,却不能选择和平共处的法则,只有对手没有敌人的政治决策,这都是他们的独裁理念和国家独裁宪法不可动摇在作祟,才有了他们解决不好社会问题的困惑。所以,范兴运尽管很有来头,由于他是搞社会调查又能决定一些贪赃枉法命运的人,又是胡温的大大红人,地方权力者当然很是害怕了,因为不论在什么地区,贪污腐化变质的事已经是见怪不怪了,只要胡温不重视,哪里都有腐败违法官吏的今天,贪污堕落就不会被揭露,更不是什么新闻,也就不会碰到谁谁就倒霉耳的结果。再加上江之残余还要为自己的卑鄙掩盖做些挣扎,吕加平在民间根本就影响不了国家形势,可一旦被胡温利用了,江泽民的丑态就更见端倪——这是江派人马很不愿意看到的事情。
   说起来,找情人,在中国即使我们人类早已经是司空见惯了的事,江泽民如果是个平民百姓,去找个把情人,我们也不能说他有什么不可以,本来嘛,两相情愿的事,又不违法,谁能干涉得了呢?问题是,江泽民作为一个民族的“首领”,也去找情人,这样心态的带头人,将带领我们这个民族何处去呢?现在的官吏有情妇的还在少数吗?人家邓老爷子这么凶狠残暴,怎么就没有找情妇的说法呢?胡锦涛也做了民族的首领了,怎么就没有有情妇的议论呢?反江泽民却就成了政治坛台中的笑柄?
   当我与吕加平先生匆匆交流时,知道了这个反腐勇士不仅还未成为国家功臣,至今还被监视居住,并受到过“搞你不行”就“搞你的儿子”的实际又很流氓的恐吓!而且也确守给过他这一手,当我说这是什么道理?国家还有什么王法时他吕老先生很生气地说道:“你还在讲理啊?他们都不讲理了,你给他们讲理有用吗?比如他无故打你一巴掌就是亵渎法律了而后对你说,就打你了你能怎着时?你能怎着他们吗?”
   是啊,吕老先生在这方面的认识使我20年的困惑一时间就豁然开窍了,因为多年来,我与欲我死地的人总是讲理,并把我单位的腐败分子依法赋予我的权力一直举报到省检察厅里,也没有得到支持不说,反而有关部门到我家里抓捕我,当然,如果我不是在外地,今天再一次成为劳教犯已是不难的事了。而这年月,这样的事情又是屡见不鲜,让胡温再有几个能度也无法做好中国的事是有道理的,根本就不是夸张的根本原因是他们把自己摆在了不合法执局的位置上再去执法,怎么能不出现社会动荡问题?
   作为有点身份、又能借助现实权力的范兴运先生,这个老毛派,之所以没有被抓捕,那是因为他毕竟还在肩负着胡温的委托,又是拿着国务院津贴在上流社会能耍笔杆子的人。至于下边有了点问题,也没有胆量挑战范老先生,因为他们的势力毕竟小于范老先生,那么谁在这样恐吓他呢?我认为,是利益集团中江派人马做的事,更确切地讲,是江势力的人在做阻扰,用国家安全部里的人的话虽说是“大水冲了龙王庙”,可他们的用心比谁都清醒。也是说,骨子里,还是江派利益集团不愿意从小事出现大事的猫腻;再说穿了,就是吕加平先生的《从战争角度看文革》有点与邓家势力的行为犯冲,加上吕加平先生毕竟有过揭露过江泽民找情人的问题,很可能因为这个苗头,也能引导胡温一些政治导向,才有了这么恐吓的一幕。
   还可以说,我们毛派的人,就是共产党从新复兴的自救势力,胡温若不利用毛派的人从新振作起来,那么,共产党被灭亡掉不是什么奇谈怪论,因为这样的苗头已经不是一天两天了,作为不愿意共产党灭亡的我们,真的不想胡温成了结束共产党历史使命的历史罪人。而且,范老先生、吕老先生也定是这样的心胸,又是江帮腐化堕落不下去的一个不大不小的克星,怎么不能让江派人家采用自己卑鄙的方法来防微杜渐呢?
   过去,我总是停顿在反腐倡廉的角度上思考问题,不认同国家制度有了问题,而是权力者没有明白社会主义初期没有中期过度就不可能解决好现在所存在的社会问题,并因为撰写《关于中国机制新思考》在上个世纪九十年代初,就被劳教了三年,从那时起,一个纯崇拜毛泽东的人转变到没有崇拜者的思想境界里,因为我并没有因为信仰毛泽东尊敬邓小平又不反对政府而不被强制劳教又没有说理的地方,并把我20年的日记、手稿全部被没收到安全局里,成了每年被监视、被骚扰的“坏分子”。
   但是,不论这样的政府怎么看待我,我还是不愿意自己的国家动荡,不愿意民族被害,不愿意流氓继续肆虐而败坏我们的国家,很想看到在胡温的天下里,不再有流氓当道的事,很希望胡温能够与我们一道,解决好中国所存在的一切不利于国家进步的社会因素。当然,我也知道,胡温也不屑我们穷参合,可他们那点能力,也又确实解决不好社会所存在的一切客观实际问题,使我们的忧国忧民之心难以泯灭。
   我们在静观十七大后的政治气候,胡温的新政是什么开局,但我依然认为,他们根本凭着自己的独裁理念、造就不出一个新的社会科学制度,走不出社会主义初期被利用的怪圈,更不要说如何过度到社会主义中期时代了。而且,他们连起码的中期时代应该包容什么内容也是门外汉,也就力挽不了被江泽民败坏掉的共产党的优良声誉和科学政治。所以,我们还是要做我们该能做的、力所能及的事,以助北京一臂之力。
   
   
   
   2007年9月15日星期六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