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巴克栏目
[主页]->[百家争鸣]->[巴克栏目]->[巴克:给胡温写内参的范兴运为什么被恐吓?]
巴克栏目
·巴克:我的网恋
·巴克:给文友的信
·巴克:我们拣了个监控我们的手机
·巴克:灭鼠有三招(转摘)
·巴克:临江仙 ——回君疑问
· 巴克:我是太阳
·巴克:诸葛亮的用人心法(转摘)
·哀思的我在哭泣
· 巴克:我 在 做
·巴克:一箭双雕的灭鼠三招(转摘)
·巴克:鸿运当头
·巴克:明白人与聪明人与精明人的区别
·你好!
·七月的背影
·有情人
·巴克:朋友们,请停止争吵
·巴克:他们为何封杀公民监政会
·巴克:爱加上智慧能够产生奇迹 (转稿)
·巴克:论颇大成功似的因素
·巴克:爬岳麓山的感慨
·巴克:正常诉求的人为精神自由宁愿去受苦
·巴克:共产党还存在吗
·巴克:铁流的问卷是指哪些人的答案
·巴克:胡锦涛面临新的重任
·巴克:顺应时势是成事的基本条件
·巴克:组织起来更不能走于形式
·巴克:给胡温写内参的范兴运为什么被恐吓?
·巴克:不按照秩序出牌的理解
·巴克:追寻圆满的信仰
·巴克:解决台湾问题接着就是解决中国独裁问题——也论给胡温的信息
·巴克:温家宝真的很作为吗
·巴克:闹油慌和运费老是涨价真闹心
·巴克:群监会的实际意义与心法
·巴克:吴官正为什么有三大憾事
·巴克:少林寺的和尚卖的护身佛竟是这样的东西
·巴克:与先生商榷
·巴克:李世民有个房玄龄才更能成就基业
·巴克:顺应潮流才是大成的基础_兼应<在体制内推动民主确实会有效吗>?
·巴克:关键是广告不得民心
·巴克:论王维工康燕落马于什么制度的释然
·巴克:募捐是我民运发展的一个途径
·巴克:猪就是猪,不能这样地妄想人性化
·巴克:就中国民主党发言人高洪明声明的感慨
·巴克:我恨死共产党了
·巴克:与权力者的根本矛盾就是利益的相悖
·巴克:现代社会包二奶很正常
·巴克:人类的中国在重复着昨天的事
·巴克:与文友思想交流
·巴克:马英九竞选成功是中华民族的幸事
·巴克:旺财二十四要诀
·巴克:胡佳真的能颠覆国家政权吗?
·巴克:我做太阳
·巴克:走到窘途的人虽会更积极地搞民运,但
·巴克:在泛蓝网站感受到的
·巴克:周文王向姜太公请教:
·张宏宝:生亦有容之意
·中共其实更害怕两岸统一
·网络安全基本要素
·台海两岸民主统一的谈判大纲
·巴克:当前中国政局发展和民运前途分析
·巴克:评《拉萨藏独暴乱事件为什么未能事先制止》
·给新民党郭全的短信
·沈先生你好:
·巴克:郭永丰并不可笑
·一位网友对农民工的感叹
·巴克:民运领袖要具备“会做”的实际要义
·巴克:说是流氓真是流氓
·巴克:你所设想的规划很值得参考
·巴克:这是马英九的智慧不是自找麻烦
·巴克:郭泉被抓并不奇怪
·巴克:捐款是弱势群体的义务吗
·公民监政:奥运使当局变得疯狂了,我们最该做什么
·巴克:给更多的孑木先生提个醒
·巴克:民运在中国投资经商之要
·巴克:在汶川送文化衫也要抓捕
·中国官场八条潜规则:
·巴克:与郭全先生的QQ对话
·巴克:中国民主人士的自然心态
·巴克:又涨价了,李东卓因为去汶川义工还没有释放
·巴克:是和平还是不择手段?
·巴克:高智晟为什么会有软肋
·巴克:查建国不改变他的政治信仰的历史意义
·巴克:中国民主应该立足在什么主义上?兼答洪海先生:
·黑暗拘不住自由的风
·巴克:奥运给中国民众带来的是什么
·巴克:中国官吏为什么热衷于拆迁?
·巴克:理想践踏辱理想
·巴克:希特勒执政时的奥运会也很成功并不足怪
·巴克:不和更为贵
·巴克:郭永丰被软禁了的感慨
·巴克:杨佳给了我们什么启示
· 巴克:是堕落还是进化
·巴克:中国一些愚民还在信党信政府
·巴克:不要以自己为中心,我们不做毛泽东
·巴克:谁相信中国的名人谁就是上当受骗的人(图)
·巴克:不做乞丐做商人
·从民进党议员向国民党议员泼粪看到的
·巴克:关键是能掌握住度
·巴克:黑暗里搏击
·巴克:亲爱的 怎么
·巴克:我为河南文物界有这么个女败类呜呼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巴克:给胡温写内参的范兴运为什么被恐吓?

   
   
   作为一个温家宝的秘密特使、又是温家宝的铁哥们、还是《决策内参通讯》的副总编的范兴运为什么在湖南一个地级市旅游时就差一点被公安请到局子里去?这样的人物作为下边的官吏而言,请为座上客还来不及,为什么还要给予这样的恐吓呢?八月末,作为一个自费也在搞社会调查的鄙人,有兴拜会了吕加平先生,并从他那里得到了一些零星的答案。
   吕加平只因为揭露江泽民常去海军宾馆去听宋祖英唱歌、并常私下、没有三者在场的“交流思想”,又是那么地开心不疲,使周围的一些人实在看不下去了,才暗地把这个信息传递给了吕加平先生,最后吕加平因向有关单位依法揭发而反被关了一个月的局子,最后江当局因为害怕更大的丑闻被揭露出来而不得不选择不了了之地落下了帏幕。
   可有人认为吕加平先生只是捕风捉影而没有真凭实据,是对江泽民人格的亵渎而不是真正得认识到江泽民的邪恶本性,与蒋彦勇先生揭露“洒斯”有本质的不同。可是,我们仔细想想,作为一般关系的作家,江泽民的苟且之事他能知道的详细吗?而江的周围即使知道,在利益和淫威里,他们敢出来作证吗?到是有些猫腻也就只好被传播而已。

   说回来,如今的孑木先生都能是“黑社会的头子”,那么,我们还为什么光讲文明不来点反击?让流氓邪恶继续杀人害人?而吕加平先生能够站出来打击流氓者的嚣张气焰,是值得采纳的,也是削弱流氓印象的一个实际有西办法。
   何况,直到今天,还有人在追查光碟的下落,想彻底的、干净地消灭之。这也是共产党人擅长的做法,只不过,过去是打击敌人为了国家和人民,今天是打击人民为了极少数人贪图享受、腐化堕落而不被揭发而已。并且,以往不认同江家帮不代表共产党今天鄙人已经基本认同,因为共产党本来并不象“九评共产党”那样的邪恶流氓,只是被邓家帮的一蟹不如一蟹地邪恶化了而已。所以,有人提出邓家帮不代表共产党,只是利用共产党挂羊头卖狗肉今天已经很是认同,更甚的,江家帮更不是代表共产党而是代表邪恶势力祸害中华民族。
   同时,鄙人也不完全认同“江帮办(阿衍语)”就是代表邓家帮,因为邓小平对于国家来说,一样的是有功的,当然,在89学潮所扮演了镇压学生和人民的角色与他所具有的大独裁者心态或身份有直接的关系。并认为,任何大独裁者在具有这样的中国独裁宪法都会这样地选择。而江泽民镇压法轮功、抓捕民运分子,并欲三个月彻底铲除法轮功,其结果又把自己永远地钉在了历史的耻辱柱上的做法也是犯了大独裁者的幼稚邪恶的反动。
   如今胡锦涛为首的北京政府相比之下是有点开明,但在镇压反对势力上,仍然是不遗余力的、很流氓邪恶的,却不能选择和平共处的法则,只有对手没有敌人的政治决策,这都是他们的独裁理念和国家独裁宪法不可动摇在作祟,才有了他们解决不好社会问题的困惑。所以,范兴运尽管很有来头,由于他是搞社会调查又能决定一些贪赃枉法命运的人,又是胡温的大大红人,地方权力者当然很是害怕了,因为不论在什么地区,贪污腐化变质的事已经是见怪不怪了,只要胡温不重视,哪里都有腐败违法官吏的今天,贪污堕落就不会被揭露,更不是什么新闻,也就不会碰到谁谁就倒霉耳的结果。再加上江之残余还要为自己的卑鄙掩盖做些挣扎,吕加平在民间根本就影响不了国家形势,可一旦被胡温利用了,江泽民的丑态就更见端倪——这是江派人马很不愿意看到的事情。
   说起来,找情人,在中国即使我们人类早已经是司空见惯了的事,江泽民如果是个平民百姓,去找个把情人,我们也不能说他有什么不可以,本来嘛,两相情愿的事,又不违法,谁能干涉得了呢?问题是,江泽民作为一个民族的“首领”,也去找情人,这样心态的带头人,将带领我们这个民族何处去呢?现在的官吏有情妇的还在少数吗?人家邓老爷子这么凶狠残暴,怎么就没有找情妇的说法呢?胡锦涛也做了民族的首领了,怎么就没有有情妇的议论呢?反江泽民却就成了政治坛台中的笑柄?
   当我与吕加平先生匆匆交流时,知道了这个反腐勇士不仅还未成为国家功臣,至今还被监视居住,并受到过“搞你不行”就“搞你的儿子”的实际又很流氓的恐吓!而且也确守给过他这一手,当我说这是什么道理?国家还有什么王法时他吕老先生很生气地说道:“你还在讲理啊?他们都不讲理了,你给他们讲理有用吗?比如他无故打你一巴掌就是亵渎法律了而后对你说,就打你了你能怎着时?你能怎着他们吗?”
   是啊,吕老先生在这方面的认识使我20年的困惑一时间就豁然开窍了,因为多年来,我与欲我死地的人总是讲理,并把我单位的腐败分子依法赋予我的权力一直举报到省检察厅里,也没有得到支持不说,反而有关部门到我家里抓捕我,当然,如果我不是在外地,今天再一次成为劳教犯已是不难的事了。而这年月,这样的事情又是屡见不鲜,让胡温再有几个能度也无法做好中国的事是有道理的,根本就不是夸张的根本原因是他们把自己摆在了不合法执局的位置上再去执法,怎么能不出现社会动荡问题?
   作为有点身份、又能借助现实权力的范兴运先生,这个老毛派,之所以没有被抓捕,那是因为他毕竟还在肩负着胡温的委托,又是拿着国务院津贴在上流社会能耍笔杆子的人。至于下边有了点问题,也没有胆量挑战范老先生,因为他们的势力毕竟小于范老先生,那么谁在这样恐吓他呢?我认为,是利益集团中江派人马做的事,更确切地讲,是江势力的人在做阻扰,用国家安全部里的人的话虽说是“大水冲了龙王庙”,可他们的用心比谁都清醒。也是说,骨子里,还是江派利益集团不愿意从小事出现大事的猫腻;再说穿了,就是吕加平先生的《从战争角度看文革》有点与邓家势力的行为犯冲,加上吕加平先生毕竟有过揭露过江泽民找情人的问题,很可能因为这个苗头,也能引导胡温一些政治导向,才有了这么恐吓的一幕。
   还可以说,我们毛派的人,就是共产党从新复兴的自救势力,胡温若不利用毛派的人从新振作起来,那么,共产党被灭亡掉不是什么奇谈怪论,因为这样的苗头已经不是一天两天了,作为不愿意共产党灭亡的我们,真的不想胡温成了结束共产党历史使命的历史罪人。而且,范老先生、吕老先生也定是这样的心胸,又是江帮腐化堕落不下去的一个不大不小的克星,怎么不能让江派人家采用自己卑鄙的方法来防微杜渐呢?
   过去,我总是停顿在反腐倡廉的角度上思考问题,不认同国家制度有了问题,而是权力者没有明白社会主义初期没有中期过度就不可能解决好现在所存在的社会问题,并因为撰写《关于中国机制新思考》在上个世纪九十年代初,就被劳教了三年,从那时起,一个纯崇拜毛泽东的人转变到没有崇拜者的思想境界里,因为我并没有因为信仰毛泽东尊敬邓小平又不反对政府而不被强制劳教又没有说理的地方,并把我20年的日记、手稿全部被没收到安全局里,成了每年被监视、被骚扰的“坏分子”。
   但是,不论这样的政府怎么看待我,我还是不愿意自己的国家动荡,不愿意民族被害,不愿意流氓继续肆虐而败坏我们的国家,很想看到在胡温的天下里,不再有流氓当道的事,很希望胡温能够与我们一道,解决好中国所存在的一切不利于国家进步的社会因素。当然,我也知道,胡温也不屑我们穷参合,可他们那点能力,也又确实解决不好社会所存在的一切客观实际问题,使我们的忧国忧民之心难以泯灭。
   我们在静观十七大后的政治气候,胡温的新政是什么开局,但我依然认为,他们根本凭着自己的独裁理念、造就不出一个新的社会科学制度,走不出社会主义初期被利用的怪圈,更不要说如何过度到社会主义中期时代了。而且,他们连起码的中期时代应该包容什么内容也是门外汉,也就力挽不了被江泽民败坏掉的共产党的优良声誉和科学政治。所以,我们还是要做我们该能做的、力所能及的事,以助北京一臂之力。
   
   
   
   2007年9月15日星期六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