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巴克栏目
[主页]->[百家争鸣]->[巴克栏目]->[巴克:丑鬼]
巴克栏目
·巴克:中国民主人士的自然心态
·巴克:又涨价了,李东卓因为去汶川义工还没有释放
·巴克:是和平还是不择手段?
·巴克:高智晟为什么会有软肋
·巴克:查建国不改变他的政治信仰的历史意义
·巴克:中国民主应该立足在什么主义上?兼答洪海先生:
·黑暗拘不住自由的风
·巴克:奥运给中国民众带来的是什么
·巴克:中国官吏为什么热衷于拆迁?
·巴克:理想践踏辱理想
·巴克:希特勒执政时的奥运会也很成功并不足怪
·巴克:不和更为贵
·巴克:郭永丰被软禁了的感慨
·巴克:杨佳给了我们什么启示
· 巴克:是堕落还是进化
·巴克:中国一些愚民还在信党信政府
·巴克:不要以自己为中心,我们不做毛泽东
·巴克:谁相信中国的名人谁就是上当受骗的人(图)
·巴克:不做乞丐做商人
·从民进党议员向国民党议员泼粪看到的
·巴克:关键是能掌握住度
·巴克:黑暗里搏击
·巴克:亲爱的 怎么
·巴克:我为河南文物界有这么个女败类呜呼
·思亲幽泪哭楚楚
·巴克:是应形成互动的自然条件
·巴克:陈水扁贪腐被抓不是偶然
·巴克:萧克东不过是个狗才
·巴克:中国民运的发展形式
·巴克:听见自己泪落的声音
·巴克:北京的两个鸟会为何更使流氓们紧张害怕?
·祭所有因信仰而死去的人
·巴克:也论郭泉与郭永丰的推动民主形式的欠实际性
·背后总是有个幽灵的眼睛
·解决中国政治问题需要有个新的民主基地
·巴克:薄熙来总爱显能斗狠,他能什么?
·巴克:当前中国谁是民主事业的开拓者
·巴克:心弦
·如何推动中国民主运动新局的进展
·吴兆麟推选黎元洪做大都督实乃政治智慧
·巴克:颓萎的中国社会
·袁世凯类的任何非常时期都不会缺少
·巴克:贾甲自愿坐牢的形式不可取
·坏人只所以要这么歇斯底里地坏
· 缅北特区基本状况
·2009—2011年劳教所狱中
·中国政治实际发展的契机
·缅北战争的根源——克钦邦已经败北
·定位
·定位——10页至20页
·从强势的梦鸽恬不知耻到看弱势的陈新平受冤害
·定位(21——30)
·定位(31——40)
·定位(41——50)
·定位(51——60)
·定位(61——70)
·定位(71——75)
·行势者的正悟
·修养不够只能瞎忽悠
·攻击《博讯网》的人都不是最理性的
·如果能铲除独裁专制与魔鬼联手有何不可?
·31——刘西凤
·伟业的成败不在于平民而在于领袖
·作者:民运老战士 徐水良(参考)
·极限发展就更需要各式奇才无约束地发挥
·中国人生
·世事风情(11)
·世事风情(11)
·世事风情(13)
·世事风情(14)
· 世事风情(15)
· 世事风情(16)
·被动选择我的路
·看习近平给中共的惯性覆灭
·我探民主人士吴弘达邪恶本性
·到泰国缅北老挝等地区旅游的找我
·形成自然力量更能扫除中国的独裁统治
·缅北的独立存在有利于中国变革
·这就是你我的不同,你的智商有问题,应该想到,鄙人的稿件的用心是什么?我
·男人和女人的纠结
·交给秘密的使命
·你就站在了灵魂高处
·习近平切除中共问题的劣顽根源比解决客观问题更睿智
·中共为何不能借坡下驴
·清理江家帮为何不能彻底
·形成自然之力更利于铲除独裁
·中国政局演绎与变化
·在耍二的习二行只能倒退中国
·巴克:高智晟已是诈骗嫌疑
·太阳如何已西偏
·论下南方街头运动与号称南方街头的人
·论下南方街头运动与号称南方街头的人
·看了韦石对S君话后的感慨
·习共真的只有靠打压才能延命
·借美国之手除掉金正恩势在必行
·习近平到底是不是双面人?
·中共邪恶不可改变时
· 习近平制下要学会不轻易做下一个雷洋
· 与民主人士商榷点智慧
·纷纭的虽说
·抓完了江家帮的马仔习近平们会继续做什么?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巴克:丑鬼

   湘江月影2007。6。30。
   
    “丑鬼”是我们家属院门口的一条小狗,产地属于英国,是纯种的腊肠狗,据养狗人讲,此狗出身非常名贵,虽叫“丑鬼”,其实它并不丑,而且是非常地英俊,尤其是聪明又可爱,行动特敏捷,疑疑怔怔并能听得懂人语,好象具有人的思维,又很懂得人的喜怒哀乐,每当回到生活小区,见到它那可怜巴巴的目光时,你会忍不住生出许多的怜爱之情。
    尽管它是小卖部刘家的狗,但它的得宠已经超过了一个主人范围,也已成了大院内所有喜爱它的人们公共的宠物。于是在我们的大门前,不时的有它,它的鸣叫,它的自来熟习性,使许多院里的人们经过这儿都忍不住要叫喊它一声,停下来抚摸它两下,甚至买一点碎肉给它吃。它定会回报你温柔的眼神,和欢快的腾跃,以及它那急切摇摆不定的尾巴。
    你要是喜欢它,给它买过几次碎肉,它就感觉到了你对它的亲近,并且,任由你怎样逗弄它,它都会用它特有的温存目光望着你,想吃肉时一见你,就会“双手”抱住你的膝盖,抬头露出充满饥渴的双眼。

    但要是在远处的大街上,你可不要喊它的名字,他那置若罔闻的冷淡目光,会令你自讨没趣。
    它总是自觉站在门口充当“卫兵”,用炯炯的目光迎来送往,并能使你感受到它的执着和欢乐。
    这种狗平均寿命是十年左右,它现在四岁了,正好似一个二十七、八的壮年小伙子。 四年前它刚来时,只是只一斤多重的狗崽,脑袋尖,耳朵长,脖子也很长,身子细,尤其是脖子和身子的比例和别的狗不同,模样怪怪的,有趣极了,所以众人就给了它个“丑鬼”这个名号。
    转眼之间,它就长成了健美俊秀的“小伙”了,更有一种掩饰不了的贵族气。黄褐色的毛,短而光亮,鼻尖、耳尖、尾巴尖都呈深褐色,隐约可见一身健美发达又油亮的肌肉,而肚子和后腿之间的腰却显得细瘦,当它抬头朝远处认真凝望时,就象一匹向往驰骋的骏马。
    它最喜欢玩的是和人玩捡矿泉水瓶的游戏,只要你把空瓶一丢出去,他就会立即象箭一样射出,一眨眼功夫它就已口含瓶子来到你面前,伸长它的脖子,期待着你抢出瓶子重新丢,如此往复奔驰,只要你不停,它就永远也不会疲倦,或更有兴趣重复着这样做。
    它那晒太阳的姿势,真是特别可爱。阳光灿烂的日子时,它喜欢把身子伏在下面一级台阶上,脑袋趴在上一级台阶上,眯缝起深褐色象杏仁一样的眼睛,惬意地小憩,就好象一个仰靠在被子上打瞌睡的孩子。
    当时和它同来的还有一只小母狗,只是毛色稍微深点,样子同样让人爱怜,取名叫“细细”,和他一块长大了,两个一块嬉戏,在它们的世界里快乐相伴。可天有不测风云,狗也有旦夕祸福,“丑鬼”第一次的不幸突然降临了——“细细”得了一种不知名的病,很快就没了气,主人把它埋葬在院子里的花坛中,接下来很长一段时光,丑鬼总是在花坛中转悠,时不时低下头,用它尖尖的鼻子嗅了又嗅,仿佛嗅到“细细”的一点微弱气息,这也是对它一种莫大慰藉吧!
    正在它十分寂寞难耐地度过它的孤独时光时,别人给它送来了一只本地产土黄狗,主人准备喂大点来吃的,可“丑鬼”并不知道这些,在它眼中只是来了一位妙龄的少女。当母狗一天天健壮,“丑鬼”望着它时的温情目光让你觉得“丑鬼”不是一条狗,而一定是哪个英俊王子,被巫婆施了咒语变成的。
    好景又不长,某天主人家趁它不在,请在门口卖肉的屠夫“洋芋头”把黄狗杀了,它回来后到处寻找,象失了魂,很快在肉摊边闻到了黄狗的血腥味,从此见不得“洋芋头”一家和叫不得“洋芋头”的名字,只要它碰上他,甚至只要你喊:洋芋头!它就会怒目圆睁、昂头喷发出一阵阵狂吠,表现出它的强烈痛苦和对“刽子手”的深仇大恨,并尽情发泄着它那亘古的愤怒。
    好多朋友向刘老太索要这种纯高贵血统的名犬,因此“丑鬼”有了最般配的配偶,那是一条同样品种的小黑狗,也叫它“细细”。
    不久它们就难分难舍,形影不离了。谁说只有人类才有缠绵绯恻的爱情或如漆似胶的夫妻之情?你若见过了“丑鬼”和“细细”在一起时的情形,你会觉得人类也无法形容它们在一起时的美好感觉了。
    很快“细细”就有了一肚子的宝宝,那几只小家伙就要从母腹中出来享受天伦之乐,“丑鬼”也正幸福得让人类也羡慕。一天,“细细”突然失踪了。有人说看见一辆小车经过,下来一个人抱起了“细细”,又一溜烟地开车跑了。
    其实前一个月“细细”已经被人偷走过一回,不过那次丢得不远,“丑鬼”又那样聪明,很快就带着主人把“细细”“老婆”寻找回来了,失而复得的欢喜足足让它们陶醉了好几天。可这次就没有那么幸运了。
    “丑鬼”默默地开始了疯狂的寻找,在方圆几公里的范围内不停地转,东西吃得很少,身子瘦得很快,凄惶迷离的目光,让你感觉得到空旷的悲凉。
    很长一段时间过去了,它那幽幽的目光总还是怅然若失,虽然不再出去找了,但它时不时还要去门口着急地张望,有时趴在地上打盹也冷不丁抬起头,伸长耳朵啼听,时不时在睡梦中也恍惚“细细”和“孩子们”回来了。
    主人家还多要一些“丑鬼”的愿望是一定要实现的,等到又过了一个寒暑,“丑鬼”荣幸地乘车出去做了几天上门女婿,仅风光了三天,就被送回家了,不过四个月后一条复制的小“丑鬼”被送来了。那是一条纯种的小母狗,是“丑鬼”这次的四个孩子之一,也是对方回赠给主人的礼物,还是叫“细细”。
    这只“细细”又有多么可爱,你知道吗?比“丑鬼”小时候胖些,肉砣砣,粉嘟嘟,短短的腿,走路还摇摇晃晃的,象小孩蹒跚学步,一级小小的台阶还爬了又爬,显得很艰难,见了它这娇嫩脆弱的模样,人们便忍不住就想抱它上去,甚至总想把它抱在怀里不放手。
    “丑鬼”和它“女儿”玩得可开心了,小家伙总是亦步亦趋地跟着它,它一停下来,“细细”的小脑袋就总往它身上蹭,它就会就势躺下来和“女儿”玩耍,舔小家伙的脑袋,让它伏在自己身上玩;小家伙一下子也不想闲着,总是窜上去咬“丑鬼”的脖子、大腿、肚皮,不停地逗“丑鬼”开心,就算“丑鬼”想歇会儿,“细细”也不会让的,它们俩就这样不太出声地打闹,这就是狗的天伦之乐吧?
    “丑鬼”的食物从来不会让别的狗分享的,只有对“细细”它的“女儿”可以例外,而且每次都让“细细”先吃。“细细”的到来,仿佛弥补了它失去了的一切,并对“细细”的爱,让他忘却了心中的孤寂和痛苦。
    然而“丑鬼”的快乐总是那么短暂,大家说它是“克女”的命。
    “细细”长得飞快,来了不到二个月,就要长成一位“小姑娘”时,意外的事又发生了:一辆货车在门口倒车时,车的后轮碰倒了在门前台阶旁晒太阳的“细细”,再往后一滑,无情地从它头上辗过,“细细”身体在地上痛苦地抽搐,马路对面的“丑鬼”若无其事地走了过来,还没明白是怎么回事,等到刘老太把“细细”的尸体丢进旁边高大的垃圾桶,它才感觉到降临的是怎样一场灾难,立即发疯了一样的往桶沿上攀,身子拉得老长,拼命往里张望,千方百计想把相依相伴的小家伙救出来,或者是恨不得钻入桶中与它同去,而且,它整整一下午都是张惶地围着桶打转转。后来垃圾运走了,“细细”不在了,可“细细”最后晒太阳的地方和小买部门边的这个大垃圾桶成了“丑鬼”片刻不想离开的地方。
    很快又瘦下来的“丑鬼”脖子显得更长了,尽管动作、思维仍那么的敏捷,但燃烧着热切的目光逐渐地暗淡了,也已常常慵懒地趴在地上,偶尔抬起头,一无所思,一无所想,它那空洞苍老的的目光,在过往的人们身上茫然扫过,再也不被肉的诱惑。
    也许“丑鬼”已不再期待,但它那美丽善良的公主也一定会来拯救它的,我们都一致认为。“丑鬼”啊,你那深邃的目光所折射出的爱与恨、希望与沮丧,甜蜜和痛苦、快乐和悲哀……。我们生活小区里,都能 看得懂,读的明白啊!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