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巴克栏目
[主页]->[百家争鸣]->[巴克栏目]->[ 巴克:也论邓小平的“政治交代” ]
巴克栏目
·巴克:正悟
·巴克:临江凭栏望对岸——回挚友
·信手永远
·你的影响力就是你的身价
·巴克:说话不敢大声,要开抽油烟机
·巴克:未名的苦痛
·巴克:路渺茫吗
·巴克:黎明时的感觉
·巴克:奋搏
· 巴克:也论邓小平的“政治交代”
·巴克:路
·巴克:好想
·巴克:九种不值得你追随的领袖
·巴克:最看不起的六种人
·巴克:只有合法推动中国民主进程才是大智慧
·巴克:已与郭少坤先生交流的内涵
·巴克:已是怎样的际遇
·巴克:在这里我敬告同仁
·想你 我的爱人
·巴克:高智商的老板最厌恶的十五种人
·巴克:大老板的基本素养与能力
·爸爸给儿子的信
·巴克:做官16条经典箴言必读
·巴克:您静静地走了
·巴克:爸爸走了
·巴克:根在哪里
·巴克:这世道究竟咋啦
·巴克:丑鬼
·巴克:看蓝天丑剧的感慨
·巴克:而你却给我
·巴克:我的网恋
·巴克:我们拣了个监控我们的手机
·巴克:灭鼠有三招(转摘)
·巴克:临江仙 ——回君疑问
· 巴克:我是太阳
·巴克:诸葛亮的用人心法(转摘)
·哀思的我在哭泣
· 巴克:我 在 做
·巴克:一箭双雕的灭鼠三招(转摘)
·巴克:鸿运当头
·巴克:明白人与聪明人与精明人的区别
·你好!
·七月的背影
·有情人
·巴克:朋友们,请停止争吵
·巴克:他们为何封杀公民监政会
·巴克:爱加上智慧能够产生奇迹 (转稿)
·巴克:论颇大成功似的因素
·巴克:爬岳麓山的感慨
·巴克:正常诉求的人为精神自由宁愿去受苦
·巴克:共产党还存在吗
·巴克:铁流的问卷是指哪些人的答案
·巴克:胡锦涛面临新的重任
·巴克:顺应时势是成事的基本条件
·巴克:组织起来更不能走于形式
·巴克:给胡温写内参的范兴运为什么被恐吓?
·巴克:不按照秩序出牌的理解
·巴克:追寻圆满的信仰
·巴克:解决台湾问题接着就是解决中国独裁问题——也论给胡温的信息
·巴克:温家宝真的很作为吗
·巴克:闹油慌和运费老是涨价真闹心
·巴克:群监会的实际意义与心法
·巴克:吴官正为什么有三大憾事
·巴克:少林寺的和尚卖的护身佛竟是这样的东西
·巴克:与先生商榷
·巴克:李世民有个房玄龄才更能成就基业
·巴克:顺应潮流才是大成的基础_兼应<在体制内推动民主确实会有效吗>?
·巴克:关键是广告不得民心
·巴克:论王维工康燕落马于什么制度的释然
·巴克:募捐是我民运发展的一个途径
·巴克:猪就是猪,不能这样地妄想人性化
·巴克:就中国民主党发言人高洪明声明的感慨
·巴克:我恨死共产党了
·巴克:与权力者的根本矛盾就是利益的相悖
·巴克:现代社会包二奶很正常
·巴克:人类的中国在重复着昨天的事
·巴克:与文友思想交流
·巴克:马英九竞选成功是中华民族的幸事
·巴克:旺财二十四要诀
·巴克:胡佳真的能颠覆国家政权吗?
·巴克:我做太阳
·巴克:走到窘途的人虽会更积极地搞民运,但
·巴克:在泛蓝网站感受到的
·巴克:周文王向姜太公请教:
·张宏宝:生亦有容之意
·中共其实更害怕两岸统一
·网络安全基本要素
·台海两岸民主统一的谈判大纲
·巴克:当前中国政局发展和民运前途分析
·巴克:评《拉萨藏独暴乱事件为什么未能事先制止》
·给新民党郭全的短信
·巴克:郭永丰并不可笑
·一位网友对农民工的感叹
·巴克:民运领袖要具备“会做”的实际要义
·巴克:说是流氓真是流氓
·巴克:你所设想的规划很值得参考
·巴克:这是马英九的智慧不是自找麻烦
·巴克:郭泉被抓并不奇怪
·巴克:捐款是弱势群体的义务吗
·公民监政:奥运使当局变得疯狂了,我们最该做什么
·巴克:给更多的孑木先生提个醒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巴克:也论邓小平的“政治交代”

我认为,毛派的人维护公有机制的基本思想是正确的,我就是一个维护公有机制的人,但是,公有机制也不是少数人的公有机制,它应该是民众群体的公有机制,更不应该被极少数的人控制,且不要说被一个领袖控制了,这样的公有机制才符合马克思主义的基本思想。
    邓小平不是没有成绩,但他对民主诉求的青年学生不是引导,而是杀戮,对民众的民主公平竞争的呼声不仅不支持,反而是扼杀。这样的马克思主义的基本思想才是反马克思主义的思想,所不同的还不是有的人否定马克思主义,有的人肯定马克思主义,但都不是真正以马克思主义为基础做我们中华民族最正确的事。所以,中国到了今天还是多灾多难。巴克2007-04-08
    邓小平的“政治交代”
    所谓“政治交代”原是一份地道的叛徒自白 (5)判断的错误
   原编者的话:这是一份前几年网上流传的材料。为什么要重发?缘由是一位革命老人最近住院治疗期间,有几位同志去看望他,他针对当前一些同志主张“拥邓”、“挺胡”的错误思想,反复讲到这份材料,而且讲了这么一句话:“这篇所谓‘政治交代’原是叛徒的自白,每一个字都值得批判。”我们翻阅了这份材料,感受果然如此:实践检验了这份材料的可信度。
    这份材料摘自2003年8月明镜出版社出版的《遗嘱》一书。该书以邓小平臭名昭著的南巡活动为线索,真实地反映了邓背着当时的党中央,一意孤行在中国搞资本主义的狼子野心。这本书的出版,几乎和《他改变了中国》一书一样,是由境外人士署名的,而实际上有深知内幕的人参与,都是让其骨干分子心照不宣地照办的书。所以,出版以后,没有任何一方表态,包括邓的家属和官方。这种诡秘性,终于被无情的实践揭开了。
    “邓讲两面话。”是呀,八十年代,元老们意见纷纭,逼得邓不得不讲两面话。到了南巡,他则一路讲他崇拜美国、立意学习美国的心路历程,半句社会主义词汇都没有。只是郑必坚“弄出个”南方讲话要点,才多了几个“社会主义”。人们把它看成邓的临终遗嘱,邓说:“真正核心的政治遗嘱是不能弄得这样满城风雨的。”因此才有这样小范围的“交代”。但是人们可以看出,“邓老爷子”这时已经不穿任何外衣,直裸裸地讲他的“政治遗嘱”了。这就使人们打开眼界,这位曾经迷惑过多少人的“改革开放总设计师”,原来是个彻底背叛革命、彻底背叛社会主义,一心要搞资本主义的领头羊!
    邓交代得多直白:“我对我们国家的政体现状并不满意。”这里且不说邓将国体和政体混为一谈,说什么“这个政体的名字叫做中华人民共和国”,把自己打扮成这个政体的受害者,还把他文革中怕挨斗而跳楼自残的儿子邓朴方拉了出来,一块儿控诉这个政体。这就不是一般的不满,而是压根儿就敌视这个政体了。
    评:是这个含义吗?
   怎么办?他给隔代接班人开的良方是“向美国宪政学习”,要他们“理直气壮”地学。为贯彻这条反动纲领,他不惜歪曲美国侵华的历史,美化美国,甚至歪曲抗美援朝战争的发生;为了讨好美国,他竟罪恶地提出要把我们共产党改成人民党、社会党,无耻地说:“名字一改,中美关系马上会改善。”只要弄清了邓的这些“交代”,就不难理解此后执行的那条投降卖国路线。发生的那些丧权辱国的丑事。郑必坚敢于代表中国共产党向美国主子表白21世纪的走向,都是从邓这儿“得风气之先”搞的卖国行径。至于胡的几年执政实践,是离这条纲领远了,还是在忠实执行这条纲领?为什么人们对胡的希望一个个都落空了呢?其缘盖出于这个“交代”。胡也好,曾也好,都是怀着资产阶级往上爬的权欲思想,诚惶诚恐地接受邓的这份“交代”;在他们之间,能分出谁红谁白来?所以,只要掂量出这份“交代”在这些人心目中的分量,他们的执政轨迹就不言自明了。这个反动纲领紧紧地把邓、江、胡、曾捆在一起,你“拥邓”拥的起吗?你“挺胡”挺得动吗?
    邓小平总还算有点自知之明,他知道他死后有人要算他“六四”这笔血债。他此地无银三百两地说:“虽然没人下令开枪,但责任是躲不掉的。”他也预计“六四”这类事件在他隔代接班人身上还会发生,要他们敢负责任。这话说白了,就是要像他那样敢于镇压。
    最后,不忘把家事也交代一番。这使人想起“六四”前群众给邓编的一首歌谣:“西方黄,太阳落,中国出了个邓开拓;他为儿女谋幸福,他教人们个顾个。”也许由于这个“交代”,邓朴方自诩地说:“别看我是部长,待遇却是副总理级的。”
    好了,邓的这份自白让在“改革开放”中煎熬的人民好好看看吧,人民是会长见识的。
   沙士著《遗嘱》邓小平的政治交代
   (一九九二年六月,蓝天白云的上午十点,北京,景山后街邓家小院)
   王瑞林站在门前,迎候应召前来的曾庆红和胡锦涛。这在邓办,是最高礼遇了。
   曾庆红和胡锦涛走进客厅,看见老人还笑眯眯对着他俩,曾庆红快步上前:“ 邓伯伯好!”紧紧握着邓公的手。
    “你妈妈好吗?”
    “很好,很好。”曾庆红的母亲邓六斤也算是有名的革命老人了,岁数和邓公差不多。“她还经常念叨您呢,说还是我们那个家门邓小平能干。我妈妈说,活到小90岁还那么健康,全是托您的福呀!”
    “哦,对,我们都姓邓,五百年前是一家呀。”邓公的兴致很高。
    “ 这是西藏区委书记胡锦涛同志。这半年他在北京养病,主要是身体不太适应西藏,现在在玉泉山十四大筹备组工作。”曾庆红把胡锦涛介绍给了邓公。秘书出身的他,以为邓专找胡来个别谈话,因此,想找个籍口回避:“你们聊吧,我去找朴方聊天去。”
    “不,你留下。”小平还是笑着,“你们坐下吧,我今天是想找你们俩,也包括瑞林,你们三人谈谈心。”
    三人都十分惊讶。胡从未面见过邓,邓却要和他谈心,这意味着什么?从曾庆红神秘地给他打电话并亲自去接他开始,他就百思不得其解•但他很兴奋,天将降大任於斯人焉?脑中忽地闪过这一句古语。而曾庆红呢,听总书记介绍完他和邓公的谈话经过,也由衷地为江高兴。江总书记终於可以全力以赴安心工作了。听江说要让他带胡锦涛来面见邓,他还以为他只是作为—个牵线带路的人,没想到邓也点着他的名,要一块儿谈心。王瑞林深知老爷子,但他从昨天老爷子安排他给曾庆红打电话,到今天上午专门让他到门口去恭候两位大驾,看到老人满面精神,也感到有些异常。
    “今天我来谈,你们不用谈什么。”老爷子一句开场白,更让三人兴奋莫名,三人都情不自禁地赶快拿出了笔和笔记本。
    “人老了,清醒的时候也越来越少了,我想趁我还清醒的时候给你们交代些事情。我相信我的直觉,你们三人,只有瑞林跟我快四十年了,从二十多岁的小伙子,也熬成了六十多岁的老头了。而庆红和锦涛你们两位,今天算是第一次面谈。第一次面谈就给你们交心,是不是很冒失?是很冒失。其实,我这辈子就是冒失过来的。早年不到20岁,不懂法语、俄语,我分文不名就冒失去闯法国、俄国•回国後冒失地到冯玉祥军队去工作;后来又冒失地到广西搞百色起义,到苏区又冒失地被打成反党分子,解放战争冒失地挺进大别山。八大後毛主席点我当总书记,我却多年不向毛主席汇报工作,文革和文革後就更冒失了。
    评:邓是一位敢想敢干的闯将
   那些你们都知道,我这里也就不罗嗦了。我把你们找来,我相信我的直觉,我要向你们交代一些我认为应该交代的话。
    你们知道,年初我去了一趟南方,後来让郑必坚执笔弄出个南方讲话要点。很多人讲这是邓老爷子的临终遗嘱或者说是最後的政治交代。这话不全面,我今後是不会再说什么大多的话了。但真正核心的政治遗嘱是不能弄得这样满城风雨的。今天我倒想小范围地真正讲一下我的政治遗嘱或者说真正的政治交代。”
    一席话,把三人说得毛骨悚然,大气都不敢出,老人今天怎么啦?!老爷子喝了喝水,慢慢说道:
    “首先,我对我们国家的政体现状并不满意•我是这个政体的创建者之—,这十几年也算这个政体的守护者、责任者,但我也是这个政体的受害者。每当看到朴方残废的身体,我就在想,我们现在这个政体的名字叫做中华人民共和国,但共和国最本质最核心的东西是什么呢?应该是民主和法制。
    评:这个说法是对的,但是民主的含义不是如美国那样的理解应该是人民当家作主。
    我们这个政体最缺的恰恰是民主和法制!在我负责的这些年,我们在这方面做了些工作,但这个问题目前并没有解决,十年以後你们当政也未必有解。其实解还是存在的,这就是向美国宪政学习,美国成为超一流强国靠的就是这个东西。中国要成为一流国家也得靠这个东西。向美国学习应该理直气壮,比别人差嘛,就应该承认自己的不足。当然,这里面有很多技巧,不要急。但你们有责任去努力、去学习、去实践,这是历史的责任。经过几代人的努力,把中华人民共和国真正建成一个权力来源於人民、法制公平的宪政国家。这也是孙中山的梦想,中国只有走到那一天,才能够说长治久安。
    评:把中华人民共和国真正建成一个权力来源於人民、法制公平的宪政国家这个提法是对的但宪政的提法是否更明确一些权力来源於人民、法制公平的人民民主的国家即对人民民主的国家。
    第二,台湾问题。香港问题解决後,中国最大的统一问题就是台湾问题•本来想在我的任期内有所突破,但还是没有解决。台湾问题现在在政体上是差距在拉大,解决这个问题我是看不到了,你们那一代人也未必能解决。但我想这个问题上有三点你们要把握好:一是不到万不得已绝不动武,中国人不打中国人。二是大陆的经济要奋起直追,你穷下去就永无希望。
    评:这非常政确 你穷下去就永无希望。
   三是在政体上大概一国两制还不够,一种可能的方式是联邦制宪政之路。中国经济上强大了,政治上又有民主和法制的共和体,台湾问题才有可能迎刃而解。
    评:这也是对的
    第三,发展问题。上面两个问题的基础还是经济建设和社会发展•而这个问题的核心是发动老百姓去干,而不能只是我们政府干•要千方百计让全国人民的脑袋来代替总书记、总理的脑袋。我们再聪明也聪明不过人民•我们的政府管得太多了,要尽可能少管,经济上老百姓和市场都比我们的计划聪明。
    评:这讲得多好呀,要是毛主席讲这样的话肯定大家都会毫不动摇的拥护而邓讲的为什么就说三道四呢?
   我想,只要坚持开放改革,坚持以经济建设为中心,坚持放手让老百姓去干,也就是坚持不断地发展经济民主,每年增长速度都超过7%是大有希望的,坚持下去,持之以恒,等你们交班的时候,中国或许就成了一个小康国家了•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