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巴克栏目
[主页]->[百家争鸣]->[巴克栏目]->[一切从实际出发与实事求是是不是马克思主义的精髓?的争论]
巴克栏目
·巴克:评《拉萨藏独暴乱事件为什么未能事先制止》
·给新民党郭全的短信
·沈先生你好:
·巴克:郭永丰并不可笑
·一位网友对农民工的感叹
·巴克:民运领袖要具备“会做”的实际要义
·巴克:说是流氓真是流氓
·巴克:你所设想的规划很值得参考
·巴克:这是马英九的智慧不是自找麻烦
·巴克:郭泉被抓并不奇怪
·巴克:捐款是弱势群体的义务吗
·公民监政:奥运使当局变得疯狂了,我们最该做什么
·巴克:给更多的孑木先生提个醒
·巴克:民运在中国投资经商之要
·巴克:在汶川送文化衫也要抓捕
·中国官场八条潜规则:
·巴克:与郭全先生的QQ对话
·巴克:中国民主人士的自然心态
·巴克:又涨价了,李东卓因为去汶川义工还没有释放
·巴克:是和平还是不择手段?
·巴克:高智晟为什么会有软肋
·巴克:查建国不改变他的政治信仰的历史意义
·巴克:中国民主应该立足在什么主义上?兼答洪海先生:
·黑暗拘不住自由的风
·巴克:奥运给中国民众带来的是什么
·巴克:中国官吏为什么热衷于拆迁?
·巴克:理想践踏辱理想
·巴克:希特勒执政时的奥运会也很成功并不足怪
·巴克:不和更为贵
·巴克:郭永丰被软禁了的感慨
·巴克:杨佳给了我们什么启示
· 巴克:是堕落还是进化
·巴克:中国一些愚民还在信党信政府
·巴克:不要以自己为中心,我们不做毛泽东
·巴克:谁相信中国的名人谁就是上当受骗的人(图)
·巴克:不做乞丐做商人
·从民进党议员向国民党议员泼粪看到的
·巴克:关键是能掌握住度
·巴克:黑暗里搏击
·巴克:亲爱的 怎么
·巴克:我为河南文物界有这么个女败类呜呼
·思亲幽泪哭楚楚
·巴克:是应形成互动的自然条件
·巴克:陈水扁贪腐被抓不是偶然
·巴克:萧克东不过是个狗才
·巴克:中国民运的发展形式
·巴克:听见自己泪落的声音
·巴克:北京的两个鸟会为何更使流氓们紧张害怕?
·祭所有因信仰而死去的人
·巴克:也论郭泉与郭永丰的推动民主形式的欠实际性
·背后总是有个幽灵的眼睛
·解决中国政治问题需要有个新的民主基地
·巴克:薄熙来总爱显能斗狠,他能什么?
·巴克:当前中国谁是民主事业的开拓者
·巴克:心弦
·如何推动中国民主运动新局的进展
·吴兆麟推选黎元洪做大都督实乃政治智慧
·巴克:颓萎的中国社会
·袁世凯类的任何非常时期都不会缺少
·巴克:贾甲自愿坐牢的形式不可取
·坏人只所以要这么歇斯底里地坏
· 缅北特区基本状况
·2009—2011年劳教所狱中
·中国政治实际发展的契机
·缅北战争的根源——克钦邦已经败北
·定位
·定位——10页至20页
·从强势的梦鸽恬不知耻到看弱势的陈新平受冤害
·定位(21——30)
·定位(31——40)
·定位(41——50)
·定位(51——60)
·定位(61——70)
·定位(71——75)
·行势者的正悟
·修养不够只能瞎忽悠
·攻击《博讯网》的人都不是最理性的
·如果能铲除独裁专制与魔鬼联手有何不可?
·31——刘西凤
·伟业的成败不在于平民而在于领袖
·作者:民运老战士 徐水良(参考)
·极限发展就更需要各式奇才无约束地发挥
·中国人生
·世事风情(11)
·世事风情(11)
·世事风情(13)
·世事风情(14)
· 世事风情(15)
· 世事风情(16)
·被动选择我的路
·看习近平给中共的惯性覆灭
·我探民主人士吴弘达邪恶本性
·到泰国缅北老挝等地区旅游的找我
·形成自然力量更能扫除中国的独裁统治
·缅北的独立存在有利于中国变革
·这就是你我的不同,你的智商有问题,应该想到,鄙人的稿件的用心是什么?我
·男人和女人的纠结
·交给秘密的使命
·你就站在了灵魂高处
·习近平切除中共问题的劣顽根源比解决客观问题更睿智
·中共为何不能借坡下驴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一切从实际出发与实事求是是不是马克思主义的精髓?的争论

1.马克思主义是否是关于无产阶级解放条件的学说?马克思主义是否是迄今为止唯一公开站在无产阶级立场,为无产阶级利益服务的理论?马克思主义的最大特点是否就是她的阶级性?
   2.“实事求是”,“一切从实际出发”是否是任何阶级都可以接受的说法?
   3.如果第2个问题是肯定的,那么将“实事求是”,“一切从实际出发”说成是马克思主义的精髓到底是在发展马克思主义还是在修正、糟蹋马克思主义?
   4.请您给出“实事”和“实际”的范围,也就是它们的内涵和外延,即到底什么样的事物是“实事”和“实际”?“实事”、“实际”与理论之间有没有明确的界线?正确的理论是否就是“实际”?
   5.“实事”和“实际”是否是我们思考的对象和起点?对“实事”和“实际”的不同回答才是各种理论之间得以区别的根据?

   6.企图为马克思主义寻找所谓的精髓,是否是徒劳的,是一个伪命题?(这个问题不单是问您的,我们都应该思考一下)
   7.您是否认为任何引经据典都是教条主义?如果是,那么,您是否是在教条地让我们相信只有从不引经据典才不是教条主义?
   8.既然您认为谢韬的理论给了您无穷的启发,那您是否就应该给我们讲一讲谢所推崇的民主社会主义的理论和历史沿革?
   9.是否只有武装暴动才能被称之为暴力?
    --------------------------------------------------------------------
    请见答肖立文文章,我反对这种责问式的讨论,这样的效果很不好
    显 20070312 18:10
   
   下面针对阿瑟同志:
   肖立文同志只是提出了自己的意见,您却就要让人家把自己的“理论放一些我们学习一下好吗?”这不是对待革命同志的态度。您还质问肖立文同志“你以为马克思理论在今天实事中就是灵丹妙药了吗?”您的潜台词就是您“不认为马克思主义理论能够用来解决当今的社会问题”,这样一个判断的形成,其前提就应该是您完全理解了马克思主义,那就请您给我们讲一讲马克思主义,如何?
   
   ——八千里路(你让显先生这样回答你,我觉得首先你自己都没有弄准,而是断章取义的行为,是十分教条的做法阿瑟)
   
   你好:
    你没有读过逻辑方面的书,我觉得该读一下.我要求萧先生把他的理论放在这里是因为我没有见过他的理论,作为同志,我还可以提出这样的要求。首先说,学别人的长处指出同志们的缺点,是理性的行为,不是什么揭短啊?我所指的马克思主义不是灵丹妙药,它只是我们实践中的一个可以肯定的科学理论,毕竟有年代的隔阂,不能完全解决今天以及未来的社会问题,已经十分的明显,就象今天邓路线背叛了马克思主义了,如果马克思主义真的是无所不能,那么邓派还能背叛得了吗?再说,如果我们从新夺回我们的基本权利,光用过去的马克思主义的具体办法行的话,我们早就成功了。
    眼下,我们不脱离马克思主义,毛泽东主义,也只能是主导思想上的,这没有质疑的问题,也完全正确。而你用“不认为马克思主义理论能够用来解决当今的社会问题”来反驳我的“你以为马克思理论在今天实事中就是灵丹妙药了吗?”其本身已经犯了起码的逻辑错误,所以我建议你读读逻辑方面的书是因为你确实缺乏这样的理论基础,这样的用“周延”来理解“不周延”的问题,从逻辑上讲,就是偷梁换柱的手法,也将使我们无法正常讨论下去而误入歧途。还可以说,对于马克思理论我们都不陌生,因为我们信仰马克思主义,或者说我们信仰共产主义。只不过我们的认识不同而已。
    记住,所谓的灵丹妙药都是伪科学的,这早就在马克思那个年代就已经知道了,何况现在的我们更应该知道?我认为,任何一个学说,都有它的年代局限性,质疑一些完全套用马克思学说其本身不一定就是背离马克思主义,因为我们的根就在那,与反马克思主义的人根本不同。但是,不能因为信仰就自己不再新的时期进化我们具体的理论,马克思理论不是万能的,马克思主义者自己从来就不认为自己是万能的,也有自己的不足和局限,要说我完全了解马克思主义理论,我是不可能的,因为我虽然读了十几年的马克思主义学说,做了大量的笔记,因为反对邓路线还有过牢狱之灾,但是,我敢断言,真正的马克思主义者,是切合实际的,走民众路线的,不是走少数人路线的,也不是一层不变的,否则,就没有列宁主义,毛泽东主义,这难道不是新的充实马克思主义的理论和实践吗?而社会主义的民主马克思主义历来就没有反对过,相反,极力支持民众管理自己的国家,这在毛时代被毛主席发扬的最好,而到了邓时代,或一致到了今天,都没有这样做了,才出现了腐败堕落的颓萎。也只有人民当家做主才有保障国家权利不落在少数人手里恶事做尽。
    你在对显先生质疑说实事求是与一切从实际出发尽管是让显先生回答,我看你还是有点太教条了,因为这两个提法与马克思主义并不矛盾,在马克思主义的思想里,这真的是精髓的一部分,显先生虽然没有明确的说明是一部分,但他也没有说明是全部,这也你断章取义的错误。而且,马克思主义不实事求是的话,就不可能成功地引导世界巨变。
    任何不切合实际的理论学说,它本身就没有生命力,人类上,各色各样的理论学说都有了,或很多了,为什么马克思主义学说这么大的影响和效力呢?那是因为马克思主义理论学说是最切合实际地发展起来的,这个问题不必要翻书查找,因为适则生存,不适者灭亡这是人类历史发展规律,象马克思主义的;理论学说,还有什么值得质疑的吗?难道先生真的就不理解,非要逐句去套才是马克思主义的精神吗?
    从心里说,我是对同志友好的,字里行间里没有讽刺的意思,可先生为什么就认为我是对萧先生不友好不礼貌呢?难道断章取义和错误的理解就是我们的智慧和信仰马克思主义吗?我说,我们还是真正的理解什么是马克思主义,才能说服自己的同志,反驳我们的敌人。——你的同志阿瑟3。10。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阿瑟同志:
    如果我误解了您和肖立文同志的对话,那么我愿意向您表示真诚的歉意,我对您的“你以为马克思理论在今天实事中就是灵丹妙药了吗?”这句话,是当作反问句来理解的,作为反问句的结论,就必然是“不认为马克思主义理论能够用来解决当今的社会问题”,所以我认为并没有犯逻辑错误,不过,还是要谢谢您的提醒,对于逻辑学,学过一些,但不深,看来还需要重新学习。
   
    (你还是没有理解我的思想,该句就是反问,我是指马克思主义不发展,确实就解决不了现在的问题,而你的意思是能解决好现在的问题。我认为,你本身就是脱离了实际地思考问题,因为事实告诉我们,仅仅凭过去的理论和经验真的不行,这也是毛继东先生与我不同见解的根本所在。而你仔细想想,马克思主义即使在毛泽东主义诞生之前,它也不是完全能解决好当时的中国问题,要不然,王明、陈独秀就不会落势,就不可能有土包子毛泽东来领导中国新民主革命成功一说了,而成功以后,毛泽东主义也没有脱离马克思主义。同时,我们也没有否定马克思主义的根本,毛泽东也没有,只是你和毛继东先生在这方面就是犯了一个不小的错误,总认为只要有马克思主义,什么问题都可以解决了,那就不用进化了是吗?而需要进化,你却刻意强调马克思主义而不思考进化问题,这不是教条是什么呢?其实,你我的立场,显先生的立场都没有错,毛继东先生的立场也没有错。错就错在对具体运筹的理解上,你与毛先生都在已有的马克思主义理论中找答案,我与显先生不是,我们是以马克思主义为根本,在思考如何增加有效又不脱离马克思主义根本的具体办法,即新的理论来解决当今中国政治问题。说白了,你与毛先生是欲用已有的马克思主义理论来解决当今中国政治问题,这条路若能走得通,完全可以,但我们认为已经走不通了,所以才产生了开拓马克思主义的思想或主张,这并不是要脱离马克思主义,因为我们都是共产主义的信仰者,而且鄙人还认为自己是个地地道道的无产阶级的思想者,所以,我们的矛盾不是路线上的问题,而是方式方法上的矛盾,所以,我们在讨论中,往往是我们说全部,你就说部分,我们说部分,你们又说起了全部,尽管是犀犀相通,但还是两码事啊?这样的质疑,怎么能不错呢?你想,这样的辩论,何时能结束呢?所以,我认为,我们大家都应该认真地学习最起码的逻辑知识,就象毛先生,洋洋洒洒几万言书,可谁愿意看呢?有几个人接受呢?从感情上说,我们走在了一起,就是同志,就是朋友,就是一家人,难道我们不想大家都好吗?关键是,学识不是欺骗能响誉人类的,所以,我与显先生都批评过毛先生,当然,毛的思想我是个毛小孩,不懂马列,甚至外界的东西看多了,受西方的毒素也就多了,其实,不是这么回事,我们的根因为有生命力,所以我才信奉,如果没有生命力,我一样会放弃。显先生也是这样。但在有生命力的时刻,放心,我们都走不偏,更不会放弃!
    最后,我谢谢你给我的说教,同时,希望我们共同进步。阿瑟3。11。)
   
   
    对于显同志提出的“实事求是”、“一切从实际出发”是马克思主义的精髓,我是坚决反对的。所谓精髓,就是根本,所谓根本,就是指事物之所以成为该事物的根据,就是以事物区别于其它事物的内在的质的规定性。然而,正像我在问题2中所提出的,这两个说法是任何一个阶级都可以接受的,但马克思主义却是带着强烈的阶级色彩的,因而不能成为马克思主义内在的质的规定性,也就不能成其为精髓。我们做任何事情都不能脱离现实的条件,也就是“实际”,但也决不能因此就得出结论说这应该成为马克思主义的精髓吧?
    一个当下的例子就可以看到把“实事求是”、“一切从实际出发”当作马克思主义的精髓是多么的荒谬。那就是今年春运铁路车票不涨价这一实际情况,吴敬琏老贼说这不符合所谓的市场经济规律,难道他不是从实际出发,对实事求出的是吗?从搜刮民脂民膏的角度看,难道此贼说的不是真理吗?他表达的不是资本的逻辑吗?
   
    (同志,你这样理解还是在犯着逻辑错误,真的,同志之间,应该使自己的同志不犯错,这不是批评,因为我们在这讨论没有几个人看,一旦进入了大社会,明显的错误都不能克服,人家就会更轻蔑我们。阿瑟)
   
    他站在自己的阶级立场上求出了符合自己的阶级利益的“是”,按照显同志的标准,那么他就应该是马克思主义者了,荒唐不荒唐?
   
    (我又回头看了显先生的理论,你批评的对,因为显先生把实事求是和一切从实际出发看成马克思主义的精髓的全部是不正确的,应该说是一部分或主要部分没有错。我对显先生的论点没有注意,当看到你的批评我还认为是你的错了呢!其实,你指出的也没有错。问题是,你并没有站在准确的角度,比如你用本来荒谬的吴敬琏的言论来对比显先生的问题,其本身在逻辑学上讲,你是用“不周延”去批驳“周延”的问题,你可以看看逻辑学,那就成了偷梁换柱的行为。说通俗话,就是狡辩。因为你想全盘否定显先生的理论本身就不正确啊?前边在这个问题上,我已经说了,不再重复。阿瑟)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