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巴克栏目
[主页]->[百家争鸣]->[巴克栏目]->[巴克:下海——上]
巴克栏目
·巴克:与文友思想交流
·巴克:马英九竞选成功是中华民族的幸事
·巴克:旺财二十四要诀
·巴克:胡佳真的能颠覆国家政权吗?
·巴克:我做太阳
·巴克:走到窘途的人虽会更积极地搞民运,但
·巴克:在泛蓝网站感受到的
·巴克:周文王向姜太公请教:
·张宏宝:生亦有容之意
·中共其实更害怕两岸统一
·网络安全基本要素
·台海两岸民主统一的谈判大纲
·巴克:当前中国政局发展和民运前途分析
·巴克:评《拉萨藏独暴乱事件为什么未能事先制止》
·给新民党郭全的短信
·沈先生你好:
·巴克:郭永丰并不可笑
·一位网友对农民工的感叹
·巴克:民运领袖要具备“会做”的实际要义
·巴克:说是流氓真是流氓
·巴克:你所设想的规划很值得参考
·巴克:这是马英九的智慧不是自找麻烦
·巴克:郭泉被抓并不奇怪
·巴克:捐款是弱势群体的义务吗
·公民监政:奥运使当局变得疯狂了,我们最该做什么
·巴克:给更多的孑木先生提个醒
·巴克:民运在中国投资经商之要
·巴克:在汶川送文化衫也要抓捕
·中国官场八条潜规则:
·巴克:与郭全先生的QQ对话
·巴克:中国民主人士的自然心态
·巴克:又涨价了,李东卓因为去汶川义工还没有释放
·巴克:是和平还是不择手段?
·巴克:高智晟为什么会有软肋
·巴克:查建国不改变他的政治信仰的历史意义
·巴克:中国民主应该立足在什么主义上?兼答洪海先生:
·黑暗拘不住自由的风
·巴克:奥运给中国民众带来的是什么
·巴克:中国官吏为什么热衷于拆迁?
·巴克:理想践踏辱理想
·巴克:希特勒执政时的奥运会也很成功并不足怪
·巴克:不和更为贵
·巴克:郭永丰被软禁了的感慨
·巴克:杨佳给了我们什么启示
· 巴克:是堕落还是进化
·巴克:中国一些愚民还在信党信政府
·巴克:不要以自己为中心,我们不做毛泽东
·巴克:谁相信中国的名人谁就是上当受骗的人(图)
·巴克:不做乞丐做商人
·从民进党议员向国民党议员泼粪看到的
·巴克:关键是能掌握住度
·巴克:黑暗里搏击
·巴克:亲爱的 怎么
·巴克:我为河南文物界有这么个女败类呜呼
·思亲幽泪哭楚楚
·巴克:是应形成互动的自然条件
·巴克:陈水扁贪腐被抓不是偶然
·巴克:萧克东不过是个狗才
·巴克:中国民运的发展形式
·巴克:听见自己泪落的声音
·巴克:北京的两个鸟会为何更使流氓们紧张害怕?
·祭所有因信仰而死去的人
·巴克:也论郭泉与郭永丰的推动民主形式的欠实际性
·背后总是有个幽灵的眼睛
·解决中国政治问题需要有个新的民主基地
·巴克:薄熙来总爱显能斗狠,他能什么?
·巴克:当前中国谁是民主事业的开拓者
·巴克:心弦
·如何推动中国民主运动新局的进展
·吴兆麟推选黎元洪做大都督实乃政治智慧
·巴克:颓萎的中国社会
·袁世凯类的任何非常时期都不会缺少
·巴克:贾甲自愿坐牢的形式不可取
·坏人只所以要这么歇斯底里地坏
· 缅北特区基本状况
·2009—2011年劳教所狱中
·中国政治实际发展的契机
·缅北战争的根源——克钦邦已经败北
·定位
·定位——10页至20页
·从强势的梦鸽恬不知耻到看弱势的陈新平受冤害
·定位(21——30)
·定位(31——40)
·定位(41——50)
·定位(51——60)
·定位(61——70)
·定位(71——75)
·行势者的正悟
·修养不够只能瞎忽悠
·攻击《博讯网》的人都不是最理性的
·如果能铲除独裁专制与魔鬼联手有何不可?
·31——刘西凤
·伟业的成败不在于平民而在于领袖
·作者:民运老战士 徐水良(参考)
·极限发展就更需要各式奇才无约束地发挥
·中国人生
·世事风情(11)
·世事风情(11)
·世事风情(13)
·世事风情(14)
· 世事风情(15)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巴克:下海——上

1
    入秋的天气真好,在黎明时,电闪雷鸣地死气沉沉地又下了几个小时的大雨,把那黄色污浊的天空洗刷的蓝里透明;把这肮脏的楼群,洗刷得格外干净,露出了本来面目;匆匆北去的白云也显露出了它的婀娜娇姿;路上的行人忙碌着;楼前的菊花大多含苞待放着,叶子上还有点没有被雨水冲净的泥滴在叶尖上似掉非掉地下垂着,有的花朵已经温馨地张开了笑容,却被这场大雨摧残的没有了朝气;几只小蜜蜂在阳光下、飞来荡去,调皮地在花间跳动翻飞着,或驱赶着同类;繁茂油绿的菊花叶更把那些死气沉沉的季节泡桐树叶比得更加没有了颜色;大门口的铁笼子里,德国狼狗不时地对着人们哀叫;麻雀唧唧喳喳、目中无人地撕打着,争吵着;不远处,林立的烟囟依然朝空中喷发着浑浊的浓烟;偶得的汽笛声划破着稍有的宁静;地面上的水蒸汽袅袅婷婷、弥漫着、升腾着烦躁。
    坐在办公室的里间,穿着一身紫色的休闲装,在电脑上看着新闻,4个QQ都被我敞开,并无意思地时时地喝一口冷装咖啡,又时不时的用我这破嗓子哼上句歌词,累了,就站起来,隔着铝合金钢窗遥望天空,或者做做眼操,或是伸个懒腰,或在房间里踱步,或走到楼道,朝院子里浏览,但总思考着我常思考的问题:下一步如何走?几天来,一直在想,她行吗?真的能帮我助跑吗?她能理解我吗?
    当我在QQ上等她,边想:她是我值得真爱的有点经济条件的人选吗?或我也该把爱给她?这方面,我始终乐观,并认为从来就有好运气,尽管也找算命先生给我解忧排难,听点玄的,却从来就没有过灰心,因为,少年时代的信念在我的心里已经根深蒂固,虽然上了几年大学,但真正学到的知识还是我常年孜孜不倦地自修所给我的更多,使我会用我的智慧,去完成上苍赋予我的人生使命。

    “嘟嘟嘟……”;“嘟嘟嘟……”;“嘟嘟嘟……”
    我躬身仔细看来,她上线了,她叫史明明,酷爱绘画,摄影,旅游,起初,她刚加我为好友时,十分傲气,我故意出言不逊,惹她很气,起初她温和地批评我应该对网友礼貌,但诚实质朴的我从来就是这样地大气,更不愿意对女人献媚,也没有过想在不是我的意中人身上得到什么?而真正有点个性、修养的女人,往往又不会被我一时的故意或一时的倔傲吓跑,因为网络里毕竟素质差的很多,我没有时间闲聊,也不想做什么老师,我需要的是事业上的盟友,或是同志向的理性人。
    毕竟,我作为一个思想者,也是个很能说的人,只要愿意,与谁都能侃侃而谈,让对方折服。史明明比我小六岁,老公车祸身亡,而且当时是车上四个人,就她老公自己没有逃过劫数。后来我还知道,他老公是一个没有多少修养、做事有点歇斯底里的那种,为了抢生意,光被他的手下打伤致残的就有四十多个,被暗地花钱搞死的就是八个人,所以,他的死,我看是上帝给他的回应。
    可她尚在痛苦之中,一年多来,忧郁着,暗地哭得很悲哀,并告诉我,她很爱老公,老公也从来没有背叛过她,直到现在,每到傍晚,她总要站在二楼门前凉台上扶着栏杆,朝远处眺望,盼望有个奇迹,把她心爱的人送回来。可是,他已经不在这个世上,上帝也不帮她。
    要世人看,她不该有什么心思,苦寂孤独是自寻烦恼,人生本来就很苦短,何必为失去的虽然挚爱但又何必耿耿于怀呢?她并不愁钱,他们身下有几千万的产业,还有个不太小的别墅。她的特点就是不管公司的事,就是喜欢豢养狐狸狗,而且,已经有二十几只了,光狗的口粮,每年也得花掉七八万,还得有个好大的灶专给狗做饭,尽管这样,她都不舍得送给别人,她对我说,她的狗娃们可很灵气,吃东西都得看着妈妈吃完走开,它们才一哄而上,还说,她老公总是不在她在家时欺负她的狗子,狗们只要老公在家,都躲藏起来,有一次老公看狗实在太多,就背着她送人一只,因为这个别墅里,什么都不多,就是狗毛漫天飞,床上,沙发上,衣服上,都是棕色的狗毛,就那回,她回家来,一数狗子少了一只,就呜呜地哭了起来,老公拿她也没有办法,不得不开车又到人家把狗抱回来。
    “你好”,她发过来的字是蓝色,我就转换成粉红色的字回道:“你好”。
    “在忙什么”?
    “写作啊”我总是这样搪塞,即使没有写作,或与别的网友聊天,或是做别的什么,也是这样说,因为我不喜欢在这方面罗嗦得太多,也知道对方不喜欢我同时与几个人聊天。可我最多时,还能同时与12个网友聊天,因为我的思考还能跟上,加上打字也快些,但她自从有了我就明白得对我说不许再与别的女人聊天,我只是不认可否地笑着,她也就笑了。
    我们用语聊,进入了谈话中。
    她说:“……”
    我说:“……”
    她说:“我看了你的博客,你真行,又帖了这么多,你每天写多少啊?不累吗?你很有才,但也不要太累啊?你为什么总是政治敏感的故事多?这可是社会最忌讳的领域啊?我看你该有个老婆管了。哎,对了,昨天我梦到你了,说了你不许笑我喔?”
    她神经兮兮的等我回,在转椅上来回地晃悠,两手合抱着,侧歪着身子,穿着一身鹅黄色睡衣,圆脸,黄色的长发,鼻子微翘,小嘴唇,上唇稍短,黑葡萄眼睛,眉毛细且长,一看就知是南方人的脸孔,确实能给男人一个娇羞妩媚的快感。
   我们就这样东一句西一句地聊天,她问我什么时候到昆明?我回答她还要一些时间,因为我确实没有计划到昆明去,再说,见了,不知道什么结果,反而心里不塌实。到不如这样的再等等更好。
    这两天,我的肩膀痛,可能是坐得久了,是累的还是受了些寒气。我不想聊天,可对她,我还是坚持着与她聊天,但心里并不真的舒服。
   我知道,象她这样条件的女人,不缺求爱者,但用她的话说:凡是有钱的没有不有情妇的,厅局级干部都是流氓,真正用真诚,用爱,用尊重,又有点才华与条件的少之甚少。
    确实,我所见到的官吏,真的不缺情妇不说,还要到酒店里嫖妓,令我这样理念的人真的看不起,因为腐化堕落只能使人做那伤害人的事还自认为合理。而对于一个正常的女人来说,不仅仅是讨厌老公移情别恋,主要是感到这是对她的人格侮辱。所以,史明明发誓不在圈子里找,真有她的道理,因为有些图谋不轨的看到她是个富婆,就那样的眼珠滴溜溜地乱转,她就从内心里暗暗的恶心。即使到现在,我没有告诉过她我也不是穷人。
    我说明了为什么不结婚,是因为我讨厌被女人缠着而不能做我的事。事实上,我对吃喝嫖赌抽都不爱,就是爱写几手字,画几幅画,特别是写作,是我的强项,并在海内外网站上,多少也能月赚几千元的稿费,虽然我不稀罕那几个钱,但真的完全破产,我还能凭着这个大脑,赚得生活费用。也有情欲,每个月也就这么一天两天,自慰了局。性对我来说,不是我生活的一部分,也是可有可无的,关键是怎样的更能精华自己,使自己不俗,虽然被同仁看成另类,但我真的不追求那种无聊的呻吟,我要做的就是能为这个社会奉献我能奉献的事业,那才是我要做的事。
   而好多人,总是在性的方面寻觅,跌倒,真的无聊至极,不懂得动物家族里,都有个季节,而我们人为什么就没有个季节呢?所以,我感觉人的思维真的被自己的愚昧挡住了。可当我看到:鱼说:你看不见我眼中的泪是因为我在水中;水说:我能感觉到你眼中的泪,因为你在我心中……,便使我感觉到她在对我的欲望中与我想有的欲望以及我所潜藏着的欲望,都在悄悄地碰撞,并能闪着只有我能看到的火花。
    “你在想什么”?
    她见我在这里沉默发呆,就问,而且,那双俏皮的眼睛哂笑着,让我老是有电的感觉,她并点燃了一支香烟,闲哉悠哉地仰着头朝上空吐着烟圈,左腿翘在电脑桌上摇晃着挂在脚尖上的红绸拖鞋,那个潇洒的动作,使我蹙了一下眉,而且,我不喜欢太风骚浪漫的女人,我不想这样,我也知道,在她们的圈子里,抽烟喝酒是正常事,但对翘腿甚至使我能看到她的红色内裤与我聊天我总是不习惯,并且她很自然地告诉我她今天身体不舒服,女人的日子。我是一个有什么说什么的人,从来就不想说假话,也可以探讨任何问题,我感觉,与人交往,就应该是互相用心交流,而不是昧心或有什么企图。
    象我这样身份的人,大多总是忙的骨碌碌地转,不是应酬就是到风月场上消费,而我不同,从不进风月场,更不应酬,因为我没有想上爬,尽管我有条件坐官,但我真的不喜欢,只想做些对社会有实际意义的事,当然,我也不会不遵纪守法地冲动,虽说我所介入的环境各色各样的人都有;也不想经商,即使今天在这里,也是很少来,我有人做我该做的事,使我能抽出身来做我更该做的事。
   “我不是愁吗?你也不来——”他看我不高兴的脸色为自己辩解道,并还是不停地摇动着她的高翘着的腿,拖鞋也还不停地在她的趾尖上转动着,“你来了,我就不抽了,真的,我想你来——”
    她这样的自我不止一次地辩解,我是听腻了,她熟练地把烟灰弹在了烟灰缸里,手指还夹着烟,并用那很有气力的动作摔出两臂,把两个拳头也猛然地张开,拧着腰身,迟疑地张着嘴打哈,迷离着眼,对着我笑,并伸过懒腰后,羞笑着问我:“是不是你真的一点不想有个女人?还是我太色了你怕了”?
    我知道她是为刚才她告诉我她做的梦想知道我的想法的接茬,她对我说,昨晚我蹑手蹑脚地走到了她的床边,并悄悄地吻她,使她开心地吧唧着嘴沉迷了好久再也没有睡着。我摇摇头,没有让她尴尬。
    其实,我也有情欲,有时候,也愿意听个黄色的故事,特别是女人对我说,我心里还是有那样的快感。我便问:“做爱了吗”?她羞笑着道:“没有——,我把你推开了”。
   2
   
    六月天,天气晴朗,万里的河山尽在脚下。当第一缕阳光撕裂了笼罩着大地的黑幕,当大地的的百鸟在欢快地划破着宁静,我从中原名称乘坐飞机朝云南飞来。在飞机上,我睡了一会,昨天的熬夜,使我真的很是困了,而且,还没有完全清醒,小姐就把我从迷睡中又叫了一次,我才解开安全带,用纸袋拎着一本《禅的智慧》,一本《鬼谷子谋略》,一个笔记本,最后一个下了飞机,接过皮箱,随着人流,朝出口走去。
    她已经心情非常激动地等在出口,穿着紧身的紫红色的旗袍,瀑布式的金发,展给我的她,比电脑里还要好看,真的,第一印象,就打心里喜欢,她那迷人的微笑,和那娴熟的女人动作,我故意揿开了手机,让她接听,我看到她用双手抱着看手机,然后歪着脑袋甩露了耳朵把手机放在右耳上、侧歪着头接听,头发垂在胸前,而我仅是按动了一下重复键,从她那本能的一动,我就知道一准是她,当她“喂”了几声,我就更知道是她了,她有一米七,瘦瘦的,脸色有些苍白。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