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艾鸽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艾鸽文集]->[续六十二长篇诡谲派小说《魔鬼或天使》]
艾鸽文集
·心灵角落
·月光再回首
·秋天的咏叹
·《再见吧 秋兰》
·屋檐
·我的翅膀
·远方在落雪
·图形的天空
·踪影
·艾鸽《人祭》三部曲之一《死亡地带》及封面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01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02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03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31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32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33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34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35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36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37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38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39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40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41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42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43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44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45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46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47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48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49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50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51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52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53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54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55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56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57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58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59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60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61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62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63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64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65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66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67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68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69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70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71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72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73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74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75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76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77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78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79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80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81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82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83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84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85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86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87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88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89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90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91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92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93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94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95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96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97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98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99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00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01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02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03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04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05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06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07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08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09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10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11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12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13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14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15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16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17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18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续六十二长篇诡谲派小说《魔鬼或天使》

   
    艾鸽爱与情之间
    (2)
    密林里的又一个黄昏。落日的碎光在枝叶上抖落着,靡然的夜色过早地降临,使周围凭添了一种神秘。横贯南北的幽香不知从哪里涌了出来,直往恋人的鼻子里钻。
   

    阮玫躺卧在秦玉的怀抱中,她的感觉是很奇特的。
   
    就象在一只帆船上漂游,时儿象被抛到了浪尖,领略到震撼的摇晃;时儿又象被吸进了谷底,体味到安谧的休闲。
    阮玫依然把握着分寸,无论秦玉如何恳求,她都坚守着最后的堡垒。
   
    秦玉总体上感觉越南姑娘是比较开放的,但为什么到了他的恋人这里,就如此保守。这也不行,那也不行。一句话:等待。等待着有一天,有一时,有一刻,有一瞬间,秦玉才可以走进阮玫的生命里。
   
    阮玫此时只愿让他浅尝而止。
    这就是爱情吗?眼光如阳光。阮玫发现秦玉的目光照射着自己,使自己的每个细胞充满了透明的活力。
    她轻轻地唱道:“你是我生命的奇迹
   
    我因为你的存在而哭泣,
    亲爱的 请给我勇气。
    归附的月光啊神秘而清幽,
    到处是你爱的凭依。
   
    我却在久久地犹豫,
    我的生命是否可托付给你。
    少女的眼睛就要关闭,
    星星啊请记录爱的轨迹。
   
    阮玫唱完,闭上了眼睛。她想知道在她放松防备的时刻,秦玉会做些什么?难道他真会夺走自己最宝贵的东西?他是否想好因此可能要承担的责任。也许,他只是光想到爱而已?阮玫已经感觉到了他的渴望。忽然,她又睁开了眼睛:不,不,这一步太重要了。她还不想这么快给他。
   
    秦玉感觉到了她的迷茫与彷徨。
    爱情的最后一道防线如此坚固,他无法突破。
    战争!难道因为是战争中的爱情!?
    她就象一个坚强的卫士,守卫着自己家园里的最美丽的一朵玫瑰花。也许有一天,她会把这朵玫瑰赐予秦玉。
    秦玉仍然在想:为什么现在不呢?
   
    有一瞬间,阮玫觉得自己已经无法抵抗秦玉的魅力。
    他几乎就要熔化自己的生命了。
   
    正在这时,他俩突然听到有人在喊:“秦玉,你在哪里?阮曲快死了!”
    什么?阮曲快死了!
    这事非同小可。
    秦玉和阮玫不再缠绵,忙向宿营地跑去。
    ---未完待续--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