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艾鸽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艾鸽文集]->[长篇诡谲派小说《魔鬼或天使》续五十六]
艾鸽文集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82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83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84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85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86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87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88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89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90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91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92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93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94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95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96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97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98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99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00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01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02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03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04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05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06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07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08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09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10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11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12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13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14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15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16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17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18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19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20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21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22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23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24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25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26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27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28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29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30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31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32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33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34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35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36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37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38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39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40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41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42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43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44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45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46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47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48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49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50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51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52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53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54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55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56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57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58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59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60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61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62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63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64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65
·艾鸽长篇小说《死亡地带》入选为新浪第五届原创文学大赛优秀作品
·艾鸽获第三届“中青社区十大网络写手”称号
·转载:网友热评艾鸽的诡谲派系列作品
·总有一天
·诗歌:心宫
·油画:飘悠
·人鸣
·再见吧,秋天
·梦中依然
·摘取一片雪花
·落魄的秋菊
·打不开的情结
·三角地之恋
·冻土
·何时何地
·致冬雪
·读你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长篇诡谲派小说《魔鬼或天使》续五十六

   艾鸽
   林中第一坟
    (3)
    稀希死于人类的残暴。
    姑娘们围着她的坟墓唱挽歌。

   
   阮戚:“请问:世界上还有比人类更凶残的动物吗?”
   阮丽:“有阿,比如说狼。”
   阮曲:“狼吃狼吗?”
   阮玫:“动物一般是不伤害同类的。”
   
   阮殊:“人类伤害野人由来已久。听老爷爷讲:过去就有人在森林里抓到野人后烤了吃。过去森林里野人不少,后被人灭了很多!”
   阮谷:“是啊,听老人说野人是‘山珍大补’。”
   
   阮殊:“年长一点的野人,恐怕都知道人类是怎么回事。稀希是太年幼了,太相信人类了!”
   阮戚:“我们其实无心骗她。谁又能知道人类中还有魔鬼呢?”
   
   稀希此时安谧地躺在坟墓中。
   这是人类制造的坟墓。
   她无论如何也想不到会有如此结局。那片片的尸骨,象片片的雪花,落在了肮脏的土地上。那雪花无论如何挣扎,也不能返回她的天空。雪花将会在土地间融化,最后化为树木的养料。
   
   秦玉久久沉默不语。
   那个天真浪漫的稀希在他的脑海中永远不会死去的。
   在他看来,她是真正的人,而人类则可能是真正的野人。
   
   大家往后朝哪里走呢?
   凭部队上训练出来的方位直感,他基本上可以判断出朝那个方向可以走出大森林。可一想到稀希的下场,他质问自己:“走出大森林,你能保证她们的安全吗?”不能!绝对不可能!
   
   战争并未结束。
   可这是一场什么样的战争啊?值得姑娘们去当炮灰吗?
   一想到稀希就是她们的先例,秦玉更加举棋不定。
   他试探地问姑娘们:“大家说,现在是战争最重要,还是生命最重要!”
   
   阮戚:“我觉得两个社会主义国家打仗很无聊。”
   阮玫:“两个马克思打仗更无聊。”
   阮谷:“死掉的人都不知道究竟为什么?”
   阮曲:“我的生命对我很重要,我不想莫名奇妙地献出去!”
   
   阮殊:“那个波尔布特快去死吧!”
   阮玉:“我的生命只献给我真正该献的人!”
   阮露:“我对战争,对世界很失望。”
   阮丽最后表态,她是最有希望做军官的人,所以,说话比较谨慎:“反正大森林也是早晚要走出去的!”
   
   秦玉知道多数人的意思是:参战不重要,因为不值得。
   他计算了一下方位,明白了哪条线路对姑娘们最安全,可这又意外着重新走进大森林的深处。
   秦玉和姑娘们告别了稀希的坟墓,又走进了密林。
   等待他们的又将是什么呢?
    --未完待续--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