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艾鸽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艾鸽文集]->[长篇诡谲派小说《魔鬼或天使》续四十一]
艾鸽文集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月光时分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葬并蒂花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夏帆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章子怡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陈晓旭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张莉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林间女子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红衣少女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 题李佳璘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白玫瑰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绿茵少女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李曼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林志玲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朱茵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巩俐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枉凝眸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葬瓮安15岁女生李树芬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合成人体艺术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丁贝莉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百雪公主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街头无臂乞丐少女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凝眸女孩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夏季模特周芳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名媛闺秀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辣妹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小龙女彤彤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月貌少女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面若桃花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春醇明媚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洪小玲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凤凰卫视美女主播谢亚芳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戴菲菲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绿叶露珠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龙蕾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地铁美女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成都美女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清悠女孩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自拍女生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拉琴女孩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天之骄女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刘亦菲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陈秀雯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清纯美女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水果节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双胞女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女人是水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蓝茵流芳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夏天荷露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海滩纱秀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90后女孩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绝色女子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马梓涵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纯情女孩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凌波仙子蒋氏姐妹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民间娇娆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清凉美女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体操妙玉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果冻女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蓝浮女孩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树丛妩媚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中国体操队女团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情窦初开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北京大学生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跳水皇后郭晶晶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夜月女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名女星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非主流女生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北京电影学院校花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上海大学校花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大连之秀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金巧巧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逸仙时空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艺术体操女王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超女林爽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原野夕照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舒畅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蒋勤勤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魔鬼身材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复旦天娇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清流美女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呢喃梦幻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瓷器女人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唐莉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陈惠玲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刘涛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欲系青春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花季少艾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青春永驻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落英缤纷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心旷神怡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袁泉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玉女张檬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新影后李冰冰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绝色佳人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新疆第一美女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北影美眉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美体芝兰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含苞欲放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玫瑰女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艺术人体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林中秋容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长篇诡谲派小说《魔鬼或天使》续四十一

   艾鸽
   爱心的碰撞
    (1)
   森林越走越遥远,到处都是千年古木,葛藤缠树,浓荫匝地。
   秦玉和阮玫的关系却越走越亲近,他俩的现状犹如荒原的野火越烧越旺;又如决堤的河流,越流越急。今天又轮到他俩去打猎,又成为他俩坠入爱河的好机会。

   阮玫发现秦玉今天在拥抱自己的时候,迫不及待地要和想接吻。她用手遮住他的嘴,心中乱成一团:给他吗?他会得寸进尺。不给他吗?又觉得自己全身松软,仿佛已经再无法抗拒他的请求。他越抱越紧,自己觉得全身的血液开始在沸腾。就象穿着衣服泡在温泉里,她感觉到有一只手试图为她解开衣服,可她却紧紧地拽着衣服,宁可依然穿着衣服泡温泉。可这是多么地不自在啊!而此时自己的嘴唇却发现被他攻占了!这就叫接吻吗?怎么如同含着一枚剥了皮的荔枝,不,不是荔枝。荔枝只能沁透脾胃,无法沁透心灵;而自己的心灵已经开始迎接甘露!周身的细胞游动着,不安分地激动着,象被闪电的触角连续不断地击中,使得自己通体透亮,如同三伏天吮吸到椰子的甘美。她感觉自己就要赤身裸体地泡在温泉里了,不,要停止了,不然,会突破她最后一道防线的!
   阮玫:“秦玉,今天到此为止了,好吗?”
   秦玉意犹未尽:“……不!求你了!……”
   阮玫:“长长的日子, 大大的天。以后再说嘛。”
   秦玉爱抚着她。如同抚摸着一朵红玫瑰,花瓣是那样柔媚,花茎是那样娇嫩,花叶是那样新鲜。但是他也明白,太用力了会把花朵揉碎。他只能轻盈的,温存地,体贴地,梦幻般地爱抚着她。
   此时此刻的阮玫发现自己在秦玉的怀抱中,是那样缺乏抵抗力。不要说他得寸进尺,他得寸进丈自己也难以抵抗。不过,她还是要抵抗。她要尽力抵抗。要抵抗那无法抵抗的诱惑,要守护那难以守护的堡垒。还好,他毕竟是一个知书达理的人,在最后的关键时刻,由于自己的一声感叹“Stop!”把他唬住了。
   阮玫其实不是不肯给他。她的脑海中还有另一个女人的影子。阮玉。据她观察阮玉是一个并不亚于她的女孩子。也是秦玉最初的情人。如果不是他们之间发生很大的误会,如果不是阮曲作梗,那么,此时躺在秦玉怀中的可能就不是自己了。她有时候觉得自己好象有点对不起阮玉,因为她知道他们之间的隐秘。换句话说,她本来可以为阮玉消除误会的。可爱情就是这样自私。她知道自己和秦玉对此爱情是非常投入的,是不可能逆转的。如果此时让他放弃自己,他会愿意吗?
   阮玫突然问他:“秦玉,你对我的爱究竟有多深?”
   秦玉:“把全世界的米尺连在一起也测不出来啊!”
   阮玫:“未必吧,你不过希望听我唱歌,可我是业余水平呀。”
   秦玉:“我也是业余水平啊!我的作品以前寄给全国几十家文学刊物。一家都发不出来,说是不符合主旋律。”
   阮玫:“我听不懂什么‘主旋律’,而且说实话,我已经厌倦这场战争了!简直是拿着老百姓的生命去赌博。赢家只有波尔布特,输掉的是两国人民的生命!”
   秦玉又抱紧了她。秦玉:“你们外国人真敢这样说话。我如果回去,也可能会上军事法庭。因为我放走了敌人。”
   阮玫:“你觉得我们是非杀不可的敌人吗?”
   秦玉:“此时,对我来说,你是我非爱不可的女人。如果你是敌人,我爱的就是你这个敌人。我现在要想战胜的就只有你!”
    --未完待续--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