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艾鸽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艾鸽文集]->[艾鸽长篇诡谲派小说《魔鬼或天使》续四十]
艾鸽文集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周显欣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金恩贞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菡萏菲泽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秋波芳痕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蔷薇吐艳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清湛如水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绿乡缅桂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童话女人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嫣然一笑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山翠人秀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情怀如梦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闺中媚眼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秋波欲出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心怯情场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黛色依依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铃兰花身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一枝飘影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玉树神逸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伊人远云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心有余韵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睡莲垂芳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一声娇喘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春天何归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康乃馨香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茉莉迷宫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吊钟海棠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美人鱼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美女车模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幽兰安谧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仿古仕女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牡丹花王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马蹄莲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丁香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金丝桃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蝴蝶欲试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网络第一美女刘羽琦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碧波红韵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汤加丽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兜兰芳泽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戴菲菲演绎性感奥运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翠幽明媚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蔷薇旋晕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水仙倩影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范冰冰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紫藤女韵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萱草夕照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宋祖英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陈梦君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垂莲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赵薇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司雯
·新语丝(01)
·新语丝(2)
·新语丝(3)
·新语丝(4)
·艾鸽词录天下民生(5)
·艾鸽词录天下民生(5)
·艾鸽词录天下民生(3)
·艾鸽词录天下民生(4)
·艾鸽词录天下民生(1)
·艾鸽词评天下民生:渔家傲--为陈光诚而题
·艾鸽词录天下民生(7)风入松
·艾鸽词录天下民生(8)丑奴儿慢
·艾鸽词录天下民生(9)忆秦娥
·艾鸽词录天下民生(10)长命女
·艾鸽词录天下民生沁园春哀(11)
·艾鸽词录天下民生(12)鹤冲天
·艾鸽词录天下民生(13)感皇恩
·艾鸽词评天下民生(6)汉宫春
·艾鸽词录天下民生(14)调笑令
·艾鸽词录天下民生(15)太常引
·艾鸽词录天下民生(16)汉宫春
·艾鸽词录天下民生(17)满江红
·艾鸽词录天下民生(18)千秋岁引
·艾鸽词录天下民生:留春令
·艾鸽词录天下民生:苏幕遮
·艾鸽词录天下民生(27)菩萨蛮
·艾鸽词录天下民生:乌夜啼(毒奶粉事件)
·艾鸽词录天下民生:生查子(卖血女孩)
·艾鸽词录天下民生:减字木兰花
·艾鸽词录天下民生:鹧鸪天(奴童)
·艾鸽词录天下民生(19)关河令
·艾鸽词录天下民生(20)忆秦蛾
·艾鸽词录天下民生(21)霜天晓角
·艾鸽词录天下民生(22)菩萨蛮
·艾鸽词录天下民生(23)采莲令
·艾鸽词录天下民生(24)夜合花
·艾鸽词录天下民生(25)南乡子
·艾鸽词录天下民生(26)女冠子
·艾鸽词录天下民生:忆秦娥
·艾鸽词录天下民生:思帝乡
·艾鸽词录天下民生 忍泪吟(红领巾)
·转载:网友热评艾鸽的诡谲派系列作品
·建议为死难者举行国葬全国降半旗致哀
·建议对死难者及受害者进行国家赔偿
·建议为死难者建立国家纪念碑
·建议大赦天下
·诗歌:《死者不会上诉》
·诗歌:《寄往远方》
·诗歌:《还要等多久》
·诗歌:《爱你永不再见》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艾鸽长篇诡谲派小说《魔鬼或天使》续四十

   人鬼试幽情
    (4)
   下半夜轮到阮露执勤。阮露近来精神好多了,若不是传说有鬼,她会自觉站岗的。月光简直比水还淡,阮露的目光却亮如火距。自从和阮谷发生同性恋之后,她对已死去的新婚丈夫的眷恋减少了许多。她清醒的有些时候,她还会为丈夫烧些茅草,以作悼念。犯病的时候又以为丈夫还活着。在阮玉告诉她在梦游中与秦玉相遇的情形后,她既不承认也不相信。可随着时间的推移,她逐渐明白了一些其中的微妙。
   在和阮谷搞同性恋的时候,她俩简直说不清是谁主动,是谁被动。不过有一点是肯定的,她俩之前并没有什么爱情。阮谷说过:爱是可以做出来的。她俩现在到有了一些感情。可这蹊跷的感情,也不是什么“天崩地裂不动摇,海枯石烂不变心”的感情,而是一种对战争的失望,对人生的悲观,对森林的迷惘,对异性的无奈和对同性的亲近。在阮谷的身上,她感受到了一种肉体上的爱抚,犹如草原上的日光浴心旷神怡,又似天池里的飘浮梦幻。但是这毕竟不是上帝所设计的男女之爱。强烈的不满足一直困惑着她。她知道过什么叫男人,更有过魂不附体的经历。依稀记得哪个美妙的夜晚,她来到他的身边,他安谧地始终不发一言,那种异性的美包裹着星空中的灿烂和海洋中的波涛。她曾游动到那片天空中,白云如同花团温存而浪漫,飘然如游。一颗颗星星在身边闪烁,一丝丝柔情在唇边舞动。她曾沉醉在那片波涛中,浪花似卧虹斑斓而神秘,倘然似飞。一种似醉非醉如痴胜痴坠落非落欲飘未飘的感觉,使她的身心散发出细胞的芳馨。直接感觉就是:死去也值得了!可他真是秦玉吗?
   她的眼睛几乎不敢去看他,可又想去看他。

   
   秦玉见她很不自在,便道:“这几天身体好吗?”
   阮露微微一笑:“托你的福,好多了!”
   秦玉:“为什么托我的福呢?托上帝的福。”
   阮露心中明白是托他的福,他曾走进她的生命中,给了她和煦的阳光,给了她春天的雨露。不过,她依然无法确认。今天突然一种想搞清楚的冲动纠缠着他,她想如果秦玉承认这件事,那就证明确是他挽救了自己:他就是自己的上帝!
   阮露眼中飘着彩虹:“秦玉哥,我想问你一件事。”
   秦玉:“什么事?”
   阮露忽然感到羞怯,她眼睛望着地上:“我以往生病梦游的时候,是不是曾经……”
   秦玉知道她想问什么了,顿时不知所措:“你,你是不是看小说看多了?”
   阮露:“难道是小说中才会有的情节吗?”
   秦玉:“可能是吧。要知道我俩面对的是生活,不是小说。”
   阮露又感到茫然了,他不肯承认还是不方便承认,还是不应该承认?抑或根本就没有发生这件事?纯属幻想。
   阮露一个人走开了,她靠在一颗树上,那树是那样结实而不可动摇。她感叹道:人的生命不如大树,人的生命是如此脆弱。
   秦玉怕她有意外,又来到她身边。
   阮露:“秦玉哥,你说我的男人真的死了吗?”
   秦玉点点头:“我听阮谷和阮丽她们说,真的是死了。不过,你不要太伤心。战争结束后再开始新的生活。”
   阮露:“可象他那么好的男人,我再也找不到了!”
   秦玉:“不会吧?”
   阮露:“战争中我们村的男人都死得差不多了。”
   ---未完待续—

此文于2007年11月03日做了修改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