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艾鸽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艾鸽文集]->[艾鸽长篇诡谲派小说《魔鬼或天使》续四十]
艾鸽文集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夜月女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名女星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非主流女生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北京电影学院校花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上海大学校花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大连之秀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金巧巧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逸仙时空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艺术体操女王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超女林爽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原野夕照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舒畅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蒋勤勤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魔鬼身材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复旦天娇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清流美女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呢喃梦幻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瓷器女人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唐莉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陈惠玲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刘涛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欲系青春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花季少艾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青春永驻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落英缤纷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心旷神怡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袁泉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玉女张檬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新影后李冰冰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绝色佳人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新疆第一美女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北影美眉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美体芝兰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含苞欲放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玫瑰女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艺术人体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林中秋容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台湾第一美女萧蔷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江南女子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周慧敏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刘孜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林间小憩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韩国美眉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长发妩媚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 题美艳妖后孟瑶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秋末依然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山口百惠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台湾歌手温岚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谁知你我
·艾鸽论文《论权力创造了人》连载(1)
·《论权力创造了人》连载(2)
·《论权力创造了人》连载(3)
·《论权力创造了人》连载(4)
·《论权力创造了人》连载(5)
·《论权力创造了人》连载6-7
·《论权力创造了人》连载(8、9)
·《论权力创造了人》连载10-11
·《论权力创造了人》连载12-14
·艾鸽曲咏天下名胜:故宫惊梦
·艾鸽曲咏天下名胜:颐和园
·艾鸽曲咏天下名胜:人民英雄纪念碑
·艾鸽曲咏天下名胜:秦皇兵马俑
·艾鸽曲咏天下名胜:未名湖
·艾鸽曲咏天下名胜:庐山
·艾鸽曲咏天下名胜:杭州西湖
·艾鸽曲咏天下名胜:桂林山水
·艾鸽曲咏天下名胜:承德避暑山庄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 题凤矫约仙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颍水清笋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蓬莱仙女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吴佩慈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世界第一女腰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才女曹颖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校园风韵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张雨绮
·艾鸽诗歌让《生命远离死亡》
·艾鸽诗歌《自由有多远》
·艾鸽诗歌《我拒绝遗忘》——致现代中国的一切苦难
·诗歌:《致天之骄子》
·诗歌:《我与你同在》
·诗歌:《还我春天》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春来冬褪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小仓优子
·水调歌头(迎2009春)
·艾鸽留影于1989年春
·油画:十字架之春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徐倩之死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白玉无暇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网络娇娆
·《自由的诱惑》封面
·《人祭三部曲》之三艾鸽诡谲派诗体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一回(图)
·艾鸽诡谲派诗体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二回(图)
·艾鸽诡谲派诗体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三回(图)
·艾鸽诡谲派长篇诗体小说《自由的诱惑》第四回(图)
·艾鸽诡谲派长篇诗体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五回(图)
·艾鸽诡谲派长篇诗体小说《自由的诱惑》第八回(图)
·转发奥巴马就职演说中文版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蒋欣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刘葳葳
·诗歌:自由再出发
·诗歌:寻找春天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艾鸽长篇诡谲派小说《魔鬼或天使》续四十

   人鬼试幽情
    (4)
   下半夜轮到阮露执勤。阮露近来精神好多了,若不是传说有鬼,她会自觉站岗的。月光简直比水还淡,阮露的目光却亮如火距。自从和阮谷发生同性恋之后,她对已死去的新婚丈夫的眷恋减少了许多。她清醒的有些时候,她还会为丈夫烧些茅草,以作悼念。犯病的时候又以为丈夫还活着。在阮玉告诉她在梦游中与秦玉相遇的情形后,她既不承认也不相信。可随着时间的推移,她逐渐明白了一些其中的微妙。
   在和阮谷搞同性恋的时候,她俩简直说不清是谁主动,是谁被动。不过有一点是肯定的,她俩之前并没有什么爱情。阮谷说过:爱是可以做出来的。她俩现在到有了一些感情。可这蹊跷的感情,也不是什么“天崩地裂不动摇,海枯石烂不变心”的感情,而是一种对战争的失望,对人生的悲观,对森林的迷惘,对异性的无奈和对同性的亲近。在阮谷的身上,她感受到了一种肉体上的爱抚,犹如草原上的日光浴心旷神怡,又似天池里的飘浮梦幻。但是这毕竟不是上帝所设计的男女之爱。强烈的不满足一直困惑着她。她知道过什么叫男人,更有过魂不附体的经历。依稀记得哪个美妙的夜晚,她来到他的身边,他安谧地始终不发一言,那种异性的美包裹着星空中的灿烂和海洋中的波涛。她曾游动到那片天空中,白云如同花团温存而浪漫,飘然如游。一颗颗星星在身边闪烁,一丝丝柔情在唇边舞动。她曾沉醉在那片波涛中,浪花似卧虹斑斓而神秘,倘然似飞。一种似醉非醉如痴胜痴坠落非落欲飘未飘的感觉,使她的身心散发出细胞的芳馨。直接感觉就是:死去也值得了!可他真是秦玉吗?
   她的眼睛几乎不敢去看他,可又想去看他。

   
   秦玉见她很不自在,便道:“这几天身体好吗?”
   阮露微微一笑:“托你的福,好多了!”
   秦玉:“为什么托我的福呢?托上帝的福。”
   阮露心中明白是托他的福,他曾走进她的生命中,给了她和煦的阳光,给了她春天的雨露。不过,她依然无法确认。今天突然一种想搞清楚的冲动纠缠着他,她想如果秦玉承认这件事,那就证明确是他挽救了自己:他就是自己的上帝!
   阮露眼中飘着彩虹:“秦玉哥,我想问你一件事。”
   秦玉:“什么事?”
   阮露忽然感到羞怯,她眼睛望着地上:“我以往生病梦游的时候,是不是曾经……”
   秦玉知道她想问什么了,顿时不知所措:“你,你是不是看小说看多了?”
   阮露:“难道是小说中才会有的情节吗?”
   秦玉:“可能是吧。要知道我俩面对的是生活,不是小说。”
   阮露又感到茫然了,他不肯承认还是不方便承认,还是不应该承认?抑或根本就没有发生这件事?纯属幻想。
   阮露一个人走开了,她靠在一颗树上,那树是那样结实而不可动摇。她感叹道:人的生命不如大树,人的生命是如此脆弱。
   秦玉怕她有意外,又来到她身边。
   阮露:“秦玉哥,你说我的男人真的死了吗?”
   秦玉点点头:“我听阮谷和阮丽她们说,真的是死了。不过,你不要太伤心。战争结束后再开始新的生活。”
   阮露:“可象他那么好的男人,我再也找不到了!”
   秦玉:“不会吧?”
   阮露:“战争中我们村的男人都死得差不多了。”
   ---未完待续—

此文于2007年11月03日做了修改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