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艾鸽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艾鸽文集]->[艾鸽长篇诡谲派小说《魔鬼或天使》续三十九]
艾鸽文集
·组画天使的挽歌
·组画天使的挽歌之三
·组画天使的挽歌之四
·诗歌艺术的殿堂
·合氏壁
·艾鸽在巴黎凯旋门
·诗歌我的心我爱你
·大海 我的柔怀
·照片艾鸽拥抱大海
·你与我
·漂浮的冰块
·诗歌《春痕》
·300名中学生之死
·我的心 你要去哪里流浪
·诗:等待金栗兰
·诗:风衣
·觅你
·巴黎画展
·巴黎画展照片之二
·巴黎画展照片之三
·挑战者1号
·以人的名义活着
·地球村公民
·诗歌:深秋浅黄
·习惯生存
·走向未来
·心灵角落
·月光再回首
·秋天的咏叹
·《再见吧 秋兰》
·屋檐
·我的翅膀
·远方在落雪
·图形的天空
·踪影
·艾鸽《人祭》三部曲之一《死亡地带》及封面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01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02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03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31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32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33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34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35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36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37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38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39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40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41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42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43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44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45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46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47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48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49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50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51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52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53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54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55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56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57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58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59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60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61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62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63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64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65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66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67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68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69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70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71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72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73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74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75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76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77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78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79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80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81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82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83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84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85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86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87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88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89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90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91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92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艾鸽长篇诡谲派小说《魔鬼或天使》续三十九

   人鬼试幽情
    (3)
   秦玉见她俩对今晚值勤有恐惧感,就说:今晚我陪你们站岗。俩女孩有了安全感,顿时高兴了起来。
   月亮掩住了自己的容貌,人们只能看到淡淡的清辉。
   上半夜是阮戚值勤。秦玉见她翘着个小嘴巴,便道:“刚才还好好的,怎么又有什么想不开了?”

   
   阮戚:“想不开的事太多了,想听吗?”
   秦玉:“想听,你说说看。”
   阮戚:“首先,我们两国不是都信仰马克思吗?不都是社会主义吗?为什么要打仗呢?”
   秦玉没想到一个女孩子还会考虑如此高深的问题,但这是老百姓能回答的问题吗?即便能回答又有什么用呢?便笑道:“你不知道中国有句话吗?‘打是亲,骂是爱。’”
   阮戚:“好吧,你说的,‘打是亲,骂是爱。’今晚上我要好好的打你一顿,我要狠狠地骂你一顿。”秦玉知道她心中痛苦便道:“让你打,让你骂!”
   阮戚:“先礼后兵。我先送你一首词《柳梢春》:如何抽凄?一弯冷月,两泪湿翼。远处折翅,近处垂眉,欲诉无语。 空寞森林少女,摒花处、粉落绿地。不解春意,无奈秋光,扫尽偏僻。”
   秦玉心中暗暗吃惊,似自愧不如。其实,他始终觉得自己不配阮戚。不一会,也和了她一首:“《柳梢春》:岂敢小视?一片秋露,里外虹霓。远处如云,近处似滴,欲饮畏惧。 美到女寰限极,红唇处,不敢随意。吾本竹笛,荒山野岭,郁闷夜曲。”
   阮戚听她赞美自己更想不开:“听说你爱上阮玫姐了,是吗?”秦玉没有回答。
   阮戚:“不行,我今晚上要用竹叶子抽打你。”
   秦玉认为这是小妹妹任性,就随她便。不一会,她真把秦玉用葛藤捆在树上了,还用不知从哪里找来的竹叶子,一遍遍地抽打着秦玉。边打边骂:“你这个死木头哥哥!哪天晚上,你还真以为我在你怀里睡着了吗!让我白白激动了一个晚上!浪费了我的感情。打你这个傻木头,打你这个苯木头,打你这个蠢木头!……”
   秦玉稍微感到有点痛,但他愿意让她发泄。他想:还好,她只是上半夜值勤。
   秦玉又轻轻地唱起了一首歌《对不起,好姑娘》:
    你本可以在柳梢枝头,
    成为最迷人的月亮。
    夜莺的歌喉为你在低吟,
    睡眼的星空为你在旋转。
    对不起,好姑娘。
    我愿忍受你的一顿鞭打,
    只要能驱走你内心的悲伤。
   
   你的美丽仍然在生长,
    将覆盖乳钵的月亮。
    杜鹃的声带为你而抑扬,
    寂寞的星空为你而灿烂。
    对不起,好姑娘。
   我愿忍受你的任何处罚,
   只要能驱走你内心的悲伤。
   ---未完待续—

此文于2007年11月03日做了修改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