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艾鸽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艾鸽文集]->[长篇歌剧小说魔鬼或天使续三十五]
艾鸽文集
·七绝《 长江吟》
·忆秦娥----为侵华日军强征慰安妇而题
·现代诗《拍卖》
·蟾宫曲:为波尔布特而题
·夜飞鹊----1979年5月真理标准讨论
·为二战时为中国牺牲的美国士兵而题.
·临江仙----为孙中山先生而题
·水调歌头-----平民冤
·忆秦娥------2007年4月为山羊题
·油画人韵
·油画梦寐
·鹧鸪天
·一个人的背影
·现代诗《跪吻》
·现代诗心房
·油画飘逸
·现代诗悠远
·现代诗失声的连衣裙
·别了,我的阳光
·现代诗秋天的脉搏
·花的最后陈述
·附艾鸽的照片一张.
· 年青的岑寂
·帝台春------为“贞观王朝”的李世民而题
·秋雨朦胧
·女学生黄绢之死
·路过你的黄昏
·走近幽兰
·诗:会走路的植物
·组画天使的挽歌
·组画天使的挽歌
·组画天使的挽歌之三
·组画天使的挽歌之四
·诗歌艺术的殿堂
·合氏壁
·艾鸽在巴黎凯旋门
·诗歌我的心我爱你
·大海 我的柔怀
·照片艾鸽拥抱大海
·你与我
·漂浮的冰块
·诗歌《春痕》
·300名中学生之死
·我的心 你要去哪里流浪
·诗:等待金栗兰
·诗:风衣
·觅你
·巴黎画展
·巴黎画展照片之二
·巴黎画展照片之三
·挑战者1号
·以人的名义活着
·地球村公民
·诗歌:深秋浅黄
·习惯生存
·走向未来
·心灵角落
·月光再回首
·秋天的咏叹
·《再见吧 秋兰》
·屋檐
·我的翅膀
·远方在落雪
·图形的天空
·踪影
·艾鸽《人祭》三部曲之一《死亡地带》及封面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01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02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03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31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32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33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34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35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36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37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38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39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40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41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42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43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44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45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46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47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48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49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50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51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52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53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54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55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56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57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58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59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60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61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62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长篇歌剧小说魔鬼或天使续三十五

   艾鸽天然动物园
    (5)
   秦玉感到奇怪:阮殊怎么会收藏有一种迷幻果呢?阮殊笑而不答,似有隐谜。
   但不管那么多了,关键是否有效。阮殊是当地土生土长的,她可能真懂。
   这种迷幻果类似轻度的鸦片,既可以生吃,又可以外用。有麻醉、镇痛、止血和迷幻的功能。阮殊担保药效了得。声称是大森林中的稀有产品。秦玉很快给阮曲服用和外用了。

   阮曲一开始还能听到秦玉和姑娘们的说话声。在秦玉为她吸毒血的时候,她感到一种难言的激动与羞涩。毕竟是她中意的男人贴近自己,如此的亲密接触又是为了抢救自己。她感到身上的细胞就象交给了太阳,任其照射,任其熔化,任其温暖。在服用了迷幻果后,她逐渐地昏迷过去。迷糊之中,感觉到秦玉在唱一首歌安慰自己:
   
   微笑使我们忘记伤痛
   
   生活充满了太多的苦涩,
   人的眼泪都流到只冷不热。
   微笑使我们忘记伤痛,
   朋友 沿着曲径我们继续跋涉。
   
   痛苦使我们不思透彻,
   只有友爱是人间不变的规则。
   微笑使我们不惧伤痛,
   朋友 沿着心路我们继续跋涉。
   
   她感觉自己进入了一个飘然入梦的世界,到处是海洋的波涛。自己就躺卧在那波涛的顶尖上而始终不会下沉。那波涛时而汹涌澎拜,时而微乏绮涟,时而腾空而起,时而旋转自如。为什么自己始终不会沉入水中呢?渐渐地,她感觉有一个男人用手托举着她的身躯,使她在水中永远保持安谧而激动。那个男人是谁呢?她看不清楚,却觉得他透明如水,而水却没有那么清湛;他温暖如火,而火却没有那么艳红。她觉得自己的身躯就要融化在这波涛中却始终不融化,她觉得自己的身躯就要焚烧在这火焰中却始终不焚烧。她的细胞开始游离自己,翻覆在天地之间,一切的疼痛都已经消失,而细胞们开始唱歌跳舞,它们把宇宙当作了舞台,尽情地潇洒,尽情地奔腾,尽情地游乐,尽情地陶醉!周身的经络也开始有了感觉,经络也试图游离自己,它们要去哪里?!经络一丝丝一条条地被抖散开来,它们路过了原野,路过了沙漠,路过了天空,路过了海洋。经络抽动着这个博大的渺小的无情的动心的世界!
   她继续在梦中游览。那个男人究竟是谁?他为什么那么神秘,为什么那么动人,为什么那么朦胧,他怎么能征服我让我百依百顺?他的手似乎又托举起自己,他在旋转自己的生命,把自己放在太阳中变得通红,放在白云中变得柔软,放在山麓中变得神秘,放在原野中变得充盈,放在水泊中变得清悠,放在花丛中变得妍丽,放在冰块中变得透明,放在秋风中变得飘逸,放在阳光中变得灿烂!
   他是谁?他究竟是谁?阮曲努力地搜寻这个人。终于,他的面容浮现了出来,那么清秀,那么温存,那么熟悉!是秦玉!
   阮曲突然叫了起来:“抱紧我!抱紧我!”
   周围却传来姑娘们的笑声!
   ---未完待续—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