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艾鸽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艾鸽文集]->[长篇小说魔鬼或天使续三十二]
艾鸽文集
·我的心 你要去哪里流浪
·诗:等待金栗兰
·诗:风衣
·觅你
·巴黎画展
·巴黎画展照片之二
·巴黎画展照片之三
·挑战者1号
·以人的名义活着
·地球村公民
·诗歌:深秋浅黄
·习惯生存
·走向未来
·心灵角落
·月光再回首
·秋天的咏叹
·《再见吧 秋兰》
·屋檐
·我的翅膀
·远方在落雪
·图形的天空
·踪影
·艾鸽《人祭》三部曲之一《死亡地带》及封面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01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02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03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31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32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33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34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35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36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37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38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39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40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41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42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43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44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45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46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47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48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49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50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51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52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53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54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55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56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57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58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59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60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61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62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63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64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65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66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67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68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69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70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71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72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73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74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75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76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77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78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79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80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81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82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83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84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85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86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87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88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89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90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91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92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93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94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95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96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97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98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99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00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01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02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03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04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05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长篇小说魔鬼或天使续三十二

   艾鸽
   天然动物园
    (2)
   象群发现小象在和人“交朋友”吃惊不小。它们用狐疑的目光注视着阮戚。
   面对象群的包围圈,阮戚吓得大叫一声昏死过去。

   姑娘们和秦玉听到叫声赶了过来,发现情况非常严重。象群随时可能用那铁蹄般的象脚,踩死阮戚。而且,大家还不能卤莽行事,以免引发象群骚乱,更有可能误伤阮戚。
   时间一秒秒地过去,危险一秒秒地逼近。
   阮殊:“我看只有开枪打死小象,其它象自然会逃亡!”
   阮丽也说:“不开枪,只有死!”
   阮谷拿不定主意,向秦玉投去询问的目光。
   秦玉对小妹妹的不幸遭遇更加揪心。但他说:第一,坚决反对打死小象,因为象群的报复心是很强烈的;第二,除非万不得已,否则不要开枪。
   可如果不开枪或不开枪打死小象,阮戚有个三长两短,谁来负这个责?
   秦玉的额头上第一次在大森林里冒出了汗珠。他的眼睛一眨不眨的盯住阮戚和象群。
   他终于想出了一个调虎离山计:他的意思是由他来吸引象群的注意力,姑娘们乘机援救阮戚。可秦玉从阮玫的目光中感觉到她不太赞许这样做。但秦玉主意已定,他觉得自己有把握,顾不得那么多了!
   秦玉从另外一个方向迎着象群走去。
   象群突然看见一个人走了过来,大吃一惊。只见他手拿着一大串野象最喜欢吃的芭蕉,送到它们的嘴前。象群自然是不客气啦。秦玉接着跳起了森林圆舞曲。他一边跳一变唱:“
   
   假如我在你的身边死去
   
   所有的云霓歌吟以泪脸,
   蓝翡翠鸟啊你是否看见那天边,
   一丝丝的夕阳如同,
   宇宙间最后的光线。
   假如我在你的身边死去,
   亲爱的,你记住我是你的再见!
   
   既然我敢来到你的身边,
   生死是我无法畏惧的考验。
   一丝丝的夕阳如同,
   我眼中最后的光线。
   假如我在你的身边死去,
   亲爱的,你记住我是你的梦怨!”
   
   象群也有好奇心。它们的注意力就转移到秦玉的身上来了。它们自然地围向秦玉。姑娘们乘机援救走了阮戚。可大家还是担心秦玉。要知道大象的脚上有厚厚的肉垫,身上还有粗糙的盾皮,它若追赶起人来,根本不在乎荆刺。
   人可不是对手!
   而秦玉的身上根本就没有带枪!
   ---未完待续—
   
   关于题目《魔鬼或天使》须说明一下。
   总有人把《魔鬼或天使》与《魔鬼与天使》混同。要知道这有着根本的不同!艾鸽知道魔鬼与天使很多人用过,我自然不可能再用。前者归结一个概念,后者归结两个概念。
   长篇小说的灵魂就在于一个“或”字。
   人或者是魔鬼,亦可能是天使。反之一样。由谁来认定呢?读者不看完全篇小说,我敢说他很可能会下错结论。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