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党社团之声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BURMA-缅甸风云
[主页]->[政党社团之声]->[BURMA-缅甸风云]->[追忆1967年缅甸排华暴行]
BURMA-缅甸风云
·缅甸掸族拟加入众土族委员会ENC
·缅甸掸族领袖赛万赛答缅甸文摘问
·由红色高棉想到缅甸军政府
·缅甸掸族的61周年掸邦节
·克伦族掸族领袖游说欧盟6年15次
·平等、民主、发展——救缅甸!
·与赛万赛谈2008年初缅甸局势
·缅甸联邦民族委员会对曼侠被杀害之声明
·人倒下,但曼侠英魂永远活着!
·缅甸革命师生痛失曼侠学兄
·曼侠名列缅甸军政府刺杀单
·谈缅甸国民大会、公投、普选
·美国教授讲缅甸的过去现在未来
·反对缅甸5月公投与2010年普选?
·国际缅甸僧伽总会拜访海牙UNPO
·正视缅甸宪法公投与大选
·缅甸问题以和为贵、利民为本
·缅甸独裁政府——你不打,他不倒!
·缅甸联邦民族委员会有关“宪法公投”声明
·国民党马与民进党谢的选后感言
·温教授评缅甸公投与大选
·NCUB的缅甸反法西斯63周年声明
·达赖喇嘛发表“对全球华人的呼吁”
·“黃金甲--詩篇”
·寒竹点评 “达赖言论”
·缅甸另两大力量对宪法公决的声明
·缅甸在野另七党派反对宪法公决
·给斯宾诺莎的信
·缅甸在野众党派对停战集团的呼吁
·请国际监察员来缅甸察督全民公投
·缅甸钦族委员会第二周年大会声明
·分离运动与自决权问题
·缅甸僧伽新年祈祷民主快来
·Burmese Monks Pray for Democracy
·达赖、缅藏、僧伽喇嘛、背后黑手
·UNPO第九届大会将在欧洲议会召开
·缅甸僧伽昭告人民书
·缅甸国内外僧伽民众4月26日反宪法公投
·缅甸工联FTUB向国际控诉
·缅甸联邦民族委员会五一劳动节声明
·中国学者谈缅甸民主前景
·缅甸僧伽对国际救济的紧急呼吁
·送缅甸将军们上国际刑事法庭
·Deliver the Junta of Burma to the International Criminal Court
·缅甸新宪法、军政府、反对势力
·缅甸反对党派不承认伪宪法与公投结果
·熊飞骏:马英九胜选的十大启示
·民意转求真正缅甸联邦制——不闹独立了
·缅甸众民族团结阵线12党不承认伪公投伪结果
·缅甸风灾,丹瑞大将有话说
·缅甸妇联要扭送丹瑞集团到国际刑事法庭
·缅甸反对力量、军政府、国际刑事法庭
·缅甸军政府要吃掉停战集团了
·缅甸军政府逼迫停战集团缴械参选
·缅人与团体到国际刑事法庭状告缅甸将军们
·缅甸人民恳求联合国:驱逐非法军政府!
·缅甸掸邦第四特区不任军政府宰割!
·反对军政府代表缅甸出席联合国2008年大会
·缅甸民选议员致函联合国与安理会
·缅甸教授与书生座谈“德先生”
·缅甸人民为何痛恨8——尤其8888?
·明天会更老还是更好?
·悲欢离合+生老病死
·秘方:马铃薯胡萝卜苹果三鲜榨汁
·温教授貌强合述缅甸的过去与现在
·对温教授貌强合述缅甸史之补充-1
·缅甸是东南亚另一只经济小虎?
·为2010年大选,甘巴里再访缅甸
·缅甸军政府撕毁停战协定?
·联合国与欧美对风灾后缅甸改变策略
·缅甸东掸邦民族民主自治区岌岌可危
·看佤邦联军如何死里求生
·美国加州缅华移民思想言行录
·恸上世纪60年代南洋排华
·后溪穴治腰酸背痛近视眼花
·蹲功——改善糖尿血压心肺功能
·联合国须送缅甸将军们上国际刑事法庭!
·缅甸掸邦四大特区坚决保家卫邦
·缅甸17停战组织与民主联合党
·缅甸军政府对东北众土族磨刀霍霍
·中风要三小时内急救!
·KNU苏沙吉七访西班牙
·缅甸果敢特区被攻陷了!
·强烈谴责缅甸军政府对果敢人民的暴行!
·战争是缅甸军政府特意发动的!
·缅甸果敢,君知多少?
·缅甸佤邦联军枕戈待旦决战
·果敢已沦陷,下个受害邦该谁?
·赛万赛与貌强谈大缅族主义的民族压迫
·果敢彭家声与伊洛瓦底记者的谈话
·缅甸众土族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
·来电为缅官白所成喊冤平反
·缅甸僧伽与学生要求军政府停止民族压迫
·缅甸果敢沦陷区昨晚的来电
·联合国的人权宣言,缅甸不用遵守?
·华夏人道主义救援队缅北来电实录
·缅甸反对势力在2010年大选前的动态
·缅甸反对党派反对2010年伪大选的联合声明
·缅甸新宪法判众土族死刑
·东帝汶总统对缅甸与联合国的疾呼
·旅美缅甸民主力量反对2010年大选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追忆1967年缅甸排华暴行

作者:貌强 Maung Chan (缅甸华族)

   我总觉得,缅甸华族一方面应该坚持本民族的语言文字与传统文化,另一方面应该融入当地主流社会。

   不坚持中华民族的语言文字与传统文化,不仅仅是忘本,而且是莫大损失——中华文化运载着那么多人类的宝贵遗产,方块字里蕴藏着5千多年人类积累的知识经验与人文核心价值。站在巨人的肩膀上,不是站得更高而望得更远吗?而不融入当地主流社会,就不可能与其他民族和谐相处,互相尊重,彼此学习,共存共荣——尤其当今全球化时代,地球村内所有族种人群,相依为命,我中有你,你中有我。大家不和平相处,荣辱与共,互通有无的话,行吗?

   我曾告诉缅甸同学战友:

   天下华人华侨勤俭持家,像我父亲那样,除睡觉外,就是工作工作工作。。。。,从不知周末、假期、超时工作等为何物——简直像蚂蚁或工蜂。所以我父亲的收入,遵照“按劳取酬”原则,当然比我这国家工业发展局官员多。由于我们知识分子不注意节俭,好逸恶劳,有时我还要跟他老人家借钱用呢。所以无论如何,我们这些追求安逸享乐之辈,切切不可对真正勤俭致富的华人“工作狂”,不正当地眼红或愤愤不平,以“按劳取酬”原则来衡量吧,包你会心平气和。当然,话要说回来,先富起来的华人华侨,应该面向当地,取于斯,用于斯,应该多多施舍回馈穷困国人,多做慈善事业,帮苦难深重的各族人民早日脱离苦海。大家共饮一江水,同是一船人,共同富裕嘛!四海内外皆兄弟也,天下大同嘛!

   为了实践理念,我年轻时期,只要有机会,就去母校南洋中学为缅甸华族后代效劳,我不计艰难困苦,需要我教什么我就努力教好什么。

   *1962年7月7日,军政府在仰光大学校园屠杀我们100多抗议独裁制度的同学后,关闭大学半年,我大难不死,到母校教书六个月。

   *1963年国内和谈,我们仰光大学学生因支持农民反对内战而大学被关闭六个月,我因不是学运领袖而没被开除学籍,又到母校授课半载。

   *1964-65年母校被军政府收归国有,我们母校老师们就遵教育法例,开办19人补习班。我白天上仰光大学,晚上就替缅甸华族儿女打好面向当地大学或社会的学科基础,尹纪泽老师则教导准备回祖国的华侨学生。

   *1966年我大学毕业后,白天在缅甸国家工业发展局为国家民族效劳,晚上则在尹纪泽老师的19人补习班,继续为面向当地的缅甸华族子弟服务。

   1967年缅甸军政府策划大规模的反华杀华排华大暴动。不明事理的华人责怪: 祸源完全是因为你们这群华人教师坚持华文教育。其实,我在德国1968-69年的缅甸留学生刊物“战斗的孔雀”(Fighting Peacock)上曾撰文指出:排华暴行主要是军政府为了逃脱其政治、经济、社会等重重危机而精心策动的,中国使领馆的极左路线刚好帮它大忙——让它乘机卑鄙无耻地逃出生天。

   说来话长,前因后果且听我慢慢道来。

话说缅甸军政府

   缅甸将军们1962年3月2日发动政变,推翻吴努民选议会政府,进行军人独裁统治。独裁将军们数次改头换面,欺骗了国内外,一直独裁统治至今。

   1.在联邦民族问题上,军政府撕毁联邦合约:

   军政府悍然废除联邦宪法——那是1947年组成缅甸联邦大家庭的唯一条约,杀害与拘禁各邦各族领袖,致使签约的掸族、克伦族、克钦族、钦族、孟族等悲痛无比,愤怒抗争。1963年,军政府“邀请”掸邦独立军、掸邦解放阵线、克钦独立军及吉仁自卫队等到仰光协商和平,至该年11月,它贼喊捉贼,祭出“捍卫联邦,反对分裂”大旗,至今一直在烧杀抢劫众土族村庄,大打种族灭绝内战,并用强奸少数民族妇女为战争手段——这些使得各族人民更深恶痛绝大缅族沙文主义、贼喊捉贼的卑鄙行径与野蛮的强迫同化政策,以及要把内战打到底的祸国殃民做法——这就是缅甸半世纪来大民族欺骗、屠杀众小民族,众小民族为求自保而坚持自决权的主要根源。

   2.在经济文化与政权问题上,军政府极端自私、狭隘、贪婪、短视。

   a.在经济政策上,军政府对民族资本家与外资杀鸡取卵:

   1962年4月30日,军政府宣布“缅甸社会主义道路”宣言,但声明其社会主义是缅甸式的,与其他任何社会主义都不相同——所以它就可以无法无天了。1963 年初它再宣布“国有化法案”,所有工商业经济命脉都要由民族资本家与外侨手中,无偿收归“国有”—— 它用社会主义之名,行排外肥己之实,做起打家劫舍的强盗本行!

   于是乎,

   *1963年2月23日所有外资银行,侨资银行一律由军政府的联邦银行接管。

   *1964年1月缅甸两大出口商品——大米与木材,分别由军政府的农业局与林业局独家经营。

   *1964年3月2-19日,全国工商业12,212家(95%为外侨所有)被收归“国有”。电台播音刚停,各厂店各企业门口就有兵士奔来,铁门一拉,宣布里内所有东西都已属于“国家”,并规定立即据实上报所有财产物业等,否则坐牢十年。

   *1964年5月17日宣布流通的100元、50元大钞作废,对民族资本家与外侨再来一次毁灭性打击。全缅流通货币共为2,230百万元,民族资本家与外侨所持的大钞占流通货币的97%, 携带不方便的10元、5元小钞只占3% 。

   *华侨等正当财产被无偿没收,正当工作生活被无理禁止,完全违背了联合国人权宣言的最低要求——生存权,华侨求生不得,求救无应,成了绝地孤儿。

   b.在文化教育上,军政府高举大缅族沙文主义:

   * 1964年9月1日,军政府“国有化”全国所有报纸。华侨经营的人民报、新仰光报、中国日报、中华商报全被无偿没收,华人华侨从此就没有中文报纸可看了。中文书报也不准进口。

   * 1965年5月,军政府“国有化”所有私立中学,于是全缅华文中学二十九间,全被无偿没收了,教师全被扫地出门。被无偿霸占的华校在仰光十间:华侨中学、南洋中学、中正中学(三间皆有高、初中),中华中学、福建女子师范学校、华夏中学、业余公学,华英中学、挽华中学。其他城市都是初中华校,如曼德勒、腊戍、密支那、八莫、东枝、景栋、大其力、勃固、东吁、卑谬、兴实塔、勃生、渺名、壁榜、瓦溪码、毛礼、毛淡棉、丹老等共十九间。

   * 1966年5月,政府再“国有化”全缅私立小学:仰光及其郊区共有27间华文小学(仰光市内有:中国、育侨、新侨、华侨、集美、育新、侨尼等小学以及佛学、归女、颖川三个夜校,郊区有阿弄新华、九文台华小、新闻乃华小、甘马育华小、群英、眉尼贡华小、包杜华小、勃生堂华小、达基打华小开方道华小、力行、醒民、新民及南奥、北奥、打汶、丁眼遵等华小)。其他小城市较有规模的也不少于200多间。

   至1966年5月,全缅华资华文中小学已经全被无偿霸占为“国有”,两千多华人教师全被扫地出门而无依无靠,约三万华侨子弟被禁止学习本族华文——完全违背联合国制定的人权与少数民族权。对缅甸其他土族,军政府同样用大缅族主义压迫它们,想方设法压制他们的人权与民族权——然而所有土族都有自己的地盘与武装力量,他们在自己世世代代生活的土地上和平抗议不行,就纷纷武装反抗了。

   c. 在政权上,采取你死我活的不断斗争:

   对其他135族群——包括缅甸华族,军政府高举大缅族沙文主义,非赶尽杀绝不可。对自己缅族呢?碰到利益问题,它也决不手软——比如对待昂山素姬领导的民主力量。对地上众多新老缅族政党,如反法西斯自由同盟、联帮党、联合工人党等,它也拒绝分权。对地下缅共白旗红旗,1963年初它先来个“诚邀和谈”,半年后就追杀围剿无赦。

   地上地下和谈都破裂后,它立即名正言顺地禁止所有政党的存在,并颁布国家安全保护法,不准集会或集体活动,所有团体一律要解散。于是僧侣团体,学生组织等就首先群起反对。

   我们德国的缅甸留学生会就因被下令解散而愤怒抗议,最后主席,副主席,财政,秘书4人被强行“护送回国”,我们这些会员也被无理迫害,家中父母都受株连。

   那么对自己“缅甸社会主义”内部同志,他们是否就相亲相爱,温良恭俭让呢?

   非也!一碰到利益分配,军政府将军们个个翻脸无情,毫不例外地展开你死我活的内斗:

   看1962年成立的“革命委员会”吧,成员们不是随着利益冲突的加深而不断分化吗?纠集在奈温周围的“同志们”,上台时口口声声坚持“缅甸社会主义”,全国权势利益,都一定要收归己有——美其名曰“收归国有”。在1988年之前,他们不断排除奈温身旁的温和派异己将军,步步巩固自己独裁权势。1988年之后,丹隋集团羽毛渐丰,等老头子奈温大势已去,就反戈一击——新贵们先“去势”爸爸奈温及其女儿女婿孙子一伙人,近年再把奈温亲信钦纽将军与其国家安全局一网打尽。权势利益经过重新分配后,为了安全,最近他们索性把首都由仰光迁到内地彬马那“内比都”。

1967年缅甸屠杀华侨内因

   原因有军政府方面、缅甸华侨方面、以及中国驻缅领事馆方面:

   (1)军政府方面:

   *军政府无偿强占民族资本家与外侨的工商企业后,负责工商业的军官们不仅缺乏经验,而且十分贪污腐化与投机倒把。不两年,没收得的存货贪污光后,进口货品不再进入“国有”的“人民商店”而尽数转入黑市,人民要高价购买。

   *收归国有的工厂被军官们掏空,因缺乏原料与管理不善而不开工或少开工,全国基本商品奇缺。

   *军政府对全国农产品统购统销,独此一家,它低价收购农产品——致使全国农民无心耕种,农村田地荒芜,结果大米出口逐年剧减。缅甸外汇主要靠大米及木材之外销。1940-1941年(日本占领前英国统治时期)年出口大米 315万吨,1954-55年吴努政府仍保持150万吨左右,到1966年(排华前一年)却只出口30万吨。

   *黑市米价由1948年独立后的每担30元,涨至200元左右,广大人民生活日益困难。

   *外汇干枯,军政府只好靠向中国、美国、西德、苏联及世界银行等借债度日。

   *国民经济濒临崩溃边缘,饥民处处,民怨载道。官逼民反,缅共与各族人民武装力量迅速发展,星星之火,足以燎原。

   (2)华侨方面:

   *华侨工商企业被无偿没收,又不准营业、搬迁、或过埠做生意,手头大钞又被作废,华侨无以为生,呼天天不灵,喊地地不应,只有坐以待毙。

   *华校被无偿霸占,华侨子女没书读,在国有化学校又处处受种族歧视与排挤,生活又日益艰难,个个走投无路,年轻人反抗心理,油然而生。

   (3)中国领馆方面:

   中国驻缅使领馆历来勉励华侨奉公守法。

   * 1967年中国外交部已被文革极左派夺权,因此驻缅领馆一反常态,鼓动华侨子弟佩戴毛泽东像章,说毛主席是世界人民的领袖,而缅甸人民是世界人民的一部分。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