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党社团之声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BURMA-缅甸风云
[主页]->[政党社团之声]->[BURMA-缅甸风云]->[对掸邦昆沙的另类盖棺论定]
BURMA-缅甸风云
·缅甸华族也关注欧盟的缅甸政策
·缅甸建军节
·泰国清迈大学2007年AEIOU寒季奖学金招生
·同林老师悠游威尔斯与温莎堡
·带林老师悠游海牙
·带林老师悠游阿姆斯特丹
·与林老师对饮茅台酒
·同林老师追忆中国援缅远征军
·与林老师谈昂山与吴素:
·漫谈缅甸“姓氏”: 德钦、貌、哥、吴、玛、杜
·缅甸政坛恩仇录
·环行荷兰8省,悠游Leeuwarden半日
·貌强带两千金悠游云南
·貌强: 回故乡
·Bush! 放下你的皮鞭与屠刀!
·缅甸各族人民的不懈斗争
·貌强:Free All Political Prisoners and Stop Killing Ethnic People!
·释放政治犯!停杀原住民!
·貌强:TOTAL A ETE TOTALEMENT REJETE
·貌强:以民主、人权、自决权为缅甸建国与办学基石
·貌强:'TOTAL was Totally Rejected'
·貌强补充一二,以飨欧洲华报读者
·貌强:Taiwan People Demand :
·台湾人民要求缅甸军政府:
·缅甸众土族力量2006年现状
·貌强:The situation of Burma’s Ethnic Nationalities in 2006
·貌强:Debts of blood Must Be Paid in Blood!
·貌强: 血债要血还!
·貌强:Keep Burma's Seat Vacant
·“缅甸文摘”社论:敬请空置缅甸席位
·貌强:都灵市缅甸策略研讨会
·貌强:Strategic Consultation on Burma in Turin
·貌强:Curent SPDC Offensive and our KNU Counter-attack
·缅甸军政府的攻势与我族我军的反击
·克伦族联盟主席在56届克伦族烈士节的讲话
·貌强:KNU President's Address on 56th Anniversary of Martyrs' Day
·貌强:第八届缅甸联邦民族委员会已选出
·钦民族战线代表团访问旅欧钦族社区
·缅甸各族青年联合行动团之声明
·有关国际法内的自决权
·貌强:UNPO’s Symposium on the Right to Self-determination in International Law
·对“国际法内的自决权”的我见
·Busdachin’s Speech on “Self-Determination Right in International Law”
·UNPO: UN Human Rights Council Briefed on Human Rights in Myanmar
·联合国文告:缅甸悲惨现状
·貌强:Busdachin’s Speech to VIII UNPO GA in Taiwan
·Why Waste Time and Procrastinate?
·UNPO秘书长在台北讲话
·2006年底缅甸联邦实况
·BURMA.UNPO: The Situation in Burma
·缅甸众土著在台北UNPO大会的声明
·漫谈钦族的过去与现在
·Burmese Junta Achieves 2 Things at One Stroke
·缅中边界军演一箭双雕
·UNPO: "Democracy Promotion: The European Way"
·促进民主的欧洲道路
·波米亚将军的革命一生
·貌强:Bo Mya’s Revolutional Life
·不干涉他国内政的中国
·貌强:Our Congratulations to Dr. Lian Hmung Sakhong
·廉萨空博士荣获“2007年马丁路德金奖”
·缅甸联邦民族联合政府成立16周年纪念文告
·廉萨空博士在马丁路德金奖授奖会上的讲话
·Lian Sakhong's Martin Luther King Prize Acceptance Lecture
·追忆1967年缅甸排华暴行
· Forum of Burmese in Europe 28-Jan-2007
·欧盟缅甸人论坛07年元月28日召开
·舌战独立掸国领袖 Hso Khan Pha
·缅甸钦区钦族钦新闻-1
·缅甸革命力量的第六次策略协商会议通报
·缅甸议会民主党致函中国外长
·缅甸民族委员会NCUB开设伦敦办公室
·2007年三八妇女节感言
·貌强:CNF Peace-Talks with the Burma’s Junta
·缅甸钦民族战线CNF与军政府和谈
·2007年春季缅甸局势
·欧盟东盟2007年会议对缅甸既援助也不满
·貌强:KACHINS PROTEST BURMA'S JUNTA BARBARISM
·克钦人民抗议缅甸政府军的兽行
·从缅甸建军节想起
·缅军以强奸土族妻女为战争手段
·貌强:Burma Rape Report Exposes Brutal Army
·KNU苏沙吉准将谈克伦族革命
·Saw Hsar Gay Talks about Karen History & KNU Revolution
·貌强苏沙吉准将续谈克伦革命(1)
·印度关闭缅甸Mizzima新闻社
·Mizzima News Office sealed off by Democratic India
·AEIOU 2008学年招生通告
·糖尿病民间验方
·心腦血管病的預防
·漫谈印欧语系
·2007年缅甸国内外微妙变化
·貌强:Harn Yawnghwe, EU, USA and Burma’s Junta
·从“Honsawatoi”亡国250年谈起
·缅甸孟族纪念“Hongsawatoi ”亡国250周年
·温教授问美国为何不出手
·缅甸封杀“缅甸华商商会”
·缅甸当局封杀百年华商社团
·貌强:Act Now or Regret Later with the Unholy Alliance
·缅甸已找台阶解除对华商社团的封杀
·论缅甸吴努政府与台湾阿扁政府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对掸邦昆沙的另类盖棺论定

   貌强 Maung Chan (缅甸华族)

   BURMA缅甸风云发表了“毒品枭雄昆沙盖棺论定” 之后,有不少缅泰边区的掸族华族村民反应激烈,说BURMA缅甸风云对昆沙(Khun Hsa)的盖棺论定,太偏向负面。

   有个名叫 Khunsai Jaiyen的村民说:你们对昆沙不尊不敬,口出不逊之言,如果在清迈省Mae Fa Luang县Ban Therdthai或Ban Hintaek一带,或金三角昔日鸟不生蛋的穷乡僻壤,广受昆沙恩泽的村民,对你们即使不打骂或吐口水,也会轰出家门、赶出村。

   在昆沙开办的华文学校免费受教育的无依无靠、无国籍的大大小小贫下中农学生子弟,以及他们穷困潦倒的父母兄弟姐妹、父老乡亲,更不想听到别人用语言侮辱他们的大恩人。

   他们责怪:对我们的大恩人,你们不推崇为英雄,乃无可厚非;但口口声声骂他为海洛因沙皇,黑社会毒品枭雄………含血喷人,欲置他于死地而后快,于心何忍?他们众口齐声说:

   * 没有昆沙,就没有我们繁荣有序、安宁整洁的边镇;没有昆沙,就没有我们这些有得吃、有得穿、有得住、穷孩子有书读的安居乐业、各得其所的环境,我们还有卫星电视看呢………缅甸独立60多年,除了将军们与皇上所在的几个大城市,哪个穷乡僻壤被皇恩浩大到拥有这样好环境?要缅甸将军们对穷困苦难的边区民众开恩关怀?比登天难!

   * 对!昆沙不该杀害掸族领袖如 Zam Mong, Hseng Harn and Sai Lek等,不该偏袒华人父亲那线对他昆沙言听计从、唯唯诺诺的华人,不该在1993年宣布掸邦独立,引火烧身、四面受敌、内忧外患………

   * 1995年6月6日的内部兵变,使昆沙晕头转向,他四面楚歌,老美又悬赏200万美元要他的头,CIA在四处活动,CIA侦察机神出鬼没,缅军又在增兵加剧围攻………他草木皆兵,他无语问苍天,最后不得不向重重围困他的宿敌缅军缴械投降。 * 好像天下毒品,唯昆沙是问。昆沙投降,金盆洗手后,毒品有绝迹吗?现在昆沙归天了,毒品在阿富汗伊朗新半月区,不是更猖狂?!

   他们众口齐声说:

   你们可能不知道,或许不愿知道昆沙也有不少正面。

   你们知道吗?恩人昆沙虽然归天了,但他掷地有声的以下锵锵话语,却永远在我们耳边回旋、荡漾:

   * 如果你有国家,但没有自己的政府,你拥有的一切,都不会有保障。

   * 你赚钱,缅甸将军们挥霍;你种稻,缅甸丘八们割去吃光;你建屋,缅甸军队一把火烧掉;你的耕牛,被缅军拉去宰吃精光;你的儿子,被缅军拉去修路、做苦工、当炮灰、凌辱致死;你的女儿被缅军群奸后卖到红灯区当娼妓。你被压迫被欺凌,你呼天天不灵,你唤地地不应。

   * 我们有800万人口,至少可组成100万家庭。如果一个家庭送一人从军,我们就有100万兵力的武装部队——要抗击缅军,要打胜仗靠他们;要保家卫国,要安居乐业,也靠他们。

   * 苏联与中国都拥有数十数百不同民族,他们都已经组成国家。我们只有26族裔,如果组不成一个独立国家,不丢脸吗?

   * 为什么缅甸联邦内战不停,内乱不绝?因为大缅族主义高高在上、唯我独尊——历来老在欺压我们135多弱小民族。如果我们希望掸邦和平富强,我们必须提拔掸邦其他族裔,让他们跟掸族一样,成为国家领袖,大家平等互助,共存共荣。

   * 当今的缅甸联邦,好比张开的手掌。7大土族邦就像5个指头,缅甸邦是掌心上的松脆核桃。如果每根手指强劲有力,只要齐心合力,就能压碎核桃。

   * 中国已经成功禁种鸦片,因为中国拥有自己的政府。同理:我们掸邦要禁种鸦片,就必须成立自己的独立掸邦政府。独立自主的中国政府从来不用看外国的脸色行事,我们也同样。

   * 我们的身体像机器:越用越坏。然而我们的脑袋却像刀:越磨越利。所以,我们身体虽会衰老,而我们的脑却不会。

   * 别像鼓和锣,人不敲它不响;要学钟表,边走动边计时。

   * 我要质问拒绝力争上游的人:你是害怕掸邦独立吗?

   * 昆沙把中国古典小说三国演义,大力推荐给掸族领袖以及想成为领袖的人。他笃信:想做大事,就必须讲义气,讲诚心,讲原则。

   昆沙臣民们说:

   * 我们从来没见过任何掸族领导人,像领袖昆沙那样坚信果断:

   1。缅甸军队,你不打他不倒!

   2。如果你不要战争,你就必须拥有强大的军队!

   3。如果你的军队不强大,战争永远不停止。

   4. 大缅族主义缅甸将军们倾缅甸人民血汗钱40%,用来大打种族清洗内战; 我昆沙只好 以毒养军, 保邦卫民, 坚决对抗。

   大英雄昆沙的臣民们“煮酒论英雄”:

   成功的领袖,不仅要有雄心壮志,也必须坚持到底。大英雄昆沙欠缺坚持——痛惜我们的大英雄说到却没做到。

   关心泰国云南事务,研究掸族问题的 Gehan Wijeyewardene 说得好:

   把武装斗争的昆沙,推送给独裁军政府——是自由战士们的重大损失。缅甸人民现在寄托所有希望于昂山素姬民主斗士——盼望诺贝尔和平奖金得主的精神力量,能带胜利给缅甸人民。

   2007年11月21日星期三


此文于2007年11月21日做了修改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