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党社团之声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BURMA-缅甸风云
[主页]->[政党社团之声]->[BURMA-缅甸风云]->[毒品枭雄昆沙盖棺论定]
BURMA-缅甸风云
·貌强补充一二,以飨欧洲华报读者
·貌强:Taiwan People Demand :
·台湾人民要求缅甸军政府:
·缅甸众土族力量2006年现状
·貌强:The situation of Burma’s Ethnic Nationalities in 2006
·貌强:Debts of blood Must Be Paid in Blood!
·貌强: 血债要血还!
·貌强:Keep Burma's Seat Vacant
·“缅甸文摘”社论:敬请空置缅甸席位
·貌强:都灵市缅甸策略研讨会
·貌强:Strategic Consultation on Burma in Turin
·貌强:Curent SPDC Offensive and our KNU Counter-attack
·缅甸军政府的攻势与我族我军的反击
·克伦族联盟主席在56届克伦族烈士节的讲话
·貌强:KNU President's Address on 56th Anniversary of Martyrs' Day
·貌强:第八届缅甸联邦民族委员会已选出
·钦民族战线代表团访问旅欧钦族社区
·缅甸各族青年联合行动团之声明
·有关国际法内的自决权
·貌强:UNPO’s Symposium on the Right to Self-determination in International Law
·对“国际法内的自决权”的我见
·Busdachin’s Speech on “Self-Determination Right in International Law”
·UNPO: UN Human Rights Council Briefed on Human Rights in Myanmar
·联合国文告:缅甸悲惨现状
·貌强:Busdachin’s Speech to VIII UNPO GA in Taiwan
·Why Waste Time and Procrastinate?
·UNPO秘书长在台北讲话
·2006年底缅甸联邦实况
·BURMA.UNPO: The Situation in Burma
·缅甸众土著在台北UNPO大会的声明
·漫谈钦族的过去与现在
·Burmese Junta Achieves 2 Things at One Stroke
·缅中边界军演一箭双雕
·UNPO: "Democracy Promotion: The European Way"
·促进民主的欧洲道路
·波米亚将军的革命一生
·貌强:Bo Mya’s Revolutional Life
·不干涉他国内政的中国
·貌强:Our Congratulations to Dr. Lian Hmung Sakhong
·廉萨空博士荣获“2007年马丁路德金奖”
·缅甸联邦民族联合政府成立16周年纪念文告
·廉萨空博士在马丁路德金奖授奖会上的讲话
·Lian Sakhong's Martin Luther King Prize Acceptance Lecture
·追忆1967年缅甸排华暴行
· Forum of Burmese in Europe 28-Jan-2007
·欧盟缅甸人论坛07年元月28日召开
·舌战独立掸国领袖 Hso Khan Pha
·缅甸钦区钦族钦新闻-1
·缅甸革命力量的第六次策略协商会议通报
·缅甸议会民主党致函中国外长
·缅甸民族委员会NCUB开设伦敦办公室
·2007年三八妇女节感言
·貌强:CNF Peace-Talks with the Burma’s Junta
·缅甸钦民族战线CNF与军政府和谈
·2007年春季缅甸局势
·欧盟东盟2007年会议对缅甸既援助也不满
·貌强:KACHINS PROTEST BURMA'S JUNTA BARBARISM
·克钦人民抗议缅甸政府军的兽行
·从缅甸建军节想起
·缅军以强奸土族妻女为战争手段
·貌强:Burma Rape Report Exposes Brutal Army
·KNU苏沙吉准将谈克伦族革命
·Saw Hsar Gay Talks about Karen History & KNU Revolution
·貌强苏沙吉准将续谈克伦革命(1)
·印度关闭缅甸Mizzima新闻社
·Mizzima News Office sealed off by Democratic India
·AEIOU 2008学年招生通告
·糖尿病民间验方
·心腦血管病的預防
·漫谈印欧语系
·2007年缅甸国内外微妙变化
·貌强:Harn Yawnghwe, EU, USA and Burma’s Junta
·从“Honsawatoi”亡国250年谈起
·缅甸孟族纪念“Hongsawatoi ”亡国250周年
·温教授问美国为何不出手
·缅甸封杀“缅甸华商商会”
·缅甸当局封杀百年华商社团
·貌强:Act Now or Regret Later with the Unholy Alliance
·缅甸已找台阶解除对华商社团的封杀
·论缅甸吴努政府与台湾阿扁政府
·缅甸众土族再三赴美寻求支持
·由印尼华人要人权民族权想起
·缅甸世道乱——坏人有好报
·社会主义“居者有其屋”
·丹瑞大将打坐差点走火入魔
·缅甸掸邦第一特区政府(果敢)网站与彭主席访谈
·缅甸丹瑞大将参禅新法:一念代万念
·中風救命法——针刺十指尖与两耳垂放血
·EWOB/AEIOU 的声明
·缅甸僧侣和平示威,丹瑞大将心乱如麻
·缅甸和平示威扩大,丹瑞家人领先逃亡
·反对无理威胁和平集会与游行
·缅甸民族委员会NCUB 对广大士兵的呼吁
·缅甸联邦民族委员会告人民书-3
·SDU’S STATEMENT ON RECENT SPDC’S CRACKDOWN/貌强
·SDU对军政府最近开枪镇压的声明
·缅甸军政府凶杀案将告国际刑事法庭
·恢复掸邦委员会支持缅甸僧侣与民众
·缅侨向联合国与国际机构火急呼救!
·制止缅甸军政府杀害僧侣学生民众
·请求教皇给缅甸人民雪中送炭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毒品枭雄昆沙盖棺论定

貌强 Maung Chan (缅甸华族)

   毒品大王昆沙,久患心脏病、高血压病、糖尿病、半边不遂,在10月27日清晨6点30分,病死于仰光。

   以下是欧洲通讯记者(以下简称“欧”)采访缅甸风云主编(以下简称“缅”)时的对谈实录。

   缅:无以招待,特从低度恒温地窖,取出这瓶陈年佳酿,敬备下酒小料,诚供你我浅酎慢饮,对谜一样的昆沙盖棺论定。

   欧:煮酒论英雄昆沙?

   缅:昆沙是具争议性的人物:有人说他是英雄,有人说他是枭雄,有人说他是贩毒山大王,有人说他是黑社会奸商巨贾………美英西方人则一律称他为“毒枭”,而他自己呢?一向自诩为争取民族独立的掸国总统。

   欧:他今年到底几岁?有人说73,有人说76,还有人说80多。听说他是华侨?

   缅:他出生于1934年2月17日星期四,生肖是猪。死时74岁不到。

   出生地是北掸邦(Shan State North)腊戍县(Lashio District)当阳镇(Tangyan Township)帕蓬村莱莫大寨(Hpa Kpeung village,Loimaw ward)。

   昆沙是缅甸华族,华名张奇夫,缅名有几个:一曰吞沙(Tun Hsa),二曰吴特昂(U Htet Aung),还有在国外乔装打扮调查市场期间使用的花名Jand Jangtrakul。 昆沙的父亲华名张炳耀,掸名昆爱(Khun Ai)。昆沙祖父华名张春武,掸名昆义赛(Khun Yihsai)。祖父是坤沙出生地莱莫寨的寨主。昆沙的母亲是掸邦巴东族,名叫南森松(Nang Hseng Zoom)。掸族在中国叫傣族,在泰国叫泰族,在老挝叫寮族。

   欧:不少人说昆沙祖先是四川人。

   缅:缅甸联邦的众土族,多数是由青海、甘肃、四川、云南等,在公元前沿数条国际河流,辗转南下缅甸境内的。长江南岸的百越族裔,则是由湖南、浙江、福建、广东、广西等不断西迁而来;至于昆沙的祖先,据说来自四川。

   欧:港台报纸说昆沙父母离婚,家庭破碎…………

   缅:非也!他父亲死于1937年,母亲改嫁掸族Mongtawm寨主昆吉(Khun Ji)。1939年坤沙丧母,从此由祖父寨主与亲人养大。

   欧:不是说国民党残军养育他的吗?

   缅:哦!你是指1949年被中共军队打败,由云南省溃退金三角的蒋军第8军与第26军残部——这些“反共救国军”十分坚决“反共抗俄”,因此美国中央情报局一直扶持他们,让他们密切配合美国战略去“反攻大陆”。

   然而,中共建国初期,全国人民大团结,国力飘升势不可挡,和平共处五项原则深得亚非拉新兴国家拥护,毛泽东的抗美援朝人民战争,冲破了美国战略包围圈——方方面面威逼美国为首的联合国军队,不得不求和了事。

   眼看反攻大陆无望,美国中央情报局就借用毛泽东思想,叫蒋军种植鸦片维生求存:如“上山下乡学大寨”啦 、“自己动手,丰衣足食”啦 、“自力更生,奋发图强”啦…………说白了:你们自食其力,自生自灭吧!别再指望美援了!

   于是蒋军只好把荒山野岭开辟为鸦片地,种罂粟,制鸦片,炼海洛因,自己武装运输护送,一路防偷防盗防抢,一条龙从头到尾包办到底。

   昆沙从小没上过学。他长年混迹江湖,跟蒋军学习维生技能,边学边做,边做边学,最后连孙子兵法军事知识与鸦片种植营运窍门等,都学到家。

   昆沙从小就见惯神秘的美国特务。在中缅边界掸邦高原等穷乡僻壤,洋人是外星人,难得一见。

   欧:这么说,种植与经营鸦片,美国是始作俑者?美国不是一向最坚决反毒吗?他不是悬赏200万美元,坚决捉拿毒品沙皇——昆沙吗?

   缅:在缅甸山区种植罂粟与搞鸦片国际贸易的老祖宗,其实是英国。1824年英国第一次侵略缅甸,割走了西部若开邦,南部丹那沙林邦,西北部阿萨姆邦,然后就在掸邦高原开始种植鸦片,大量倾销中国,换取花花白银,长年累月盆满钵满而一直眉开眼笑到二战前。1839年林则徐烧烟禁烟,英国乘机大炮军舰挺进中国——不仅勒索了战争赔款100万两白银,强迫中国开放5个通商口岸,还割走香港。从此鸦片卖得更加通畅无阻——促使英国更强,英民更富。

   欧:昆沙既然是缅甸华族,他是姓沙还是姓昆?

   缅:昆沙是他混迹泰国时使用的假名。在泰文,昆的意思是先生。昆沙意即沙先生。缅甸许多族裔只有名没有姓。

   顾名思义,昆沙父亲遵照华人传统,希望儿子是奇夫或奇富——这点昆沙一点也不负父望:

   看!

   1960年元月6日:缅甸军政府东区司令官貌隋少校(Col Maung Shwe)慧眼识英雄,让昆沙成立亲军政府的掸人保卫队。

   1964年5月15日:奈温军政府无偿废除50缅元100缅元大钞票,昆沙见军政府大失民心,就投奔当阳镇((Tangyan Township))的反抗英雄 Bo Deving。几年后,他艺高胆大了,于是自组鸦片贸易武装部队,开始捞世界。他鼓励山民种植鸦片,自己不断更新设备,多年后研制提炼出纯度高达98% 的4号海洛因精品,用双狮地球牌,加印醒目的“提防假冒”四字,推销全世界,终于雄霸世界海洛因市场的70%。他也经营玉石与军火买卖;也巧设各种关卡收取苛捐杂税;他也以反缅共为名,争取军政府支持;他想方设法扩充军队,大鱼吃小鱼似的吞并了四周游击队与山大王的地盘。

   他终于把金三角建成国中之国。

   1967年:他的大批鸦片,在老挝被蒋军残余部队与老挝武装部队黑吃黑。他急忙武装追讨,又中伏吃了败战。他损失惨重,元气大伤,引起军政府与美国的注意。

   1969年10月20日:缅甸军政府东北司令部诱他开会,在鸿门宴中冷不防逮捕了他,投送曼德勒监狱。他黄埔军校毕业的参谋长张苏泉将军,毅然决然改编昆沙部队为“掸邦革命军”,高举掸邦民族义旗,进行武装对抗缅甸军政府。

   1973年:张苏泉将军一道锦囊妙计,成功地绑架了南掸邦东枝(Taunggyi)医院的两位苏联医生,作为人质逼军政府交换老上司昆沙。

   1974年9月7日:昆沙获释,在军情局人员的伴随下,生活于曼德勒。

   1976年:坤沙使出金蝉脱壳之计,逃到掸邦,再转往Ban Hintaek老窝。

   1977年4月16日:坤沙高调地会见了美国众议院禁毒局主席Lester Wolff的亲信 Joseph Nellis,正式提出六年全面禁毒计划,建议用全部毒品换取美国3500万美元的经济援助——让鸦片产区从此永远禁毒与脱贫,让美国永不为毒品而苦恼,双方双赢,一劳永逸。

   1977年7月18日:美国总统卡特断然拒绝昆沙禁毒计划,斥之为奸诈与欺世盗名。

   1982年元月21日:美国布置泰国边巡队突击昆沙军。遭昆沙机动还击,一直追杀到泰国清迈省美爱县对面的Doilang——因而荣获所有敌对势力的青睐。

   1985年3日,昆沙扩大影响力,与掸族领袖Gawnzerng将军、 Zarm Mai将军联手创建掸邦军SSA(Shan State Army,大傣军Mong Tai Army的前身),昆沙被推举为傣族革命委员会(Tai Revolutionary Council即重建掸邦委员会Shan State Restoration Council的前身)副主席 ,总部设在边镇荷蒙(Homong)——面对泰国边镇Maehongson。

   昆沙管辖地区拥有卫星电视,地对空导弹,现代化学校,流行性音乐,高级旅馆,整洁街道…………令世人刮目相看。

   1991年7月11日:重建掸邦委员会(Shan State Restoration Council)主席Gawnzerng去世,由昆沙继任。

   1993年12月12日:昆沙主席庄严宣布掸邦独立。整个掸邦锣鼓喧天,欢声雷动;全体掸民兴高采烈,奔走相告。那时昆沙拥兵4万,年产100吨的12所海落英提炼厂,一幅国强民富,欣欣向荣景色。

   接着下去,是张奇夫江河日下的倒运岁月:

   1994年缅甸军政府进行围剿:轰炸、杀光、抢光、烧光、强奸、到处埋地雷。

   1995年6月6日开始四面受敌:

   · Gunyawd掸族上校愤而闹分裂,带走数千精兵,自立掸邦民族军SSNA (Shan State National Army)去了。

   · 瓦族联军与缅甸军政府携手两面夹攻。

   · 泰国军队在边界进行围堵。

   · 美国悬赏巨金全方位威胁,并与泰国设“老虎陷阱”,拘捕13名昆沙手足。

   1996年元月7日:昆沙四面楚歌,走投无路,最后率众9749人向缅甸军政府投降,輕重武器共6004件,其中包括地對空導彈。降将昆沙被安置在仰光郊区钦纽将军的军情局基地清水畔Ye Kyi Aing。

   2004年:钦纽将军遭丹瑞与貌埃两大将整肃,昆沙被移居仰光另一软禁地点。

   欧:掸族人民对昆沙怎样盖棺论定?

   缅:掸族民主联盟(Shan Democt=ratic Union)赛万赛Sai Wansai秘书长指出:

   A) 国民党蒋军段希文将军1967年对英国电信报(Telegraph Newspaper)说得最清楚明白:“我们要反暴政,就必须有军队;军队必须有枪;买枪要钱。在掸邦穷山峻岭,只有鸦片可以换钱”。

   B) 昆沙利用我们掸邦人民高涨的独立自主意志,充分依靠我们掸族领袖,巧妙地进行他的庞大毒品贸易。掸邦人民与领袖,为了挣脱大缅族主义的长期压迫,忍痛接受了毒品贸易对掸邦革命与社会的巨大毒害。

   昆沙的前游击战友昆赛(Khuensai Jaiyen)说得好:昆沙说要革命,要为掸族人民谋幸福。然而,当他见到革命同志不顺从他时,他就背叛革命,杀害自己人。几乎没有掸族领袖,会为昆沙送葬。

   据缅甸华族说:昆沙是三国演义迷。草莽高原环境复杂,权力斗争是你奸我诈、你死我活——养成昆沙像曹操:性格多疑,因而“宁可我负天下人,不可天下人负我”。

   昆沙投降时的警世名言:没有我昆沙,毒品贸易还是照样有人做。

   昆沙的话一针见血——毒品利润巨大,总有利润熏心者趋之若鹜。军政府,瓦族联军,地方邪恶势力与国际邪恶力量等,口中高喊仁义道德,暗中却前伏后继——他们为了毒品巨利,有时携手合作,有时明争暗斗。

   在中国与联合国的努力下,金三角由1998年占世界毒品产量的66% 下降到2006年的12%,但阿富汗、巴基斯坦、伊朗三国交界的金新月(Golden Crescent)却乘势而起——今年阿富汗鸦片产量高达8200吨,已跃居世界产量的93% 。

   昆沙虽然无所不用其极地运毒贩毒,但他却深恶痛绝毒品的危害。他以身作则,自己戒毒永不再吸,也以枪毙手段严禁手下军民吸毒。他还说,英国几世纪来向中国贩毒害人,并挑起鸦片战争,现在他昆沙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让西方毒品泛滥,替中国报仇雪恨。

   看昆沙得心应手地周旋于军政府、佤族联军、掸民族主义者、泰国、老挝、美国、共军、蒋军………之间,再看昆沙在美国情报局眼皮下乔装打扮考察国际市场,诈死欺敌几次后奇迹地复活……等,就可窥出他如何出神入化地活学活用了孙子兵法与毛泽东思想阴谋阳谋等。

   昆沙总是以小时没书读而终生遗憾。他一生颇礼贤下士,敬重知识分子,重视科技教育——不像一些领导人自己无缘上大学而挑臭老九献丑、批斗、出气;也不像缅甸将军们为巩固其独裁统治,一味关闭大专院校以防范学生运动。昆沙坚决把子女送到英国美国加拿大澳洲求学与深造。他的妻子芳名Nang Kayyun,死于1993年,给他生下5男3女: 1。Nang Long (Khajit)。2。Zarm Merng (Phajon)。3。Zarm Herng (Phathai)。4。Nang Kang (Khanittha)。5。Zarm Zeun (Phairote)。6。Zarm Myat (Phaisarn)。7。Nang Lek (n.a.)。8。Zarm Mya (Pitak)。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