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党社团之声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BURMA-缅甸风云
[主页]->[政党社团之声]->[BURMA-缅甸风云]->[老战友 Prof. Win 的心底话]
BURMA-缅甸风云
·毒品枭雄昆沙盖棺论定
·老战友还有话说
·缅甸众土族最欢迎昂山素姬声明
·韩永贵在捷克国会的缅甸问题讲话
·众合法土族政党支持联合国代表代发的昂山素姬声明
·缅甸和平民主阵线10月18日声明
·人权特使会成为甘巴里第二吗?
·与韩永贵漫谈丹瑞昂山素姬走向
·赛万赛笑缅甸军政府杀一儆百
·对掸邦昆沙的另类盖棺论定
·缅甸丹瑞大帝笑评东盟宪章
·缅甸大帝与总理谈东盟来龙去脉
·缅甸众土族委员会拜访印度观察家研究基金会
·缅甸众土族委员会答印度记者问
·苦修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的缅甸高僧
·巴瓯民族解放组织支持昂山素姬声明
·缅甸丹瑞大帝2007年12月3日语录
·缅甸民族委员会欢呼美国HR3890号制裁决议
·缅甸问题根源是彬龙精神不见了
·克伦族谴责缅甸种族灭绝内战
·缅甸丹瑞大帝笑骂民主
·缅甸学运领袖波昂觉永垂不朽!
·缅甸联邦土族与少数民族问题
·缅甸各族欢呼联合国原住民权利宣言
·缅甸若开邦人民致函联合国
·纪念缅甸独立节60周年
·缅甸掸族公主痛斥军政府
·缅甸土族哭祭60周年独立节
·古来稀大哥的前列腺毛病
·缅甸僧伽与人民,是鱼水关系
·缅甸僧伽们入世行动了
·钦族阵线谈印度与缅甸军政府
·缅甸民族委员会08年元月24日声明
·缅甸掸族拟加入众土族委员会ENC
·缅甸掸族领袖赛万赛答缅甸文摘问
·由红色高棉想到缅甸军政府
·缅甸掸族的61周年掸邦节
·克伦族掸族领袖游说欧盟6年15次
·平等、民主、发展——救缅甸!
·与赛万赛谈2008年初缅甸局势
·缅甸联邦民族委员会对曼侠被杀害之声明
·人倒下,但曼侠英魂永远活着!
·缅甸革命师生痛失曼侠学兄
·曼侠名列缅甸军政府刺杀单
·谈缅甸国民大会、公投、普选
·美国教授讲缅甸的过去现在未来
·反对缅甸5月公投与2010年普选?
·国际缅甸僧伽总会拜访海牙UNPO
·正视缅甸宪法公投与大选
·缅甸问题以和为贵、利民为本
·缅甸独裁政府——你不打,他不倒!
·缅甸联邦民族委员会有关“宪法公投”声明
·国民党马与民进党谢的选后感言
·温教授评缅甸公投与大选
·NCUB的缅甸反法西斯63周年声明
·达赖喇嘛发表“对全球华人的呼吁”
·“黃金甲--詩篇”
·寒竹点评 “达赖言论”
·缅甸另两大力量对宪法公决的声明
·缅甸在野另七党派反对宪法公决
·给斯宾诺莎的信
·缅甸在野众党派对停战集团的呼吁
·请国际监察员来缅甸察督全民公投
·缅甸钦族委员会第二周年大会声明
·分离运动与自决权问题
·缅甸僧伽新年祈祷民主快来
·Burmese Monks Pray for Democracy
·达赖、缅藏、僧伽喇嘛、背后黑手
·UNPO第九届大会将在欧洲议会召开
·缅甸僧伽昭告人民书
·缅甸国内外僧伽民众4月26日反宪法公投
·缅甸工联FTUB向国际控诉
·缅甸联邦民族委员会五一劳动节声明
·中国学者谈缅甸民主前景
·缅甸僧伽对国际救济的紧急呼吁
·送缅甸将军们上国际刑事法庭
·Deliver the Junta of Burma to the International Criminal Court
·缅甸新宪法、军政府、反对势力
·缅甸反对党派不承认伪宪法与公投结果
·熊飞骏:马英九胜选的十大启示
·民意转求真正缅甸联邦制——不闹独立了
·缅甸众民族团结阵线12党不承认伪公投伪结果
·缅甸风灾,丹瑞大将有话说
·缅甸妇联要扭送丹瑞集团到国际刑事法庭
·缅甸反对力量、军政府、国际刑事法庭
·缅甸军政府要吃掉停战集团了
·缅甸军政府逼迫停战集团缴械参选
·缅人与团体到国际刑事法庭状告缅甸将军们
·缅甸人民恳求联合国:驱逐非法军政府!
·缅甸掸邦第四特区不任军政府宰割!
·反对军政府代表缅甸出席联合国2008年大会
·缅甸民选议员致函联合国与安理会
·缅甸教授与书生座谈“德先生”
·缅甸人民为何痛恨8——尤其8888?
·明天会更老还是更好?
·悲欢离合+生老病死
·秘方:马铃薯胡萝卜苹果三鲜榨汁
·温教授貌强合述缅甸的过去与现在
·对温教授貌强合述缅甸史之补充-1
·缅甸是东南亚另一只经济小虎?
·为2010年大选,甘巴里再访缅甸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老战友 Prof. Win 的心底话

   貌强 Maung Chan (缅甸华族)

   老战友温教授博士(Prof. Dr. Win)是清迈大学教授,欧洲委员会欧洲学院亚洲研究所的高级研究学者,流亡美国的缅甸联邦民族联合政府的前顾问,亚洲论坛的助理编辑,缅甸文摘的赞助者。

   最近,老战友心情特别差。他极度暴躁、愤怒、伤心、忧郁。他百感交集。他有很多心底话,不吐不快。下列断断续续的非正式纪录,姑且定性为发牢骚。若有差错,该归罪于在下貌强听错记错写错。

   首先,老战友悲哀地说:貌强兄弟!你完全知道:

   * 军政府自你上大学的1962年独裁统治开始,一直痛恨大学生时常引发与推动民主运动。所以除了时常开枪、杀戮、开除、拘捕 “闹事”学生之外,将军们动辄就关闭国内大专院校,还特意把院校迁往交通不便、资源不足的偏僻之地,同时尽可能降低教学质量——好让大学生智商,比他们高不出多少。

   * 我们一群有爱国心与献身精神的学者,连同乐善好施的社会贤达,在泰国清迈大学的大力支持下,共同创立了众土族国际公开大学 All Ethnic International Open University (AEIOU Programme)。

   * 我们培育出一批批年轻有为大学生,朝气蓬勃——就像早上8-9点钟的太阳,个个热爱学习科技知识,热衷于实践与推广民主制度,同时人人无不深恶痛绝种族清洗与独裁专制制度。

   * 我们深信:军政府虽然最怕青年掌握了知识与民主,但当民主降临缅甸时,掌握了知识与民主的这批青年,将是你我民主缅甸的栋梁。

   * 然而,可悲的是,众土族国际公开大学,不久可能关门了——经费严重短缺呀!

   老战友与我经过一段长时间的沉默无语,然后是一阵长吁短叹。

   接着,老战友无比愤怒地说:

   看那缅甸军政府屠杀自己人民的镜头——尤其僧侣袈裟被粗暴脱除,然后用军鞋猛踢,用枪托直撞,满头满身鲜血淋漓地被推上军车。被拘捕的僧侣与民众,其死活与去向,谁都不清楚。

   老战友深感悲愤:

   西方衮衮诸公,要嘛冲着电视内的缅甸狰狞军将门尖叫与怒骂,要嘛跟随非政府组织NGO去抗议示威………除此之外,毫无实际有效的行动。

   老战友眼里充满泪水,他代替西方工商界高喊:

   杀吧!殴吧!追捕吧!监禁吧!我们当作都没看到,我们要的只是缅甸的廉价能源与便宜劳动力!

   老战友睥睨着电视屏幕说:

   貌强兄弟!你看,法国总统万里迢迢“邀请”流亡美国的“缅甸联邦民族联合政府”总理盛温博士(Dr.Sein Win)来到花都巴黎,目的只是在这电视机前告诉他“法国再也不会让国民去缅甸投资了”。貌强兄弟!你看,总统时而抬头,时而沉思,有时左顾,有时右盼,集喜、怒、哀、乐于一身——这场出色表演,全在争取选票与民心。

   貌强兄弟!你知道吗?在欧洲,法国是第一个到缅甸的投资者,也是最大的投资国。 老战友转告我Total石油公司主席对法国新闻社说的原话:

   我们Total每年提供缅甸军政府约4亿美元,作为石油的开采。

   老战友接着说:

   貌强兄弟!你知道吗?为了铺设石油管道,缅甸军政府强制拆迁多少土族村庄?烧光了多少贫下中农茅房?多少土族村民流离失所,到处流浪?多少土族村民离乡别井,家破人亡?多少土族抗拒者,被冠之以种种莫须有罪名而遭到迫害与拘禁?………人权严重受到侵犯呀! 貌强兄弟!你知道吗?法国政府很希望世界明白:他的外长Bernard Kouchner 是医生无国界MSF(Medicins Sans Frontieres)与世界医生(Medicins du Monde)的创立者,外长非常关心水深火热中的缅甸人民,外长常为有关缅甸的书本写序言。

   然而,貌强兄弟!你知道吗?在他荣任法国外长之前,他高薪受雇而为Total石油公司撰写调查报告,力述铺设缅甸到泰国的输油管道,并无任何侵犯人权的迹象。他也时常鼓励法国工商界前往缅甸投资。

   貌强兄弟!你知道在上世纪九十年代,塞尔维亚军队在科索沃进行种族大清洗,卢旺达、苏丹等国进行种族大屠杀——完完全全像缅甸一样。当时联合国究竟做了些什么?

   貌强兄弟!你一定不肯相信:当时联合国仅仅袖手旁观而已!唉!北极万年冰川虽然不断在解冻,然而唯利是图的世界太过于寒冷了!

   津巴布韦的穆加贝执政近三十年,倒行逆施,谁反对就残暴镇压谁,结果把一度非洲最富裕的国家沦为一贫如洗,民不聊生——又是跟缅甸完完全全一样。貌强兄弟!你相信吗?这祸国殃民、残暴无能的政权,却一度被选为联合国人权委员会成员!

   貌强兄弟!你我记忆犹新:当年山姆叔叔不顾大家反对,一意孤行地派兵去攻打伊拉克与阿富汗,当时全世界指责他仅仅是为了石油而出兵侵略,我记得你也在亚洲周刊与华文媒体撰文大加鞭伐。然而,那时山姆叔叔却大义凛然!他仰天大叫:美利坚合众国100% 是为民主、为自由、为正义、为人权而出兵为民除害的——即使当地人民并没有邀请!

   现在,缅甸各族人民惨遭法西斯军政府的压迫与屠杀,已长达半世纪了。全国人民虽然进行文的武的各式各样反抗,但成效不彰,死亡惨重。绝望之余,天天遥望着高举自由、民主、人权的美利坚合众国山姆叔叔,日日夜夜无条件地欢迎美利坚合众国山姆叔叔派兵缅甸为民除害。

   请问救缅美军:你们不是需要组织一个拥有西式一人一票民意的缅甸民主政府吗?

   不瞒你说:在1990年缅甸全国大选中,获85% 压倒性选票的全国民主联盟NLD与掸邦各族联盟SNLD,就在缅甸境内;胜选的国会议员团,就在缅甸境内;全国各民主党派与众土族力量共同拥护的昂山素姬,也在缅甸境内;全国被压迫人民,个个俱在缅甸境内。敬爱的美利坚合众国山姆叔叔!万事俱备,只欠东风哟!

   貌强兄弟!你相信吗?谁也没想到山姆叔叔一反常态,充分显示 “七上八下”,“顾虑重重”,“患得患失”..........一句话:雷声虽大,雨点全无。

   民间盛传缅甸历史第四大帝——丹瑞之语录:“让朕笑问:缅甸石油,缅甸政治经济军事利益,有伊拉克那么多吗?侵略缅甸,有伊拉克那么容易吗?驱使美国少爷兵冲锋陷阵,代价奇高,划算吗?……..道义?嘿嘿!多少钱一斤?人为财死,乌为食亡;人不为己,天诛地灭——这些不是他们资本主义老祖宗的自由市场经济铁教条吗?”

   唉!貌强兄弟!难道这语录并非伪造?

   貌强兄弟!你看伟大的山姆叔叔,他正在展现 “深怕世人误会美利坚合众国不是奋力为民主、为自由、为正义、为人权,因而不敢派兵主持正义” 的一幅无可奈何怪模样——这真叫我哭笑不得。

   老战友陷入无限痛苦了:

   貌强兄弟!是你的老战友一厢情愿吗?120% 的一厢情愿吗?清楚记得欧盟-缅甸办公室主任韩永贵(Harn Yawnghwe)早就提醒过:要提防世界级出色演员们光耍嘴皮哟!

   貌强兄弟!你的老战友又回头深深埋怨与愤恨另一东方文明古国印度了:满以为世界上人口最多的民主国家能做出应有的贡献,然而却痛心地见到他跟中国俄国走在一起了。

   唉!貌强兄弟!伟大的美利坚合众国山姆叔叔不肯出兵为民除害;中国俄国印度东盟不肯干涉内政;而无德无能的联合国做事,却每件事都迟几拍——军政府已屠杀了那么多人,他才派甘巴里去缅甸。等甘巴里大驾光临杀戮现场时,明明那边早已血流成河,尸堆如山,但却没见到半点血迹,也看不见一具死尸,只见杀人军队笑容可掬,狞笑将军们双掌合十。喔!原来军政府早已烧光了所有尸体,洗干了一切血迹 …………好像什么事也没发生过。

   2007年10月30日


此文于2007年10月30日做了修改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