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党社团之声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BURMA-缅甸风云
[主页]->[政党社团之声]->[BURMA-缅甸风云]->[廉萨空博士在马丁路德金奖授奖会上的讲话]
BURMA-缅甸风云
·吴内昂谈缅甸2008年宪法与人权
·与中国渐行渐远的缅甸
·为老外所描述的中国人而痛哭
·科学地话说杨桃
·中国人为何多会早死
·奥巴马应赦免斯诺登
·推荐斯诺登为诺贝尔和平奖候选人!
·习近平贺马英九当选国民党主席
·旅美华人谈美国生活和房价
·经济动物在英国皇家音乐厅表演
·中缅天然气管道开始向中国通气了!
·建滇缅公路为中印经济走廊
·赛万赛谈和平奋斗建真正缅甸联邦
·江山易改?本性难移?
·赛万赛谈缅甸宪法危机
·奥巴马力挺缅甸金宫寺
·赛万赛谈2013年缅甸和解进程
·温教授谈1947年彬龙协议
·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
·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续1)
·南中精神照耀伊江莱茵河
·危害健康的加工食品与铝锅
·中国缅甸瑞苗胞波
·缅甸该学中国哪些?
·给参加2000论坛的昂山素姬一封信
·赛万赛谈缅甸全国内战停火
·携手平等合作,互利双赢共富共荣
·江西省四日游
·慟神州老少抢位打架
·从奥巴马竖毛泽东铜像谈起
·小乘、大乘、密教、喇嘛、达赖
·惊喜祖籍国与时俱进
·台湾民主基金会颁奖给缅甸克伦族人权小组
·天朝土豪游客天上来
·丑陋的 Chinese 败类
·天朝富豪精英傲翔天上
·缅甸中国健康饮食须知
·掸复委掸邦军姚色克说要退位
·中国人质素比上不足比下有余
·美国不像东南亚种族歧视与偏见
·从中国古今13尊大佛说起
·2014年初缅甸纵横谈
·缅甸内战为何停停打打?
·亡国奴与龙的传人
·纵浪大化中,乘流沧海浮
·中国农民工是贱民
·中国车以缅甸为基地进军东南亚
·父亲节笑活
·昂山素姬能当选缅甸总统吗?
·缅甸将复兴为世界米仓与中等收入国
·父亲节另版笑活
·中国快成科技创新大国
·缅甸空军将装备中巴“枭龙”战机
·中缅两国人民要爱国爱民爱传统友谊
·泰国克拉运河终于开挖了
·纪念缅甸学生七七惨案52周年
·缅甸贪官震宇宙惊天下?
·天大巨贪是缅甸或中国将军们?
·莫言的锵锵真言
·益寿抑癌健康蔬菜排行榜
·天朝神仙辟谷术与增寿功
·讴歌太平盛世中国夢
·从人民巡警爱人民讲起
·吃价廉物美的保健蔬菜!
·大资本家李嘉诚有话说
· 缅甸仰望中国巨贪巨腐
·龙的传人欧来欧去记
·缅甸华族看香港占中
·缅甸莱比塘铜矿惨案
·赤子心童年梦
·缅甸第67周年独立节
·知否您身价💲千万¥万万缅元超百亿?
·彭家声誓要打回老家果敢去
·赛万赛采访缅甸众民族武装组织
·缅甸和谈双方须互让共赢
·歌曲:习近平寄语中华儿女
·食人族与美韓中三俘虏
·缅甸UNFC对68周年联邦节的声明
·猜谜:诸子百家?三教九流?习大大寄语?
·缅甸是战是和,登盛政府是问
·能耳闻眼见心知又如何呢?
·为后代活得有尊严而天长地久奋斗!
·缅甸和平,时进时退
·彭家声真的打回老家果敢去了
·缅甸果敢特区战火冲天
·68周年缅甸联邦节的感概
·果敢彭家声泣告天下同胞书
·临时协议是让缅甸多走一段路
·中国人不是瑞苗胞波吗?
·克伦民族联盟KNU声明
·有关缅甸果敢内战的舆论
·果敢战乱是侵犯国家主权吗?
·走向更完整的联邦制
·大缅族主义情绪被煽动起来了
·由缅甸王朝末日说起
·缅甸果敢战争是内战或侵犯国家主权?
·缅甸果敢战争是内战或侵犯国家主权?
·由普京的锵锵之言讲起
·缅甸军队展开冷血进攻
·缅甸革命元老德钦丁米雅逝世
·缅甸军政府长寿百年?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廉萨空博士在马丁路德金奖授奖会上的讲话

   貌强 Maung Chan (缅甸华族)

   缅甸联邦众土族委员会(Ethnic Nationalities Council,The Union of Burma)秘书长,缅甸众民族民主团结联盟-解放区(United Nationalities League for Democracy –Liberated Area)秘书长,缅甸钦族民主同盟(Chin National League for Democracy)秘书长——廉萨空(Lian H. Sakhong)博士,于2007年元月15日在瑞典首都斯德哥尔摩国会大厦 Bååthska 大厅,接受颁授给他的“2007年马丁路德金奖” (Martin Luther King Prize for 2007)。

   以下是廉萨空博士的领奖感言:

   尊敬的领袖、女士们、先生们:

   亲爱的朋友们:

   我站在您们面前,接受马丁路德金2007年奖。

   马丁路德金博士(Dr. Martin Luther King, Jr.)是我一生最钦仰的伟人之一。获得以他命名的崇高奖,对我本人是巨大荣誉,对我们缅甸各族人民争取民主、政治平等、自决权的正义斗争,是一项正面的明确的肯定。

   我在这里讲话的同一时间内,在缅甸,千千万万同胞正在为争取自由与幸福而牺牲;我们的领袖昂山素姬,至今仍然被软禁在家;我的密友——掸族领袖昆吞乌(Khun Htun Oo),正在缅甸苦狱中坐牢,他被判刑90年。在绵绵50多年惨无人道的内战中,在首都仰光与其他城市的街头抗议中,在军政府无理逮捕与无法无天的囚禁中,无数的英雄儿女们为国为民为自由为民主为人权,已经命丧黄泉或正在壮烈牺牲。侥幸能逃出酷刑魔掌而躲入深山密林或逃亡国外去的,也多被追捕、射杀或被恶疾(疟疾、肺痨、伤寒、营养不良等)夺走生命。

   在这里——非常和平的瑞典,我见证我们的正义斗争被您们确认。您们高举马丁路德金的名言:“任何不正义的角落,总是威胁着正义的所有地方”。

   缅甸各族人民正在为民主、为人权、为自由、为和平、为正义而战斗。

   我们要求“免于恐惧”,因为我们长年累月被军政府不断恐吓。

   我们要求“言论自由”,因为在军人独裁统治下,自由言论是巨大的罪行——缅甸监狱里囚禁着千多名政治犯,其实他们并没有犯任何罪行,仅仅因为勇敢地自由表达了他们自己的意见而已。

   我们要求“基本需要”,因为我国这“亚洲米仓”,被军政府野蛮糟踏而早已一穷二白,被内战、穷困、饥饿、疾病等长年折磨摧毁而如今面目全非。

   我们要求“和平”,因为半世纪以来军政府一直对自己人民无休止地发动战争。是的!我们的确要和平而不要战争——但我们要的是公平正义下的和平,而不是屈膝受辱下的偷生。

   我们要求“公平正义”,但在军事独裁统治下,没有公平正义的法治而只有戒严令。军头苏貌将军(General Saw Maung)曾大言不惭 :“我们的戒严令不是什么法律,它是动武”。在今日的缅甸,法律与秩序并不是为捍卫人民而存在,它仅仅是为支撑独裁制度而设置。

   我们要求基本“人权”,因为军政府虽自称“恢复法律与秩序委员会”,但它的“恢复法律与秩序”政治制度,时时刻刻在侵犯人权。

   一句话,我们所要的是:人的尊严!

   我们要活得像人:有人格,有尊严,有正义感——就如上帝赐给我们的那样。

   我们的斗争不是仅仅要改变(旧都)仰光或(新都)彬马那的独裁军政府,而是要建立开明的民主的社会,重建真正的联邦制——那是昂山将军与众土族领袖1947年在彬龙会议(Panglong Conference)制定的。当今缅甸国家民族之危机,不仅仅植根于军人独裁与民主政治这两个意识形态的冲突,同时也源于联邦宪法被军政府唾弃——彬龙协议规定:缅甸联邦是由政治平等并拥有自决权的各族各邦组合成的。非缅族的众土族不能容忍的是,政治平等权与自决权完全被剥夺被唾弃了。

   所以要解决缅甸问题,就必须建立真正的联邦制——让联邦的所有公民拥有基本权利,所有民族拥有政治平等权利,所有邦一律拥有联邦大家庭内的自决权。

   通过“三方对话”解决问题,是我们的选择——这是自1994年以来联合国大会所一直呼吁的。三方是指:一。军政府,二1990年胜选的昂山素姬政党,三。参加联邦的各邦。

   我们所以主张“三方对话”,主要是希望通过非暴力方式解决缅甸问题。我们不要在战场互相厮杀,我们要在圆桌上用政治对话解决政治争端。所以我们呼吁:“停止恶斗”,“停止杀戮”。屠杀无辜生命解决不了问题,拒绝人权不会使国家自由,破坏人类与自然环境不会带给未来的缅甸任何利益。通过对话、谈判、妥协,找出共同点,我们才有可能共同解决任何问题。

   不幸的是,缅甸军政府选择暴力而不要和谈,选择杀戮无辜人民而不愿以谈判解决争端,选择侵犯与剥夺少数民族权利而不要和平安定、国泰民安。

   军政府采取野蛮的同化政策:通过内战想赶尽杀绝非缅族的土族,通过烧光抢光他们的安乐窝与庄稼,想让他们无法生活下去,还卑鄙无耻地以强奸非缅族妇女为战争手段,以宗教迫害为其野蛮的同化政策服务——尤其针对钦族、克钦族、克伦族等基督徒。

   所以,当前缅甸政治局势已经恶化到不可收拾。

   然而,无论如何的负面,我们相信政局仍然有转变机会,民主自由人权潮流,无法阻挡。通过国际社会的援助——包括联合国、欧盟、美国、东盟、日本、中国、印度等,缅甸是有希望变好的。我们一定能克服种种困难,建立民主的缅甸联邦。

   毫无疑问,民主运动的内部力量,完全由缅甸人民所拥有。缅甸问题只能依靠缅甸人民团结一致共同解决。力量并不在外面。今天您们在瑞典首都颁给我的马丁路德金奖,它不仅永远确认我们的正义斗争,并告诉我们:“内部的团结,就是力量”。

   您们的荣誉奖,是对缅甸各族人民争取人权、正义、和平、民主、政治平等与自决权的最好确认。我感谢您们确认缅甸各族人民的正义斗争 。我们深信:依靠缅甸各族人民的内部力量与您们的帮助,无疑会有胜利的一天。

   最后,让我再次真挚感谢马丁路德金奖委员会确认缅甸各族人民的正义斗争,再次真挚感谢瑞典人民与所有瑞典国内外朋友一直支持我们的正义斗争。

   此外,

   我也衷心感谢缅甸联邦众土族委员会、缅甸众民族民主团结联盟、缅甸钦族民主同盟、联邦宪法起草协调委员会(Federal Constitution Drafting and Coordinating Committee)、 全国和解纲领(National Reconciliation Program)等的同志们,战友们——包括欧盟缅甸办公室主任韩永贵(Harn Yawnghwe), Jack Sterken 与 Sai Mawn等,如果没有你们的帮助,我早已命丧于泰缅边境的深山密林。

   我当然也非常感激我的爱妻Aapen与儿女David Van Lian 与 Laura Thachin,没有你们的支持、理解、关爱,我今天不可能站在这里,更不可能实践我的理想——为被压迫的缅甸各族人民服务。

   谢谢大家!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