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党社团之声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BURMA-缅甸风云
[主页]->[政党社团之声]->[BURMA-缅甸风云]->[缅甸僧侣和平示威,丹瑞大将心乱如麻]
BURMA-缅甸风云
·漫谈缅甸“姓氏”: 德钦、貌、哥、吴、玛、杜
·缅甸政坛恩仇录
·环行荷兰8省,悠游Leeuwarden半日
·貌强带两千金悠游云南
·貌强: 回故乡
·Bush! 放下你的皮鞭与屠刀!
·缅甸各族人民的不懈斗争
·貌强:Free All Political Prisoners and Stop Killing Ethnic People!
·释放政治犯!停杀原住民!
·貌强:TOTAL A ETE TOTALEMENT REJETE
·貌强:以民主、人权、自决权为缅甸建国与办学基石
·貌强:'TOTAL was Totally Rejected'
·貌强补充一二,以飨欧洲华报读者
·貌强:Taiwan People Demand :
·台湾人民要求缅甸军政府:
·缅甸众土族力量2006年现状
·貌强:The situation of Burma’s Ethnic Nationalities in 2006
·貌强:Debts of blood Must Be Paid in Blood!
·貌强: 血债要血还!
·貌强:Keep Burma's Seat Vacant
·“缅甸文摘”社论:敬请空置缅甸席位
·貌强:都灵市缅甸策略研讨会
·貌强:Strategic Consultation on Burma in Turin
·貌强:Curent SPDC Offensive and our KNU Counter-attack
·缅甸军政府的攻势与我族我军的反击
·克伦族联盟主席在56届克伦族烈士节的讲话
·貌强:KNU President's Address on 56th Anniversary of Martyrs' Day
·貌强:第八届缅甸联邦民族委员会已选出
·钦民族战线代表团访问旅欧钦族社区
·缅甸各族青年联合行动团之声明
·有关国际法内的自决权
·貌强:UNPO’s Symposium on the Right to Self-determination in International Law
·对“国际法内的自决权”的我见
·Busdachin’s Speech on “Self-Determination Right in International Law”
·UNPO: UN Human Rights Council Briefed on Human Rights in Myanmar
·联合国文告:缅甸悲惨现状
·貌强:Busdachin’s Speech to VIII UNPO GA in Taiwan
·Why Waste Time and Procrastinate?
·UNPO秘书长在台北讲话
·2006年底缅甸联邦实况
·BURMA.UNPO: The Situation in Burma
·缅甸众土著在台北UNPO大会的声明
·漫谈钦族的过去与现在
·Burmese Junta Achieves 2 Things at One Stroke
·缅中边界军演一箭双雕
·UNPO: "Democracy Promotion: The European Way"
·促进民主的欧洲道路
·波米亚将军的革命一生
·貌强:Bo Mya’s Revolutional Life
·不干涉他国内政的中国
·貌强:Our Congratulations to Dr. Lian Hmung Sakhong
·廉萨空博士荣获“2007年马丁路德金奖”
·缅甸联邦民族联合政府成立16周年纪念文告
·廉萨空博士在马丁路德金奖授奖会上的讲话
·Lian Sakhong's Martin Luther King Prize Acceptance Lecture
·追忆1967年缅甸排华暴行
· Forum of Burmese in Europe 28-Jan-2007
·欧盟缅甸人论坛07年元月28日召开
·舌战独立掸国领袖 Hso Khan Pha
·缅甸钦区钦族钦新闻-1
·缅甸革命力量的第六次策略协商会议通报
·缅甸议会民主党致函中国外长
·缅甸民族委员会NCUB开设伦敦办公室
·2007年三八妇女节感言
·貌强:CNF Peace-Talks with the Burma’s Junta
·缅甸钦民族战线CNF与军政府和谈
·2007年春季缅甸局势
·欧盟东盟2007年会议对缅甸既援助也不满
·貌强:KACHINS PROTEST BURMA'S JUNTA BARBARISM
·克钦人民抗议缅甸政府军的兽行
·从缅甸建军节想起
·缅军以强奸土族妻女为战争手段
·貌强:Burma Rape Report Exposes Brutal Army
·KNU苏沙吉准将谈克伦族革命
·Saw Hsar Gay Talks about Karen History & KNU Revolution
·貌强苏沙吉准将续谈克伦革命(1)
·印度关闭缅甸Mizzima新闻社
·Mizzima News Office sealed off by Democratic India
·AEIOU 2008学年招生通告
·糖尿病民间验方
·心腦血管病的預防
·漫谈印欧语系
·2007年缅甸国内外微妙变化
·貌强:Harn Yawnghwe, EU, USA and Burma’s Junta
·从“Honsawatoi”亡国250年谈起
·缅甸孟族纪念“Hongsawatoi ”亡国250周年
·温教授问美国为何不出手
·缅甸封杀“缅甸华商商会”
·缅甸当局封杀百年华商社团
·貌强:Act Now or Regret Later with the Unholy Alliance
·缅甸已找台阶解除对华商社团的封杀
·论缅甸吴努政府与台湾阿扁政府
·缅甸众土族再三赴美寻求支持
·由印尼华人要人权民族权想起
·缅甸世道乱——坏人有好报
·社会主义“居者有其屋”
·丹瑞大将打坐差点走火入魔
·缅甸掸邦第一特区政府(果敢)网站与彭主席访谈
·缅甸丹瑞大将参禅新法:一念代万念
·中風救命法——针刺十指尖与两耳垂放血
·EWOB/AEIOU 的声明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缅甸僧侣和平示威,丹瑞大将心乱如麻

   貌强 Maung Chan

      话说丹瑞大将虽然改用前总理吴努的"以一念代万念"心法打坐,然而仍然见效不彰。                                    

     自8月19日起,一贫如洗的草根阶层因物价暴涨,实在无法生存而怨声载道。   最近五~六天,丹瑞大将他老人家耳边,老听到僧侣们此起彼伏的和平示威声──这使他老人家心乱如麻。                         我军政府上个月只不过无預警地提高油价五倍而已,全国粮食与生活用品水涨船高,关我们屁事!民眾此起彼伏示威抗议什么?!

    你们这些草民或多或少还都有饭吃,对我们还不感恩戴德?!人家毛泽东上世纪50年代来一个大跃进,六亿中国人民有多少连草根都吃不到知道吗?饿死全身虚肿死多少知道吗?

    最可恶的是,最近连僧侣都不守清规戒律,竟然带头闹事。家事国事天下事,关你出家人屁事?!

    哼!自1962年3月2日我军搞政变夺权:

   1、我军废除了联邦宪法──没有了条条框框,就可和尚打伞了。

    貌强之流说:"这是无法无天!"。

    对!老子们就是我行我素,扛着枪天不怕地不怕!毛泽东说"不破不立",我们老粗画公仔就画出肠吧:此乃"破而不立"也!!

   2、1963~64年,我们收归全国工商业为"国有"──貌强之流说:非也!是收归军有;

    接着,我们无偿废除大钞票几次。

    貌强之流说:两招“让全国人民无产阶级化,换取一群将军先富起来”。    

    貌强之流还牙擦擦,大喊大叫:"这些都是赤裸裸的强盗行径。"

     哈哈!貌强之流所言差矣。名正言顺应叫"合法打劫!"或“劫富济贫”。

     试想想:我们四体不勤,五谷不分,大字不识几字,更不会从事生产──我们只懂开枪杀人。不合法打劫,我们如何能升官?又如何能大发横财?!

   3、我们打内战半世纪,杀光抢光烧光联邦土族之身家性命,并以强奸土族妻女为战争手段。如果众土族不赶尽杀绝,如果我缅军不强奸其妻女而生混血下一代,如何同化境内135个少数民族?!

     众土族咬牙切齿痛骂我们是大缅族主义。

    大缅族主义又怎样?!  

    在我们铁血领导下,全国清一色缅族,不是一劳永逸?不是众口一词?不是纲举目张?历史会证实我们是百分之百对的!

    缅甸人民是非常可爱的──他们相信宿命,因而总是逆来顺受。

    记着:"民可使之从之,不可使之知之。"懂太多了就闹事,所以半世纪来,我们动辄就关闭大专院校。全国不愚民化,好管吗?

    不过,话要说回来:我们子女就必须送到国外深造,不然,他们将来也变为愚民,永远被踩在脚下──永无翻身希望哟!

    现在愚民们在闹事,出家人也在闹事──背后一定有"民主人士"在煽动;"民主人士"背后,百分之百肯定是英美西方殖民势力在撑腰。

    所以,"民主人士"之牧羊人──昂山素姬,返国17年,我们软禁她12年,让她在四壁之内空喊"自由民主人权",谁都听不到。其爪牙──大大小小"民主人士",我们逐个逮捕投狱。他们一喊"自由民主人权",我们就拳打脚踢,死了就拉出去埋了。至于联合国的什么"人权组织"、"国际特赦组织"、"非政府组织"……有利可图的,就圈地让他们"有限活动",无利可图或利小于弊,就以"干涉内政"为名驱逐出境。

    不能象对待少数民族那样赶尽杀绝他们哟──他们背后有英美西方殖民势力。

    真没想到9月5日,木各具鎮300名和尚开始進行示威──星星之火可以燎原哟!所以,所有示威游行、和平请愿,一定都要扼死于襁褓之中!

    我们派安全团隊包围了300僧侣,一边對天空鳴槍恫吓,一边用竹竿打乱打散。无名火一上来,活活打死了3个──我军是二战日本法西斯训练出来的,这点小小事只是小小菜一碟。

    想1962年3月2日我军武力夺权上台,总理吴努、民族院长苏瑞泰等大大小小民选国会议员都成了阶下囚,众土族领袖苏瑞泰还死在狱中;他的儿子反抗,被我们枪杀了……枪杆子里出政权嘛!民选何价?!

   ◆7月7日,仰光大学学生在其校园内高喊要民主,我军包围后乱抢扫射,百余学生死亡。未死者藏在学生会大楼继续抗议,我们就埋地雷轰了,人楼皆毁──换来一年的清静。

   ◆1963年,大学生们又上街高喊要国内和平,反对内战。我们把大学 关了,把学潮头头永远永远地赶出校门──结果换来了11年清静。

   ◆1974年,大学生们又借联合国秘书长吴丹葬礼而示威游行,被我军 大刀阔斧摆平──又换来了14年的清静。

   ◆1988年8月8日,学生平民小资产阶级串联大搞反革命,我军几日几 夜乱抢扫射,千余人死伤,万余人大逃亡……

    总之,5,500万人民,不斗行吗?!没有枪杆子,能有政权吗?!

    再次提醒你们:我军前身是二战日本皇军一手培养的,组织既严密无比,杀人手段更显痛快──不靠枪杆子,不靠法西斯,能打出天下,坐享天下吗?

    颇吃惊的是:僧侣的组织与管理体系并不比我们差太多,更想不到他们不动刀动枪,也不靠法西斯手段,竟然也能取得民心。

    现在,出家人不当我们的警告一回事,在全国各地举行一系列抗议活动,还限定我们9月17日晚之前,向他们公开道歉。

    我们当然不予理会──我军不对他们开枪,已算是12万分的"克己复礼"了。

    没想到他们竟然从9月18日开始,把示威行动扩散到全国各地,并扬言:

   1、拒绝接受军队与其家属向他们僧侣"布施"。

     嘿!是哪门子?难道学了抗日时期中国知识分子"不要美国救济  粮"?或想以禁止军人与其家属行使宗教权利,造成军人与家属们深感无缘建功德近佛祖,以达到分化我军心与家属心?

     嘿嘿!借拒绝接受布施来搞反革命,真是一大发明!

   2、拒绝群众参与他们僧团的示威。

     嘿!不知团结就是力量吗?要展示僧侣能独当一面,不是个人英  雄主义吗?

     哈哈!我军正是要"分而治之",正要"各个击破"哟!你们这样做  真是功德无量!功德无量!这类蠢事,多多益善哟多多益善!

    咦!大事不好:密探刚送来情报,说僧侣今晚改变态度,现在要接受学生工人平民加入其示威游行了。

    看今天9月22日:在仰光,5,000多僧侣游行至昂山素姬门口,口中念大慈大悲佛经;昂山素姬走到军警站岗的家门口,双手合十和平微笑着拜送;大批人群在鼓掌。在故都曼德勒,10,000多名僧侣与学生平民,穿过主要大街游行,僧侣在前面念经,学生平民默默跟着。

    昂山素姬要求和平民主解决争端,僧侣学生平民也要求和平民主解决国家大事。

    呸!他妈的和平民主!他妈的民主和平!……呸!呸!真讨人厌!!!

    哎哟妈妈!一定有政治高手教导他们搞统战哟!

    哎哟妈妈!我军要12万分提高警惕了──统战是制敌致胜之一大法宝,统战能把我们围困在人民战争的汪洋之中。

    不要以为我丹瑞大将是老粗──我不仅熟读毛泽东雄书四卷与阴谋阳谋,也精通林彪的"人民战争万岁"密笈与571武起义工程。

    老夫更知道在这全球化的世界村内,求和平求民主求和谐求进步之势,浩浩荡荡,顺之者昌,逆之者亡。

    亲爱的,大家听清楚:我们──已先富起来的将军们,什么都愿意考虑,只要不丢手中的政权。


此文于2007年09月23日做了修改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