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党社团之声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BURMA-缅甸风云
[主页]->[政党社团之声]->[BURMA-缅甸风云]->[中風救命法——针刺十指尖与两耳垂放血]
BURMA-缅甸风云
·We Are For Genuine Federalism, But Against Disintegration !
中文
·争取真正缅甸联邦或掸邦独立?
·缅甸上座部佛教与傣族广大地区
·缅甸将军们注定下地狱 第一章
·缅甸将军们注定下地狱第二章
·传缅甸军头相杀,消息混乱
·缅甸目前有三个政府吗?
·人人喊打缅甸军政府
·缅甸人民国会代表团告全国人民书
·缅甸军政府的政治玩弄术
·缅甸联邦众民族委员会2005年第一号声明
·缅甸制宪国民大会戏,又上演了!
·缅甸民主基金会:建议与将军们妥协
·缅甸军政府的财源与边境贸易
·缅甸克钦族反军政府力量
·怀念掸王子Chao Tzang 老师
·是考验东盟的时候了!
·第四届旅欧缅甸人会议声明
·旅欧缅甸人第三次座谈会声明
·欧盟对缅甸的援助与制裁
·回顾缅甸的2003年
·缅甸联邦的形成与众民族纷争
·世界佛教大会在仰光闭幕
·缅甸的大“平反”与昂山素姬
·克伦族难民新年前大逃亡
·用新华社报喜消息来调剂悲痛
·荷兰电台评:缅甸又彭然关上门
·谜样的貌埃Maung Aye副上将
·传缅甸军头相杀,消息混乱
·缅甸军政府真的认错大平反?
·断臂将军“白求恩
·赛万赛在欧洲政策中心讲话
·欧缅工作站 EBN 对缅甸问题的声明
·缅军与叛军的“停战协议书”
·见利忘义的外国大公司
·缅甸会像南斯拉夫崩裂吗?
·缅甸国内外大骂泰国总理
·欧盟人道主义组织ECHO对缅甸的援助
·缅甸军政府与老挝东盟峰会
·笑谈叙旧于加州
·缅甸军政府释放政治犯?
·缅甸联邦民族委员会NCUB的的声明
·谈2004/05年国际对缅甸的经济制裁
·缅甸军政府向掸族反对党派开刀
·缅甸将军们内讧实录
·钦族说: 骗子叫”缅军”,谎言叫”缅语"
·水深火热中的缅甸各族人民
·缅甸政坛2004年11月“大变动”
·缅甸军政府2004年11月“续清洗”
·缅甸2004年11月大换血后的新闻
·缅甸军政府的大赦是“有错必改?”
·安息吧,好朋友!好团长!
·将军们在老挝东盟会议大开支票
·要 Federal 缅甸联邦制,不要分裂!
·掸族民主联盟SDU的声明
·缅军迫停战军缴械
·Burma’s 'Exchange arms for peace'
·“仰光爆炸案”KNU声明
·KNU Statement on Bomb Attacks in Rangoon City
·仰光爆炸案面面观
·中缅边镇鸦片产区走透透
·缅甸停战组织被分而治之
·对掸邦民族军与南掸邦军合并之声明
·STATEMENT ON SHAN STATE NATIONAL ARMY AND SHAN STATE ARMY MERGER
·组建无缅族在内的联邦
·Forming the Union without the Myanmar /Burman
·缅甸内战剑拔弩张
·缅甸军政府滥用种族主义
·Junta Uses Racism as Weapon against All Oppositions
·Declaration of the Shan State National Army
·掸邦民族军 的2005年18号声明
·缅甸全国民主联盟NLD的声明
·NLD’s demands on 15th anniversary of election victory
·缅甸迪巴荫惨案二周年声明
·Statement on Second Anniversary of De-pe’-yin Massacre
·缅甸掸邦掸族的心声
·对“建设性接触政策”盖棺论定
·The Last Nail in the Coffin of Constructive Engagement
·赛万赛谈缅甸现状
·Interview with Sai Wansai, General Secretary of SDU
·被世界遗弃的缅甸克伦尼族
·Karennis, the Forgotten People of the World
·缅甸流亡政府总理Dr.SEIN WIN的卫视讲话
·缅甸军政府成惊弓之鸟
·The Burmese Generals Are Wild Beasts!
·与掸邦独立领袖一席谈
·Talks With Hso Khan Pha Who Declared Shan Independence
·缅甸的第二次反法西斯斗争
·Burma Needs 2nd Anti-Fascist Movement
·Dr.Sein Win's Discourse on TV Conference
·缅甸群英会:盛温博士、萨尼博士、温教授
·RIPPLES Made by Premier Sein Win, Dr. Zarni & Prof. Win
·非正式国家人民代表组织”UNPO
·Unrepresentative Nations and Peoples Organization UNPO
·缅甸众邦众族六月份动态
·Activities of Ethnic Parties and People of BURMA in June
·UNPO 第七届代表大会
·UNPO VII Condemns Burma's Fascist Junta
·缅甸军政府的累累法西斯罪行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中風救命法——针刺十指尖与两耳垂放血

   夏伯挺中醫師验方

   劉老師口述,貌强 Maung Chan (缅甸华族)补遗

   

   中了風,腦部微血管,會慢慢破裂。

   遇到這種情形,千萬別慌,不可搬動病人。患者無論在什麼地方——浴室、臥房或客廳, 千萬不可搬動他。 移動會加速微血管的破裂哟! 所以,要先把患者原地扶起坐穩,防止再摔倒, 這時開始【刺针放血】。 家中如有注射专用針头,當然最好, 如果沒有,就拿縫衣針或大頭針,用火消一下毒!然后在患者十個手指尖《无固定穴道,約離指甲一分處》,用针刺上去, 要刺出血來 【不出血可用手擠】, 等十個手指頭都流出血來—— 《每指一滴》, 大約幾分鐘之後,患者就會自然清醒! 如果嘴也歪了,就拉他的耳朵,把耳朵拉紅, 在兩耳的耳垂部位,各刺兩針,也各流兩滴血, 幾分鐘以後,嘴就恢復原狀了。 等患者一切恢復正常感覺,沒有異狀時再送醫, 这样就一定可以轉危為安。

若是急著抬上救護車送醫, 經一路的顛跛震動,恐怕還沒到醫院,他腦部微血管, 差不多已經都破裂了。 萬一能夠吉人天相,保全老命——像孫院長可勉強行動,算靠祖上庇蔭了。 该放血救命法,是台湾新竹的中醫師 夏伯挺 先生說的。 且是經自己親身實驗,敢說百分之百有效。 逢甲學院真实故事:

   大概是民國六十八年我(劉老師) 在台中逢甲學院任教, 有天上午,我正在上課,一位老師跑到我的教室上氣不接下氣的說: 『 劉老師快來,主任中風了!』。 我立刻跑到三樓,看到陳幅添主任, 氣色不正,語意模糊,嘴也歪了,很明顯的是中風了。 立即請工讀生到校門外的西藥房,買來一支注射用的針頭, 就在陳主任十個手指頭上直刺。 等十個手指尖兒都見血了 《豆粒似的一滴》。 大約幾分鐘以後,陳主任的氣色就變過來了, 兩眼也有神了,只有嘴還歪著,我就拉搓他的耳朵, 使之充血,等把耳朵拉紅,就在左右耳垂之處, 各刺兩針,待兩耳垂都流出兩滴血來,奇蹟就出現了! 大約不到三五分鐘,他的嘴形,恢復正常了,說話也清清楚楚了。 讓他靜坐一陣子,喝了一杯熱茶,才扶他下樓, 開車送到惠華醫院,打一罐點滴,休息了一夜, 第二天;就出院回學校上課了。 一切照常工作,毫無後遺症。 反觀一般腦中風患者,都是送醫院治療時, 經過一路震盪血管急速破裂,以致多數患者一病不起, 所以腦中風,在死因排行榜上高居第二位, 其最幸運者,也僅能保住老命,而落得終身殘廢。 這是一個多麼可怕的病症。 如果大家都能記住這 《放血救命》 的方法, 立刻施救,在短短時間它能起死回生, 而且保證百分之百的正常。 這個急救法,希望大家告訴大家。 那腦中風,在死因排行榜上,就可以除名了。

   閱後傳知他人,功德無量

   ====

   

   缅甸华族貌强 Maung Chan 按:

   台湾夏伯挺中醫師所说的上述穴位,就是中华针灸学上的十宣10穴——在两手十指尖端,离指甲0。1寸处。

   中缅古人都说:十指连心——十指尖神经末梢能火速反应与调整身体机能之严重失调。

   自三国名医华佗以来,针刺十宣被用来急救——凡遇路人、家人休克、中暑、昏厥、不省人事等,民间郎中、武林世家,甚至宫廷太医等,都在十宣处点刺出血,先通过神经末梢的传递,迅速调整严重失调的身体机能,进行抢救。

   貌强补充:除十宣与耳垂针刺放血之外,再加刺少商穴(在大拇指桡侧指甲边缘与指甲基底各作一线,相交处即该穴也)与少泽穴(小指尺侧爪甲边缘线及指甲基底线相交处),则效果更佳。若加之以一阳指,运气点、按、揉人中(上唇沟与鼻尖之间)、禾茆(嘴唇上部两鼻孔正下部)、地仓(口角旁一横指处)、合谷(拇指食指并拢时,掌背两指隆肌正中央)诸要穴,对昏厥歪嘴突发疾病,疗效更见神奇。这是我们缅甸华族在缺药缺医疗条件的缅甸革命根据地、游击区与广大农村常用的中风昏厥歪嘴救急法。


此文于2007年07月16日做了修改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