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党社团之声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BURMA-缅甸风云
[主页]->[政党社团之声]->[BURMA-缅甸风云]->[缅甸丹瑞大将参禅新法:一念代万念]
BURMA-缅甸风云
·中国改革须走出“转型陷阱”
·恢复四大功能就永離癌症
·非缅族政党对第二彬龙会议的看法
·昂山素姬在克钦邦重提彬龙精神
·缅甸华族2012年生活守则
·缅甸联邦人民要各族平等、民主共和!
·缅甸彭家声的果敢军也愿和解
·缅甸学运领袖对登盛国会发言的反应
·缅甸联邦有望持久和平吗?
·2012年三八妇女节感言
·赛万赛点评登盛总统的和平三步走
·Khin Ohnmar 剥缅甸伪平民政府洋葱
·昂山素姬外泄的竞选录音
·缅甸人民大谈民主
·广州人物周刊拜访昂山素姬
·昂山素姬竞选缅文原稿
·土司公主3月2日的神圣呼吁
·缅甸官方大谈为国为民反贪反橡皮图章
·缅甸补选点滴趣闻
·昂山素姬为何坚信登盛总统诚意改革
·昂山素姬民盟胜了不骄傲也不辱人
·少食+多菜少荤+快乐+早睡早起 =长寿
·未来吃什么?
·腦退化症
·缅甸国内外形势说变就变?
·缅甸掸族领袖如何看昂山素姬和登盛政府
·独裁者守望台对“新缅甸”的评价
·赛万赛对缅甸局势是否太乐观?
·掸公主 Sao Noan Oo 对英国有话说
·佤邦联合军保家卫邦不怕空袭
·匈牙利布达佩斯一日游
·捷克布拉格一日游
·缅军与克钦军交火不断 中国参与斡旋
·赠神州红尘众生的锵锵劝世良言
·忆10年前云南8日游
·最美教师张丽莉与日日向善的中国人民
·最美司机48岁吴斌
·普世價值的中國先知——方励之
·谈白岩松与昂山素姬为民请命
·悼六四硬汉李旺阳被“自杀”
·温教授貌强谈若开宗教种族暴乱
·谈缅甸古今大小民族主义
·1962年缅甸学生七七惨案
·缅甸前国防总长谈罗兴迦人来龙去脉
·赛万赛谈登盛政府一年多政绩
·温教授点评大缅族主义/缅甸军队
·嚴家其谈中国民主法治轉型
·掸邦众族民主联盟昆吞武讲话
·缅甸众少数民族点评停战和谈
·罗兴迦悲剧迴光返照众生相
·给8888学生领袖哥哥基的公开信
·赛万赛盛赞登盛总统最近言行
·缅甸民主同盟DAB对和解停战声明
·掸邦进步党成立41周年纪念
·缅甸2012年五大民主服务奖章得主
·缅甸联邦众土族在泰缅边境开会
·缅甸联邦众土族开会声明
·掸邦众族民主联盟主席昆吞武赴美领奖
·美国之音访问掸邦民主联盟主席昆吞武
·缅甸有了选举就成真正民主国家吗?
·赛万赛点评昂山素姬与吴登盛总统
·温教授点评昂山素姬与吴登盛总统
·廉萨空博士回缅甸参加研讨会
·赛万赛谈缅族缅邦一分为七
·鲍彤吁温总出面澄清家族财富
·缅甸若开邦又爆发新暴力冲突
·温教授痛斥大缅族主义祸国殃民
·从外援谈到非缅族众原住民的权益
·转基因与新瘟疫SARS
·中国缅甸油气管道
·美国逼中国在其中国近海包围圈开战
·缅甸南传佛教禅修法
· 中华民族复兴的四大步骤
·昂山素姬面对“中國問題”严厉考验
·未来20年两大权力转移
·马英九与昂山素姬关心刘晓波
·莫言的自述与诺贝尔委员会的评价
·襄助缅甸,中国能比美国做得更多
·神州边防武警见义勇为,海外炎黄子孙惊喜交集
·缅甸非政府众组织反对中缅油气管道与深水港
·震惊大陆法庭的法轮功辩护词
·諾貝獎得主134人聯名要求釋放劉曉波
·勿忘邓小平上世纪末10点警告
·缺维生素B2易患痔疮溃疡肿瘤癌症
·让戒定慧佛光普照缅甸大地
·热烈欢呼粟秀玉老师荣获缅甸佛学奖!
·2013年初谈缅甸缅甸人中国中国人
·缅甸中国必须互利双赢
·缅甸卑谬世界文化遗产一日游
·骠族老同学谈眼皮下缅甸红尘
·骠族老同学谈眼皮下缅甸红尘!
·缅甸政府与众少数民族半世纪内战复燃
·中缅边境军民要以正视听
·缅甸蒲甘世界文化遗产一日游(1)
·缅甸中国边民有话说
·缅甸蒲甘世界文化遗产一日游(续1)
·绝密档案 招标中标 鸡的屁
·少吃长寿送煤气炉
·缅甸海归谈缅甸中国关系
·昂山素姬弃美投华?
·铜矿村民愤概昂山素姬调查报告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缅甸丹瑞大将参禅新法:一念代万念

   貌强 Maung Chan (缅甸华族)

   幸亏师傅当头棒喝,不然丹瑞大将肯定走火入魔了。

   高僧沉吟半响后,正告大将:“居士擅长权术,凡尘深厚,故杂念丛生。既然万念涌至,势不可挡,倒不如修练前总理吴努(U Nu)一贯提倡的‘以一念代万念’佛家心法为佳”。

   丹瑞双掌合十,低头说:“以一念代万念?什么东东?中国的还是印度的?我不要西方的!师傅,我们缅军是二战日本法西斯训练出来的,在连绵内战中,我们又烧又杀又抢又劫又强奸了半世纪,我们脑子里只有焦土战、坚壁清野战、强奸土族妻女战、杀光烧光抢光战、肉搏战、运动战、持久战、阵地战、游击战、闪电战………”

    高僧赶忙双掌合十,口中不断地念:“阿弥陀佛!罪孽罪孽!”

   高僧与皇家占星师低声交谈良久。占星师灵机一动,凑近丹瑞耳边说:“就像你们把土族男性捆绑列队,逐个白刺刀进、红刺刀出一样,一个意念接另一个意念,缘起缘灭,缘灭缘起”。丹瑞大将一拍脑袋,立即心领神会:“嗯!这不就是我军集体强奸土族妻女——排着队,一个一个接下去? ”。

   于是,丹瑞大将就盘腿静坐,让一个念头诞生、成长、灭绝,然后才再让另一个意念诞生、成长、灭绝——缘起缘灭,缘灭缘起如下:

第一念:“缅甸社会主义”

   嗯!老上司奈温老奸巨滑——姜的确越老越辣。1941年他们30志士紧跟缅共第一总书记昂山将军,去接受日本法西斯军训。1942年昂山将军与老上司,带领日本皇军侵缅,破坏印缅滇国际援华通道,称职地担任了日本的伪缅甸国防军头头两三载。1945年日军节节败退,老上司紧跟昂山将军暗通英军,对日军反戈一击,一跃而成“反法西斯自由同盟”领袖,又是风光无限。1946年,老上司帮缅共第一总书记镇压缅共的工人运动,接着把缅共从“反法西斯自由同盟”扫地出门。1947年老上司也想去掸联邦鼓吹“彬龙协议”,骗取众土族共同争取独立。1948年共同独立成功了,老上司取得了军权,就觉得“彬龙协议”太负面,因而大打内战。1959年老上司迫总理吴努让他成立“看守政府”。1962年老上司索性政变夺权,废除“彬龙协议”与联邦宪法,自任“革命委员会”主席,逐步掌控全国农业、工业、经济、贸易、教育。1963年老上司骗反政府武装力量来仰光和谈。1964年老上司没收资本家的工商企业,无偿作废50元100元大钞。 1966-67年老上司策划反华、仇华、杀华。1973-74年老上司脱下军装,改任国家元首与“缅甸社会主义党”主席,实行一党专政………1988年全国民主起义风起云涌,岂料老上司英明一世,糊涂一时,竟然辞职不干了——这下可坏了:一,使我军群龙无首,二,让反革命气焰嚣张。我军被迫退回军营,全国乱糟糟。

第二念:多党民主

   1988年我们等待国内外法庭审判,全军急躁不安,不断窥视方向。

   **全缅学生总会ABFSU(All Burma Federation of Student Union)主席Min Ko Naing,副主席哥哥基,秘书长 Moe Thee Zun,要他们学韩信从流氓地痞胯下过,问题不大——他们深知小不忍乱大谋嘛!要他们搞学运,最拿手——学长昂山、吴努当年就是靠学运起家的…………但要他们建立和平与秩序,谈何容易——书呆子貌强(Maung Chan)当年在仰光大学,还不是同样眼高手低?!貌强同班同学、学运女领袖甄玲珠(Ma Htwee Kyi),就比貌强还强呢。

   **昂山素姬则跟貌强在国外进修阶段没有两样——长期埋头国外学院研究院,写写书发表发表论文,他们胜任愉快;但要他或她管理贫穷落后多灾多难的缅甸联邦,解决错综复杂的150多大小民族问题,谈何容易!昂山素姬在国外长大,自由自在、无忧无虑惯了,1988年回缅探望重病母亲,才惊见缅甸人间地狱。但她17年中被软禁在家12年,天天束手无策,不知如何是好。

    **如果昂山素姬的全国民主联盟,Min Ko Naing的全缅学生总会,以及形形色色民主党派、土族组织等,当时肯听老政治家前总理吴努的话,大家团结一致对付我们,我们就不得不依法退还政权给1962年的吴努民选政府,撤回军营,等候军法处置。还好他们这些大小山头缺乏经验,各自为政,争权夺利,互不相让。最后被我们这些所谓的老粗挑拨离间,远交近攻,各个击破,他们几乎个个都成阶下囚了。

   **老上司奈温将军一句顶一万句——百无一用是书生!他她们都是貌强之流,一丘之貉!等时机成熟,我们一定要先来“反右”,然后“文革”,把他们一网打尽,编入黑五类,打倒在地,再踏上一只脚——让书呆子们永世不得翻身。

第三念:棍棒与萝卜

   我军身经百战,人才辈出——苏貌将军临危受命,在1988年9月学1962年的奈温,再来一次政变:永远扬弃了“缅甸社会主义党”,再乱枪扫平了全国动乱,用刺刀建立了全国新秩序——这是棍棒!然后答应1990年举行全国大选——这是萝卜!

第四念:法律与秩序

   苏貌与老夫丹瑞自知活学活用美国的“棍棒与萝卜”远远还不够。我们看到乱臣贼子们高喊要西方多党民主,于是就顺手发动群众,来个“矫枉必须过正”,鼓励100多大小政党尽快注册——阿猪、阿狗、阿马、阿扁、张三、李四……..应有尽有,发扬百家争鸣,百花齐放精神呗!中国文革教导我们:越乱越好,乱中好夺权!

   哈!全国鸡飞狗跳,群魔乱舞,到处乱哄哄!痛快痛快!

   哦!人民又想安居乐业了? 又想法律与秩序了?

   好!听我军安排:对无政府主义者,我们铁腕收拾之;对团结一致者,我们分而治之;对民主团体,我们掺沙、搞乱、打散;对昂山素姬,我们软禁在家;对其他有影响力的领袖,我们用莫须有罪名投狱。

   什么?人民要一人一票选出民主政府?

   好!我们就以整个军队与军属为主体,用“棍棒与萝卜”驱使人民投我们的票。

   理该胜券在握吧?

   唉!人算不如天算——坏就坏在不记名投票,我们又疏于窥视监督,我军与其家属很多偷偷投票给反对党去了。对方获选票85%以上,我们不一败涂地才怪!哎!我们从来没搞过“民主选举”这东东,没经验哟!下一轮“民主选举”,我们保证不会重蹈覆辙了。

第五念:“民主”和平与发展

   我们打了半世纪内战,是刺刀-刀刀见红,军鞋踏着千千万万尸体,一步一脚印地走过来的。

   眼看人民起先厌乱——要法律与秩序;接着厌战恨贫——要和平与发展;我们也就将计就计,骗说先举办全国民主立宪大会,然后遵照民主宪法成立政府,然后我们还政于民。昂山素姬的全国民主联盟自诩代表“民主”,不同意,当时我们力量还不够,又被欧美严厉制裁,只好忍气吞声。1994年,2001年,2002年,我们三次低声下气请求全国民主联盟进行“民主”对话,他们动不动就拿西方“民主”训人。我们临危不乱,外松内紧,打“民主”持久战,打“民主”人民战争。2004年,我们重开全国“民主”大会,他们又一次退场抗议,说是反对我们的独裁——哈哈!来的正好!这时我们羽毛已丰,正中下怀哟——我们就乘机抛弃它,“民主”地广邀各党各派参加。钦纽给土族武装力量有限度的自治权与边贸权,以及林木矿产开采权等,因而共获17股武装组织停战来凑“民主”热闹。我们还保护毒枭昆沙与罗兴汉,以换取其毒品黑钱洗白,来大力支持与填补我们的外汇严重短缺。

   哈哈!从此,全国民主联盟就被我们“民主”地彻底边缘化了。哈哈哈哈………….

第六念:民装“民主”军政府

   全国“民主”立宪大会在我们的指挥棒下开开停停,我们“民主”地提出国会席位与国家领导层要留25%席位给“民主”军方——“民主”军队是保家卫国的主力嘛!老夫为自己量身制作——提议国家元首须有10年以上的军事经验……..但也不忘安慰他们一句——“民主”竞选者必须是平民。

   为此,他们只懂大喊大叫,完全不学我们紧锣密鼓实干——现在全国主要部门几乎都已脱下军装,我丹瑞则被内定为“民主”国家元首、三军统帅、平民政党主席,老夫手握“民主”军队指挥权与USDA(Union Solidarity and Development Association)领导权。USDA暂称“团结发展联合会”——是政府公务人员、退休、退伍人员、大大小小学院、机关、民间团体等的“民主”联合总会。不久名称一换,我党俨然就是全国第一大“民主”政党,老夫也脱下军装,穿上民服,摇身一变而成“民主”平民领袖。我们要让那些缅族的和众土族的小党小派来为我们烘云托月,以完成我们通过“多党民主选举”成立“平民政府”的历史任务。

   这次,人也算天也算——我党不胜选才怪!胜选后我们的政权也就合法化了,我们这群“民主”将军们再也不用怕被“民主”法律追究了。

   嘻嘻!看12年被软禁在家的昂山素姬,17年动弹不得的全国民主联盟,1990年胜选的所谓国会议员们,以及当时投票给他们的千千万万选民…….老的老了,死的死了,病的病了,消沉的消沉了,自我封闭的自我封闭了。在选民记忆中,这群政客们渐行渐远,最后连影子都不见了——就好像前总理吴努与其1961-62年政府被人民彻底遗忘一样。看工会FTUB ( Federation of Trade Unions–Burma)、学运、民运分子等四散国外,既无本国民众基础,也长年累月脱离人民。所谓的“缅甸联邦联合政府”与其总理盛温(Dr. Sein Win)小子,流亡美国16年,依赖捐款度日,靠一个会议接另一个会议,一个宣言换另一个宣言混日子。这群政治乞丐即胸无大志,也无本国民众做后盾,又不学无术,即使美国恶少布什总统肯进军缅甸,夺取政权交给他们,哼哼哼!他们一定手足无措,不知如何运作。

   17-18年过去了,产生严重代沟了。若问目前缅甸刚成年的年轻公民:“这群叔叔、伯伯、阿姨、阿婆是谁?”,他们一定会说:“跟昂山素姬的丈夫一样——是外国人”。哈哈哈哈!

第七念:巧用外力

   我们不仅战无不胜、攻无不克,还深谙借力打力、隔山打牛、以弱克强之外交武功:

   ** 让钦纽准将给中国在安达曼海岛设立印度洋军情站,争取中国全力支持与保护我们。

   ** 向印度打中国牌,让印度不再支持昂山素姬的全国民主联盟。

   ** 缅甸西部发现石油田与天然气后,就引诱印度给我们军事援助。

   ** 泰国一向用克伦族、孟族、掸族等叛乱分子来牵制我们,但自从给他能源、水电站、高科技等各项经贸大甜头后,他也就软化了——在东盟还不遗余力地支持我们呢。

   ** 我们利用中国、印度、泰国铁三角,对抗美国的割喉制裁、欧盟的经济制裁、东盟的建设性接触,游刃有余呢。

   ** 利用南韩甚至法国Total公司,来积极开采我们的能源,潇洒得很!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