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党社团之声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BURMA-缅甸风云
[主页]->[政党社团之声]->[BURMA-缅甸风云]->[缅甸丹瑞大将参禅新法:一念代万念]
BURMA-缅甸风云
·貌强:Good Deeds Will Be Rewarded and Evil Punished
·欧洲决续慈善捐助缅甸艾滋病患民
·貌强:European Plans to Re-donors AIDS Help to Burma
·貌强:Only Democracy & Real Federalism Can Rescue Burma!
·停止内战,反对分裂,建立真正联邦制!
·貌强:Editorial: Shan State and Union of Burma
·掸邦与缅甸联邦的恩恩怨怨
·缅甸各邦各族人民纪念“联邦节”
·貌强:Burma’s States & People Celebrate “Union Day”
·貌强:Burmese Generals! Return to the Right Path!
·将军们! 放下屠刀,立功补过 !
·貌强:Statement of Concern by Burma's Chinese
·缅甸华族也关注欧盟的缅甸政策
·缅甸建军节
·泰国清迈大学2007年AEIOU寒季奖学金招生
·同林老师悠游威尔斯与温莎堡
·带林老师悠游海牙
·带林老师悠游阿姆斯特丹
·与林老师对饮茅台酒
·同林老师追忆中国援缅远征军
·与林老师谈昂山与吴素:
·漫谈缅甸“姓氏”: 德钦、貌、哥、吴、玛、杜
·缅甸政坛恩仇录
·环行荷兰8省,悠游Leeuwarden半日
·貌强带两千金悠游云南
·貌强: 回故乡
·Bush! 放下你的皮鞭与屠刀!
·缅甸各族人民的不懈斗争
·貌强:Free All Political Prisoners and Stop Killing Ethnic People!
·释放政治犯!停杀原住民!
·貌强:TOTAL A ETE TOTALEMENT REJETE
·貌强:以民主、人权、自决权为缅甸建国与办学基石
·貌强:'TOTAL was Totally Rejected'
·貌强补充一二,以飨欧洲华报读者
·貌强:Taiwan People Demand :
·台湾人民要求缅甸军政府:
·缅甸众土族力量2006年现状
·貌强:The situation of Burma’s Ethnic Nationalities in 2006
·貌强:Debts of blood Must Be Paid in Blood!
·貌强: 血债要血还!
·貌强:Keep Burma's Seat Vacant
·“缅甸文摘”社论:敬请空置缅甸席位
·貌强:都灵市缅甸策略研讨会
·貌强:Strategic Consultation on Burma in Turin
·貌强:Curent SPDC Offensive and our KNU Counter-attack
·缅甸军政府的攻势与我族我军的反击
·克伦族联盟主席在56届克伦族烈士节的讲话
·貌强:KNU President's Address on 56th Anniversary of Martyrs' Day
·貌强:第八届缅甸联邦民族委员会已选出
·钦民族战线代表团访问旅欧钦族社区
·缅甸各族青年联合行动团之声明
·有关国际法内的自决权
·貌强:UNPO’s Symposium on the Right to Self-determination in International Law
·对“国际法内的自决权”的我见
·Busdachin’s Speech on “Self-Determination Right in International Law”
·UNPO: UN Human Rights Council Briefed on Human Rights in Myanmar
·联合国文告:缅甸悲惨现状
·貌强:Busdachin’s Speech to VIII UNPO GA in Taiwan
·Why Waste Time and Procrastinate?
·UNPO秘书长在台北讲话
·2006年底缅甸联邦实况
·BURMA.UNPO: The Situation in Burma
·缅甸众土著在台北UNPO大会的声明
·漫谈钦族的过去与现在
·Burmese Junta Achieves 2 Things at One Stroke
·缅中边界军演一箭双雕
·UNPO: "Democracy Promotion: The European Way"
·促进民主的欧洲道路
·波米亚将军的革命一生
·貌强:Bo Mya’s Revolutional Life
·不干涉他国内政的中国
·貌强:Our Congratulations to Dr. Lian Hmung Sakhong
·廉萨空博士荣获“2007年马丁路德金奖”
·缅甸联邦民族联合政府成立16周年纪念文告
·廉萨空博士在马丁路德金奖授奖会上的讲话
·Lian Sakhong's Martin Luther King Prize Acceptance Lecture
·追忆1967年缅甸排华暴行
· Forum of Burmese in Europe 28-Jan-2007
·欧盟缅甸人论坛07年元月28日召开
·舌战独立掸国领袖 Hso Khan Pha
·缅甸钦区钦族钦新闻-1
·缅甸革命力量的第六次策略协商会议通报
·缅甸议会民主党致函中国外长
·缅甸民族委员会NCUB开设伦敦办公室
·2007年三八妇女节感言
·貌强:CNF Peace-Talks with the Burma’s Junta
·缅甸钦民族战线CNF与军政府和谈
·2007年春季缅甸局势
·欧盟东盟2007年会议对缅甸既援助也不满
·貌强:KACHINS PROTEST BURMA'S JUNTA BARBARISM
·克钦人民抗议缅甸政府军的兽行
·从缅甸建军节想起
·缅军以强奸土族妻女为战争手段
·貌强:Burma Rape Report Exposes Brutal Army
·KNU苏沙吉准将谈克伦族革命
·Saw Hsar Gay Talks about Karen History & KNU Revolution
·貌强苏沙吉准将续谈克伦革命(1)
·印度关闭缅甸Mizzima新闻社
·Mizzima News Office sealed off by Democratic India
·AEIOU 2008学年招生通告
·糖尿病民间验方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缅甸丹瑞大将参禅新法:一念代万念

   貌强 Maung Chan (缅甸华族)

   幸亏师傅当头棒喝,不然丹瑞大将肯定走火入魔了。

   高僧沉吟半响后,正告大将:“居士擅长权术,凡尘深厚,故杂念丛生。既然万念涌至,势不可挡,倒不如修练前总理吴努(U Nu)一贯提倡的‘以一念代万念’佛家心法为佳”。

   丹瑞双掌合十,低头说:“以一念代万念?什么东东?中国的还是印度的?我不要西方的!师傅,我们缅军是二战日本法西斯训练出来的,在连绵内战中,我们又烧又杀又抢又劫又强奸了半世纪,我们脑子里只有焦土战、坚壁清野战、强奸土族妻女战、杀光烧光抢光战、肉搏战、运动战、持久战、阵地战、游击战、闪电战………”

    高僧赶忙双掌合十,口中不断地念:“阿弥陀佛!罪孽罪孽!”

   高僧与皇家占星师低声交谈良久。占星师灵机一动,凑近丹瑞耳边说:“就像你们把土族男性捆绑列队,逐个白刺刀进、红刺刀出一样,一个意念接另一个意念,缘起缘灭,缘灭缘起”。丹瑞大将一拍脑袋,立即心领神会:“嗯!这不就是我军集体强奸土族妻女——排着队,一个一个接下去? ”。

   于是,丹瑞大将就盘腿静坐,让一个念头诞生、成长、灭绝,然后才再让另一个意念诞生、成长、灭绝——缘起缘灭,缘灭缘起如下:

第一念:“缅甸社会主义”

   嗯!老上司奈温老奸巨滑——姜的确越老越辣。1941年他们30志士紧跟缅共第一总书记昂山将军,去接受日本法西斯军训。1942年昂山将军与老上司,带领日本皇军侵缅,破坏印缅滇国际援华通道,称职地担任了日本的伪缅甸国防军头头两三载。1945年日军节节败退,老上司紧跟昂山将军暗通英军,对日军反戈一击,一跃而成“反法西斯自由同盟”领袖,又是风光无限。1946年,老上司帮缅共第一总书记镇压缅共的工人运动,接着把缅共从“反法西斯自由同盟”扫地出门。1947年老上司也想去掸联邦鼓吹“彬龙协议”,骗取众土族共同争取独立。1948年共同独立成功了,老上司取得了军权,就觉得“彬龙协议”太负面,因而大打内战。1959年老上司迫总理吴努让他成立“看守政府”。1962年老上司索性政变夺权,废除“彬龙协议”与联邦宪法,自任“革命委员会”主席,逐步掌控全国农业、工业、经济、贸易、教育。1963年老上司骗反政府武装力量来仰光和谈。1964年老上司没收资本家的工商企业,无偿作废50元100元大钞。 1966-67年老上司策划反华、仇华、杀华。1973-74年老上司脱下军装,改任国家元首与“缅甸社会主义党”主席,实行一党专政………1988年全国民主起义风起云涌,岂料老上司英明一世,糊涂一时,竟然辞职不干了——这下可坏了:一,使我军群龙无首,二,让反革命气焰嚣张。我军被迫退回军营,全国乱糟糟。

第二念:多党民主

   1988年我们等待国内外法庭审判,全军急躁不安,不断窥视方向。

   **全缅学生总会ABFSU(All Burma Federation of Student Union)主席Min Ko Naing,副主席哥哥基,秘书长 Moe Thee Zun,要他们学韩信从流氓地痞胯下过,问题不大——他们深知小不忍乱大谋嘛!要他们搞学运,最拿手——学长昂山、吴努当年就是靠学运起家的…………但要他们建立和平与秩序,谈何容易——书呆子貌强(Maung Chan)当年在仰光大学,还不是同样眼高手低?!貌强同班同学、学运女领袖甄玲珠(Ma Htwee Kyi),就比貌强还强呢。

   **昂山素姬则跟貌强在国外进修阶段没有两样——长期埋头国外学院研究院,写写书发表发表论文,他们胜任愉快;但要他或她管理贫穷落后多灾多难的缅甸联邦,解决错综复杂的150多大小民族问题,谈何容易!昂山素姬在国外长大,自由自在、无忧无虑惯了,1988年回缅探望重病母亲,才惊见缅甸人间地狱。但她17年中被软禁在家12年,天天束手无策,不知如何是好。

    **如果昂山素姬的全国民主联盟,Min Ko Naing的全缅学生总会,以及形形色色民主党派、土族组织等,当时肯听老政治家前总理吴努的话,大家团结一致对付我们,我们就不得不依法退还政权给1962年的吴努民选政府,撤回军营,等候军法处置。还好他们这些大小山头缺乏经验,各自为政,争权夺利,互不相让。最后被我们这些所谓的老粗挑拨离间,远交近攻,各个击破,他们几乎个个都成阶下囚了。

   **老上司奈温将军一句顶一万句——百无一用是书生!他她们都是貌强之流,一丘之貉!等时机成熟,我们一定要先来“反右”,然后“文革”,把他们一网打尽,编入黑五类,打倒在地,再踏上一只脚——让书呆子们永世不得翻身。

第三念:棍棒与萝卜

   我军身经百战,人才辈出——苏貌将军临危受命,在1988年9月学1962年的奈温,再来一次政变:永远扬弃了“缅甸社会主义党”,再乱枪扫平了全国动乱,用刺刀建立了全国新秩序——这是棍棒!然后答应1990年举行全国大选——这是萝卜!

第四念:法律与秩序

   苏貌与老夫丹瑞自知活学活用美国的“棍棒与萝卜”远远还不够。我们看到乱臣贼子们高喊要西方多党民主,于是就顺手发动群众,来个“矫枉必须过正”,鼓励100多大小政党尽快注册——阿猪、阿狗、阿马、阿扁、张三、李四……..应有尽有,发扬百家争鸣,百花齐放精神呗!中国文革教导我们:越乱越好,乱中好夺权!

   哈!全国鸡飞狗跳,群魔乱舞,到处乱哄哄!痛快痛快!

   哦!人民又想安居乐业了? 又想法律与秩序了?

   好!听我军安排:对无政府主义者,我们铁腕收拾之;对团结一致者,我们分而治之;对民主团体,我们掺沙、搞乱、打散;对昂山素姬,我们软禁在家;对其他有影响力的领袖,我们用莫须有罪名投狱。

   什么?人民要一人一票选出民主政府?

   好!我们就以整个军队与军属为主体,用“棍棒与萝卜”驱使人民投我们的票。

   理该胜券在握吧?

   唉!人算不如天算——坏就坏在不记名投票,我们又疏于窥视监督,我军与其家属很多偷偷投票给反对党去了。对方获选票85%以上,我们不一败涂地才怪!哎!我们从来没搞过“民主选举”这东东,没经验哟!下一轮“民主选举”,我们保证不会重蹈覆辙了。

第五念:“民主”和平与发展

   我们打了半世纪内战,是刺刀-刀刀见红,军鞋踏着千千万万尸体,一步一脚印地走过来的。

   眼看人民起先厌乱——要法律与秩序;接着厌战恨贫——要和平与发展;我们也就将计就计,骗说先举办全国民主立宪大会,然后遵照民主宪法成立政府,然后我们还政于民。昂山素姬的全国民主联盟自诩代表“民主”,不同意,当时我们力量还不够,又被欧美严厉制裁,只好忍气吞声。1994年,2001年,2002年,我们三次低声下气请求全国民主联盟进行“民主”对话,他们动不动就拿西方“民主”训人。我们临危不乱,外松内紧,打“民主”持久战,打“民主”人民战争。2004年,我们重开全国“民主”大会,他们又一次退场抗议,说是反对我们的独裁——哈哈!来的正好!这时我们羽毛已丰,正中下怀哟——我们就乘机抛弃它,“民主”地广邀各党各派参加。钦纽给土族武装力量有限度的自治权与边贸权,以及林木矿产开采权等,因而共获17股武装组织停战来凑“民主”热闹。我们还保护毒枭昆沙与罗兴汉,以换取其毒品黑钱洗白,来大力支持与填补我们的外汇严重短缺。

   哈哈!从此,全国民主联盟就被我们“民主”地彻底边缘化了。哈哈哈哈………….

第六念:民装“民主”军政府

   全国“民主”立宪大会在我们的指挥棒下开开停停,我们“民主”地提出国会席位与国家领导层要留25%席位给“民主”军方——“民主”军队是保家卫国的主力嘛!老夫为自己量身制作——提议国家元首须有10年以上的军事经验……..但也不忘安慰他们一句——“民主”竞选者必须是平民。

   为此,他们只懂大喊大叫,完全不学我们紧锣密鼓实干——现在全国主要部门几乎都已脱下军装,我丹瑞则被内定为“民主”国家元首、三军统帅、平民政党主席,老夫手握“民主”军队指挥权与USDA(Union Solidarity and Development Association)领导权。USDA暂称“团结发展联合会”——是政府公务人员、退休、退伍人员、大大小小学院、机关、民间团体等的“民主”联合总会。不久名称一换,我党俨然就是全国第一大“民主”政党,老夫也脱下军装,穿上民服,摇身一变而成“民主”平民领袖。我们要让那些缅族的和众土族的小党小派来为我们烘云托月,以完成我们通过“多党民主选举”成立“平民政府”的历史任务。

   这次,人也算天也算——我党不胜选才怪!胜选后我们的政权也就合法化了,我们这群“民主”将军们再也不用怕被“民主”法律追究了。

   嘻嘻!看12年被软禁在家的昂山素姬,17年动弹不得的全国民主联盟,1990年胜选的所谓国会议员们,以及当时投票给他们的千千万万选民…….老的老了,死的死了,病的病了,消沉的消沉了,自我封闭的自我封闭了。在选民记忆中,这群政客们渐行渐远,最后连影子都不见了——就好像前总理吴努与其1961-62年政府被人民彻底遗忘一样。看工会FTUB ( Federation of Trade Unions–Burma)、学运、民运分子等四散国外,既无本国民众基础,也长年累月脱离人民。所谓的“缅甸联邦联合政府”与其总理盛温(Dr. Sein Win)小子,流亡美国16年,依赖捐款度日,靠一个会议接另一个会议,一个宣言换另一个宣言混日子。这群政治乞丐即胸无大志,也无本国民众做后盾,又不学无术,即使美国恶少布什总统肯进军缅甸,夺取政权交给他们,哼哼哼!他们一定手足无措,不知如何运作。

   17-18年过去了,产生严重代沟了。若问目前缅甸刚成年的年轻公民:“这群叔叔、伯伯、阿姨、阿婆是谁?”,他们一定会说:“跟昂山素姬的丈夫一样——是外国人”。哈哈哈哈!

第七念:巧用外力

   我们不仅战无不胜、攻无不克,还深谙借力打力、隔山打牛、以弱克强之外交武功:

   ** 让钦纽准将给中国在安达曼海岛设立印度洋军情站,争取中国全力支持与保护我们。

   ** 向印度打中国牌,让印度不再支持昂山素姬的全国民主联盟。

   ** 缅甸西部发现石油田与天然气后,就引诱印度给我们军事援助。

   ** 泰国一向用克伦族、孟族、掸族等叛乱分子来牵制我们,但自从给他能源、水电站、高科技等各项经贸大甜头后,他也就软化了——在东盟还不遗余力地支持我们呢。

   ** 我们利用中国、印度、泰国铁三角,对抗美国的割喉制裁、欧盟的经济制裁、东盟的建设性接触,游刃有余呢。

   ** 利用南韩甚至法国Total公司,来积极开采我们的能源,潇洒得很!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