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党社团之声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BURMA-缅甸风云
[主页]->[政党社团之声]->[BURMA-缅甸风云]->[社会主义“居者有其屋”]
BURMA-缅甸风云
·缅甸是战是和,登盛政府是问
·能耳闻眼见心知又如何呢?
·为后代活得有尊严而天长地久奋斗!
·缅甸和平,时进时退
·彭家声真的打回老家果敢去了
·缅甸果敢特区战火冲天
·68周年缅甸联邦节的感概
·果敢彭家声泣告天下同胞书
·临时协议是让缅甸多走一段路
·中国人不是瑞苗胞波吗?
·克伦民族联盟KNU声明
·有关缅甸果敢内战的舆论
·果敢战乱是侵犯国家主权吗?
·走向更完整的联邦制
·大缅族主义情绪被煽动起来了
·由缅甸王朝末日说起
·缅甸果敢战争是内战或侵犯国家主权?
·缅甸果敢战争是内战或侵犯国家主权?
·由普京的锵锵之言讲起
·缅甸军队展开冷血进攻
·缅甸革命元老德钦丁米雅逝世
·缅甸军政府长寿百年?
·缅甸为民请命的名律师 U Aung Htoo
·中国为首迅速崛起
·缅甸UNFC对目前和谈与陆空攻击发表声明
·赛万赛谈最近缅甸和谈进展
·缅甸全国停火在拐弯爬行
·成龍——100%龙的传人
·缅甸果敢:温2009年知2015年
·停战!建设缅甸Federal邦联!
·缅甸全国停火会议五月初续开
·缅甸边签全国停火协议边打内战
·缅甸佤邦五月初续开全国停火会议
·缅甸UNFC主席给登盛总统的公开信
·缅甸众少数民族维护果敢兄弟
·缅甸佤邦五月初和平会议困难重重
·缅甸果敢军四月战果
·缅甸五月初佤邦和谈任重道远
·望缅甸联邦和平复兴
·缅甸佤邦棒桑全国停火会议开锣了
·缅甸佤邦棒桑全国停火会议首日
·缅甸佤邦棒桑和平会议第四天
·缅甸佤邦棒桑和谈会第五天
·缅甸佤邦棒桑峰会胜利闭幕
·缅甸民族武装组织邦康峰会公报
·缅甸三分鼎立,看谁出奇制胜
·缅军誓要以果敢之血洗其臭脚
·缅甸温教授谈“联邦”
·看中国如何应对缅军逼民地武缴枪
·从果敢战事痛忆白华红华互屠
·Great! 世界宗教议会!
·缅甸内战源于大缅族极端主义背叛彬龙协议
·缅甸独裁将军们四两拨千斤
·谈昂山素姬首次访华
·昂山素姬与女强人妈推姬
·昂山素姬与女强人妈推姬
·缅甸将军们放下屠刀就立地成佛?
·缅甸学生七七惨案永不忘!
·煎炸烘烤动植物食品极不健康
·笑+思考+运动 = 健脑强身
·KNDO 六十七周年建军节讲话
·缅甸阿尔茨海默症
·缅甸CNF正义的呼声!
·缅甸EAO不忘小兄弟民族
·缅甸和平夜长梦多险恶
·怀念王毅诚老师
·湖南窃贼偷佛国玉坠
·缅甸众民族武装怒吼了 !
·克伦民族抵抗组织怒吼了
·韩国逍遥游
·登盛政府会平稳移交政权吗?
·寄厚望于昂山素姬新政府
·且看登盛军民政府如何逊位
·Q类败类在神州复活
·克伦民族节68周年讲话
·缅甸UNFC扩大会议文告
·赛万赛谈缅甸联邦
· 赛万赛谈缅军最近动向
·温教授继续炮轰缅甸将军们!
·赛万赛谈掸邦掸族团结自救
·缅甸老华人忆过去盼未来
·伟哉!一穷二白的缅甸佛国金塔善良村民!
·赛万赛谈缅甸新总统新副总统新政府
·上座部佛教与孟缅掸柬寮泰滇
·赛万赛谈缅甸联邦的过去和现在
·缅甸与大东亚共荣圈
·仰光大学与缅甸联邦独立
·“缅甸历次战争的实质”读后感
·灵魂工程师、未来主人翁、天下大同、天下为公
·7-JULY与母校仰大学运传欧
·缅甸德佑续游瑞列匈土
·赛万赛谈缅甸民地武大会
·赛万赛谈国内和平与中缅友好
·赛万赛谈昂山素姬访华
· 掸民盟昆吞武与中共宋涛面谈
·缅甸彬龙会议风波
·缅甸内战受害者的呼声
·21世纪彬龙会议举步艰难
·彬龙会议的石破天惊言行
·21世纪彬龙会议言论集
·缅甸UNFC柳暗花明又一村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社会主义“居者有其屋”

   貌强 Maung Chan (缅甸华族)

   有朋自远方德国来,他对中世纪以来格罗宁根(Groningen)市基督教慈善家的“居者有其屋”,十万分仰慕,十二万分想瞻仰,然而,他却只有一天时间。他说上次他只有半天时间,他明明是上了去格罗宁根的列车,却到了Leowaarden市,结果失望而空手夜返德国。我告诉他火车来回就要坐6小时。他还是坚持要去。我自觉该急朋友之所急,义不容辞,就立即带他上火车。

   列车分两段,前段标明Leowaarden,后段标明格罗宁根。我恍然大悟,说,“你上次一定是上了Leowaarden的车厢”。我选了后段,安慰他:“别担忧,这车厢会一直拉我们到格罗宁根”。

   我们一路上谈天,东南西北,声音都沙哑了。突然火车停止不走了,他惶惶然东张西望,我一瞥窗外,说,“到格罗宁根了。你看这车站多么旧——1900年建的”。

   走出车站正门,阳光下见到一匹吃草白马塑像,马尾站着一位健壮匹夫。我说:“这是Loeks叔叔与他的马。典故出自格罗宁根名歌“Peerd van Ome Loeks,即Loeks叔叔的马。该塑像曾到鹿特丹E55参展,代表格罗宁根”。“不瞒你说,我一心只想参拜意义重大的格罗宁根慈善屋——由中世纪基督徒捐献,专供贫困无助的老人家、寡妇、孤儿、病人等安身。弱势群体一直免费安居至今”。

   我笑:“让我们坐上Loeks叔叔的马,快马加鞭去参拜!”,于是就带他直奔古老社区去看那12处慈善屋。

   我们急行而至Rademarkt街警察局对面,迎面见到:

   1。标明MDXVII的St. Anthonygashuis。

   朋友不知MDXVII是什么。我告诉他:“这是建筑年号,是罗马数字——只有7个,M=1000, D=500, C=100, L=50,X=10, V=5 , I=1。MDXVII就是1517年”。

   他大惑不解 :“1000-500-10-5-1-1,莫名其妙!”。我说:“在同位数中,小数目在大数目之前要减,而在大数目之后则要加。看那小数目V与II,是同位数,所以V是5,而II=1+1=2。若这2是在大数目V5之前,就要5 减2 而得3,现在它是在大数目V5之后,所以要加之,也就是5+2=7。所以,MDXVII=M+D+X+V+2=1000+500+10+7=1517年,那是中国明朝或缅甸掸王朝末年,当时统治者依旧只知胜者为王,败者为寇;顺我者生,逆我者死。在他们统治下,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他们却问心无愧”。

   2。看完St. Anthonygashuis,我们向Kleine Pelster街走去,迎面见到标明MCCLXVII(即1267年)的Heiligen Geest Gasthuis。这是格罗宁根最古老的教堂——当年(1267年即中国元朝初年,缅甸蒲甘王朝末年,那时比明朝与掸王朝更野蛮更自私自利)乌特勒支(Utrecht)大主教到访并在此下榻过。看教堂上挂的钟,它是MCDLIX (即1459年) 制造的——此乃格罗宁根最古老的钟。后门顶端有基督一双十字上下而叠,那是中世纪刻的。

   3。看完Heiligen Geest Gasthuis,向西直走,转入Munnikeholm街3号,赫然可见标明MDCIV(即1604年)的Aduardergasthuis——这是Aduarder Klooster Wilhelmus Emmen(最后一个修道院院长)捐献给穷人住的。

   4。接着向前走,拐入13世纪古道A-Kerk街,不远处就是标明MDCXXI (即1621年)的Armhuiszittend Convent。

   我歪着头看上面的刻字老半天(古荷文与德文同宗,随着读音、拼音法的演变,以及荷、德、英、法四国的强弱形势所影响,50年一小变,百多年一大变,渐行渐远,最后形成今日荷文),然后一字一字翻译给朋友听:“入居者条件:必须是无家可归者,但不是乞丐”。

   我们走进天井,见到MDCCLXIII(即1763年)设置的老旧抽水泵,围以暗红色砖头。

   5。A-Kerk街转弯处,是标明MCDLXXIX(即1479年)的Sint Annengasthuis,看街名,是Oude Kijk in t’ Jat街,望门牌,是4号——这栋是寡妇Syerd de Mepsche捐献给穷人住的,入住者的条件是“无依无靠、穷困潦倒的老年人”。目前7名老妇人长住此屋,门口有7个信箱。

   6。向左拐进Visser街,13号是Latteringegasthuis——初建于MDCXXXVI,即1636年,重建于MDCCXXXVI,即1736年。

   7。Visser街50号是Zeijlsgashuis,标明建于MDCXLVI,即1646年,是 Berend Janssen Seilmaker夫妇与寡妇妹妹Grietje Hendriks共同捐献给穷人住的。目前住着4位老妇人。

   8。邻屋52号是Schoonbeeksgasthuis,是寡妇Hendrick Wijtzens 在MDCXCVI即1696年捐献的。她深深体会“人生充满艰难困苦”,所以立遗嘱“让任何3家穷困的天主教徒长期居住,并在圣诞节赠送定量奶酪与粮食给他们过节”。

   9。转个弯,进入Gasthuisstraatje小街,门牌2号就是19世纪重修的Annagasthuis,当时因厨房太棒了而取名Lekkerbeetjesgashuis(精舍),是Jacob Grovens 与 Etteke Sluchtinge捐献给12名穷人安身的。

   10。转个弯直走,再转两个小弯进入Hardewijker街,该街39号就是Corneliagasthuis——是Cornelia Tellegen夫妇在1860年捐献给穷人住的。

   11。再直走,转进Kattenhage , 在转角处由门牌4号到14号,是一组房屋Olthofsgasthuis,目前一群贫困无住所的年轻人安栖于此。其对面就是王子花园(Prinzenhof),不仅挂有1731年设置的日影时钟,还种满鲜花与各类治病药草。

   12。Geertruidsgasthuis是在Peper街,由Bermeer Solleder父子捐建于1405年,专供参拜Martini教堂的贫困天主教徒免费住宿——就如今日教会旅舍。1594年以后,改为养老院。

   瞻仰完12处“居者有其屋”后,朋友仰天长叹:“目前,近10亿中国各族人民,买不起也租不下那么昂贵的商品房,所有弱势族群唯有望房兴叹。刚才瞻仰的格罗宁根的基督慈善屋,以及荷兰、瑞典、香港、新加坡等地大比例的廉租屋与廉价房,其实就是中国广大穷苦人民梦寐以求的社会主义福利房”。

   我更感概万端:“在我出生与长大的佛国净土,因所谓的缅甸社会主义经济崩溃,缅甸各族人民由昔日繁荣富裕而深陷贫穷落后、饥寒交迫绝境;又由于半世纪的种族灭绝内战,近百万缅甸土族难民流离失所,上无片瓦。资本主义社会福利高度发达的荷兰、瑞典、挪威等,简直就是缅甸各族人民所渴望的社会主义、延安灯塔、香格里拉、或极乐世界!刚才我们看到的格罗宁根基督慈善屋,其实就是缅甸穷苦人民梦寐以求的“居者有其屋”愿景。


此文于2007年06月26日做了修改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