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党社团之声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BURMA-缅甸风云
[主页]->[政党社团之声]->[BURMA-缅甸风云]->[社会主义“居者有其屋”]
BURMA-缅甸风云
·缅甸问题根源是彬龙精神不见了
·克伦族谴责缅甸种族灭绝内战
·缅甸丹瑞大帝笑骂民主
·缅甸学运领袖波昂觉永垂不朽!
·缅甸联邦土族与少数民族问题
·缅甸各族欢呼联合国原住民权利宣言
·缅甸若开邦人民致函联合国
·纪念缅甸独立节60周年
·缅甸掸族公主痛斥军政府
·缅甸土族哭祭60周年独立节
·古来稀大哥的前列腺毛病
·缅甸僧伽与人民,是鱼水关系
·缅甸僧伽们入世行动了
·钦族阵线谈印度与缅甸军政府
·缅甸民族委员会08年元月24日声明
·缅甸掸族拟加入众土族委员会ENC
·缅甸掸族领袖赛万赛答缅甸文摘问
·由红色高棉想到缅甸军政府
·缅甸掸族的61周年掸邦节
·克伦族掸族领袖游说欧盟6年15次
·平等、民主、发展——救缅甸!
·与赛万赛谈2008年初缅甸局势
·缅甸联邦民族委员会对曼侠被杀害之声明
·人倒下,但曼侠英魂永远活着!
·缅甸革命师生痛失曼侠学兄
·曼侠名列缅甸军政府刺杀单
·谈缅甸国民大会、公投、普选
·美国教授讲缅甸的过去现在未来
·反对缅甸5月公投与2010年普选?
·国际缅甸僧伽总会拜访海牙UNPO
·正视缅甸宪法公投与大选
·缅甸问题以和为贵、利民为本
·缅甸独裁政府——你不打,他不倒!
·缅甸联邦民族委员会有关“宪法公投”声明
·国民党马与民进党谢的选后感言
·温教授评缅甸公投与大选
·NCUB的缅甸反法西斯63周年声明
·达赖喇嘛发表“对全球华人的呼吁”
·“黃金甲--詩篇”
·寒竹点评 “达赖言论”
·缅甸另两大力量对宪法公决的声明
·缅甸在野另七党派反对宪法公决
·给斯宾诺莎的信
·缅甸在野众党派对停战集团的呼吁
·请国际监察员来缅甸察督全民公投
·缅甸钦族委员会第二周年大会声明
·分离运动与自决权问题
·缅甸僧伽新年祈祷民主快来
·Burmese Monks Pray for Democracy
·达赖、缅藏、僧伽喇嘛、背后黑手
·UNPO第九届大会将在欧洲议会召开
·缅甸僧伽昭告人民书
·缅甸国内外僧伽民众4月26日反宪法公投
·缅甸工联FTUB向国际控诉
·缅甸联邦民族委员会五一劳动节声明
·中国学者谈缅甸民主前景
·缅甸僧伽对国际救济的紧急呼吁
·送缅甸将军们上国际刑事法庭
·Deliver the Junta of Burma to the International Criminal Court
·缅甸新宪法、军政府、反对势力
·缅甸反对党派不承认伪宪法与公投结果
·熊飞骏:马英九胜选的十大启示
·民意转求真正缅甸联邦制——不闹独立了
·缅甸众民族团结阵线12党不承认伪公投伪结果
·缅甸风灾,丹瑞大将有话说
·缅甸妇联要扭送丹瑞集团到国际刑事法庭
·缅甸反对力量、军政府、国际刑事法庭
·缅甸军政府要吃掉停战集团了
·缅甸军政府逼迫停战集团缴械参选
·缅人与团体到国际刑事法庭状告缅甸将军们
·缅甸人民恳求联合国:驱逐非法军政府!
·缅甸掸邦第四特区不任军政府宰割!
·反对军政府代表缅甸出席联合国2008年大会
·缅甸民选议员致函联合国与安理会
·缅甸教授与书生座谈“德先生”
·缅甸人民为何痛恨8——尤其8888?
·明天会更老还是更好?
·悲欢离合+生老病死
·秘方:马铃薯胡萝卜苹果三鲜榨汁
·温教授貌强合述缅甸的过去与现在
·对温教授貌强合述缅甸史之补充-1
·缅甸是东南亚另一只经济小虎?
·为2010年大选,甘巴里再访缅甸
·缅甸军政府撕毁停战协定?
·联合国与欧美对风灾后缅甸改变策略
·缅甸东掸邦民族民主自治区岌岌可危
·看佤邦联军如何死里求生
·美国加州缅华移民思想言行录
·恸上世纪60年代南洋排华
·后溪穴治腰酸背痛近视眼花
·蹲功——改善糖尿血压心肺功能
·联合国须送缅甸将军们上国际刑事法庭!
·缅甸掸邦四大特区坚决保家卫邦
·缅甸17停战组织与民主联合党
·缅甸军政府对东北众土族磨刀霍霍
·中风要三小时内急救!
·KNU苏沙吉七访西班牙
·缅甸果敢特区被攻陷了!
·强烈谴责缅甸军政府对果敢人民的暴行!
·战争是缅甸军政府特意发动的!
·缅甸果敢,君知多少?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社会主义“居者有其屋”

   貌强 Maung Chan (缅甸华族)

   有朋自远方德国来,他对中世纪以来格罗宁根(Groningen)市基督教慈善家的“居者有其屋”,十万分仰慕,十二万分想瞻仰,然而,他却只有一天时间。他说上次他只有半天时间,他明明是上了去格罗宁根的列车,却到了Leowaarden市,结果失望而空手夜返德国。我告诉他火车来回就要坐6小时。他还是坚持要去。我自觉该急朋友之所急,义不容辞,就立即带他上火车。

   列车分两段,前段标明Leowaarden,后段标明格罗宁根。我恍然大悟,说,“你上次一定是上了Leowaarden的车厢”。我选了后段,安慰他:“别担忧,这车厢会一直拉我们到格罗宁根”。

   我们一路上谈天,东南西北,声音都沙哑了。突然火车停止不走了,他惶惶然东张西望,我一瞥窗外,说,“到格罗宁根了。你看这车站多么旧——1900年建的”。

   走出车站正门,阳光下见到一匹吃草白马塑像,马尾站着一位健壮匹夫。我说:“这是Loeks叔叔与他的马。典故出自格罗宁根名歌“Peerd van Ome Loeks,即Loeks叔叔的马。该塑像曾到鹿特丹E55参展,代表格罗宁根”。“不瞒你说,我一心只想参拜意义重大的格罗宁根慈善屋——由中世纪基督徒捐献,专供贫困无助的老人家、寡妇、孤儿、病人等安身。弱势群体一直免费安居至今”。

   我笑:“让我们坐上Loeks叔叔的马,快马加鞭去参拜!”,于是就带他直奔古老社区去看那12处慈善屋。

   我们急行而至Rademarkt街警察局对面,迎面见到:

   1。标明MDXVII的St. Anthonygashuis。

   朋友不知MDXVII是什么。我告诉他:“这是建筑年号,是罗马数字——只有7个,M=1000, D=500, C=100, L=50,X=10, V=5 , I=1。MDXVII就是1517年”。

   他大惑不解 :“1000-500-10-5-1-1,莫名其妙!”。我说:“在同位数中,小数目在大数目之前要减,而在大数目之后则要加。看那小数目V与II,是同位数,所以V是5,而II=1+1=2。若这2是在大数目V5之前,就要5 减2 而得3,现在它是在大数目V5之后,所以要加之,也就是5+2=7。所以,MDXVII=M+D+X+V+2=1000+500+10+7=1517年,那是中国明朝或缅甸掸王朝末年,当时统治者依旧只知胜者为王,败者为寇;顺我者生,逆我者死。在他们统治下,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他们却问心无愧”。

   2。看完St. Anthonygashuis,我们向Kleine Pelster街走去,迎面见到标明MCCLXVII(即1267年)的Heiligen Geest Gasthuis。这是格罗宁根最古老的教堂——当年(1267年即中国元朝初年,缅甸蒲甘王朝末年,那时比明朝与掸王朝更野蛮更自私自利)乌特勒支(Utrecht)大主教到访并在此下榻过。看教堂上挂的钟,它是MCDLIX (即1459年) 制造的——此乃格罗宁根最古老的钟。后门顶端有基督一双十字上下而叠,那是中世纪刻的。

   3。看完Heiligen Geest Gasthuis,向西直走,转入Munnikeholm街3号,赫然可见标明MDCIV(即1604年)的Aduardergasthuis——这是Aduarder Klooster Wilhelmus Emmen(最后一个修道院院长)捐献给穷人住的。

   4。接着向前走,拐入13世纪古道A-Kerk街,不远处就是标明MDCXXI (即1621年)的Armhuiszittend Convent。

   我歪着头看上面的刻字老半天(古荷文与德文同宗,随着读音、拼音法的演变,以及荷、德、英、法四国的强弱形势所影响,50年一小变,百多年一大变,渐行渐远,最后形成今日荷文),然后一字一字翻译给朋友听:“入居者条件:必须是无家可归者,但不是乞丐”。

   我们走进天井,见到MDCCLXIII(即1763年)设置的老旧抽水泵,围以暗红色砖头。

   5。A-Kerk街转弯处,是标明MCDLXXIX(即1479年)的Sint Annengasthuis,看街名,是Oude Kijk in t’ Jat街,望门牌,是4号——这栋是寡妇Syerd de Mepsche捐献给穷人住的,入住者的条件是“无依无靠、穷困潦倒的老年人”。目前7名老妇人长住此屋,门口有7个信箱。

   6。向左拐进Visser街,13号是Latteringegasthuis——初建于MDCXXXVI,即1636年,重建于MDCCXXXVI,即1736年。

   7。Visser街50号是Zeijlsgashuis,标明建于MDCXLVI,即1646年,是 Berend Janssen Seilmaker夫妇与寡妇妹妹Grietje Hendriks共同捐献给穷人住的。目前住着4位老妇人。

   8。邻屋52号是Schoonbeeksgasthuis,是寡妇Hendrick Wijtzens 在MDCXCVI即1696年捐献的。她深深体会“人生充满艰难困苦”,所以立遗嘱“让任何3家穷困的天主教徒长期居住,并在圣诞节赠送定量奶酪与粮食给他们过节”。

   9。转个弯,进入Gasthuisstraatje小街,门牌2号就是19世纪重修的Annagasthuis,当时因厨房太棒了而取名Lekkerbeetjesgashuis(精舍),是Jacob Grovens 与 Etteke Sluchtinge捐献给12名穷人安身的。

   10。转个弯直走,再转两个小弯进入Hardewijker街,该街39号就是Corneliagasthuis——是Cornelia Tellegen夫妇在1860年捐献给穷人住的。

   11。再直走,转进Kattenhage , 在转角处由门牌4号到14号,是一组房屋Olthofsgasthuis,目前一群贫困无住所的年轻人安栖于此。其对面就是王子花园(Prinzenhof),不仅挂有1731年设置的日影时钟,还种满鲜花与各类治病药草。

   12。Geertruidsgasthuis是在Peper街,由Bermeer Solleder父子捐建于1405年,专供参拜Martini教堂的贫困天主教徒免费住宿——就如今日教会旅舍。1594年以后,改为养老院。

   瞻仰完12处“居者有其屋”后,朋友仰天长叹:“目前,近10亿中国各族人民,买不起也租不下那么昂贵的商品房,所有弱势族群唯有望房兴叹。刚才瞻仰的格罗宁根的基督慈善屋,以及荷兰、瑞典、香港、新加坡等地大比例的廉租屋与廉价房,其实就是中国广大穷苦人民梦寐以求的社会主义福利房”。

   我更感概万端:“在我出生与长大的佛国净土,因所谓的缅甸社会主义经济崩溃,缅甸各族人民由昔日繁荣富裕而深陷贫穷落后、饥寒交迫绝境;又由于半世纪的种族灭绝内战,近百万缅甸土族难民流离失所,上无片瓦。资本主义社会福利高度发达的荷兰、瑞典、挪威等,简直就是缅甸各族人民所渴望的社会主义、延安灯塔、香格里拉、或极乐世界!刚才我们看到的格罗宁根基督慈善屋,其实就是缅甸穷苦人民梦寐以求的“居者有其屋”愿景。


此文于2007年06月26日做了修改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