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党社团之声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BURMA-缅甸风云
[主页]->[政党社团之声]->[BURMA-缅甸风云]->[论缅甸吴努政府与台湾阿扁政府]
BURMA-缅甸风云
·缅甸封杀“缅甸华商商会”
·缅甸当局封杀百年华商社团
·貌强:Act Now or Regret Later with the Unholy Alliance
·缅甸已找台阶解除对华商社团的封杀
·论缅甸吴努政府与台湾阿扁政府
·缅甸众土族再三赴美寻求支持
·由印尼华人要人权民族权想起
·缅甸世道乱——坏人有好报
·社会主义“居者有其屋”
·丹瑞大将打坐差点走火入魔
·缅甸掸邦第一特区政府(果敢)网站与彭主席访谈
·缅甸丹瑞大将参禅新法:一念代万念
·中風救命法——针刺十指尖与两耳垂放血
·EWOB/AEIOU 的声明
·缅甸僧侣和平示威,丹瑞大将心乱如麻
·缅甸和平示威扩大,丹瑞家人领先逃亡
·反对无理威胁和平集会与游行
·缅甸民族委员会NCUB 对广大士兵的呼吁
·缅甸联邦民族委员会告人民书-3
·SDU’S STATEMENT ON RECENT SPDC’S CRACKDOWN/貌强
·SDU对军政府最近开枪镇压的声明
·缅甸军政府凶杀案将告国际刑事法庭
·恢复掸邦委员会支持缅甸僧侣与民众
·缅侨向联合国与国际机构火急呼救!
·制止缅甸军政府杀害僧侣学生民众
·请求教皇给缅甸人民雪中送炭
·缅甸医生专业医务人员呼吁总罢工
·教皇雪中送炭:为缅甸苦难人民祈祷
·正义要伸张!公道要讨回!
·众土族委员会ENC对缅甸当前局势的声明
·缅甸的华人悲歌
·缅侨恳求中国在安理会勿再投否决票
·全缅学生民主先锋谈缅甸危机
·缅甸律师委员会对甘巴里《缅甸报告》的看法
·缅甸民族委员会NCUB欢迎安理会声明
·缅甸当前急务纵横观
·感谢德国人民支持缅甸和平正义斗争
·缅甸动乱,丹瑞大将有话说
·缅甸众土族国际公开大学AEIOU急需捐款
·缅甸丹瑞大帝狞笑睥睨自豪
·老战友 Prof. Win 的心底话
·毒品枭雄昆沙盖棺论定
·老战友还有话说
·缅甸众土族最欢迎昂山素姬声明
·韩永贵在捷克国会的缅甸问题讲话
·众合法土族政党支持联合国代表代发的昂山素姬声明
·缅甸和平民主阵线10月18日声明
·人权特使会成为甘巴里第二吗?
·与韩永贵漫谈丹瑞昂山素姬走向
·赛万赛笑缅甸军政府杀一儆百
·对掸邦昆沙的另类盖棺论定
·缅甸丹瑞大帝笑评东盟宪章
·缅甸大帝与总理谈东盟来龙去脉
·缅甸众土族委员会拜访印度观察家研究基金会
·缅甸众土族委员会答印度记者问
·苦修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的缅甸高僧
·巴瓯民族解放组织支持昂山素姬声明
·缅甸丹瑞大帝2007年12月3日语录
·缅甸民族委员会欢呼美国HR3890号制裁决议
·缅甸问题根源是彬龙精神不见了
·克伦族谴责缅甸种族灭绝内战
·缅甸丹瑞大帝笑骂民主
·缅甸学运领袖波昂觉永垂不朽!
·缅甸联邦土族与少数民族问题
·缅甸各族欢呼联合国原住民权利宣言
·缅甸若开邦人民致函联合国
·纪念缅甸独立节60周年
·缅甸掸族公主痛斥军政府
·缅甸土族哭祭60周年独立节
·古来稀大哥的前列腺毛病
·缅甸僧伽与人民,是鱼水关系
·缅甸僧伽们入世行动了
·钦族阵线谈印度与缅甸军政府
·缅甸民族委员会08年元月24日声明
·缅甸掸族拟加入众土族委员会ENC
·缅甸掸族领袖赛万赛答缅甸文摘问
·由红色高棉想到缅甸军政府
·缅甸掸族的61周年掸邦节
·克伦族掸族领袖游说欧盟6年15次
·平等、民主、发展——救缅甸!
·与赛万赛谈2008年初缅甸局势
·缅甸联邦民族委员会对曼侠被杀害之声明
·人倒下,但曼侠英魂永远活着!
·缅甸革命师生痛失曼侠学兄
·曼侠名列缅甸军政府刺杀单
·谈缅甸国民大会、公投、普选
·美国教授讲缅甸的过去现在未来
·反对缅甸5月公投与2010年普选?
·国际缅甸僧伽总会拜访海牙UNPO
·正视缅甸宪法公投与大选
·缅甸问题以和为贵、利民为本
·缅甸独裁政府——你不打,他不倒!
·缅甸联邦民族委员会有关“宪法公投”声明
·国民党马与民进党谢的选后感言
·温教授评缅甸公投与大选
·NCUB的缅甸反法西斯63周年声明
·达赖喇嘛发表“对全球华人的呼吁”
·“黃金甲--詩篇”
·寒竹点评 “达赖言论”
·缅甸另两大力量对宪法公决的声明
·缅甸在野另七党派反对宪法公决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论缅甸吴努政府与台湾阿扁政府

作者:貌强 Maung Chan (缅甸华族)

   缅甸民主运动(Burma’s democracy movement)柏林小组主席,在欧盟首都布鲁塞尔大会上讲了话。

   有关祖国缅甸,他主要说了三点:

   1。“出版不自由,言论不自由”。

   2。自2004年起,只有两份英文报纸(Myanmar Times and the New Light of Myanmar)与两份中文报纸可以出版”。

   3。“不许公开讨论贫穷与发展问题…………报纸与出版社,报道只要涉及社会、健康、教育等领域,不经军政府审批,不能出版”。

   他谈自由权利:“1968年我生平第一次在捷克布拉格参加与享受言论自由与游行自由——我们组织了声势浩大的国际学生示威大游行,抗议前苏联与华沙公约。1972年我来到德国联邦,我第二次体会到自由的真谛。我有机会比较德意志民主共和国(编者按:即共产东德)与德意志联邦共和国(编者按:即民主西德)的自由。1982年我到台湾——那时只有戒严,没有自由。2006年我又到台湾——见到许多街头示威游行,电视上政治辩论剧烈,到处是一片言论自由与出版自由”。

   他要求祖国缅甸:在复兴“表达自由” 方面,必须向比利时、德国、台湾学习。缅甸必须重新引进“出版自由”——现在正是时候。

   ……………………

   对缅甸民主运动柏林小组主席的讲话,在台湾、澳门、香港、新加坡等地留学与工作的缅甸华侨华人,很感兴趣。

   台湾的缅甸华族绝大多数来自掸邦、克钦邦,小部分来自克伦邦、孟邦、缅甸本部。澳门香港的缅甸华侨华人则主要由仰光、勃固、勃生、曼德勒等大城市逃来的——清一色的缅甸军政府排华受害者,新加坡的缅甸华侨华人则是上述两类都有。

   他们向BURMA“ 缅甸风云”提出一些问题与想法,大家广泛讨论了缅甸与台湾的过去与现在,相同点与差异处…………畅所欲言。 

   下面:

   在台湾、澳门、香港、新加坡等地留学、工作、居留的缅甸华侨华人=“台”、“澳”、“港”、“新”,他们全体=“他们”,BURMA“ 缅甸风云”=“我方”。

   我方:正如柏林小组主席所说,他1972年来到西德。当时在西柏林早已打下稳固基础的“战斗的孔雀”缅甸留学生刊物成员们,同志式地欢迎他,帮他安居与上大学之后,共同为地狱中的缅甸国内人民奔走呼号。“战斗的孔雀”主要成员耶敏(Ye Myint)同志,至今仍然是一只战斗的孔雀, 在德国、法国、比利时、荷兰、英国、丹麦、挪威、芬兰等支援缅甸人民的会议上,总可以见到他那黝黑健壮的身影,数十年如一日。

   他们:柏林小组主席说“自2004年起………两份中文报纸可以出版”,但我们知道、以及能订到、读到的,却只有一份中文报 ——而且是周报,不是日报。

   我方:主席对我们坦言:是抄自“伊拉瓦底”网站。你们质疑后,5月31日他打电话向仰光朋友探询,可惜仰光朋友跟他一样——也不清楚。

   他们:就是“缅甸华报”了——没有别的。创刊于1998年,是缅甸唯一的中文报——主要是1。让中国、台湾、香港、澳门、新加坡等地的华人华侨资本家来缅甸投资设厂2。让缅甸国内外华侨华人为缅甸进出口贸易出策出力——像1962年之前百多年。

   我方:听说是在钦纽(Khin Nyunt)将军的大力关怀与过问下才办成的。你们认识甄玲珠(Daw Htwee Kyi)女士吗?她是“缅甸华报”的第一任总编辑。

   他们:听说她是卑缪人,南洋中学缅文第一班毕业。缅文中文根基深厚,是篮球女健将——能文能武,胆识过人。

   我方:貌强和她是中学大学同学。貌强1962年考上仰光大学,该年7月7日 在大学校园差点被奈温军队乱抢射杀,当时她对貌强说“这类牺牲重如泰山”。1963年她考上仰光大学,数月后领导学生声援全国农民反内战。貌强见到坦克车进驻大学对面广播电台在静候待命,就急忙奔告她。她还是那句话“这类牺牲重如泰山”。貌强在校园急转一圈,飞步转告她示威学生开始“敌进我退”了,她说她是领导,必须坚守到最后一人………..结果她被奈温军政府列入黑名单A——永远逐出大学。她擅长缅中两文互译与演讲,曾任职广播电台与中缅语言双译领域………..任职“缅甸华报”总编辑才年余,她就愤而辞职——她对貌强透露很看不惯大腕广告商的傲慢自大与一些领导的奴颜卑膝。自钦纽将军2005年被整肃,该唯一华文周报也从此停刊。她则一直在她的翻译自留地耕耘。

   他们:主席说“当今的缅甸,不许公开讨论贫穷与发展问题”,“报道只要涉及社会、健康、教育等领域,不经军政府审批,不能出版”。我们相信这里漏掉’国内’两字 ,因为军政府并不在意报纸批判国外的一切——只要不攻击军政府就行。“缅甸华报”不是转载过BURMA“ 缅甸风云”的一些中国与欧洲游记吗?——里面就有讨论中国与欧洲社会、健康、教育等领域,批判中国某些地方官员贪污腐败、豆腐渣工程、环保恶化、拼命向钱看、社会两极分化等………”。

   我方:我们重查主席讲稿原文。嗯!的确应该是“不许公开讨论(国内)贫穷与发展问题”,“涉及(国内)社会、健康、教育等领域,不经军政府审批,不能出版”。

   台新:主席说1968年他生平第一次在捷克布拉格参加与享受到言论自由与游行自由。推测他是生活在大仰光——首都是政治经济军事重地宝地,是太平天国,跟我们联邦各地差异蛮大。我们掸邦、克钦邦、克伦邦、孟邦是土族邦,是蛮贫穷蛮落后的地方。自军政府1962年废除了联邦宪法,并在狱中害死了我们掸邦领袖苏瑞泰,认定我们众土族邦是叛乱区后,抗议声与枪炮声就日夜交织,每天都死人,众土族邦成了佛国乱世杀戮战场。我们难忍被压迫被歧视,所以反抗剧烈,宁死不屈。

   他们:其实,缅甸第一任总统苏瑞泰与吴努总理联合领导的1948-1962年民主政府时期,是有言论自由与游行自由的。我们的父兄长辈都参加过什么“反对英国殖民教育”啦,“坚持彬龙会议精神”啦,“反对内战”啦,“反对土司封建制度”啦,“土地改革”啦,“8小时工作”啦,“反对白华(指国民党军队)入侵”啦.......还到仰光美国大使馆丢石头,强烈抗议美帝支持白华侵占缅甸,强烈抗议美帝野蛮轰炸越南 ……..

   我方:1948-62年的历届吴努政府,的确是民选的民主议会政府。1948-62年参加过缅甸学生运动的中学生与大学生,参加过工人农民运动的工人、农民、小职员等,参加过 “捍卫彬龙会议精神”的各邦各族人民,都体验过言论自由与集会自由。1962年3月2日奈温政变夺权,建立了独裁军政府后,缅甸联邦才没有了言论自由与游行自由。1962年7月7日,仰光大学学生在校园要求言论自由与集会自由,结果被军政府开枪杀死了一百多人,仰光大学学联建筑(Student Union Building)与里面抗议学生一同被军政府引爆地雷,屋毁人亡;1963年农民群众要求国内和平,仰光大学学生声援,结果又被大肆镇压…….从此人民的和平抗议与各土族的武装斗争一波接着一波,军政府的大屠杀与大镇压也一浪高过一浪——这是军政府缅甸的半世纪特色。

   台:我们的父母兄长们来过台湾多次。他们说,1948-62年的缅甸与现在的台湾非常相似——有言论自由与游行自由,街头常常示威游行,大会小会常常政治大辩论,政党之间互相诋毁、大吵大闹、为利益而分分合合……

   港澳新:但我们缅甸国会比台湾国会文明很多——从来不对打或对骂或对丢鞋子瓶子,上层贪污腐败也没这么严重与无耻。

   我方:台湾是日本殖民地,受日本教育百多年。在吵吵闹闹的吴努时期,我们常常由报刊读到当时日本国会跟现在台湾国会一样——动不动就大打出手,当时我们啧啧称奇,不可思议。至于贪污腐败,法制不健全应是最主要原因——香港就远远没有台湾这么离谱。

   港新:新加坡和香港,是英国议会民主产物,意见不同,最多吵吵闹闹,民主议和了事;即使有贪污,也只是小偷小摸,并且少见。高薪养廉嘛,贪污得不偿失;何况反贪局是鬼见怕——专砸贪官污吏的终身金饭碗。

   澳:澳门大贪小贪都有,但跟台湾相比,是小鬼见大魔王 。

   新:见到总统家庭又大小通吃,又玩弄法律——好像被选为总统不吃白不吃,不乘机鸡犬升天,就不是台湾之子;而学法律当律师呢?就是专为对付、破解法律的约束与惩罚似的…………我们个个目瞪口呆,叹为观止,此歪风邪气若上行下效,大大祸国殃民,万万不可长也!

   台:父母与大哥们感慨天下乌鸦一样黑,说戒严时期的台湾,活像1962上台的当今缅甸军政府——在政治上独裁透顶。

   港:但台湾戒严独裁政府一到台湾就进行土地改革,老早就在台湾实现了耕者有其田;在贪污腐败上,也没阿扁他们猖狂无耻;在经济上,跟香港、新加坡共同突飞猛进,让台湾、香港、新加坡、南韩,齐为那个时代的亚洲四小龙。台湾今天的财富、繁荣、科技,是过去半世纪的日夜辛勤成果——50多年的脑力与体力劳动。提防败家子们好逸恶劳又挥霍无度,会坐吃山空哟!

   新:新加坡与缅甸都是英国的前殖民地。1962年以前,缅甸各方面比新加坡好很多,是东南亚奇亮之艳星。1962年以后,缅甸才越来越贫穷落后,上世纪80年代末,缅甸就沦为最贫穷最落后的国家之一,成了人间地狱。我们排除万难跑来新加坡找工作,什么活都干,逃出缅甸鬼门关——新加坡俨然是人间天堂。

   台:1948-62年的缅甸政府非常像现在的民进党台湾政府——政治上是民主制度,经济上是自由市场模式。双方虽然相差30多年,却惊人相似——那时缅甸没有电视,不然连电视辩论,口沫横飞,都会跟阿扁台湾一样。

   新:但是你要知道,当时吴努缅甸国会不像阿扁台湾动不动就对打、对骂、对丢东西,鞋子瓶子杯子飞来飞去。缅甸上层的贪污腐败,远远不敢像台湾这么猖狂与不要脸。台湾最最要不得的是——掌权者知法枉法违法,还暗造假象骗人。

   我方:到底缅甸深受佛教熏陶嘛!用佛门五戒自律——戒贪、戒偷、戒哄、戒色、戒杀,知法守法的道德品行植根民间;又被英国统治百多年,动口不动手的民主自由之风深入人心。

   至于缅甸军政府所以动不动就屠杀人民,对众土族实行种族灭绝政策,并以强奸土族妇女为战争手段,大家千万别误以为这纯粹是江山易改,本性难移——将军们要保权、保位、保命嘛!其实这是只知其一不知其二:缅军前身,是法西斯日本皇军在二战时期训练出来的——有其师必有其徒焉!

   新:吴努与他的国会议员们1962年被军政府逮捕投狱,1971年逃出来,组织了PDP(Parliament-Democracy Party)议会民主党——你们看,该党像不像台湾的民进党?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