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党社团之声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BURMA-缅甸风云
[主页]->[政党社团之声]->[BURMA-缅甸风云]->[温教授问美国为何不出手]
BURMA-缅甸风云
·谈昂山素姬首次访华
·昂山素姬与女强人妈推姬
·昂山素姬与女强人妈推姬
·缅甸将军们放下屠刀就立地成佛?
·缅甸学生七七惨案永不忘!
·煎炸烘烤动植物食品极不健康
·笑+思考+运动 = 健脑强身
·KNDO 六十七周年建军节讲话
·缅甸阿尔茨海默症
·缅甸CNF正义的呼声!
·缅甸EAO不忘小兄弟民族
·缅甸和平夜长梦多险恶
·怀念王毅诚老师
·湖南窃贼偷佛国玉坠
·缅甸众民族武装怒吼了 !
·克伦民族抵抗组织怒吼了
·韩国逍遥游
·登盛政府会平稳移交政权吗?
·寄厚望于昂山素姬新政府
·且看登盛军民政府如何逊位
·Q类败类在神州复活
·克伦民族节68周年讲话
·缅甸UNFC扩大会议文告
·赛万赛谈缅甸联邦
· 赛万赛谈缅军最近动向
·温教授继续炮轰缅甸将军们!
·赛万赛谈掸邦掸族团结自救
·缅甸老华人忆过去盼未来
·伟哉!一穷二白的缅甸佛国金塔善良村民!
·赛万赛谈缅甸新总统新副总统新政府
·上座部佛教与孟缅掸柬寮泰滇
·赛万赛谈缅甸联邦的过去和现在
·缅甸与大东亚共荣圈
·仰光大学与缅甸联邦独立
·“缅甸历次战争的实质”读后感
·灵魂工程师、未来主人翁、天下大同、天下为公
·7-JULY与母校仰大学运传欧
·缅甸德佑续游瑞列匈土
·赛万赛谈缅甸民地武大会
·赛万赛谈国内和平与中缅友好
·赛万赛谈昂山素姬访华
· 掸民盟昆吞武与中共宋涛面谈
·缅甸彬龙会议风波
·缅甸内战受害者的呼声
·21世纪彬龙会议举步艰难
·彬龙会议的石破天惊言行
·21世纪彬龙会议言论集
·缅甸UNFC柳暗花明又一村
·缅甸UNFC建议开三方会议
·让佛光普照大地
·缅甸不愿常任LDC欠发达国家
·对老怨天尤人者只好避而远之
·温教授呼吁正确认识缅甸
·赛万赛谈缅甸全国全面停战协议
·赛万赛谈缅甸议会补选与政局变化
·缅甸华人
·温教授谈Rohingya罗兴亚人
·温教授由七月七日惨案谈起
·赛万赛忆掸邦学友
·与掸族兄弟夜谈掸族掸国掸史
·游加拿大感概万千(一)
·游加拿大感概万千(二)
·游加拿大感概万千(三)
·游加拿大感概万千(四)
· 游加拿大感概万千
·廉萨空博士的暹粒讲话
·天主教生根缅甸已五百多年
·话说阿那比隆缅皇
·缅甸真的有135原住民吗?
·缅甸联邦第一任总统苏瑞泰
·读“此昂山非彼昂山”有感
·读“中国式思维”感概万千
·缅甸暹罗两大战争史
·话说缅甸佛塔
·暹王缅王储骑象单打独斗?
·缅甸人民跪求国泰民安
·印度缅甸友好史实
·昂山素姬祝贺孟邦民族节71周年
·缅甸合法左派政党史
·缅甸内战与白象王军演
·南洋伯谈骷髅头
·缅甸大部分人极贫困
·由仰光河底达摩悉迪铜钟谈起
·古老落后钦邦钦族在发奋图强
·蒲甘王朝与宋朝崇宁通宝
·蒲甘王朝与宋朝崇宁通宝
·唐朝骠国乐与缅甸王根绍画
·唐朝骠国乐与缅甸王根绍画
·唐朝骠国乐与缅甸王根绍画
·唐朝骠国乐与缅甸王根绍画
·保护儿童天赋权益
·发展与和平是大家共建共享
·愿爱心浩然正气长存人间
·缅甸史请再多读三分钟
·三八妇女节与丁丁笙环球游记
·安得广厦千万间?
·缅甸的以夷制夷 & 以华制华
·世界肾脏日与缅甸公益善举
·平等合作、相敬互助共赢、齐奔大同世界
·风吹草低见牛羊
·谨防伪装荷兰警察的东欧骗子!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温教授问美国为何不出手

   

   作者:貌强 Maung Chan (缅甸华族)

   老战友温教授曾任职缅甸总理外交秘书,后以访问教授身份任教于MSC, University of Winnipeg, 继而在布鲁塞尔“欧洲学院亚洲研究部”(European Institute of Asian Studies, Brussels)任研究学者,现任泰国清迈大学AEIOU院长与国际课程主任,兼任加拿大国际研究教授 (Professor of the School of International Studies, Simon Fraser University, of British Columbia, Canada)。

   其“并肩作战”的爱妻 Rosy 与“上过梁山”的爱子,去年来荷兰探访我。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我带母子俩悠游观赏田野、风车、鲜花、小桥、流水、人家,然后在阳光、蓝天、白云下,坐饮阿姆斯特丹 Heineken 啤酒,细尝千年古城 Gouda奶酪。数杯“液体面包”与数块“完全乳蛋白”下肚后,我们三人“指点江山” 、“煮酒论英雄”——评阿努律陀、莽应龙、雍籍牙、30志士之千秋功过,论各族人民反英反日反封建反独裁之成败得失………快哉快哉!

   温教授远在清迈大学苦心培育莘莘学子——缅甸8-9点钟的朝阳,无暇偷得半日闲跟我三人同乐,羡煞得他——唯有在地球的另一边,跺脚频叹,徒呼可惜。

   温教授最近写了一篇文章,英文版投欧美报刊——他不忘寄一份给我这老朋友。纵观全文,可发现他一如既往,满腔爱国、忧民、愤世,语重心长。

   文章开头, 温教授首先提及1981年的以色列总理贝京 (Menachem Begin):眼见伊拉克侯赛因 (Saddam Hussein)快要掌握核武器而忧心如焚,终于在1981年6月毅然决然不宣而战——下令其空军摧毁侯赛因在Tuwaitah 的 Osirak 型核能反应堆(由钚提炼,法国建造)。

   对于贝京总理的当机立断,温教授非常赞赏,说:若非贝京总理当年该出手时坚决出手,现在中东早已在侯赛因他们魔掌之中。贝京是希特勒毒气大屠杀下的幸存者,他早年领导过游击战——那时以色列军力不强,因而身经百战,处变不惊,临危不乱。他当时处于弱势,却必须面对一个极端政府与一个核武狂人——西方领袖没一个有他 这样的经历。说实话,侯赛因极像希特勒。

   温教授指出:逃亡到国外的缅甸革命志士,其实个个是1988年军政府大屠杀下的幸存者——当时六大城市约2万人遭乱枪扫射或乱刀猛砍而惨死。丹瑞大将与其追随者就是希特勒。据人权组织与难民组织证实:缅甸军政府是当今世界最大的压迫者之一。缅甸各方面每况愈下,军政府的强迫劳役、逮捕、监禁、酷刑、镇压、没收土地、军队强奸等罪恶记录,不断上升。缅军目前在泰缅边界加强军事进攻,烧毁200多村庄,强迫拆迁数万村民家庭。………就在家国破碎,监狱人满之际,军政府却花数百万美元建立新皇城“内比都”——缅甸版“古罗马暴君尼禄”(the Burmese version of King Nero of Rome)。

   温教授认为:现在美国领袖面临贝京总理1981年的类似困境,国际社会在注视着美国的勇气、智慧、远见,以及据此所做出的重大决定。美国反对俄国帮助缅甸设计与建造核能研究中心,一是因为缅甸无能力处理核物质的安全问题,二是国际社会担忧核燃料会被缅甸转用为核子武器。

   温教授透露:在四面环山的 Pyin Oo Lwin 城 Anesakhan 平地附近,缅甸将军们正在兴建千万瓦特轻水研究反应堆,以及放射废料处理与储藏地。这地区常年雾气缭绕,缅甸将军们相信从空中无法清楚透视。细观其选择与考虑方向,箭头显然指向军用核武。该地还设置着国防服务学院(Defense Services Academy )的训练设施,并有3千米跑道的军用机场——曾用来迎接印度军队参谋长J Singh…………,迹象的发展在在显示,若不及早摧毁魔鬼于襁褓之中,肯定后患无穷。

   从缅俄两国的合作记录追探,温教授相信:俄国帮助缅甸建造的核能反应堆,缅甸将军们肯定会用来制造核武。虽说该技术设施将置于国际原子能总署(International Atomic Energy Agency) 的监控之下(这说法不仅令该总署惊讶,也说明内有玄机),虽说缅甸曾在“核不扩散条约”上签字,但谁能保证缅甸将军们永不毁约?再加上有俄国为师作伴,更无法保证将军们不会乱来。俄国嘛,只要能赚到硬币,做什么非法交易都不在乎;何况所换来的缅甸燃料,目前是吃香紧销货——自苏联解体,俄国失去燃料供应地。

   温教授提醒大家:记得30多年前吧? 刚果核反应堆的铀核棒被人偷走,后来发现竟然在意大利走私集团的手中——这成为美国与西方国家的梦魇。现在,即使缅甸将军们肯让国际原子能总署IAEA检查,并保证绝不受军用核武的迷人诱惑,但想想该政权是那么的腐败无能,风险不是很大吗?何况缅甸工业缺乏维修,安全度不足;而健康与教育部门,因得不到拨款而处境惨不忍睹——试问:谁敢保证缅甸核能的安全性?谁敢保证缅甸核能不被将军们滥用?缅甸将军们跟北朝鲜暴政勾勾搭搭,狼狈为奸,还打算向该暴政购买核武技术——这已经威胁到地区性安全。两个亚洲恶魔的合作,正在向其它爱好和平的国家敲响警钟。北朝鲜拥有6-7颗核弹,最近还在进一步发展 Taepodong 新一代导弹——用战争边缘政策对美国步步近逼。若北朝鲜能小型化其导弹而成 Taepodong 新型导弹,就可远程威胁美国本土;而缅甸核弹再对准美军基地Diego Garcia,难道这些都不值得忧虑吗?——情报局不是透露缅甸与北朝鲜的军事合作,很隐蔽与很紧密吗?何况最近两大恶魔又恢复了邦交。

   温教授断定:缅甸俨然已经成为东南亚军力最大,保密度最高的政权。缅甸军队已扩充到50万,准军事人员约10万。北朝鲜已经提供缅甸地对空导弹高射炮与轻武器,飞毛腿导弹技术则正在洽谈中。缅甸与北朝鲜恢复邦交后,准备共同对国际社会说“不!”北朝鲜去年已经试爆一颗核弹给西方看;而缅甸则一边藐视国际言论,不理会自己累累罪行铁证如山,就在国际社会抗议与众目睽睽之下,继续在侵犯人权。另一边呢?缅甸将军们叫人 “敬请放心!”——保证其核能计划不威胁任何人。

   温教授要大家注意到:缅甸与北朝鲜都保持对中国的重要战略关系。中国视缅甸为重要战略伙伴。中国的外交,是以能源安全为中心。缅甸既供应中国石油与天然气,也提供缅甸海军基地的使用权——让中国获得通往印度洋的战略要道;同时利用缅甸印度边界的情报设施,提供更多有用情报给中国。

   温教授强调:与缅甸军政府的军火买卖,印度是公开,而中国与俄国却保密——从“Google Earth”高空摄影图片清晰看到:橄榄绿的中国成都 F-7M 防空武器与浅黄色的 NAMC A-5C 军用飞机与蓝色的俄国米克战斗机 29s 型,排列在一起——这些都是缅甸空军前所未有的新装备。在密铁拉(Meiktila)机场附近,还可看到许多俄国Mi-17直升机。中国与俄国航空专家正在给缅甸空军以军事训练之事,早已不是秘密。有关新型军事设备的重要性,丹瑞在2004年访华时早就说得明白:“只有当我们的大学在航空与工程领域,给国家培育出专业人材时,我国才算与时俱进”。

   温教授深信:缅甸将军们感受到最大的威胁来自孟加拉湾(Bay of Bengal)。1988年,在缅甸民主运动风起云涌而军政府摇摇欲坠时期,美国军舰开进该孟加拉湾地带。而军政府在若开邦(地处孟加拉湾要地)镇压穆斯林族群时,沙地阿拉伯被激怒了,它的军队领袖 Khaled bin Sultan bin Abdul Aziz 王子,呼吁联合国进行干涉,以解救穆斯林少数族群。

   温教授说:在5月14日,59位前国家领导人——包括在世的3位美国前总统,联合签名致函缅甸丹瑞大将,副本抄送联合国秘书长潘基文——这是世界现代史中一件最得人心的国际盛大联合行动,也是千千万万万缅甸民主人士梦寐以求的国际道义援助。然而,缅甸军政府对此却脸不红心不跳,一幅若无其事样子。缅甸将军们只要能保权维权,什么伤天害理的坏事惨事都敢做——也都一一做了。他们出售能源给能源最需要的邻国,所得巨款不用于国民健康与教育事业或改善经济,却不断增购杀人武器与扩充军队,以巩固其独裁统治——于是乎,缅甸人民更受到迫害与滥杀,前途更是黑暗渺茫。

   温教授指出:中俄两国为了维持他俩与缅甸的经济利益,不顾阻挡缅甸的民主化步伐,毅然决然使用了否决权;而东盟邻国也为了经济利益,坚持其“建设性接触”——这些几乎都是意料中之事。

   温教授非常推崇中国领导人胡锦涛主席的威望与影响力,认为只要胡主席肯写一封信,问题早就可解决了。他认为胡主席的签字远远胜过59位世界领导人的联名签字。

   对于美国总统布什上星期四在美国国会的谈话,温教授给予斩金截铁的肯定:缅甸将军们最近几周加强攻击众土族(克伦族、克伦尼族、孟族、掸族等)力量,加强逮捕学生、打击民主运动与侵犯人权——包括以强奸为对付民众的武器与征收未成年儿童入伍。

   最后,鉴于缅甸军人政权更肆无忌惮,更凶恶残暴,目中全无邻国与国际社会,温教授要美国学一学贝京当年的当机立断。

   于是,温教授大声疾呼:是闪电出手的时候了!此时不出手,更待何时?!

   读完温教授大作,我貌强暗想:缅甸石油没伊拉克多,在美国的世界战略上,也没伊拉克重要,呼吁、制裁、抗议、示威、写信………无伤大雅,但要他出手,谈何容易?君不见他出兵伊拉克,现在不是“满身蚁”吗?美国国内要布什撤兵的压力,不是越来越强吗?………退一步说,即使美国为自己国家最大利益而肯出手,一直在强调和平发展的中国,肯忍受自己一向所最疑虑最警惕的“被包围”吗?——跟美国一样,中国也会强调自己的最大国家利益呀。

   (2007年5月28日)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