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党社团之声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BURMA-缅甸风云
[主页]->[政党社团之声]->[BURMA-缅甸风云]->[漫谈印欧语系]
BURMA-缅甸风云
·谈缅甸古今大小民族主义
·1962年缅甸学生七七惨案
·缅甸前国防总长谈罗兴迦人来龙去脉
·赛万赛谈登盛政府一年多政绩
·温教授点评大缅族主义/缅甸军队
·嚴家其谈中国民主法治轉型
·掸邦众族民主联盟昆吞武讲话
·缅甸众少数民族点评停战和谈
·罗兴迦悲剧迴光返照众生相
·给8888学生领袖哥哥基的公开信
·赛万赛盛赞登盛总统最近言行
·缅甸民主同盟DAB对和解停战声明
·掸邦进步党成立41周年纪念
·缅甸2012年五大民主服务奖章得主
·缅甸联邦众土族在泰缅边境开会
·缅甸联邦众土族开会声明
·掸邦众族民主联盟主席昆吞武赴美领奖
·美国之音访问掸邦民主联盟主席昆吞武
·缅甸有了选举就成真正民主国家吗?
·赛万赛点评昂山素姬与吴登盛总统
·温教授点评昂山素姬与吴登盛总统
·廉萨空博士回缅甸参加研讨会
·赛万赛谈缅族缅邦一分为七
·鲍彤吁温总出面澄清家族财富
·缅甸若开邦又爆发新暴力冲突
·温教授痛斥大缅族主义祸国殃民
·从外援谈到非缅族众原住民的权益
·转基因与新瘟疫SARS
·中国缅甸油气管道
·美国逼中国在其中国近海包围圈开战
·缅甸南传佛教禅修法
· 中华民族复兴的四大步骤
·昂山素姬面对“中國問題”严厉考验
·未来20年两大权力转移
·马英九与昂山素姬关心刘晓波
·莫言的自述与诺贝尔委员会的评价
·襄助缅甸,中国能比美国做得更多
·神州边防武警见义勇为,海外炎黄子孙惊喜交集
·缅甸非政府众组织反对中缅油气管道与深水港
·震惊大陆法庭的法轮功辩护词
·諾貝獎得主134人聯名要求釋放劉曉波
·勿忘邓小平上世纪末10点警告
·缺维生素B2易患痔疮溃疡肿瘤癌症
·让戒定慧佛光普照缅甸大地
·热烈欢呼粟秀玉老师荣获缅甸佛学奖!
·2013年初谈缅甸缅甸人中国中国人
·缅甸中国必须互利双赢
·缅甸卑谬世界文化遗产一日游
·骠族老同学谈眼皮下缅甸红尘
·骠族老同学谈眼皮下缅甸红尘!
·缅甸政府与众少数民族半世纪内战复燃
·中缅边境军民要以正视听
·缅甸蒲甘世界文化遗产一日游(1)
·缅甸中国边民有话说
·缅甸蒲甘世界文化遗产一日游(续1)
·绝密档案 招标中标 鸡的屁
·少吃长寿送煤气炉
·缅甸海归谈缅甸中国关系
·昂山素姬弃美投华?
·铜矿村民愤概昂山素姬调查报告
·缅甸斗士海归责怪昂山素姬
·独裁观察家点评昂山素姬
·缅甸评论家奉劝昂山素姬
·于建嵘与柴静的中国梦
·美国反式脂肪与中国粮油食品奶粉
·缅甸会成卢旺达第二吗?
·中国贪官与美国梦
·诺奖得主的健康长寿秘诀
·古人的劳逸养生与食疗
·中国摩登僧尼与时俱进
·中华五千年文明遗产馆
·吴内昂谈缅甸2008年宪法与人权
·与中国渐行渐远的缅甸
·为老外所描述的中国人而痛哭
·科学地话说杨桃
·中国人为何多会早死
·奥巴马应赦免斯诺登
·推荐斯诺登为诺贝尔和平奖候选人!
·习近平贺马英九当选国民党主席
·旅美华人谈美国生活和房价
·经济动物在英国皇家音乐厅表演
·中缅天然气管道开始向中国通气了!
·建滇缅公路为中印经济走廊
·赛万赛谈和平奋斗建真正缅甸联邦
·江山易改?本性难移?
·赛万赛谈缅甸宪法危机
·奥巴马力挺缅甸金宫寺
·赛万赛谈2013年缅甸和解进程
·温教授谈1947年彬龙协议
·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
·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续1)
·南中精神照耀伊江莱茵河
·危害健康的加工食品与铝锅
·中国缅甸瑞苗胞波
·缅甸该学中国哪些?
·给参加2000论坛的昂山素姬一封信
·赛万赛谈缅甸全国内战停火
·携手平等合作,互利双赢共富共荣
·江西省四日游
·慟神州老少抢位打架
·从奥巴马竖毛泽东铜像谈起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漫谈印欧语系

作者:貌强 Maung Chan (缅甸华族)

   我们从小学习 缅文与上座部佛教经典——可谓国文,深知缅文字母取自孟文,而孟文字母 却源 自古印度文;词汇方面,由古印度梵文巴利文变形而来的孟文缅文,比比皆是,而上座部佛教三藏经典,纯以古印度巴利文写成——植根于梵文。

   学外文——日耳曼语系的英文时,我们都时常碰到拉丁文变态字。Applaus-applausus, centre-centrum, circle-circulus, chemist-chemicusDate-datum,duel-duellum,error-erratum…………

   当我读医学预科时,发现物理、化学、动植物、人体等专有名称与数目字,无不是拉丁文。大学毕业后我到缅甸工业发展局工作,接触到英文之外的洋文——但无论德文、荷文、瑞典文、 丹麦文等日耳曼语支,或法文、意大利文、葡萄牙文、西班牙文等拉丁语支……….尽管五花八门,基本上不是好像英文,就是宛如拉丁文。

   头发:Hair(英)Haar(德)haar(荷) poil (法) pelo(西) pelo (意) 手:hand(英)Hand(德)hand(荷) main (法) mano(西) mano (意)山:Berg(德)berg(荷)mount(英) mont (法) monte(西) monte (意)球:Ball(德)bal(荷)ball(英) ballon (法) bolon(西) pallone (意)

   1967 年我远赴德国留学,时间越久,就越感觉德文不仅与英文及拉丁文关系密切,也和古印度梵文巴利文,隔着数千年时空而遥相呼应。我曾多次旅游丹麦、瑞典、挪威,发现他们的文字可用德文英文推测而粗解大意。1980年德国食品进出口公司派我到荷兰调查与开拓中国食品市场,当时我惊异地发现,荷兰文我不用到学校学,只靠德文、英文、拉丁文来猜,用德语文法推测,一般可读懂七七八八——唯倾耳细听荷兰人讲话,我的妈呀!总觉得语音老在他们的喉咙乱滚,像是德语又似英语, 有时不知所云——令我晕头转向。

   朝荷兰南方直走下去——即使深入比利时内地,会发现乡音虽改,但还是在荷语之“如来佛掌心”打圈。等你发觉对方明明懂荷语,但却坚持用法语回答时,你就知道已经离开了弗雷芒荷语区,踏入瓦隆法语区了。但只要你不心慌意乱而耐心细察,你就会发现,拉丁语支有很多词语的词根以及语法的规定,与古印度语殊途同归。

   去参观哥特式建筑、汪达尔、凯尔特或巨石遗迹时,导游老说哥特人、汪达尔人、凯尔特人、石洞居民都是欧洲大陆原住民,虽然现在大多消失了,但日耳曼语内却遗留着他们的深深烙印——因而哥特语、汪达尔语、凯尔特语等,也与古印度文有血缘关系。

   为了读者看官们不抽象不难懂,让我试举几个实例:

   名称:nama/ name (古印度文)name(英)Name(德)Naam(荷)nom(法)nombre(西)nome(意)nomen(拉)

   知识:weissa, wette(古印度文)videre(拉)Wissen(德)weten(荷)savoir(法)saber(西)sapere(意)

   忧虑:sorga, surksa(古印度文)Sorge(德)sorg (古荷文)Zorg(荷)souci(法)

   侄甥:nepti(古印度文)neptis(拉)Nichte(德)nicht(荷) niece(法)niece(英)nipote(意)

   夜晚:nakt(古印度文)nox(拉)nux(希腊)Nacht(德)nacht(荷)nuit(法)night(英)notte(意)noche (西)

   不难看出:日耳曼语、拉丁语、古印度语存在着深度联系。

   我很早就注意到古印度文与日耳曼文的b字头,希腊文改为p, 拉丁语支改为 f:

   兄弟:bhratar(古印度)flater(拉)phrater (希腊)brother(英)bruder(德)broeder/ broer(荷)brotar(哥特)frere(法)fratello(意)。

   我也注意到古印度文、拉丁文、希腊文的 p 字头,英文、哥特文皆改为 f,德文、荷文则改为 v:

   爸爸: pater(拉)pitar(古印度文))pater(希腊)pere(法)padre(西)padre(意)father(英)fadar(哥特)vater(德)vader(荷)。

   轻辅音 t 与浊辅音 d,则好像是随口音的变化而变化:

   口渴:torrere(拉)(希腊)tarsa(古印度)thirsty(英)durst(德)dorst(荷)

   除此之外,一般只是元音改变或加上结尾而已——我窃以为:

   妈妈:matar(古印度文)mater(拉)meter(希腊)mother(英)Mutter(德)moeder(荷)mois(法)mes(西)mese(意)

   分钟:minute(英)Minute(德)minuut(荷)minute(法)minuto(西)minuto(意)minuta(拉)

   小点:point(英)Punkt(德)punt(荷)pointe(法)punto(西)punto(意)punctum(拉)

   中心:centre(英)Centrum(德)centrum(荷)centre(法)centro(西)centro(意)centrum(拉)kentron (希腊)

   理想:idea(英)Idee(德)idee(荷)idee(法)idea(西)idea(意)idea(拉)

   最近,我认识一位荷兰退休老人,他学过考古学,以前是历史教师,懂欧洲多国语言,爱旅游,见识多广。

   这位荷兰老人告诉我:英国人威廉.琼斯(Sir William Jones,1748-1794),在1786年发表了划时代论文,指出梵文、希腊文、拉丁文具有非常整齐的语音对应。

   我“他乡遇知音”——更确切地说,是欣获良师益友,真是惊喜莫名,因而常找他谈古论今与交换看法。

   我兴奋地告诉他:

   数字: 1, 2, 3, 4, 5, 6, 7, 8, 9, 10,

   古印度梵文是: eka, dva, tri, catir, panca, sas, sapta, asta, nava, daca,

   佛经巴利文是:eka, dvi, ti, catu, panca, cha, satta, attha, nava, dasa,

   古拉丁文却是:u:nus,duo,tre:s, quattuor, quinque, sex, septem, octo:,novem, decem.

   我说:多相似呀!不是失散久远的同胞兄弟吗?

   荷兰老人笑道:

   葡萄牙文1-10是:um, dois, tres, quatro, cinco, seis, sete, oito, nove, dez,

   西班牙文1-10是:uno, dos, tres, cuatro, cinco, seis, siete, ocho, nueve, diez 难道葡萄牙文西班牙文不更像亲兄弟?他俩 1000年前是一家。

   再看法文 1-10:un, deux, trois, quatre, cinq, six, sept, huit, neuf, dix。

   葡萄牙文西班牙该是法国的堂兄弟吧?他们是拉丁语支。

   我说:对了,法国是从日耳曼族查里曼大帝的法兰克王国分出去的。所以法语虽属拉丁语支,却深受日耳曼语的影响。让我们看看英语、荷语、德语的 1-10。

   英文1-10: one, two, three, four, five, six, seven, eight, nine, ten。

   荷文1-10: een, twee, drie, vier, vijf, zes, zeven, acht, negen, tien。

   德文1-10:eins, zwei, drei, fier, funf, sechs, seven, acht, neun, zehn

   完全看得出英国人、德国人、荷兰人,是手足兄弟呀!——日耳曼语族。

   荷兰老人:你知道我们荷兰北部 Friesland 住弗里斯 Fries 人,他们 1-10 念:

   ien, twa, trije, fjouwer, fiif, seis, san, acht, nioggen, tsien 而他的东邻——德国北部 Fries 弗里斯人念:

   aan, twaei, traei, fjauer, fieuw, saeks, sogen, oachte, njugen, tjoon

   所以说,弗利斯语、日耳曼语、古欧洲语、古印度语,都是远亲近邻!

   我说:年前我游北欧,听挪威人念 1-10 和丹麦人几乎一样,而瑞典语却有声调,走了音:

   挪威人: en, to, tre, fire, fem, seks, sju, atte, ni, ti

   丹麦人: en, to, tre, fire, fem, seks, syv, otte, ni, ti

   瑞典人: en, tva, tre, fyra, fem, sex, sju, atta, nio, tio

   我好奇地问:不知道希腊人怎么念?

   荷兰老人略加思索:1 到 10?

   古典希腊语:hei:s, duo:, trei:s, tettares, pente, hex, hepta, okto:, ennea, deka

   现代希腊语: ena, dhio, tria, tessera, pende, eksi, efta, oxto, ennea, dheka. 我说:你看,日耳曼语支,希腊语支,拉丁语支,不是同源吗?

   我在仰光大学学习时已经注意到巴利语植根于梵文:

   梵文 1-10: eka, dva, tri, catir, panca, s.as, sapta, as.ta, nava, daca,

   巴利文1-10:eka, dvi, ti, catu, panca, cha, satta, attha, nava, dasa,

   我在工业发展局工作与到国外之后,更惊奇注意到梵文、巴利文、日耳曼语、希腊语、拉丁语的相似性: 妈妈:matar(古印度文)mater(拉)meter(希腊)mother(英)Mutter(德)moeder(荷)mois(法)mes(西)mese(意)

   爸爸:pitar(古印度文) pater(拉)pater(希腊)pere(法)padre(西)padre(意)father(英)fadar(哥特)vater(德)vader(荷)。

   兄弟:bhratar(古印度)flater(拉)phrater (希腊)brother(英)bruder(德)broeder/ broer(荷)brotar(哥特)frere(法)fratello(意)。

   地方:loka(古印度)localus(拉)local(英)lokal(德)lokaal(荷)local(法)local(西)locale(意)

   月:mas(古印度文)mensis(拉)month(英)Monat(德)maand(荷)mois(法)mes(西)mese(意)

   太阳:surya (古印度文,注意是R,而不是L) sol(拉)sun(英)Sonne(德)son (古荷文)Zon(荷)soleil(法)sol(西)sole(意)

   盐:sal(古印度)sal(拉)salt(英)Salz(德)Zout(荷)sel(法)sal(西)sale(意)

   吃:admi(古印度)edein(希腊)edere(拉)eat(英)essen(德)eten(荷)

   建议:radhnoti(古印度)ratum(拉)raedan(古英)raten(德)raden(荷)redan (哥特)

   雾:meghah(古印度文)omichle(希腊)mist (英)mist(德)mist(荷).

   荷兰老人说:

   盐——所有人每天都要吃的:古英语是 sealt。古荷语 sout, saut,1287年后因 s 读音是 z 音,而改为 zout。哥特语、古萨克逊语、古挪威语都是 salt。立陶宛语是 sal。拉特维尔语是 sals。古斯拉夫语是 soli。古爱尔兰语是 salann。希腊语是 hals。

   再拿太阳来说吧——那是世界所有古人每天都见到的生命之神:古荷语、古萨克逊语(公元901-1000年)是 sunna,古高地德语是 sunno,古弗利斯语、古英语是 sunne,古挪威语是 sunna,哥特语是 sunno,希腊语是 helios,立陶宛语、拉特维尔语是saule。中世纪荷语还 sonne,后来因 s 读音是 z 音,尾音不发,从而改为 zon。

   且听我的良师益友荷兰老人继续说:

   威廉姆·琼斯博士提出原始古印度语、古拉丁语、古希腊语的有机关系之后,许多学者接踵研究发现:凯尔特语、哥特语、斯拉夫语、波斯语,也都与梵文有相似的词根。因此推测古欧洲语言与古印度语言,很有可能是发源于同一语言。他们继续推断:说原始印欧语言的人,可能生活在西班牙与印度之间某个地区,逐渐东迁西移到欧亚两端,然后扩散到世界各地。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