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党社团之声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BURMA-缅甸风云
[主页]->[政党社团之声]->[BURMA-缅甸风云]->[2007年春季缅甸局势]
BURMA-缅甸风云
·舌战独立掸国领袖 Hso Khan Pha
·缅甸钦区钦族钦新闻-1
·缅甸革命力量的第六次策略协商会议通报
·缅甸议会民主党致函中国外长
·缅甸民族委员会NCUB开设伦敦办公室
·2007年三八妇女节感言
·貌强:CNF Peace-Talks with the Burma’s Junta
·缅甸钦民族战线CNF与军政府和谈
·2007年春季缅甸局势
·欧盟东盟2007年会议对缅甸既援助也不满
·貌强:KACHINS PROTEST BURMA'S JUNTA BARBARISM
·克钦人民抗议缅甸政府军的兽行
·从缅甸建军节想起
·缅军以强奸土族妻女为战争手段
·貌强:Burma Rape Report Exposes Brutal Army
·KNU苏沙吉准将谈克伦族革命
·Saw Hsar Gay Talks about Karen History & KNU Revolution
·貌强苏沙吉准将续谈克伦革命(1)
·印度关闭缅甸Mizzima新闻社
·Mizzima News Office sealed off by Democratic India
·AEIOU 2008学年招生通告
·糖尿病民间验方
·心腦血管病的預防
·漫谈印欧语系
·2007年缅甸国内外微妙变化
·貌强:Harn Yawnghwe, EU, USA and Burma’s Junta
·从“Honsawatoi”亡国250年谈起
·缅甸孟族纪念“Hongsawatoi ”亡国250周年
·温教授问美国为何不出手
·缅甸封杀“缅甸华商商会”
·缅甸当局封杀百年华商社团
·貌强:Act Now or Regret Later with the Unholy Alliance
·缅甸已找台阶解除对华商社团的封杀
·论缅甸吴努政府与台湾阿扁政府
·缅甸众土族再三赴美寻求支持
·由印尼华人要人权民族权想起
·缅甸世道乱——坏人有好报
·社会主义“居者有其屋”
·丹瑞大将打坐差点走火入魔
·缅甸掸邦第一特区政府(果敢)网站与彭主席访谈
·缅甸丹瑞大将参禅新法:一念代万念
·中風救命法——针刺十指尖与两耳垂放血
·EWOB/AEIOU 的声明
·缅甸僧侣和平示威,丹瑞大将心乱如麻
·缅甸和平示威扩大,丹瑞家人领先逃亡
·反对无理威胁和平集会与游行
·缅甸民族委员会NCUB 对广大士兵的呼吁
·缅甸联邦民族委员会告人民书-3
·SDU’S STATEMENT ON RECENT SPDC’S CRACKDOWN/貌强
·SDU对军政府最近开枪镇压的声明
·缅甸军政府凶杀案将告国际刑事法庭
·恢复掸邦委员会支持缅甸僧侣与民众
·缅侨向联合国与国际机构火急呼救!
·制止缅甸军政府杀害僧侣学生民众
·请求教皇给缅甸人民雪中送炭
·缅甸医生专业医务人员呼吁总罢工
·教皇雪中送炭:为缅甸苦难人民祈祷
·正义要伸张!公道要讨回!
·众土族委员会ENC对缅甸当前局势的声明
·缅甸的华人悲歌
·缅侨恳求中国在安理会勿再投否决票
·全缅学生民主先锋谈缅甸危机
·缅甸律师委员会对甘巴里《缅甸报告》的看法
·缅甸民族委员会NCUB欢迎安理会声明
·缅甸当前急务纵横观
·感谢德国人民支持缅甸和平正义斗争
·缅甸动乱,丹瑞大将有话说
·缅甸众土族国际公开大学AEIOU急需捐款
·缅甸丹瑞大帝狞笑睥睨自豪
·老战友 Prof. Win 的心底话
·毒品枭雄昆沙盖棺论定
·老战友还有话说
·缅甸众土族最欢迎昂山素姬声明
·韩永贵在捷克国会的缅甸问题讲话
·众合法土族政党支持联合国代表代发的昂山素姬声明
·缅甸和平民主阵线10月18日声明
·人权特使会成为甘巴里第二吗?
·与韩永贵漫谈丹瑞昂山素姬走向
·赛万赛笑缅甸军政府杀一儆百
·对掸邦昆沙的另类盖棺论定
·缅甸丹瑞大帝笑评东盟宪章
·缅甸大帝与总理谈东盟来龙去脉
·缅甸众土族委员会拜访印度观察家研究基金会
·缅甸众土族委员会答印度记者问
·苦修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的缅甸高僧
·巴瓯民族解放组织支持昂山素姬声明
·缅甸丹瑞大帝2007年12月3日语录
·缅甸民族委员会欢呼美国HR3890号制裁决议
·缅甸问题根源是彬龙精神不见了
·克伦族谴责缅甸种族灭绝内战
·缅甸丹瑞大帝笑骂民主
·缅甸学运领袖波昂觉永垂不朽!
·缅甸联邦土族与少数民族问题
·缅甸各族欢呼联合国原住民权利宣言
·缅甸若开邦人民致函联合国
·纪念缅甸独立节60周年
·缅甸掸族公主痛斥军政府
·缅甸土族哭祭60周年独立节
·古来稀大哥的前列腺毛病
·缅甸僧伽与人民,是鱼水关系
·缅甸僧伽们入世行动了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2007年春季缅甸局势

   

   作者:貌强 Maung Chan (缅甸华族)

   在元月4日独立节前夕,“缅甸风云”曾报告过丹瑞(Than Shwe)大将急飞新加坡留院治疗——当时他患高血压与糖尿病所引发的胸部剧痛与浑身不适。最近有消息传来:他的心脏血流通道严重阻塞。在下个月泼水节新年假日,两千多名军官将短期削发出家,而“万岁爷”则会开胸搭四桥,以疏通心脏之往返血循环。

   万一丹瑞大将三长两短,接班人无疑是第二号人物貌埃(Maung Aye)将军。但貌埃将军亦垂垂老矣,体弱多病的他老人家,也不堪大小疾病之一击。丹瑞大将虽想让位给较年轻力壮的第三号人物督拉瑞曼(Thura Shwe Mann),但貌埃死都不答应——事关权势问题,有权有势才会有钱、有面子、有人身安全,一旦失权缺钱,连看门狗都欺负。更何况督拉瑞曼一旦大权在握,面对全国各族人民的不满与起义,有可能自辟生路以自救,那时失势过气的将军们一定身家难保,说不定会被拿去做祭品。所以头头之间明争暗斗异常剧烈。然而,由于丹瑞老谋深算,貌埃诡计多端,督拉瑞曼深藏不露,因此鹿死谁手,实难预料。

   由于“万岁爷”丹瑞在新皇都“内比都”深居简出而神龙见首不见尾,“皇储”貌埃与督拉瑞曼又一直保持低调,日夜在暗中窥视方向,于是400多公里外山高皇帝远的旧都仰光,就谣言满天飞:一会儿说丹瑞中风垂危,一会儿又传貌埃卧床不起,再一会又报称督拉瑞曼密谋“陈桥兵变,黄袍加身”。。。。。

   为了稳住民心、振奋军心,同时向在联合国安理会大兴问罪之师的美英等强烈示威,将军们倒很齐心合力——他们准备3月27日建军节时,在新首都“内比都”隆重检阅三军,展示空前的大型军演活动。目前十万大军日夜在不停操练,准备在建军节大显身手。

   为了稳住局势与让军方能够永久掌权,丹瑞、貌埃、督拉瑞曼三巨头,既暗斗更合作。他们一边让掌管乡、镇、县、省的老部队老干部纷纷退下,由可靠的中年干将,换上民装及时继位,以巩固乡、镇、县、省等的有效统治;另一方面安排退位的大小亲信们脱去军服,换上民装,积极筹组全国最大最有实力的“民众政党”。“全国立宪大会”将在将军们的威迫利诱下,加速“民主”地移交政权给将军们的“民众政党”,以展现东盟欧盟所期望的“民主改革进程”。这样,风风雨雨数十年的独裁军政府,又可摇身一变而成“平民政府”,继续生存与奋斗。据传:只要不出乱子,“全国立宪大会”将在今年底完成历史使命——新宪法将隆重出炉,令人眼花缭乱的“人民代表” 、“全国大选” 、“有序民主” 、“依法治国” 、“为民除害,繁荣国家,造福人民”。。。。等等迷人口号,又将令国内外社群耳目一新。

   放眼细看西方国家与媒体一向盛赞的“缅甸和平民主力量”:

   自1990年以来,其政党在全国各地的办公室都被查封,招牌被拆下,活动被禁止。第一大党“全国民主联盟”NLD的领袖昂山素姬(Aung San Suu Kyi),虽然诺贝尔和平奖、普世人权奖等西方这个奖那个奖,接二连三得个不停,但至今仍然被软禁在家,完完全全“不准乱说乱动”;且因她的丈夫是英国学者而被指为卖国贼与帝国主义走狗,要驱逐她出境。

   第二大党——土族民主联盟UNLD与其他大小党派遭遇更惨:1100多位反对党派首领,个个沦为政治犯——有的被判无期徒刑,有的受到长期监禁,有的仅以“莫须有”罪名而遭拘留。。。。狱外的大小党员,也个个动弹不得。

   1990年胜选的国会议员们,虽组成了“国会议员团” CRPP(Committee Representing People's Parliament ),但成员大多数跑到美国英国或泰缅边境解放区。虽然“国会议员们”理直气壮地要军政府交权,但将军们充耳不闻,置之不理;在1998年,将军们索性宣判“国会议员团” CRPP为非法组织,还转载舆论:“国会议员哪里会有无限任期?! ”。该“国会议员团” CRPP之钦族议员Pu Cin Sian Thang律师,自1962年3月2日奈温军政府开始独裁起,就一直反对一党专政。1986年他被选为格勒市律师协会主席(Kalemyo Lawyers Association)。1990年全国普选时期,他以律师身份参选而荣获国会议员席位。他一直在军政府统治下进行合法的反对活动,因而被投狱饱受虐待,前后捕捕放放十多次。1999年后,他因病重而屡次被抬入医院,最近因胃病而开刀,被折磨得不成人样。他是钦族政党 (Zomi National Congress)主席。

   再审视争取民族权、人权、平等权、真正联邦制的众土族力量:

   对掸族(Shan),钦族(Chin),克钦族(Kachin),克伦族(Karen),克伦尼族(Karenni),孟族(Mon),若开族(Rakhine)等众土族,军政府黑脸白脸软硬兼施,阴谋诡计无所不用其极:

   对已放下武器的土族停战组织,继续诱之以经济怀柔政策,允许他们大搞贸易,多方经营发财——要做什么都可以,唯一条件是不许反对中央政府。

   对那些至今不肯“以武器换取和平”的土族武装力量,则继续施展“一双毒手”:一只毒手继续加强恶毒分化土族的组织,挑拨离间土族的团结,让众土族互相仇恨而分崩离析;另一毒手则集中优势军力,加紧围剿与坚壁清野——以杀光土族男性,抢光土族财物,烧光土族村庄与庄稼,强奸土族妻女等作为战争手段,来摧毁众土族的民族自尊心、生存条件、梦想前景,强迫众土族非屈服下跪不可。

   被赶尽杀绝而山穷水尽疑无路的众土族,面对财大气粗、武器精良、无恶不作的法西斯对手,有的忍气吞声,放下武器换取和平;有的面对烧杀、抢劫、强奸,继续负隅反抗而宁死不屈;有的则强制满腔怒火,前来谈判。据BURMA.UNPO最新消息:钦民族战线CNF 10人和谈代表团3月15日16日到丽镇和谈两天,目前已返回其印缅边界基地。和谈团长为隋卡博士(Dr.Sui Khar),主要团员为保罗希达 Paul Sitha(该两位是CNF派UNPO之特使), 其他如 Khua Uk Lian, Solomon, Thetni, Ni Bawi Rokhawma等。而军政府的谈判头头,则是安全部敏丁中尉与索民少校 ( Security Lieutenant Colonel MyinThin and Major Zaw Min)。至于会谈地点由钦邦首府改为边陲丽(Rih)镇的原因,据传是出于将军们的皇室星象家之神机妙算。将军们个个深信遵照皇室星相家的指示去做,一定会百战百胜。据CNF团长隋卡博士宣布: 和谈第一关——建立互信,已过关了;双方筹备和谈第二关。团长隋卡博士肯定:“对方为我们永远敞开着大门”。又据可靠消息称:克伦族有一部分人最近已与军政府签了停火协议,建立了经济发展区。

   (2007年3 月21日)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