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党社团之声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BURMA-缅甸风云
[主页]->[政党社团之声]->[BURMA-缅甸风云]->[舌战独立掸国领袖 Hso Khan Pha]
BURMA-缅甸风云
·中风要三小时内急救!
·KNU苏沙吉七访西班牙
·缅甸果敢特区被攻陷了!
·强烈谴责缅甸军政府对果敢人民的暴行!
·战争是缅甸军政府特意发动的!
·缅甸果敢,君知多少?
·缅甸佤邦联军枕戈待旦决战
·果敢已沦陷,下个受害邦该谁?
·赛万赛与貌强谈大缅族主义的民族压迫
·果敢彭家声与伊洛瓦底记者的谈话
·缅甸众土族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
·来电为缅官白所成喊冤平反
·缅甸僧伽与学生要求军政府停止民族压迫
·缅甸果敢沦陷区昨晚的来电
·联合国的人权宣言,缅甸不用遵守?
·华夏人道主义救援队缅北来电实录
·缅甸反对势力在2010年大选前的动态
·缅甸反对党派反对2010年伪大选的联合声明
·缅甸新宪法判众土族死刑
·东帝汶总统对缅甸与联合国的疾呼
·旅美缅甸民主力量反对2010年大选
·看昂山素姬缅甸民盟如何进退
·速开缅甸三方会议
·缅甸将军们与众土族奇谋对奇阵
·缅甸十月29日的奇谋奇阵棋盘
·缅甸将军们这么快立地成佛
·赛万赛谈山姆叔叔访问缅甸
·由丹瑞大将斯里兰卡取经说起
·蘑菇——植物肉!上帝食品!
·脂肪肝如何自疗自养?
·缅甸布朗族革命47周年声明
·缅甸民族民主阵线NDF呼吁军政府士兵起义
·温教授针砭缅甸高等教育
·缅甸军政府管辖区鸦片种植激增
·由缅甸布朗毒品报告谈起
·祝贺缅甸克伦族革命61周年
·缅甸众土族要民主联邦制
·缅甸NDF谴责军政府的军事胁迫恫吓
·缅甸军政府与众土族谈谈打打
·缅甸反对派2010年选战观
·杨奎松谈新中国的贫富与等级制度
·由阿利教谈到缅甸中国佛教
·缅甸局势与NDF七中大会
·仰光爆炸案的背后阴谋
·姚色克在掸邦反抗日讲话
·悠游土耳其12日
·斯德哥尔摩古城一日游
·中外史前巨石阵
·瑞典古城与郭沫若
·和瑞典学者谈社会主义
·清帝顺治与缅王丹瑞
·千万勿忘第一敌人!!!
·昂山素姬讲话一石激千浪
·掸邦欢迎昂山素姬的21世纪彬龙会议
·缅甸众土族欢庆昂山素姬获释公告
·昂山素姬对新闻工作者讲话
·昂山素姬答伊江编辑问
·昂山素姬获释近况略记
·缅甸民主同盟2010-1号战果报告
·昂山素姬答缅甸民主之声问
·中缅边境缅甸三特区风紧
·缅甸好汉的小国群英宴
·缅甸拟大打内战与滥印万元钞票
·缅甸正渡黎明前的黑夜
·三高外,提防类胱氨酸过高!
·缅甸三大力量摆开攻守阵势
·昂山素姬前途充满黑色13日
·中缅边区毒品业娱乐业及边贸
·中药虫草
·改革的鐘聲正在響起
·好人好事好国度永远值得热恋
·澳洲坚果(夏威夷果)Macadamia
·KNU对缅甸内比都炸弹爆炸之声明
·又一亲密战友去向马克思哭诉
·又一亲密战友去向马克思哭诉
·柏林的马克思坐着恩克斯站着
·缅甸国防军的种族奸杀灭绝政策
·缅甸国防军的种族奸杀灭绝政策
·昂山素姬呼吁尽快停火和谈的公开信
·缅甸联邦缅族与非缅族历史恩怨宿仇
·掸邦掸族断臂将军召吞英
·缅甸种族冲突能政治解决吗?
·缅甸是世界数二数三贪腐穷困国
·缅甸是世界数二数三贪腐穷困国
·缅甸的和平曙光
·93岁缅甸作家达贡达雅呼吁国内和平
·何谓和平?何谓停火?如何和谈?
·昂山素姬 Reith 第一讲:自由
·昂山素姬道高一尺,将军们魔高一丈
·昂山素姬边妥协边缓进
·缅甸三方对话才能全面和解
·昂山素姬 BBC Reith 第三讲
·昂山素姬 BBC Reith 自由第四讲
·缅甸众族并肩共和蓝图
·昂山素姬 BBC Reith 第五讲
·缅族需改唯我独尊心态
·昂山素姬 BBC Reith 第六讲
·抛弃彬龙协议将激发缅甸各族自决
·联邦众族团结委员会覆函缅甸联邦政府
·缅甸宗教自由吗?
·昂山素姬对中国缅甸伊江建坝的意见书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舌战独立掸国领袖 Hso Khan Pha

貌强 Maung Chan (缅甸华族)

   话说掸邦永贵(Yawnghwe)大土司苏瑞泰(Sao Shwe Thaik),乃1947年彬龙会议主持人也——缅甸联邦的建国功臣与众土族楷模,他是1948-52年缅甸第一任总统,后继任民族院主席,俨然是众土族的精神领袖。但不幸1962年3月2日被政变夺权的奈温军政府逮捕入狱,该年底死于狱中。

   苏瑞泰总统有四子:大王子召坎帕(Hso Khan Pha),即当今独立掸国领袖;二子Chao Tsang,是我仰光大学英文老师,后来是掸族军、民主力量、众土族的领导人,2004年7月24日患癌去世(见缅甸风云“怀念掸王子Chao Tzang 老师”篇);三子 韩永贵(Harn Yawnghwe),现任欧洲缅甸办公室(Euro-Burma Office)主任,其“欧盟的缅甸战略”篇,深入浅出,眼光独到(见缅甸风云);四子在政变奈温军队逮捕其父当晚,“因抗拒”而被缅军枪杀。

   苏瑞泰伉俪与王子们都是掸族军与众土族领导人,为国为民奋斗不懈,深受缅甸各族人民的敬仰。

   在中俄两国联手否决美国要安理会干涉缅甸之议案后,缅甸文摘(Burma Digest)执行编辑兼发行——缅族德萨博士(Dr. Tayza Thuria ,Publisher & Executive Editor , [email protected] ria.org.uk ),再次拜访了独立掸国领袖召坎帕,二谈掸邦独立问题(“第一谈” 见缅甸风云“与掸邦独立领袖一席谈”篇),夹评中国不是之处。

   以下是召坎帕与德萨两人第二次会面对话内容:

    德萨:我们的好朋友美国,向联合国安理会善意提出缅甸议案,却被中俄两国阴谋联手否决。

   召坎帕:一点也不奇怪,中国全盘考虑的是地缘政治,军政府是他的工具,而俄国是机会主义者。 我们不生中国的气,但感到悲哀。

   我建议我们这些前缅甸联邦人民写公开信给中国国家与共产党主席胡锦涛,也给中国驻联合国代表,内容大约如下:“我们这些被独裁军政府所压迫的前缅甸联邦各族人民,一向当中华人民共和国为好朋友——天下所有被压迫人民的好朋友,第一流好朋友。即使中国现在不愿把我们这些被压迫民族当作朋友,还是可以选择中立的,用不着去帮助一直在压迫我们的缅甸纳粹法西斯集团。不然,中国逼迫我们毫无选择余地——到处去找其他朋友”。如果中国无动于衷,我们还可以在公开信内奉送共产主义宣言与毛泽东红宝书内的言语。如果他们支持军政府依旧不变,那充分说明他们是坚决亲法西斯军政府的。印度在提供武器给缅甸军政府,所以我们也应该写信给印度。

   当然他们会认为我们羞辱他们,会很不高兴——但那恰恰暴露出他们的真面目。他们在帮助缅甸军政府屠杀我们呀!我们言之无愧,写之不悔。

   德萨:即使我们写信给胡锦涛,我不相信会引起他们的任何关注!!!

   召坎帕:即使胡锦涛不听,但全世界都知道了!——这是中国人不愿张扬的丑事。果真如此,我不得不悲愤中国人已经变态变心——有权有势后就滋生了优越感与傲慢心。

   哦!对了,我不知有否对您说过我父亲在1939年,曾向在纳粹德国受法西斯迫害的犹太难民提供庇护?那时美国加拿大都还未对犹太难民施以援手。当时我父亲是通过英国House of Rothschild的Mr. Edmund de Rothschild进行的。Mr. Edmund de Rothschild在1992-93年回信确认这件事。他还健在,现年90多岁。

   德萨:我百分之百同意你们跟以色列做好朋友。犹太人是被压迫民族,我们必须同情他们。何况他们是我们朋友的朋友——美国的朋友。他们现在已经生活在数千年前上帝答应给他们居住的地方——耶鲁撒冷。能够获得以色列站在我们这边,对我们的民族民主运动大有裨益。

   召坎帕:我父亲提供庇护,是出于我们掸族的一片好心——我们既无此义务也无此任务。在十世纪,缅王阿努罗陀(Anawrahta)摧毁孟国(Mon)王都直通(Thaton),活捉孟王马努哈(Manuha)带回蒲甘国(Pagan)贬之为佛塔奴隶。那时我们永贵(Yawnghwe)先王,也曾对逃亡的巴欧族(Pa-O)难民提供庇护——这就是巴欧族人来到我们掸邦的史实。

   德萨:您的父亲——缅甸第一任总统,以及先王,皆以仁慈出名。哦!听说军政府第一强人丹隋大将之妻——杜斋斋(Daw Kyine Kyine)是巴欧族。

   召坎帕:我也听过此说。

   德萨:谈谈众土族之事。

   如果众土族人民绝大多数希望脱离联邦,无人能阻挡。人民愿望须受尊重。我个人认为:首先建立真正的民主联邦,让人权与平等权发扬光大,让人人有光明前景。到那时,如果人民还是希望分离,我们可以来个国际认可的公民投票,由公民一人一票决定——那当然不是一朝一夕的事,道路漫长。所以,首先之首先,让民族民主运动取得胜利要紧。与军政府的力量相比,我们个人民主力量与各土族力量都很小,我们只有联合组成统一战线,才能“团结就是力量”。没有其他办法。

   召坎帕:您的愿望虽崇高,但逻辑却是本末倒置。如果说,信赖与善意没有被反法西斯自由同盟严重破坏(注:指由英国接受统治权的1948-1962缅族吴努政府),则1962年奈温将军政变夺权后,信赖与善意开始被逐步摧毁,最后荡然无存。在1958-1962年,我们还想根据至今军政府口头肯定的彬龙协议精神,修正联邦宪法,以建立真正的联邦制。

   但我们获得的回报却是:

   1。奈温的第一次政变——成立看守政府, 1960年举行大选,反对军人的吴努政党胜选而组阁,在联邦国会上,它被动地按照彬龙协议(昂山将军代表缅甸本部签字),修改联邦宪法,意欲建立各族各邦一律平等的真正联邦制——但奈温军人集团断然不同意。

   2。奈温的第二次政变——1962年3月2日,奈温将军以“捍卫联邦”为名,推翻民选政府,废除联邦宪法,进行军人独裁统治,军政府名称由1962年的“缅甸革命委员会” 、1974年的“缅甸社会主义纲领党” 、1988年的“国家法律与秩序委员会” 、1992年的“国家和平与安定委员会”,届届改名换姓,一直玩把戏而统治至今。但军政府特性万变不离其宗——法西斯独裁暴政、你死我活的权力斗争、贪污腐败、无法无天的毒品王国。

   明目张胆的法西斯军人独裁统治与大缅族沙文主义,把我们的信赖与善意,一干二净地扫入厕所。全国民主联盟NLD也竟断然拒绝我们掸邦独立——证实缅族霸权主义普遍存在,各族平等的真正联邦制遥不可及。1988年8月8日军政府未对自己缅族群众大开杀戒之前,对于众土族(非缅族也!)所遭受的种种屠杀、迫害、欺凌,缅族从来是视而不见,也不肯承认。其实,克伦族自1949年,我们掸族自1958年,全国范围可说自1962年,已经开始被大缅族主义军队惨酷镇压。主要由于历史的惨痛教训,众土族对缅族总是疑虑重重的。就算1947年彬龙会议,投票准备参加缅甸联邦的才51%,反对的却高达49%。主要是看在我们掸邦投了赞成票,钦族、克钦族、克伦尼族等才跟进的。

   对掸邦独立问题,在2000年,众掸邦56位地方首领48票赞成, 8票反对;到2004年与2006年,赞成独立的升至54票,只2票反对——巴欧族、佤族、布朗族等都包括在众掸邦内。

   众独立国可联合成独立国共同体。在将来,若缅甸军政府侵略我们共同体的任何一国,那就不是缅甸的内政与主权问题,而是国与国之间的问题。

   若是真正联邦制度,众土族邦个个都是邦国成员,缅甸本部也是邦国成员之一,众邦不分大小,一律平等。然而像现在这样单元国,我们等同省县,缅甸本部是唯我独尊的大哥大,自诩为高高在上的主人翁。而我们呢?——个个都是小弟弟小臣属,邦邦都必须俯首听命。大缅族主义丹隋现在搬到彬马那皇都——内必都,从那边向众臣属发号施令(请读缅甸风云“缅甸迁都:惧美?内战?风水?禳灾?”篇)。

   我们掸邦宣布独立,是1947年彬龙协议所赋予的权利,全国民主联盟NLD竟然百分之百反对——充分显现出大缅族霸权政治的殖民主义与帝国主义心态。看大缅族大哥大的网站文章与电邮留言,全部塞满着对我们的一片谩骂声与喊打喊杀声。

   1947年建立的信赖,被缅族历届政府逐步加大摧毁而早就空荡荡矣。大缅族主义挥舞着其霸权主义与帝国主义大棒,向我们众多弱小民族不断攻击,并口口声声说我们是“封建主义”。

   德萨:我很想知道英国时期掸邦与土司的地位。他们享有多少自由与自治权?

   召坎帕:我没亲身经历过。我1938年出生,在日本统治下度过几年,接着下去是二战后的非常时期。据我所知,只要我们承认英国是宗主国,不反英,我们就可自治自理内务。我们慎重、公平、正义,不容忍强迫劳役、贪污枉法、暴虐专横、财务不清等。钞票上印有英文、掸文、缅文。我父亲可自决庇护受害之德国犹太人。。。。那是大英帝国盛世时代——即缅族政治家爱说的“分而治之”的万恶殖民时代,8888缅甸学生也采取类似恶评。

   德萨:我对英治时代的掸邦很感兴趣。我想,在将来的真正民主缅甸,若安排英治时代那类掸邦,掸族人民一定高兴,因而不会脱离联邦。如果那类安排是好的,我们获得民主后,就有可能恢复原状,皆大欢喜。

   召坎帕:您知道吗?您是代表缅族民主人士,想送给我们一份本来已经属于我们的礼物。为独立事件,我们掸邦56省县的54位代表投票,54票赞成,2票反对,遵照条约与宪法,掸邦独立已经以绝对多数票通过。你们缅族总爱通过狡辩拐弯求胜,总爱用本末倒置的假逻辑,让人家错误相信你们的宣传。我们掸族太过于文雅,只摇头而不愿说穿,其实应该一针见血地直说。我是只会直来直往的人。

   德萨:我喜欢有话直说的人,直说比花言巧语,笑里藏刀好。如果我是缅甸领导人,为了跟众土族领袖进行民族和解,为了永恒的相互信赖,以及联邦各族的和平共处,我会让步妥协——除了彻底分裂之外。

   真的,如果我是缅甸领导人,我绝对不会同意分裂。回顾印度与巴基斯坦的分裂吧,死了多少人?!多么悲惨的史实!目前,几百万非缅族生活在掸邦,而几百万掸族生活在掸邦之外。如果强行把掸邦分离出联邦,多少难以想象的悲剧会产生呀?!几百万的普通百姓会流血,会遇难,会失去生命呀!

   当然,我不坚持缅甸与掸邦永远捆绑在一起,我佛祖教导我们:世事无常!没有一件事物是永恒的!

   当然,如果在国际承认的和平、自由、公平、公开的投票下,绝大多数掸邦人民投票赞成彻底分离,我们不得不接受现实。

   召坎帕:我们必须耐心与理解地重建信赖。即使做好朋友做邻居,我们还是需要坚固的栅栏——坚固的栅栏能产生好邻居呀!我们彼此皆拥有自己的语言、文字、历史、文化遗产等,50多年的英国统治赋予我们一个共同点——都是英国殖民地。试想:如果“法属印度支那”(注:越南、老挝、柬埔寨)独立后成为“越南联邦”,就好像“英属支那”——英属缅甸,独立后变成“缅甸联邦”那样,有多少事故会发生呢?欧属非洲二战后纷纷独立,几乎每个独立国家都有政治问题一大串;印度联邦的克什米尔,阿萨姆与东北部,不是问题多多吗?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