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感怀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井中蛙
[主页]->[人生感怀]->[井中蛙]->[基督徒的葬礼]
井中蛙
·井中蛙 大战 问?佛!!!
·问?佛 大战 井中蛙
·患难中的歌唱 ----我的车祸见证
·悼念小溪弟兄……
·小溪弟兄啊,你那太重的担子……
·我连垃圾都捡了……
·女儿的见证:我的学习经历——见证主的带领
·不信耶稣下地狱--答Bamboo朋友
· 堂叔去世留下的……
·你能欣赏自己吗?
·《圣经》真经不怕火来炼 ——兼答问?先生
·问?先生,你说得对……
·我们是这么信的……
·神对我说:“我才重要……”
· 问?先生,你说得对……
·正处、副处,最后都不知落在何处……
·生命原来是一片云雾
·你的口音把你露出来了
·爱,我愿意……
·“你不显老……”
·神为什么不让我讲道?
·我的一次很不乐意的奉献
·拆除十字架风暴之后的感叹
·一次得救永远得救吗?
·中国基督徒信仰不容乐观
·《空》
·说的就是你
·盲人摸象(新寓言)
·你还“气得要死吗”?
·我看周永康落马
·道成肉身=神造精子+人的卵子?
·我读圣经有两点小亮光
·可怜天下父母心
·远志明 对 柴玲性侵案鉴察我们的光感和盐味
·妄自尊大谈预定
·“信与不信不要同负一轭”是指婚姻吗?
·恭贺你被魔鬼撒旦攻击了
·读经拾零:哪对哪?
·禽兽不如的你我
·从“东方之星”客船翻沉事件想到死
·如果有上帝,为什么……
·弟兄姐妹们,你选择律法还是选择爱?
·这般父爱……
·人与狗
·默示的,不都是神的话
·娱乐性的爱
·顺服小议
·感恩……
·中国人的堕落触目惊心
·谈谈“肉体是无益的”
·“你和你一家都必得救”解套了
·废掉“十一”规条又如何?
·求必得着吗?
·你是义人还是罪人?
·烦人的教诲
·不用在意教会内部的“间谍”
·我们基督徒大多只想当皇帝
·我理解圣经里的近亲婚配了
·基督徒可以施行跪拜礼吗?
·不要轻易定人家异端
·神人•人人•鬼人
·中国官员迷信现象之我见
·属神的眼光看屠呦呦获诺奖
·井中蛙与非基督徒辩论实录
·井中蛙与非基督徒辩论实录(续篇)
·看神乎?看人乎?
·远志明性侵案真的与他人无关
·远志明性侵案真的与他人无关(续篇)
·悲呼,史蒂芬.霍金
·我是谁?
·《圣经》里的三种狗
·夏娃与蛇对话时亚当在场
·答一位网友的来信
·大卫的子孙耶稣啊,可怜我吧
·读经识乌鸦
·空气.灵魂.上帝
·何为亵渎圣灵?
·有感于女司机各路神灵谢个遍
·老人当自重
·那挂葡萄有多重?
·“试探”与“试炼”
·慎用“阿们”
·“阿们”的庸俗与污染
·远志明是罪犯吗?
·基督徒的眼光
·真自由
·人性是自有永有的
·“你是耶稣”
·人性与基督的人性
·从高考众生看迷信
·1字架与十字架
·重要不重要?
·罗得的奇遇
·3800块钱一锅汤的随想
·“学生不能高过先生”吗?
·耶稣的救赎是等价交换的
·炎炎盛夏话喜乐
·基督徒吃血的是是非非
·基督教国家美国为什么侵略他国?
·主内最失败的交通
·关于远志明牧师独立调查报告之我见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基督徒的葬礼

   
   我们教会覃牧师她的父亲覃弟兄,80余岁,在基督里睡了。
   
   那是今年11月11日礼拜天上午,牧师一家人都在二楼教堂聚会,覃牧师讲道,聚会结束,她家人上到三楼居室,发现病榻上的覃弟兄,早上还没有什么异常,这时候安然离世了。
   

   我们里三层外三层围着尸体祷告,说不尽的感恩和赞美。是啊,神是体恤人的神,祂在自己的时间里,悄然接走祂的儿子,让还在活着的儿女们安安心心地敬拜;祂在复活的日子里,在天上摆设盛大的婚宴,让我们尚在当跑的路上,有着无限的盼望……
   
   当晚10点多钟,我们护送覃弟兄的尸体回他老家安葬。运输工具是一辆闷罐货车,车厢是四面铁板围拢,无隙无缝,几乎全然封闭,只有车尾两扇沉重的铁门上方,扣不着形成弧形的顶棚,尚存一条巴掌大小的月芽形缝隙,也是车厢内黑暗的空间与外面世界唯一的联系点。
   
   尸体上盖着白布,上面覆盖着一个纸质红十字架,躺在中央,四围23位弟兄姊妹,有的坐旅行包,有的坐小塑料凳,有的坐在地上,紧紧的依挨着,两脚不能直竖,还要稍往里斜,稍为不慎,脚尖就会触碰尸体。
   
   “咣当”一声,司机在外面关了铁门,上了铁栏栅,我们就开始了300多公里的长途跋涉了。
   
   颠颠簸簸了七个多小时,天边泛起了鱼肚白,闷罐车终于到达目的地。覃牧师的老家,一栋两层楼的混凝土结构平房,掩映在一片繁茂的竹林里,一家人在外谋事,人去了,房子却不空,作为当地的教堂,里面陈设敬拜需用的最起码的装备,比如长椅、讲桌、圣经、赞美诗本、电视机影碟机等音响设备,更让我惊叹的是,在这个偏僻的村落里,竟然安置着一台功能齐全的电子琴。
   尸体停在当屋中央,依然是白布遮盖,上面覆盖着红纸剪就的大红十字架。村里人陆陆续续赶来吊唁了,围着遗体坐着的站着,挤满了屋子。无论是年届七旬的老人,还是青春年少,都没有没有悲伤,没有眼泪,也没有哭泣。大伙儿,包括覃牧师全家人,表情一样的安静和坦然。
   
   赞美的歌声响起来了,有舒缓的,也有欢畅的,一首又一首,一浪又一浪,有时象山岚轻绕,有时象海涛轰鸣,我在弹电子琴,手指和着圣歌动,思绪却在云里飞……
   
   我老家,每当村里死了人,家家户户,都在自己门前撒了一道火灰,用意大概是拦魔挡鬼吧。办理葬事的,几乎都是50岁以下的中青年人,上了点年纪的,避之唯恐不及,不说动手办事,连现场都不敢亲临。他们认为,自己年纪大了,当地俗话说的,半截入土的人,生命特别的脆弱,死者家里又是魔鬼集散之地,如果身临其境,容易遭受魔鬼的攻击,所以,他们一天关在家里,等死者入土了,才敢出门。
   
   老家的葬礼,满是悲伤、哭号和眼泪。儿女哭,亲戚哭,村里人想念逝者生前的种种好处,也都抹着痛惜的眼泪。邻县一位六十岁平时非常孝顺的女儿从地里归来,踏进家门,看到自己八十多岁的老母亲已经死了,仿佛晴天霹雳,拨开众人,扑在母亲遗体痛哭,谁也劝不动,哭了大半天,最后哭死在母亲遗体旁。
   
   老家的葬事过后,一两个月内,村里依然沉浸在悲伤和清冷之中,晚上夜幕降临,村上就没有什么人走动了,家家关门闭户,爱玩爱闹的儿童,也收敛了天真烂漫的本性,缩在家里,寸步不离地紧贴在父母的身边,在恐怖的气氛中度过。要是在冷天,全家人都在火灶边烤火,这个时候,我母亲常常是长吁短叹的,说:“唉,昨天还在家暖暖的,今天就埋在荒野冷冰冰的地下了。”
   
   如果死者死在良辰吉日,葬礼还能如期进行,否则,就得在家等待三五天,到了好的日子,才能下葬。最倒霉的是人死在大凶的日子,那就不能下葬了,只好将尸体装进棺材里,置于墓地的草棚内,等三年之后再收骨头下葬。
   
   前些年,我堂妹32岁死于肝癌,半年时间里,村里一直笼罩在悲哀和恐怖的气氛之中。现在我明白了,这是对死亡的恐惧,老年人死亡,这是自然规律,反正人老了就得死,不想死也得死,谁也逃不了,因而人对死已经麻木了。但是,一个32岁血气方刚的少妇,突然死了,带来的震憾太大了,事实告诉大家,棺材从来都是为死人预备的,不是专为老人预备的,那么,活活泼泼的32岁的人死了,那么活着的人,有40岁的,有50岁的,谁能保证,死亡不会随时降在自己头上呢?
   
   没有神的人哪……
   
   覃牧师家里,下午约4点钟,准备停当了,一支长长的送葬队伍就出发了,不看吉日,也不选利地,方便时侯就出葬,干燥的地方就选为墓地,我们再也不看魔鬼的脸色行事了,我们的父亲是万军之耶和华,他是宇宙的创造者和主宰,我天父的看顾和保守,谁能奈我何呢?
   
   我们没有哭泣,没有太多的悲伤,因为活着的人虽然处在死亡的黑暗中,但心里的灯却亮了,死亡的权势失败了,我们有着光明的前途,有着切实的盼望,那就是覃老弟兄是在基督里睡了,主耶稣再来的日子,必定叫他复活的。我们活着的人都有一天在基督里睡了的,也肯定有一天主耶稣叫我们复活的,我们还忧虑什么呢?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