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感怀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井中蛙
[主页]->[人生感怀]->[井中蛙]->[基督徒的葬礼]
井中蛙
·我有N次不认主
·我的啃黄瓜的老姊妹
·“你现在就用温柔的言语跟我说话”--神对我说
·你得救了吗?
·哦,骄傲
·“感谢主”的奇妙
·因信称义:惊涛骇浪中的救生圈
·女儿见鬼,主耶稣救她脱离凶恶
·从美国校园枪击案看上帝
·为什么人们多信鬼?
·真的有这等好事吗?
·梦:神谕还是魔咒?
·心里的灯亮了,人就不在黑暗走
·基督徒的葬礼
·神找人
·神岂是吃这一套?
·得蒙垂听的祷告之一:听者有意
·得蒙垂听的祷告之二:与神吵架
·得蒙垂听的祷告之三:一惊一乍
·主啊,留我在地狱里吧! (小说)
·我背圣经的点滴见证
·得蒙垂听的祷告之四:神送女儿上大学
·一种异样的感觉
·我自由,我感恩
·我的梦
·年前,我堂弟被汽车撞死了……
·我不愿意贬低别神
·因为人不知道明天
·问?先生哦, 我犯傻了....
·神为什么不让我回老家?
·“我不要死,我不要死”
·我们的神是殘暴的神吗?
·永别了,魔鬼的小巫术!
·转眼又是一年春
·井中蛙 大战 问?佛!!!
·问?佛 大战 井中蛙
·患难中的歌唱 ----我的车祸见证
·悼念小溪弟兄……
·小溪弟兄啊,你那太重的担子……
·我连垃圾都捡了……
·女儿的见证:我的学习经历——见证主的带领
·不信耶稣下地狱--答Bamboo朋友
· 堂叔去世留下的……
·你能欣赏自己吗?
·《圣经》真经不怕火来炼 ——兼答问?先生
·问?先生,你说得对……
·我们是这么信的……
·神对我说:“我才重要……”
· 问?先生,你说得对……
·正处、副处,最后都不知落在何处……
·生命原来是一片云雾
·你的口音把你露出来了
·爱,我愿意……
·“你不显老……”
·神为什么不让我讲道?
·我的一次很不乐意的奉献
·拆除十字架风暴之后的感叹
·一次得救永远得救吗?
·中国基督徒信仰不容乐观
·《空》
·说的就是你
·盲人摸象(新寓言)
·你还“气得要死吗”?
·我看周永康落马
·道成肉身=神造精子+人的卵子?
·我读圣经有两点小亮光
·可怜天下父母心
·远志明 对 柴玲性侵案鉴察我们的光感和盐味
·妄自尊大谈预定
·“信与不信不要同负一轭”是指婚姻吗?
·恭贺你被魔鬼撒旦攻击了
·读经拾零:哪对哪?
·禽兽不如的你我
·从“东方之星”客船翻沉事件想到死
·如果有上帝,为什么……
·弟兄姐妹们,你选择律法还是选择爱?
·这般父爱……
·人与狗
·默示的,不都是神的话
·娱乐性的爱
·顺服小议
·感恩……
·中国人的堕落触目惊心
·谈谈“肉体是无益的”
·“你和你一家都必得救”解套了
·废掉“十一”规条又如何?
·求必得着吗?
·你是义人还是罪人?
·烦人的教诲
·不用在意教会内部的“间谍”
·我们基督徒大多只想当皇帝
·我理解圣经里的近亲婚配了
·基督徒可以施行跪拜礼吗?
·不要轻易定人家异端
·神人•人人•鬼人
·中国官员迷信现象之我见
·属神的眼光看屠呦呦获诺奖
·井中蛙与非基督徒辩论实录
·井中蛙与非基督徒辩论实录(续篇)
·看神乎?看人乎?
·远志明性侵案真的与他人无关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基督徒的葬礼

   
   我们教会覃牧师她的父亲覃弟兄,80余岁,在基督里睡了。
   
   那是今年11月11日礼拜天上午,牧师一家人都在二楼教堂聚会,覃牧师讲道,聚会结束,她家人上到三楼居室,发现病榻上的覃弟兄,早上还没有什么异常,这时候安然离世了。
   

   我们里三层外三层围着尸体祷告,说不尽的感恩和赞美。是啊,神是体恤人的神,祂在自己的时间里,悄然接走祂的儿子,让还在活着的儿女们安安心心地敬拜;祂在复活的日子里,在天上摆设盛大的婚宴,让我们尚在当跑的路上,有着无限的盼望……
   
   当晚10点多钟,我们护送覃弟兄的尸体回他老家安葬。运输工具是一辆闷罐货车,车厢是四面铁板围拢,无隙无缝,几乎全然封闭,只有车尾两扇沉重的铁门上方,扣不着形成弧形的顶棚,尚存一条巴掌大小的月芽形缝隙,也是车厢内黑暗的空间与外面世界唯一的联系点。
   
   尸体上盖着白布,上面覆盖着一个纸质红十字架,躺在中央,四围23位弟兄姊妹,有的坐旅行包,有的坐小塑料凳,有的坐在地上,紧紧的依挨着,两脚不能直竖,还要稍往里斜,稍为不慎,脚尖就会触碰尸体。
   
   “咣当”一声,司机在外面关了铁门,上了铁栏栅,我们就开始了300多公里的长途跋涉了。
   
   颠颠簸簸了七个多小时,天边泛起了鱼肚白,闷罐车终于到达目的地。覃牧师的老家,一栋两层楼的混凝土结构平房,掩映在一片繁茂的竹林里,一家人在外谋事,人去了,房子却不空,作为当地的教堂,里面陈设敬拜需用的最起码的装备,比如长椅、讲桌、圣经、赞美诗本、电视机影碟机等音响设备,更让我惊叹的是,在这个偏僻的村落里,竟然安置着一台功能齐全的电子琴。
   尸体停在当屋中央,依然是白布遮盖,上面覆盖着红纸剪就的大红十字架。村里人陆陆续续赶来吊唁了,围着遗体坐着的站着,挤满了屋子。无论是年届七旬的老人,还是青春年少,都没有没有悲伤,没有眼泪,也没有哭泣。大伙儿,包括覃牧师全家人,表情一样的安静和坦然。
   
   赞美的歌声响起来了,有舒缓的,也有欢畅的,一首又一首,一浪又一浪,有时象山岚轻绕,有时象海涛轰鸣,我在弹电子琴,手指和着圣歌动,思绪却在云里飞……
   
   我老家,每当村里死了人,家家户户,都在自己门前撒了一道火灰,用意大概是拦魔挡鬼吧。办理葬事的,几乎都是50岁以下的中青年人,上了点年纪的,避之唯恐不及,不说动手办事,连现场都不敢亲临。他们认为,自己年纪大了,当地俗话说的,半截入土的人,生命特别的脆弱,死者家里又是魔鬼集散之地,如果身临其境,容易遭受魔鬼的攻击,所以,他们一天关在家里,等死者入土了,才敢出门。
   
   老家的葬礼,满是悲伤、哭号和眼泪。儿女哭,亲戚哭,村里人想念逝者生前的种种好处,也都抹着痛惜的眼泪。邻县一位六十岁平时非常孝顺的女儿从地里归来,踏进家门,看到自己八十多岁的老母亲已经死了,仿佛晴天霹雳,拨开众人,扑在母亲遗体痛哭,谁也劝不动,哭了大半天,最后哭死在母亲遗体旁。
   
   老家的葬事过后,一两个月内,村里依然沉浸在悲伤和清冷之中,晚上夜幕降临,村上就没有什么人走动了,家家关门闭户,爱玩爱闹的儿童,也收敛了天真烂漫的本性,缩在家里,寸步不离地紧贴在父母的身边,在恐怖的气氛中度过。要是在冷天,全家人都在火灶边烤火,这个时候,我母亲常常是长吁短叹的,说:“唉,昨天还在家暖暖的,今天就埋在荒野冷冰冰的地下了。”
   
   如果死者死在良辰吉日,葬礼还能如期进行,否则,就得在家等待三五天,到了好的日子,才能下葬。最倒霉的是人死在大凶的日子,那就不能下葬了,只好将尸体装进棺材里,置于墓地的草棚内,等三年之后再收骨头下葬。
   
   前些年,我堂妹32岁死于肝癌,半年时间里,村里一直笼罩在悲哀和恐怖的气氛之中。现在我明白了,这是对死亡的恐惧,老年人死亡,这是自然规律,反正人老了就得死,不想死也得死,谁也逃不了,因而人对死已经麻木了。但是,一个32岁血气方刚的少妇,突然死了,带来的震憾太大了,事实告诉大家,棺材从来都是为死人预备的,不是专为老人预备的,那么,活活泼泼的32岁的人死了,那么活着的人,有40岁的,有50岁的,谁能保证,死亡不会随时降在自己头上呢?
   
   没有神的人哪……
   
   覃牧师家里,下午约4点钟,准备停当了,一支长长的送葬队伍就出发了,不看吉日,也不选利地,方便时侯就出葬,干燥的地方就选为墓地,我们再也不看魔鬼的脸色行事了,我们的父亲是万军之耶和华,他是宇宙的创造者和主宰,我天父的看顾和保守,谁能奈我何呢?
   
   我们没有哭泣,没有太多的悲伤,因为活着的人虽然处在死亡的黑暗中,但心里的灯却亮了,死亡的权势失败了,我们有着光明的前途,有着切实的盼望,那就是覃老弟兄是在基督里睡了,主耶稣再来的日子,必定叫他复活的。我们活着的人都有一天在基督里睡了的,也肯定有一天主耶稣叫我们复活的,我们还忧虑什么呢?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