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感怀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井中蛙
[主页]->[人生感怀]->[井中蛙]->[女儿见鬼,主耶稣救她脱离凶恶]
井中蛙
·真的有这等好事吗?
·梦:神谕还是魔咒?
·心里的灯亮了,人就不在黑暗走
·基督徒的葬礼
·神找人
·神岂是吃这一套?
·得蒙垂听的祷告之一:听者有意
·得蒙垂听的祷告之二:与神吵架
·得蒙垂听的祷告之三:一惊一乍
·主啊,留我在地狱里吧! (小说)
·我背圣经的点滴见证
·得蒙垂听的祷告之四:神送女儿上大学
·一种异样的感觉
·我自由,我感恩
·我的梦
·年前,我堂弟被汽车撞死了……
·我不愿意贬低别神
·因为人不知道明天
·问?先生哦, 我犯傻了....
·神为什么不让我回老家?
·“我不要死,我不要死”
·我们的神是殘暴的神吗?
·永别了,魔鬼的小巫术!
·转眼又是一年春
·井中蛙 大战 问?佛!!!
·问?佛 大战 井中蛙
·患难中的歌唱 ----我的车祸见证
·悼念小溪弟兄……
·小溪弟兄啊,你那太重的担子……
·我连垃圾都捡了……
·女儿的见证:我的学习经历——见证主的带领
·不信耶稣下地狱--答Bamboo朋友
· 堂叔去世留下的……
·你能欣赏自己吗?
·《圣经》真经不怕火来炼 ——兼答问?先生
·问?先生,你说得对……
·我们是这么信的……
·神对我说:“我才重要……”
· 问?先生,你说得对……
·正处、副处,最后都不知落在何处……
·生命原来是一片云雾
·你的口音把你露出来了
·爱,我愿意……
·“你不显老……”
·神为什么不让我讲道?
·我的一次很不乐意的奉献
·拆除十字架风暴之后的感叹
·一次得救永远得救吗?
·中国基督徒信仰不容乐观
·《空》
·说的就是你
·盲人摸象(新寓言)
·你还“气得要死吗”?
·我看周永康落马
·道成肉身=神造精子+人的卵子?
·我读圣经有两点小亮光
·可怜天下父母心
·远志明 对 柴玲性侵案鉴察我们的光感和盐味
·妄自尊大谈预定
·“信与不信不要同负一轭”是指婚姻吗?
·恭贺你被魔鬼撒旦攻击了
·读经拾零:哪对哪?
·禽兽不如的你我
·从“东方之星”客船翻沉事件想到死
·如果有上帝,为什么……
·弟兄姐妹们,你选择律法还是选择爱?
·这般父爱……
·人与狗
·默示的,不都是神的话
·娱乐性的爱
·顺服小议
·感恩……
·中国人的堕落触目惊心
·谈谈“肉体是无益的”
·“你和你一家都必得救”解套了
·废掉“十一”规条又如何?
·求必得着吗?
·你是义人还是罪人?
·烦人的教诲
·不用在意教会内部的“间谍”
·我们基督徒大多只想当皇帝
·我理解圣经里的近亲婚配了
·基督徒可以施行跪拜礼吗?
·不要轻易定人家异端
·神人•人人•鬼人
·中国官员迷信现象之我见
·属神的眼光看屠呦呦获诺奖
·井中蛙与非基督徒辩论实录
·井中蛙与非基督徒辩论实录(续篇)
·看神乎?看人乎?
·远志明性侵案真的与他人无关
·远志明性侵案真的与他人无关(续篇)
·悲呼,史蒂芬.霍金
·我是谁?
·《圣经》里的三种狗
·夏娃与蛇对话时亚当在场
·答一位网友的来信
·大卫的子孙耶稣啊,可怜我吧
·读经识乌鸦
·空气.灵魂.上帝
·何为亵渎圣灵?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女儿见鬼,主耶稣救她脱离凶恶

    女儿见鬼,主耶稣救她脱离凶恶
   
    2006年12月17日,女儿在教堂里受洗,认罪悔改,接受耶稣基督的救恩,脱离魔鬼的辖制,归在主耶稣的名下,成为天国的一员。从此,主耶稣成为她最知心的朋友,最亲爱的伴侣,一双钉痕的手,搀拉着她,走上人生的每一个台阶,走过人生每一个小站。
   
    我这个肉身的父亲,看到女儿的得救,热泪盈眶,带着诚实和心灵,为主献上声声的赞美和感恩。

   
    神的呼召,人的回应,来到神前,虽然万事归一,但是,缘由各异,道路有别。我女儿信神,一个重要的原因,就是她与我这个父亲一样,亲眼见过鬼,亲历过鬼的干扰和攻击。
   
    女儿小名叫“晓晓”,生于1988年6月,从小体弱多病,几天一小恙,一月一大病。记得还在她三岁多的时候,一天中午,她患了重感冒,发高烧,就诊之后,我拥着她,在床上睡觉。忽然,她挣扎着爬起来,坐在床上,仰着小脸,瞪着大眼睛,脸上现出异常恐惧的表情,伸出小手,指着蚊帐顶,惊惧地说:“爸,他们在那。”我抱着她,说:“什么哪,没有什么呀”。女儿似乎没有听见我的话,那颤颤抖抖的小食指,从蚊帐的这边慢慢移往那边,一眨不眨的大眼睛,也随着手指的方向缓缓移动,仿佛真有什么东西沿着蚊帐边沿掠过去。
   
    我紧紧搂住她,说:“晓晓,别怕,你病了,眼睛花了,其实什么都没有,爸爸在这,你别怕。”我这么说,我也这么想的,可能是女儿发烧了,产生的幻觉,只是我母亲见状,信以为真,她老人家信鬼,认为孙女必见鬼无疑,于是交待我要一把菜刀,塞进作垫的棉胎下面驱邪,那时候我还没有信主,六神无主,毫无倚靠,只好对母亲言听计从。
   
    往后,一直到女儿十二岁,几乎每一次患病发烧,都看见鬼,据女儿描述,鬼们成群,形态各异,有灰头土脸的,有青面獠牙的,挤成一堆,有时候一个鬼举着巨大的石头,向女儿砸来。有时侯鬼们歇斯底里地喊:“晓晓--”,又群而哄之,呵呵大笑。
   
    此情此景,虽然屡屡发生,我都不以为然,我的坚定的无神论观念,已经在我脑子里根深蒂固,也容不得以为然,我咬定那是女儿的幻觉,世上决不会有鬼,直到后来,青天白日之下,我几次亲眼见到鬼,也就是遇见熟人,有一个人还跟我讲话呢,事后不久,看到不久与我谋面的熟人的讣告,或是从别人口里,知道此人早在与我见面之先,就已经离开人世了,这才让我震惊不已,我那花岗岩脑袋才有点软化下来,这是后话。
   
    2000年,夏天,放暑假了,读小学五年级的女儿,想念乡下老家的玩伴、五光十色的水果以及野外风光,放下书包,我就送她回老家去了。
   
    一天,大概是夜里十点多钟吧,女儿与表哥表弟表姐们以及我大妹夫,在堂屋里放置一只箩筐,上面架着一只簸箕,六个人就围在簸箕边玩扑克游戏,大家正玩得开心,欢笑不绝,忽然,家里一只名叫“二毛”的大母狗,躁动不安,从厨房边墙角的狗窝里爬出来,跑过来,绕过堂屋玩扑克的人堆,来到紧紧关闭的大门口边,仰着头,望着屋顶的瓦棱,一会儿,呜呜地低声叫着,不住地摇着尾巴,好象见到主人一般,一会儿,又象发现敌情一样,低低地咆哮着,似乎见着它的主人,又见着与它主人在一起的陌生人。不大一会儿,“二毛”一面紧紧地盯着屋顶,一面从大门口边沿着旧路走回来,也是一会儿亲热,一会儿愤怒,好象随着屋顶瓦棱下的什么东西走,一直往厨房那边走过去,最后停在已经关闭的厨房门口边,还仰望着屋顶,好象目送那个神秘的影儿走出门口,直到消失,“二毛才恋恋不舍地回到它的窝里躺下来,整个过程,持续五分多钟。
   
    我女儿他们见到这般情景,不免头皮发麻,认为那是我父亲的灵魂回来的。父亲刚刚去世,不到半年,他是无疾而终,突然去世的,终年73岁,“二毛”多年在父亲身边,自然认识它的主人,所以,它来到大门口迎接,发出呜呜的呼唤,“二毛”愤怒的低吼,大概是看见与父亲同在的陌生人。
   
    过了十多分钟,堂屋里玩扑克人堆上面悬着的电灯突然黑了,我大妹夫认为,肯定是我大妹关掉的,因为开关就设在我大妹正在睡觉的内室里,夜深了,明天还要干农活,玩扑克又吵又闹,该休息了,关灯是应当的,可是,他们正玩在兴头上,都不肯就此罢休,他们就怂恿最小也最受宠的“小弟”去跟他妈妈转蘑菇,要求继续玩游戏。“小弟”与我女儿同年生,他受命,拔腿就往内室跑,一头钻进去,不一会儿,里面传来“啊”的一声惨叫,小弟丧魂落魄地跑出来,浑身发抖,脸色惨白,说不出话来,我大妹夫一伙人连忙跑进内室,看见我大妹直挺挺地仰躺在床上,一动不动的,僵硬一样,大大的瞪着眼睛,眼珠几乎暴出眶外,十分惊恐地死死地盯着屋顶的瓦棱上,一眨不眨的。他们连忙摇醒了我大妹,问她:“你在干什么?”大妹醒来,对刚才发生的事一无所知,莫名其妙地说:“我没干什么呀,我不是一直在睡觉吗?”
   
    大家把刚才发生的事告诉我大妹,我大妹也害怕了。因为父母亲在世时,曾多告诫我们,他们算过命,父亲与我大妹的命是“另弓共鸟”,最严重的是“共弓共鸟”,也是“一弓一鸟”,弓一发箭,百发百中,鸟必丧命,其次是“另弓共鸟”,虽然不是弓无虚发,但也不是不能射中的。因此,在父亲大限的日子,大妹千万不能在家,更不得见尸,要远远的躲避,不能听到家里诸如放爆竹之类的声音,直到父亲下葬完毕,方可回家。
   
    可是,父亲大限的那天,白天赶街,又共进晚餐,没有丝毫异样,当夜深更起床解手,突然摔倒气绝的,当时家里只有大妹及几个儿女在家,他们抱着父亲的尸体上了床,大妹才逃出去躲避的。大妹不但在家,而且还见了父亲的尸体,这就犯了大忌了……
   
    这件事情,震撼力非同小可,直到现在,我大妹安然无恙,我女儿呢,从此笃信,在看得见的物质世界之外,必定存在着看不见的灵的世界。
   
    感谢主,我女儿见了鬼,经历了鬼的攻击,耶稣基督救她脱离凶恶,让她找到了真理、生命和道路,得着了耶稣基督,得着了那永恒的生命!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