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歌文学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作舟博克
[主页]->[诗歌]->[作舟博克]->["废物" ◇ 第三幕 ◇ ]
作舟博克
·【萝卜的故事】
·《俗话说》
·《海龟之歌》
·快门
·"天下乌鸦一般黑"
·【由“桂冠诗人”想到的】
·【从北京到布鲁塞尔】
·【妓女与嫖客】
·《枪》
·被时光愚弄
·【下岗工人】
·“同胞苍蝇”
·考考您的中文:)
·机器时代de离骚
·遗失的“短讯”
·送你一条大泥鳅
·占有
·最后一夜
·《一只可爱的老母鸡》
·【“废物”】
·【“废物”】 ◇ 第二幕 ◇
·"废物" ◇ 第三幕 ◇
·《今日立冬》
·漫画,胡锦涛,克林顿和口淫
·【不贞的有夫之妇】
·『书与爱情』
·【恐怖分子 --- 他在观察】
·【向一位老人致敬】
·【“外省人”:一个语义逻辑的错误】
·【与一位美国老太太的谈话】
·『三缺一』
·白灵:迟到的高潮
·【将“伟大”归还给齐达内】
·作舟诗赠中国河北省廊坊作协副主席赵丽华
·《洗脑与意淫》1.
·[洗脑与意淫] 2.
·洗脑与意淫[3]
·从鱼玄机到张艺谋:::::
·王小波:傻小子的勃起
·【中国诗歌两千年】
·【写给1989年出生的中国人】
·【红楼梦醒:“黛玉葬菊花”】
·【红楼梦醒:“黛玉葬菊花”】2.
·子系中山狼,得志便猖狂!
·【红楼梦醒:“黛玉葬菊花”】续
·黛玉:“我出家的确是为了‘逃避现实’!”
·“你又是谁的私生子!”
·“陈晓旭是你害死的!”::
·黛玉:'出了名,才知道什么是“后悔莫及”啊!'
·【“外省人”:一个语义逻辑的错误】
·“小子,你靠近一点儿!”
·孔子见了老子后::::::
·老子拍了拍孔子的肩膀说:
·『从‘庄子的抑郁症’到中国的‘杀人文化’』
·〖 咬住爱情不放的狗 〗
·诗谜---
·1
·『老子洗头,孔子偷窥...』
·《眼睛不是心灵的窗口》
·『草包、孔子与昏君』
·海外最爱国的中国人:
·中国大陆一个没有星星的夜晚
·【“孝子”与“丑女人”】
·※ 西方的持异见者 ※
·★ 今天是全世界人民的节日!
·《生命来自外星球?》
·『中国人仍生存在糨糊里』
·【太“芙蓉姐姐”了!】
·【疯狂的中国石头变成人】
·【疯狂的中国石头变成人】2.
·【疯狂的中国石头变成人】
·鸡:做爱吗?
·『两个鸡的对话』
·“小日本儿时,汉奸都跟大款似的!”
·【疯狂的中国石头变成人】续
·【疯狂的中国石头变成人】
·[续]疯狂的中国石头
·华南虎: 07年最有特色的中国童话
·★『1月3日美国最流行语汇』★ (图)
·※大奶和二奶的对话※
·【疯狂的中国石头变成人】续
·如果明天中国国家主席“白白”了......
·《记忆就是童年》
·:中国人的“语言思维”仍在浑沌之中
·::英语中的"老鼠"
·◆夫◆娼◆妇◆随◆
·◆温家宝◆ 请你注意了!!
·◆ 三月,到西藏来看血 ◆
·对于西藏,你可以闭嘴了!
·学汉语
·魏京生在狱中就西藏問題給鄧小平的一封信
·◆◆吸血『与』美丽◆◆
·〖佛陀不是神〗
·:: 達賴喇嘛的巨大財富 ::
·『三位华人后裔』
·★爱国的人是罪人吗?★
·美国将驱逐大批华人 (图)
·“我要是藏族,我他妈的也要藏独!”
·清明节---送“二奶”烧“小姐”!
·◆圣火◆早就被玷污了
·::::: 致王千源的父亲一封信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废物" ◇ 第三幕 ◇

   
废物 ◇ 第三幕 ◇

   
   ◇ 第三幕 ◇
   
   地点:芙蓉按摩保健中心前厅

   时间:当天傍晚。
   ————————————————————————————————
   
   大头:[面无表情地盯着他的雇员们,嘴上叼着烟,冲保安训话]我说你们废物吧,怕你脸皮儿薄想不开。
    可不说吧,眼睁睁让那丫挺的占我的便宜。我养你们不就是给我‘维持秩序’么!噢,他说我欠他丫
    挺的钱你们就信啊!宋祖英是我小姨子 , 你信吗 ? . . . 你们哥俩儿的智商不会那么惨吧?!?再说了,
    给我打个电话不就结了?北京穿西装戴墨镜的比解放军还多 , 鼻子眼儿里插两根儿葱都能装象 , 都
    想当菩萨喝贡酒 ! 可咱庙小 , 不是国际红十字会 , 不能逮谁给谁上香磕头吧 ! 大头我姓 ‘ 王 ,’ 不姓 ‘ 冤 ’!
   
   保安甲:王总,当时板鸭也在,他也没说什么,我还真以为那小子是您的朋友了。
   
   大头:操!板鸭顶个屁 ! 结骨眼儿上照样废物一个 ! 我跟你们这么说吧,就算李鹏的儿子来按摩,他也得付
    钱不是?!?这是什么年头儿了?我的小姐们是‘义工’啊!?咱这儿可是在‘皇城根儿’下啊,哥们儿!
    一买一卖总得讲究个规矩吧。我可是一分钱不少的给北京市税务局上税地啊!
   
   保安乙:王总,是我们大意了,下不为例。要不您从我的工钱里 ...
   
   大头:得,得,得!少来这套!我王军还没他妈栽到那份儿上,就算我烧包儿行么 ? ! . . . [ 一股浓烟由他的
    鼻孔喷薄而出 ]
    我看是你们他妈的太忪!肯定是被丫挺披的那层皮给唬了!这次先放那丫挺一马,以后再有打炮不给钱的,
    就算是我二大爷,你们也甭客气,该敲的敲,该废的废,手里的棒槌[警棍]又不是老太太的拐棍儿!
   
   保安甲/乙:嗯,是,是,王总。您放心,只要有您一句话,我们什么都不怕了!
   
   大头:跟你们说啊,在外面混,脑袋得机灵着点儿!咱不是他妈的吃公家饭的‘公安’!说白了,我王军是买卖人。
    只不过呢,咱们卖的是‘服务’!首都的地界儿大了,竞争越来越猛,连女大学生也开始‘半工半读’了,
    ‘档次’越来越高。虽说咱‘芙蓉’眼下还没有大学生坐台,可‘芙蓉’的小姐们在这条街上是最水灵的了吧!
    [大头的小眼儿转移到了坐在角落里的几个没活儿干的女孩子]
   
   保安甲/乙:没错,您呢!
   
   大头:[又点上一只烟,扭过车轴似的脖子,看着角落里的几个女孩子。大头的‘板寸’短得暴露出冒油的头皮来]
    大家不要泄气,眼时下的市场现状连朱荣基都摸不准,服务行业更不像旱涝保收的国企。但是话说回来,
    我王军不是戴隐形眼镜的近视眼,各位对‘芙蓉’的贡献我心里有数。[说着,用眼角寻找着阿芳]
   
   [几位‘小姐’有的在吸烟,有的在涂指甲,面无表情地听着大头的独白]
   
   大头:[冲痰盂里吐了口痰,继续说着]我感激你们在关键时刻仍能团结在阿芳的周围,支撑着‘芙蓉’的门面。
    我再罗嗦一句,生意上,亏了,我承担责任!赚了,大家发财!我在北京混了小半辈子了,靠的嘛?靠
    的是义气!说实在的,我也是‘红旗’下长大的,比你们多吃了几年粗粮,可当资本家剥削雇员我还真不踏
    实。不管是阿芳的老乡还是天涯若比邻的朋友,我都一视同仁,要走要留是你们的自由。以后要是还想
    回来,你在‘芙蓉’的‘工龄’还算数!我王军说话算话!
   
   [其中一个女孩]:王总,我们老了呢,你也要呀?!?
   
   [笑声]
   
   大头:你还真别跟我开国际玩笑!说句心里话,我羡慕你们啊 , 知道么?你们真可谓是‘出水芙蓉’啊! 知道什么
    是‘自由’么?知道烈士赴汤蹈火学生挡坦克为的是什么吗?
   
   [一个将头发染黄的女孩]:哟,王总,您今儿是怎么啦?这么深--沉--啊?!?
   
   [故意拉长声。笑声。]
   
   
   . . . 待续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